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三十一章“小人物”

第七百三十一章“小人物”

    ……

    王庸嘴角噙着莫名的微笑,嘴里碎碎念的嘀咕着:“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屋内风中凌乱点就算了,现在二个人住仍是面目全非,也不知道收拾收拾。就你们两这样,哪个男人敢娶回家喔。”看到桌上沙发上随处可见的空酒瓶,更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嘿呦,好家伙,二人在一起学会喝酒了,还姐妹情深的拼酒,不知道谁还发酒疯,把罩罩都丢飞在吊灯上面。”叹口气的踢了一个滚到门边的空酒瓶,空酒瓶滴流滴流的返回窗户边的一摞酒瓶边。

    杰瑞听着王庸絮絮叨叨,对于这个凭空出现的男人,从他有这房间的钥匙,就知道跟迟宝宝关系匪浅。脑子快速的权衡利与弊,是否要干掉这个男人?还是稍等片刻,观察一下?干掉这个男人很简单,怕就怕留下点痕迹,让那两个娘们跑了。

    王庸回转身间眼角中一丝凌厉的光一闪而过,眼角冷冷的瞟了一眼衣柜,随后乐呵呵的拎着食材拎去了厨房,淘米煮饭。

    王庸漫不经心,轻轻的嘲弄一笑。又是乌贼兄弟啊,这两个家伙和自己交过手,他们是气息还是分辨的出来,这二个黑鬼现在就隐秘的潜伏在屋子里面。从种种迹象表明,迟宝宝和夏无霜已经如预料的一般,呵呵。

    看来,x组织一系列针对自己的活动惨遭失败后。又被搞了一把猛的,那个隐秘在幕后的黑手终于按捺不住了,狗急跳墙的想扳回一局,迅速的铲除表面的钉子,果不其然,和自己估算的一模一样,对方无法再忍受迟宝宝和夏无霜,一而再再而三的和x组织作对了。委屈你们了,不过你们的身手这么好。又身为警察,部队子民,这种诱捕的事情你们当仁不让。王庸卑鄙的为自己的把夏无霜,迟宝宝作为诱饵的事开脱。

    杰瑞看到王庸去了厨房,一个空降悄无声息翻出屋子。挂到了窗户外。反正这是夜晚。他又黑,没人瞅的见他,对着暗藏在柜子里的汤姆打了个手势示意静观其变。

    考虑着让汤姆随机应变。迅速解决这个男人,至关重要的是不弄坏现场。否则引起真正抓捕目标的警惕就麻烦了。

    杰瑞自己迅速隐藏在窗户外面,闲散的靠着墙,以随机策应。

    兄弟两个一起执行任务就是有这种优势,可以互相配合,弥补漏洞。

    王庸走出了厨房,保安服外腰间系着一条加菲猫的围裙,一手拖把,一手水桶。水桶上面搭着抹布,一副居家好男人,安全无公害完美好男人模样。

    汤姆瞟了眼王庸,觉得要解决这个无公害居家男如捏死一只小蚂蚁。太没技术含量,用不着兄弟二人齐上阵,等会一等他靠近自己直接逮了。等抓到迟宝宝一起送到船上,也可以找点乐子耍耍。

    那边,王庸把吊在吊灯上面的罩罩解救下来,朝着衣柜走来。

    汤姆暗道呵呵,天堂有门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往里面闯,小子,还自己送上门来。心里暗暗算计着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等他一开门,就直接窜出去堵住他的嘴,一击膝撞让他直接趴下,再捆住手脚。至于捕枪,对付这种小喽喽就实在太过大材小用了。

    蓄势以待的汤姆就等着眼见时机一到,按计算后的步骤,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搞定对方。没想到王庸只是把玩耍性质般的把罩罩作了个远程投射,“宾果”中了,王庸一脸兴奋的反转身收拾桌子去了。

    汤姆进攻的气势放松下来,心里暗道算了算了,先让那居家男把卫生做做,省得看到如此惊悚邋遢场景,连隔夜饭都要吐了出来。

    王庸手脚麻利的把方便面盒子,零食袋等收拾进垃圾篓子,把酒瓶按照顺序码好都放置在墙边。

    吭哧吭哧的擦着桌子上一些方便面的汁水和其他污迹,瞟了瞧了一眼窗外,自言自语的说:“这二个女人还挺聪明,还知道离开前打开窗户,还挺环保,透透气也好。不然窝里这味道,哪个人类受的了。起码好歹装个纱窗什么,防止蚊子苍蝇飞进来。”说话间抹布放入水中中不断揉搓着。擦完后拖把飞舞,地面顿时闪上一片水色的光亮。

    杰瑞匍匐在窗子下面愣了一下。直听到居家男在里面轰轰烈烈的打扫着卫生,水桶里面水花四溅,唧唧歪歪的唠叨。却没听到汤姆任何动静,不觉奇怪,想微微探头出来瞧一眼。

    “哗啦”一声,瞬间杰瑞顿觉劈头盖脸的水从天而降,用手一抹,墨汁般的污水,带着恶心的酸臭味和隔夜方便面味道,顺着他的头发滴落。

    他气得差点跳出来大骂:“没长眼,该死的缺德带冒烟的家伙。还有没有点公德心了?污水能直接从窗户里向下泼吗?”

    怒火蹭得窜起三丈高,手中横握的匕首寒光一闪,狠狠心,想直接跃出一刀快狠准的直接破空割破那家伙的喉咙。

    就在这关键时刻,王庸猥琐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嘿嘿,哪个倒霉蛋被淋到,可不关我的事啊,不关我的事,我家的窗户是关着的。”

    “咣当”一声,窗子瞬间被合拢,杰瑞冒头刺杀的冲动刹那间被遏制。继续老老实实的挂在了窗台上,半愣在那里,一个横握刀跃起的动作凝固在一瞬间,头上一根面条慢慢滑落下来,应景的是,还有一只不知死活的小鸟看上了他脑门上的方便面,哆哆的觅着食。这一刻,杰瑞凌乱了。

    杰瑞眼睛里面红丝乍现,这也太恶心了,他从来没有吃过这样亏。混蛋,实在是太没素质了。

    他所接的任务,虽然腥风血雨,血流满地,惊恐的场面比比皆是。但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的状况下,这种恶心烦躁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杰瑞的杀气在心头格外浓重起来。他站起来想不顾一切的破窗而入,直接对那个家伙捅几个窟窿,让他知道这种乱泼污水的行为是多么的可恶,方能解恨。

    杰瑞咬着牙肉,眼露凶光的再次趴到窗台上,却看到那个猥琐的已经不在屋内,去厨房了。

    汤姆眼睛一直盯着王庸,按照他的逻辑,既然他已经进入杰瑞的狙杀范围,这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杰瑞一旦出手,属于实力一刀毙命的刺杀,那家伙肯定死定了。

    他还可惜不能用这男人来威胁威胁迟宝宝,逼她就范些什么事情呢。

    但让他大跌眼镜的是,那个家伙完成一系列的泼水,关窗的动作后,居然安然无恙,神态自若的哼着歌去厨房了,这是个什么状况?

    透过缝隙,看到杰瑞趴在窗外,漆黑的脸上暴怒的眼神,紧盯着进入厨房的身影,咬牙切齿。顿时惹得汤姆很想笑,可怜的杰瑞,还真是倒霉透顶,居然在一个家庭妇男手上吃了一个暗亏,还被泼了满头的脏水。

    桀桀,这下回头有强力笑料了,看你还跟老子跩。

    若非顾忌到迟宝宝和夏无霜随时都可能回来,说不得汤姆就会大摇大摆的从衣柜里出去,把那男人搞定了再说了。

    这时候,厨房里面传来切菜声,水流声,油锅煎炸声,当然还有心情愉快的朗朗的歌声。不一会,一股令人垂涎的香味从厨房里飘出,配上大米特有的米香味,更让人食指大动。顿觉刚才还真是个巧合,一个在厨房摆弄锅碗瓢盆的男人,竟然能如此羞辱了杰瑞后,还能安然无恙。这恐怕是今年佣兵界最大的笑料了。

    厨房里,挥动着锅铲的王庸却是暗自贼笑,那桶材料丰富的十全大补汤肯定够那黑鬼喝一壶的,抓他,杀他都没有让他喝上这么一壶十全大补汤过瘾,想到此,王庸更笑的如同一朵花了,想着里外都是黑的很符合乌贼的形象。那小子估计已经张牙舞爪发狂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放入味精,他最后一铲把鱼香肉丝放入盘子里面,仔细的码好,用保鲜膜包好。

    暗附迟宝宝马上要回来了,这个战场要让给她们了。他褪下围裙,整整保安服,吹了声响亮的口哨,说了声:“搞定。”打开门,随手关灯,悠哉的走了出去。

    独留下被气得黑脸差点被白脸的杰瑞,和自家兄弟遥遥的面面相觑。倒是想去把他拦下来,但就怕抓捕目标的任务多了变数。艾达陈那个女人,别看她外表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但是真要发起飙来,还是非常恐怖的,虽然地位高,不会是黑金那个下场,但谁又说的清呢?x组织不是自己能触怒的。

    抓捕活着的迟宝宝和夏无霜的任务,对艾达陈来说非常重要。之前的任务都是完成的磕磕盼盼,如果再在紧要任务上出了些差错的话。那个漂亮而阴毒的女人,会不会干出点什么翻脸无情的事情来?

    算了算了,完成主线任务要紧,这个小人物,暂且放过他一马。回头有机会再好好的收拾收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