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二十九章妖女凶残

第七百二十九章妖女凶残

    ……

    艾达陈眼神沉醉的聆听着乐曲,素手不紧不慢的把素瓷青花瓶中的水缓缓注入茶壶。白皙粉嫩的双手捧着白里透红的茶壶,轻轻的放在红泥小炉上,动作神情惬意而享受。恍若她只是在单纯的领略茶文化,而没有眼前这些面目可憎的人。

    她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沉默着,眼睛半开半阖,额头的长发遮住的她的眼角,更看不出来她的表情。越是这样平静,黑金越是觉得窒息,仿佛只能听到自己如捶鼓般的心跳,恐惧像水一样涌来!

    艾达陈这才抬起头,半闭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一抹凶狠的气息一掠而过。

    “货损失多少?”艾达陈亲启朱唇,不温不火的语气如同问今天天气如何一般。

    “全,全部被……”黑金结结巴巴低声回复,浑身抖的更厉害了,他知道对面的女人,美若天仙,在x组织里面有个称号叫美人面。可是这个女人不单单是个花瓶,心机叵测,草蛇灰线,布局深远,伏延千里,有耐心有手段,更有一副蛇蝎心肠。

    除了自己逃脱外,码头的货与人都全军覆没,损失惨重。想到这些自己怕今天难以善了。

    死亡的恐惧如同地狱里的恶鬼纠缠猛扑撕咬过来,感觉自己随时会被撕碎,他拼命想抵抗,但是强烈的恐惧,让他像已经钻入他的骨髓一般,无从抵抗。

    “夫人,这次行动已经我都安排了最精良的人手和武器。从各个方面都格外注意和谨慎,可是那些警察好像预先得到了消息,来了个瓮中捉鳖,包了我们的饺子。尤其来了二个女人身手都很厉害,枪法还准,杀了我们好多兄弟。还有判官,更是不用说了,我们不是对手啊,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给你通风报信,想让你有所警觉,一定要把内鬼先抓出来。”黑金想要挣脱死亡心越是紧张,拼命想乞求她的原谅,饶他一命:“最可恶的是那个判官,我怀疑他已经彻底和华海市的警方联合了起来。”

    “我们内部肯定有内鬼,而且地位还不低,否则的话警方不可能那么轻易掌握我们的行踪。”一连串的话语迸发出来,拼命的推卸责任,又觉得很多地方似乎不是那么回事,拳头越握越紧,手指甲刺进肉里浑然不知,殷虹的血液顺着掌心纹路低落在地上。

    “嗯,你说的情况也不无可能。”艾达陈似乎陷入沉思,在认真的考量黑金的话。

    “夫人,看在我跟随你出生入死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只要你吩咐,我鞍前马后,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看着艾达陈似乎有松动的迹象,顺着杆子打起亲情牌,苦苦哀求起来。

    此时茶几上红泥小炉,红色的火苗翻卷着茶壶,茶壶的水开了翻滚沸腾起来,把茶壶盖顶的“噗突噗突”冒着水汽。

    艾达陈抬头眯着眼睛,嘟起嘴露出妩媚的笑容。优雅的抬起手,伸出食指轻轻勾了勾,眼神娇媚的示意黑金上前一点。

    黑金心里“咯噔”了一下,狐疑的瞪着双眼,难道菩萨开眼了?不可能,就算一千万个不愿意,又能怎么办呢?自己为人下属,把事情办砸了,是铁一样的事实,面前这个“美人面”,也并不是浪得虚名。挪动着膝盖慢慢靠前,眼角也不时瞄了几眼艾达陈后面的手下,看到无人拿出武器,恐惧紧张的心略微放松了点。稍微加快了挪步,继续蹭着到了茶几前,跪在地上,满脸希翼的抬头,露出了谦卑而讨好的笑。

    “哐啷”一声,白里透红的茶壶被摔成了碎片,同时“啊!”一声撕心裂肺惨叫,黑金捂着脸满地翻滚起来,除了对面危险本能的捂住了脸,其他皮肤裸露的地方迅速冒出一层燎泡。

    一旁的将军惊的差点从椅子上面站起来,惊愕的看着地上碎裂的茶壶,满地的碎屑。一壶滚烫的开水劈头盖脸的全倾倒在黑金脸上。

    心机诡异,心狠手辣,不战而屈人之兵,先惑后杀真正的高手段。

    “你有资格质问我吗?损失了这么多的货,还如同丧家之犬的跑回来,还想苟延残喘的活着。真会痴心妄想,要你十条命也不足以平我心头之恨。”艾达陈眼中凌厉之风一扫,怒气从胸中翻滚堆叠起来。

    想到接二连三的失利,货在运输途中被警察拦截,魔王凯撒和king的对决出现变故,自己还差点没命。原本了如指掌,一帆风顺的设计,都偏离了轨道,事事受阻。

    无穷的压力伴随着心慌,每天不能入眠。趁着一点闲暇时间来茶舍品茗散心。没想到现在更是雪上加霜,数量那么庞大的货在码头被警察全部收缴。

    还有嚎叫不断的白痴来问自己是不是出了内鬼。艾达陈站起来,温柔的抚平旗袍的褶皱。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根茶针,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走到刀疤脸前面。

    后面的两个手下跟过来拉起在地上不停翻滚的刀疤脸,双手反制不让他动弹,将他的头发用力的往后扯。

    刀疤脸跪在地上,满脸的燎泡,一片猩红。如同夏日暴雨碰击地面冒出的水泡,疼的龇牙咧嘴直哼哼。

    艾达陈猛地上前一脚直接踹在他的肚子上面,脚用力的辗转扭捏着鞋跟。疼的黑金直抽搐,哼声越响。

    “哼什么哼?人总是要死的,死得重于泰山,或者轻于鸿毛而已,是你的选择。”艾达陈使劲的向后一踹,站住脚,竖起手中的茶针对着黑金比划着。

    “夫人,饶命啊。”黑金惊恐的尖叫,他感受到死亡的脚步逼近,永远的黑暗即将来临。他不想死,他不要死。可是只剩不断的求饶挣扎。茶针尖尖的细头闪烁着冰冷的寒光,就像是一头伺机而动的野兽。

    霎那间,茶针闪过一丝光亮。

    “噗嗤!”茶针已经不见踪影,只见黑金眼珠暴突,全身不由自主的抽搐,慢慢的挣扎动作渐渐变慢,头慢慢耷拉下来,死了。

    确定黑金已经没有了气息,艾达陈示意把他拖出去。

    艾达陈回转身,恢复雍容高雅之态,对着将军微微一笑。仿佛刚才的杀人只是场游戏一样,她只是个观众而已。

    一旁的手下马上捧上一青花大盘,里面清水濯濯,热气飘渺虚幻。

    艾达陈洗净手后,重新开始煮水烹茶。

    将军不自觉紧握拳头,心跳如鼓。看着艾达陈投来的笑容,冷汗涔涔。虽然幻影忍宗在古代的时候,处理失败者也是很残酷,但是随着科技在发展,时代在进步,组织里那些不成功便成仁的信条已经去了坚持。对于失败者的惩罚,也往往止于表面,至于切腹自杀什么的,更是许久不见了。

    这个女人真太不简单了,杀人不见血的同时还能把人杀的如此有艺术,深深的威慑了自己。再去看艾达陈感觉变了,不敢亵渎,敬畏的挺直腰板,正襟危坐。

    同时心中暗自琢磨,回头是不是要让幻影忍宗内部也更加激进一些,不然幻影忍宗迟早会变成一个三流组织。

    艾达陈手捧着闻香杯,轻轻一闻。感到沁人心脾。

    缓缓的吐出一段:“**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就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似乎在做着某种决定。

    乌贼兄弟进入茶舍门口碰到,两个手下拖着黑金出去。

    两人的眼神在脑门太阳穴上的茶针停留了三秒。

    “你们来了,来品尝一下华夏国的功夫茶。”艾达陈一个韩信点兵倒满了茶盏,邀请着乌贼兄弟。

    乌贼兄弟对茶不感兴趣。他们瞧着艾达陈倒的茶摇摇头,直奔主题:“有什么任务?把我们兄弟叫来。上次任务没想到会碰到毒液,差点被她的毒药毒死,这次又是谁?”

    杰瑞心里明了,要不是那些自大的东瀛忍者给错信息,他们也不会直面凯撒的打击,后又去逼供一个一无是事处,毫无反抗能力的小保安,惹得一身骚。

    在同一天内,先后被魔王凯撒和佣兵之王KING同时揍过的,恐怕也就是他们兄弟两个了。也不知道这是荣幸,还是一个耻辱。

    转念一想,契约还没到期,就不再说下去,算给艾达陈一个面子。旁的人还好说些,但这艾达陈还是很厉害的,值得他们兄弟好好打交道。

    “迟宝宝和夏无霜,把她们给我绑回来,要活口。”艾达陈递出一杯茶给默不作声的将军:“她们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计划。”

    将军一个激灵,一次失误已经无法挽回了。为了挽回幻影忍宗的声誉,转醒过来立刻咳嗽连连的说道:“她们的消息,我会派最精锐的忍者去跟踪试探,谢夫人再次给我机会,一定不负您的期望。完美完成任务。”不知不觉间,他心中已经本能的对艾达陈有了强烈的畏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