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二十二章 王庸,你这个禽兽

第七百二十二章 王庸,你这个禽兽

    ……

    “无霜啊无霜,这一切都是误会,你,你别哭了行不行……”王庸脸上写满了尴尬之色,本就理亏,这下想要开口都不知从何说起。说自己不是变态?说自己不是故意躲在这儿的?说自己对她没有半点非分之想?这样岂不是越抹越黑,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百感纠结,最后所有的无奈尽只化作一声哀叹,已经好久没有尝到这种老脸发烫的感觉了,没想到竟会沦落至此。

    夏无霜现在虽然是个成熟的女人了,但其实在王庸的印象之中,她仍旧是当初那个单纯‘乖巧’的懵懂少女。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确太过夸张,一看她的反应就知道接受不了,说不定事后,还会给她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

    “呜呜~王,王庸哥哥,你,你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夏无霜心情悲愤之余,更多是对王庸的失望。是心目之中,那尊光辉无暇的形象破碎后的不信:“你,你怎么能这么欺负我。”

    就在王庸被她三两下哭得是头皮发麻,无言以对的时候,蓦然才发现哪里不对,自己怎么还压在她几近光溜溜的娇躯上不下来?好吧好吧,甭管如何,先下来了再说。

    人这一生,往往就是充满了戏剧性,会经历许多意料之外的巧合。这些看似不经意的变故,往往会改变人一生的命运。

    例如现在。

    听到些许异常声音,浑身仅披着一条浴巾的迟宝宝。从浴室里匆匆赶了过来,秀目圆睁。看到了如此不可置信的一幕。只见赤身**的王庸,正压在了夏无霜妙曼的娇躯上,惊愕地转头朝她看过来。

    被压着的夏无霜,正在伤心欲绝地哭哭啼啼。从迟宝宝的角度上来看,她肤若凝脂,玉体横陈……脱下来的军装,凌乱地扫落在了地上,一目了然。俨然一副被王庸强行玷污了的模样。

    此情此景,真可谓是一场强烈的视觉冲击,震的迟宝宝愣在当场。

    略发懵一下后,旋即一股气血直冲云顶,让她涨得双眼通红。怎么都想不到,王庸竟然会如此兽性大发,做出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怒气攻心下。迟宝宝二话不说,便愤怒地娇斥一声,冲上前去要抓他胳膊抡出去了再说。

    王庸反应及时,一个翻身就躲了开去,同时扯了一旁的毛巾毯遮住了身躯,向床那头翻滚而去。慌忙大喊道:“宝宝,你干什么?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误会你个头。”迟宝宝一瞅夏无霜,只见她虽然满身狼狈,哭得梨花带雨。但至少内衣裤齐全。看来还是自己来得及时,没有让王庸那流氓得逞。

    即便是如此。依然让她俏脸铁青,眼中蹿出的火苗熊熊向王庸烧去:“你还敢说?你,你还是不是人了?竟然把魔爪伸向了霜霜,姓王的,我和你拼了。”

    她这也是丝毫没有料想到,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她这从浴室中冲出来的同时,娇躯也是几近**,仅披了一条浴巾。抬腿飞踢之际,当真是春光乍泄,无比的诱人。不过此时的王庸,也着实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美妙景色了。

    迟宝宝现在可是今非昔比了,何况又是震怒当头,展露出的实力自是非比寻常。这狂风骤雨般的轰击下,换做一般人还真心吃不消。

    啪啪啪~

    两人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已经交手了数下。

    王庸暗自苦笑不迭,这叫个什么事情啊?阴差阳错下,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茬接着一茬,这个还没解决又来一个。

    “无霜,你给宝宝好好解释清楚,我刚才可没拿你怎么样,别一上来就给我安加罪名。”王庸边是躲闪,边是急着叫道:“别哭了,解释完了你慢慢哭成不?”

    “哇。”夏无霜什么也听不进去,哭声更是凄厉。转身趴在床上,哭的是伤心欲绝:“王,王庸哥哥,你,你怎么能对我这样?你,你欺负我。”

    迟宝宝一听微微愕然,这两个人竟然还认识?王,王庸哥哥?这,这个还能再肉麻些吗?这两个人究竟是个什么关系,平常夏无霜可是个英姿飒爽,办事利落的女军官。现在哭成这样,王庸肯定是把她欺负狠了。

    一时间,迟宝宝更是火冒三丈,拳打脚踢就朝着王庸狂轰滥炸而去,怒不可遏地吼道:“王庸,你对我流氓倒也罢了。霜霜可是我的闺蜜,是我的客人。你竟然连她也不放过?”

    “喂喂,你给我机会解释一下行不行,这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这都是误会。”王庸无奈地搭上迟宝宝的肩,试图安抚她。这下估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迟宝宝一把将他甩开,睁大秀目道:“误会?还有什么好误会的?事实都摆在了眼前,还有什么好辩解的,让我还怎么相信你。编,你还想找理由编是吧。哼,王庸,没想到你是个这么没担当的男人,我真是瞎了眼睛,才会看上了你……”

    “唔?”正哭得很痛快的夏无霜耳朵里滋的一声,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停止了哭声,疑惑地抬起了头。

    “够了啊,迟宝宝你再不讲道理,把老子惹毛了就还手了啊。”王庸怒了,不甘示弱地严厉威吓道。

    “还手就还手,还当本小姐怕你啊?”话音刚落,迟宝宝便已如闪电般出手,神色怒极地向他攻去。

    “喂,来真的啊。你~”王庸说到一半,又不得不出手招架。迟宝宝招招狠厉,怒火如日中天。这会儿她还在气头上,说什么话根本就听不进去,不如干脆先用武力将她降服,抚平她的情绪,再慢慢解释。

    乒乒乓乓。

    在这小小的卧室里,两个高手上蹿下跳着,你来我往的激烈交战了起来。王庸嘴上说得凶,不过还是对她会手下留情些,没用狠招。

    鏖战一番后,猛地一下将她擒住。

    王庸紧紧箍住她的手臂,狠狠地抵压住了她的身躯,怒喝道:“怎样,服不服气?现在你可以安安静静地听我解释了吧?”

    “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亲眼看到你欺负霜霜的。”迟宝宝奋力的挣扎了两下,却是无可奈何,只得咬牙切齿地说:“王庸,虽然我知道你好色,但我真不知道你还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你玷污了我也就算了,还要玷污霜霜?”

    玷污?

    王庸心中直喊冤枉,不论是当初还是现在,都明明是你玷污我的好伐啦?不过这种话,也只能是心中腹诽一下,说不出口来的。

    “等等~”夏无霜也突然停止了哭声,一下跳了起来,眼睛狐疑地盯着迟宝宝和王庸两人,捂嘴惊讶问道:“你,你们两个……你,你们两个难道是……”

    “呃,不错,宝宝是我的女朋友。”王庸老老实实地承认了下来,便又飞快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话说的合情合理,倒是让愤怒之中的迟宝宝冷静了下来。想想也对啊,自己去洗澡到冲出来,前后不过数分钟的时间。王庸就算是想欺负夏无霜,都没那时间啊。

    何况在此之前,自己刚刚以完胜的姿态蹂~躏了他两次。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都能起的了色心,动的了邪念,对夏无霜行那禽兽之事,也只能说这家伙实在太非人类了。

    不对?两人似乎认识,而且还王庸哥哥叫的亲亲热热的。难道这两人之间,还真的是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女,女朋友?”夏无霜拽着床单,不可置信地吃惊问道:“那,那个秦婉柔呢?你,你当初不是说……”

    “呃,世事无常,她嫁人了,我们也早就分手了。”王庸无奈地叹了口气,虽然那是为了报仇,为了替婉柔考虑,自己一手造成的局面,但如今细细想来,依旧很是心疼和惋惜。

    “怎,怎么会这样?”夏无霜泪汪汪的眼睛看了看迟宝宝,又瞅了瞅王庸。蓦地,她俏脸绯红一片,捂着嘴惊呼道:“那,那我回来之前,你们两个在……你,你们怎么能这样?大,大白天的!”

    迟宝宝羞得是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丢人,实在太丢人了。自己在霜霜面前的形象,这下可都全部毁了。但是她怎么也没料到,王庸的脸皮更是厚的可以环太平洋一周了,接下来的话,更是把她狠狠地推向了深渊。

    “呃,这个,男欢女爱嘛,本来就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王庸不紧不慢,一脸严肃而憨憨地说:“再说了,我们家宝宝健康又活跃,精力旺盛一些也是应该的。呃,时间不早了。宝宝,无霜妹妹,你们慢慢聊,我公司里还有事,先闪了。”

    王庸放开了呆若木鸡的迟宝宝,在夏无霜一脸愕然的目送下,一下子窜出了房间,捡起了沙发下的衣服,三两下就穿好了。在迟宝宝追出来大骂时,早就一溜烟的就跑掉了。

    一路开车回公司的时候,王庸也是苦笑的抹了把冷汗,迟宝宝啊迟宝宝,你千万别怪我,我这也是不得已啊。这会儿自己的私生活已经够混乱的了。如果夏无霜再不死心的话,自己可怎么办?

    不得已下,自己倒情愿让夏无霜厌恶自己。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