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不带这么讹人的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不带这么讹人的

    ……

    闭上眼睛不看?王庸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个流氓,但此时此刻,显然已经为时已晚,想要再闭上眼睛的话,实在是一件很难做到事情。最重要的是,就算自己闭上了眼睛又如何?自己又不必装什么圣贤之人,讲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那一套。况且看都已经看完了,再正人君子也是多此一举,还不如坦坦荡荡一点,反正对方也没察觉。

    一边给自己灌输着这种观念,一边欣赏着夏无霜犹如艺术品的身材,心里还止不住点评起来,如果把军帽继续戴着,然后再系上领带,穿上长筒军靴,就更加完美了,简直就是红果果的制服诱~惑。

    饶是见惯了美女的王庸,也是不得不暗暗赞叹道,夏无霜妹子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且还拥有了一副几近完美的性感好身材。不知不觉,感觉身上似乎又烧了起来,王庸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靠着强大意志力闭上自己的眼睛。

    此时,夏无霜却是盯着试衣镜中的自己,突然自言自语地哼声埋怨起来:“臭王庸哥哥,死王庸哥哥,你就是只瞎了狗眼的臭猪。我才不相信,那个姓秦的女人身材会有我好,我哪里比不上她了,不就平时不会打扮么。哼,下次一定穿的很漂亮,很性感,馋死你。让你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王庸听着夏无霜埋汰自己的话,无奈地苦笑了起来,女人的记仇能力还真是可怕得很啊。那件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了。看样子,她还是耿耿于怀着呢。唉,说起来要怪也怪自己。当初正值年少轻狂,性子太桀骜不羁,说话都不经过大脑思考,艺术性都太差了。

    不仅仅这么的拒绝了老领导,还很生硬地拒绝了来质问自己的她,不留一点情面。说了那么绝情的话。恐怕那件事情,给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吧?

    就在王庸心下唏嘘着,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的时候,变故却在此刻陡然发生了。

    只听得夏无霜身子朝着这方向逼近,又一边开始暗自嘀咕了起来:“对了,趁着宝宝还在洗澡,我先试试新买的性感内衣裤。”

    王庸一听,眼睛一下子都要直了起来,怎么办?空间这么狭小。无处可躲了。王庸额头沁出了汗,忍不住暗自腹诽着,夏姑奶奶你还有完没完了?

    然而。时间已容不得他想出办法来应对。只听得夏无霜自言自语的同时,一把就拽开了衣柜的门。

    王庸的脑子里轰鸣一声,全身的冷汗瞬间爆出,不带这么玩的。自己只是个佣兵,不是魔术师,没办法凭空隐身或把自己变走啊。慌忙之下。急忙向后侧了侧身子,就着衣柜角落的阴影处,躲在了挂衣后面,胡乱拨拉了些乱七八糟的衣服遮挡了一下。

    王庸的动作很迅速,一刹那间就盖住了自己的身躯。身子尽可能呈斜角蜷缩着,找对最佳位置后。即刻就纹丝不动了。心中直祈祷,希望她拿了什么性感内衣赶紧走,千万不要发现自己。否则的话,这场面也实在太让人尴尬了。

    要知道,自己在部队里的那些年,可是出了名的堂堂正正,行的端做得正,从来没有过任何乌七八糟的事情。就连自己的处男之身,都是在那次巨变之后,为了能让秦婉柔彻底的死心,才不得已随便找了个风尘女子带回家破掉的。

    唉,一想到那件事情,王庸的心头就升起了一丝郁闷。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交给了一个连名字,长相都彻底忘记了的风尘女子。这倒也罢了,因为酒醉的实在太厉害,连个中滋味都没能品尝到。那感觉就好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吃是吃到了肚子里,却是什么滋味也没有。

    也正是那次之后,自己碰到类似的事情,也有些破罐子破摔了。每次在战场杀戮之后,总是习惯流连于全世界著名的酒吧。和那些不知所谓,连名字和身份都不知道的各色女人们风流快活,宣泄着心中的戾气和*。以至于这么多年下来,连王庸自己都觉得愈发空洞和苦闷了起来。

    就在王庸刚藏好了身形,夏无霜已经把衣柜门打了开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迟宝宝这衣柜乱的,就像进了只老鼠一样,这女人,究竟在家做些什么了?翻件衣服至于把整个衣橱都搞得这么一塌糊涂吗?也不知道自觉地整理一下。夏无霜暗叹了一口气,俏脸微红,眼眸羞涩的四处一瞟,终于看到了自己新买内衣裤的一角。她蹲下身子,伸手去扯那个塑料袋,拽了一下却是扯不动。呃,细细一看,貌似被什么压住了。

    她疑惑的向上一摸,咦?毛茸茸的一根肉柱……

    王庸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她都已经摸到了自己的小腿了,怕是再没机会掩藏了,还是先下手为强吧。一瞬间,王庸抬起手就直接朝她脖子切去。这已经是不得以的战术了,趁着她还没看到自己的时候,先行打晕她再说。

    也许是王庸下手不够果断和凶残,又也许是他多少小瞧了些夏无霜。现在的夏无霜,不再是当初那个把他当做偶像一般崇拜的懵懂小女孩了。而是一个训练有素,并且有着许多实战经验的女子缉毒兵。

    夏无霜脸色微变,感受到衣服堆里伸出一魔爪,劲风勃发。千钧一发之间,她着地向后一滚,就躲开了那记手刀。敏锐的反应让她瞬间作出了动作,双手着地一撑,一对光洁如莹的妙曼长腿如同剪刀一般朝敌人绞杀而去。

    一记落空下的王庸,急忙随便扯了个东西挡住了脸,躲开了绞杀后,狼狈的窜出了衣柜。一手挡脸,一手朝夏无霜捉去。

    惊怒交加的夏无霜,在关键时刻仿佛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拳腿并用,朝着王庸连连攻去。她的脑子处在了极度震怒之中,几乎是羞愤欲绝到了极点。

    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着实亮瞎了她的眼。怎么都想不到,衣柜里突然会钻出来一个大男人,而且还是一个赤身*,拿了件亵衣捂在脸上的男人。

    满脑子恶毒的形容词,都不足以说明此人的恶心,下流,无耻,变态。

    怒极了的她,一脚狠狠朝他下体踹去。

    王庸也是全身发麻,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唯今之计,也只有挡着脸先把这夏姑奶奶弄晕了过去算。再说了,这无霜妹妹当年还是很乖巧的一个小女孩啊?现在怎么这般凶残?

    咔~

    王庸双腿一并,施展出了咏春拳中最经典的二字钳羊马,夹住了夏无霜那试图断子绝孙的*。弯下腰,猛地向前一冲,霸气十足的将她拦腰抱住,死死地抵压在了床上。

    与此同时,又腾空出了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和眼睛。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和技巧,才弄得她不得动弹。

    “呜呜~”夏无霜羞愤交加,自己清白之躯,竟然被如此一个连脸都看不见的男人压在了身子底下。偏生他还如此的强壮,让她难以反抗。尤其可恶至极的是,他浑身是*的。

    这是她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事情,羞耻,愤怒,恨不得杀了这个混蛋。

    “丫头,再动的话,我就杀了你。”王庸变了声,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呜呜~”夏无霜愤怒地继续挣扎。蓦然,她娇躯一颤,停顿在了当场。眼泪,涌现了出来,濡湿了王庸的掌心。

    呃,这丫头怎么不挣扎了?王庸微微有些诧异,不过不管了,先掐晕了她再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的脸。否则的话,自己半辈子的英明估计就全毁于一旦了。

    正待王庸微微松开她的嘴,准备掐她脑后的时候,夏无霜的喉咙深却低低地呼了一声:“王庸哥哥。”

    这个嗲嗲甜甜的称呼,顿时让王庸的脑子如遭雷击一般,昏沉沉了起来。紧张地用沙哑声音邪笑着否认说:“小姑娘,你是在叫我哥哥吗?嘿嘿,想不到我还多了个情妹妹。”

    “呜呜~”夏无霜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嘴里已经能勉强哭了起来。此刻的她是半点也不反抗了,任由王庸骑压在自己身上,呜呜的抽泣个不停,边哭还边说:“王庸哥哥,我,我没,没想到,呜呜~你,你,王庸哥哥,我,我的心好难受~”

    哭声似乎压抑着,听得出是越哭越伤心,仿佛是笃定了这就是王庸。

    王庸再否认也无用了,只得一脸苦涩地笑了起来,松开了她的眼,看着她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儿。干笑着说:“无霜妹妹,你不会是有特异功能吧?你都没瞅见我的脸,怎么就这么笃定是我?好吧好吧,我认输,认输了还不行吗?我求求您了,别哭了成不?”

    “哇~”越是如此,夏无霜哭得越是伤心:“王,王庸哥哥。我,我没想到你变成了变态。你,你怎么能这样子对我?我,我的清白都被你玷污了……”

    “咳咳~”王庸差点一口老血喷出,这就玷污清白了啊?不带这么讹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