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二十章 试衣镜前

第七百二十章 试衣镜前

    ……

    王庸话还没来得及问完,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彻底被关在了这狭小的衣柜里。心里满腹疑问,又有些摸不着头脑。迟宝宝怎么会表现的这么紧张慌乱?究竟是谁突然来了?竟然还有家里的钥匙?难道是她妈?不对,王庸立即否定,知道迟宝宝和妈的关系不好,一般都很少联系,言语中也不曾听她提起过。

    再说了,就算来的人是她妈妈,迟宝宝也不会介意她妈妈知道自己谈恋爱的。她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又有什么需要竭力隐瞒的?莫非这其中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她真的是瞒着自己谈男朋友了?然后决定把自己定位成为……

    王庸的思绪漫天飘荡着,还不待他理出线索来,只听门口传来一个女人清脆的惊呼声:“啊~”随后门被用力的关上,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响起:“宝宝,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别吓唬我啊?”

    客厅中央,一身英姿飒爽,军装打扮站着的夏无霜,环视了四周一圈,用极其惊疑的眼神直直盯着迟宝宝。只见她全身仅裹了条毛巾毯,整个人趴在了沙发上。非但如此,屋子里还隐隐飘荡着一股子未曾散去的白酒味。此情此景,让人实在无法联想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迟宝宝身子被盯得发怵,一时间,头脑里也在搜索着接下来的说辞,淡定的眸光中闪烁着令人难以察觉的尴尬,脸颊直烧得发烫。

    刚刚自己慌乱跑到沙发边的时候,还有点不放心地检查了一下漏洞。趁着夏无霜在门口换鞋的时候,迟宝宝伸脚又踢了踢王庸的衣服,再往沙发底下又推耸了一点。为了掩饰其起伏不安的情绪,才故作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朝她打起招呼:“霜霜,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提前和我讲一下。这不,我心情有些不好,喝多了酒,刚,刚准备洗澡呢。”说着,又裹了裹身上的毛巾,不自然地转过身,冲着她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迟宝宝会这么紧张,不是说不能让夏无霜知道自己在谈恋爱。只不过如今时机不对,总不能让她一开门进来,就看到自己和王庸赤身裸体的躺在沙发上的勾当吧?再者说,王庸是个有妇之夫,一旦让夏无霜知道自己和个有妇之夫勾勾搭搭,那自己的脸面就都给丢尽了。

    是个女人?还是个年轻的女人?躲在衣柜里,有些哭笑不得的王庸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猜测着,迟宝宝一定是不好意思让她看到这一幕,估计来的人是迟宝宝的闺蜜朋友。心下释然的同时,王庸也是替迟宝宝感到高兴。

    因为从事的职业和个性问题,生活当中,迟宝宝倒是有很多的哥们,真正能谈得来的女性闺蜜,却是一个全无。整天和一帮男人称兄道弟的,就少了些女人味。

    这下她多了个闺蜜,倒也是好事情。女人嘛,要是没有什么谈得来的闺蜜,岂不是太无趣?如果有个温柔贤惠的闺蜜同住,一般女人都会在各方面受其影响,得到提升。至少在生活起居上能让她不再这么邋遢,学会收拾一下自己,顺便提升环境质量,另一方面,对于性格也会有很好的改善。躲在衣柜里的王庸,开始苦中作乐地暗暗揣测起来,迟宝宝的这个闺蜜会是什么人?竟然还有她家里的钥匙?

    他脑海中好奇地幻想着,以迟宝宝的性子,不会结交的闺蜜也是个女汉子吧。假如真的是这样,王庸浑身汗毛都不禁竖了起来,还觉得有些反胃。脑海中勾勒出了这么一号人物,一个五大三粗的女汉子,身体高大壮实,懒得搭理的短发,腿上长满汗毛的样子,该不会还有胡子?

    也是难怪,正常些的娇弱女子,怎敢和迟宝宝做闺蜜?说不定她姑奶奶一个不爽下,来个过肩摔什么的,谁吃得消啊?

    嘿嘿,王庸暗自偷笑着。嗯?嗅嗅~什么味道?貌似都是些衣服的味道,尤其是挂在他脸颊旁边的,似乎正是几个BRA。可真是憋屈了啊。如果都是迟宝宝的那还好些,如果是那个彪形女汉子的,王庸想想都觉得恶心想吐。

    罢了罢了,继续躲着吧,出去多尴尬啊?王庸显得很无语,希望迟宝宝机灵些,想个办法赶紧把人弄走。

    “咻咻~”

    在客厅里,一身戎装的夏无霜也是连连嗅了两下。专门经过训练的缉毒特种兵,也是需要进行嗅觉训练的。而夏无霜的鼻子也是相当的敏锐,嗅了两下后,皱眉疑惑着问起来:“宝宝?怎么回事,还有烟味?唔?这是什么味道?一股子腥味,很奇怪的味道……”

    正装的若无其事,暗暗红着脸准备前去洗澡的迟宝宝一听,娇躯立刻僵硬住了。酒味什么的还挺好解释的,但是那种腥味,她却是着实难以自处。好在据夏无霜自己说过,从来没有正式谈过恋爱,一时间也不至于这么敏锐地看出破绽。

    这让她多少还有些挽回的余地,迟宝宝咳了一声,硬着头皮不经意说:“霜霜,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心情非常不好,就抽了个烟,喝了个酒。味道,还有什么腥味?可能是之前下酒吃的鱼片吧。对了,我要去洗澡了,你要不要来帮我搓背?”

    夏无霜也没有太多怀疑,而是红着脸娇哼说:“迟宝宝,不准你胡乱吃我豆腐,是想借机在我面前表现一下你的火爆身材么?哼哼,我也不会比你差的。好了好了,你要洗澡就赶紧去,我不和你多说了。”

    迟宝宝如蒙大赦般的跑去冲澡了,虽然和王庸已经有过很多次了,但这么的紧张刺激,差点被人逮住,还是第一次。哗哗水声下,迟宝宝冲洗着那足以让任何男人都舍不得挪开眼神的火辣身材,又一想起刚才和王庸的两次激战,心下又微微忍不住激荡了起来。

    有些事情就是如此,一旦没有尝过滋味,那怎么都好说,尝过了也就食髓知味了。迟宝宝只觉得浑身有些发烫,说来说去,还都是要怪王庸那个流氓家伙。若非是他,自己又怎么会堕落的这么深?要知道自己以前,可是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的啊……

    王庸和夏无霜,自是不知道迟宝宝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只是王庸有些百无聊赖的继续躲在衣柜里,而夏无霜却是俏脸微红的到了房间里。她之前就发现迟宝宝有些不对劲了,想回来安慰安慰的。但见她又喝酒又抽烟后,好像负面情绪都已经发泄掉了。

    这让她放心之余,又觉得有些燥热。这节气虽然入了秋,但这秋老虎还是很厉害的。一路匆匆赶回来,让她出了一身热汗。

    身为军官的她,为了维护部队的形象,在外面都是要严格按照军官的穿着打扮来。这要是在家里的话,倒是没有那么讲究了。略一犹豫,夏无霜开始解掉了领带,开始一粒一粒的脱起了淡绿色的衬衣。一会儿用浴巾披一下,也顺带冲个凉好了。

    夏无霜在房间脱起衣服就算了,要命的是,她竟然是对着衣柜的镜子在脱。不愧是军人,速度非常的快,三两下,就露出了她白嫩的肌肤,以及包裹在了绿色BRA下,那白白嫩嫩,略显鼓胀的酥胸。

    夏无霜大概是死都想不到,衣柜里竟然还会藏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仿佛正在自我欣赏一般的,双手俏叉着腰,摆了个性感而妖娆的姿势。

    现在的她,和平常英姿飒爽的模样很不相同,她嘴角微微有些俏皮的翘起,嘟着嘴不满的轻哼一声,自言自语道:“本小姐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哼,究竟有什么地方不好?竟然看不上我?呜,姓王的混蛋,肯定你是眼睛瞎了,有眼无珠。”

    躲在衣柜里的王庸,原本还故意很恶毒的去猜测,那个叫双双什么的女人究竟会长得多难看时,却突然很惊悚的见到了夏无霜,还完全没意识的在自己面前脱起了衣服,这让他眼珠子爆出的同时,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不是吧?开,开什么玩笑?夏,夏无霜?王庸的脑袋,就像是被一把榔头狠狠地砸中了一般,咣当一下,嗡嗡作响了起来。这,这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

    什么时候夏无霜和迟宝宝住一个屋了?瞧那说话语气,就像是一对最好的姐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赤身裸~体的钻在了衣柜里。而夏无霜却是正在自己面前脱衣服,显身材。透过这劣质衣柜不严实的缝隙,他可以恰到好处的看到她整个修长而妙曼的身材。

    “呃,还脱?”王庸很想捂住自己的眼睛,但不得不承认夏无霜的身材着实很好,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保养的,连皮肤都那么的水嫩柔白。尤其是那大腿,修长紧致,呈现出一副完美无瑕的身材。

    呃?美大腿?怎么会有美大腿出现?

    王庸一阵晕乎乎的,夏无霜这小姑奶奶,竟然三两下脱得只剩下了底裤和BRA。虽然因为她的身份,穿的多是保守的样式和军绿色。然而此时此刻,更是惹人遐想连篇不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