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十九章 钻衣柜

第七百十九章 钻衣柜

    ……

    “喂喂,你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行吗?”王庸使劲摇着双手,见迟宝宝盯着自己的眼神就像喷着火光,似乎想吃人一样。他定了定神,强自按住心中被色诱到的冲动,不断放软语气安慰着说:“你不是要我来谈工作吗?先冷静下来,咱们坐下来好好谈,好好……唔~”

    话还没说完,王庸就开不了口了,只见迟宝宝的眼眸中闪烁出一缕凶光,二话不说竟然直接就俯下了娇躯。那波涛汹涌,弹性极佳之处,将王庸的脸直接埋藏了进去。一股沁人心脾的体香乳味幽幽传来,就像是烈火烹油一般,刹那间点燃了王庸的*。

    王庸是个正常的男人,但凡正常男人,又有哪一个能抵得过迟宝宝如此致命的诱惑?

    迟宝宝也是微微一颤,噬魂荡魄般的娇吟了一声后,炽热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迷离。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让迟宝宝变得与平时大不相同。情绪不知在何时已然失控,她早已是难以自持。充满野性魅惑般地扭动着身躯,开始渐渐向下挪去,性感的朱唇在他耳朵上,嘴唇上,脖子上,热吻轻撕。

    如此一番撩拨,仿佛要把王庸的魂魄,从他身体之中勾出来一般。惹得王庸一阵酥麻之余,心底忍不住暗自讶然了起来:“我勒个去,你这也叫谈工作?你这是在吃人吧?”

    但是很快,王庸连挣扎都没有。就被迟宝宝那如同烈火一般的炽热给融化了。一番耳鬓厮磨之后,便是一连串充满原始*味道的连连娇吟,以及男人的喘息和低吼。

    ……

    大上午的,一缕清澈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照射进来,正好洒落在了沙发上。星星点点的阳光。披散在了一对衣衫不整,赤身*的男女身上。在不足一小时内,已经接连要了王庸两次的迟宝宝,那焦躁不安的负面情绪已经宣泄的差不多了。

    狂野而剧烈的运动之后,酒精也迅速地在汗液新陈代谢下被排出,她的俏脸红彤彤的,微微喘息不已,却是与令人意乱情迷的酒精没了太大干系。而是男女琴瑟相合之后,那动人的余韵和玄妙的心灵变化所致。

    之前那充满侵略性,如同一只掠食中母豹子般的眼神,此刻却是一片水汪汪的,充满了无限的温情与柔和。温驯如猫,绝色尤物般的火爆娇躯,乖乖巧巧的半躺偎依在了他的怀抱中。如同阳光沐浴后。略呈温润玉白象牙色的肌肤的漂亮脸蛋,恬静而自然。洋溢着一缕温柔安详。

    王庸哭笑不得的边抽着烟,边轻抚着她曲线玲珑,光洁玉莹的动人后背,调侃着说:“我说宝宝,你今儿个不上班,故意在家喝醉了埋伏我是吧?借酒装疯,就这么的把我给吃到连骨头都不剩?”

    “哼,我今天喝酒是因为心情很不好,我总觉得事情越做越糟糕。”没心情去理睬王庸的调笑。迟宝宝眼眸中浮现过了一丝阴霾,咬牙黯然道:“那些该死的新型毒品,就像是病毒一样开始向全国各地蔓延了,扩散之快怎么除也除不完。而且根据各省公安厅缉毒大队发回来的情报显示,我们华海市极有可能是新型毒品的传播源头。王庸,你说我的工作做的是不是很失败?哪怕是去电视台做个反毒品的新闻专题,竟然也能碰到了莫名其妙的恐怖袭击。当时人单力薄。只能眼睁睁地在一边看着,也无力与他们抗衡,而且这回碰到的敌人真的非同小可,你要当心。”

    一说起这一起恐怖袭击,迟宝宝的俏眸就死死的盯住了王庸的脸,皱眉严肃道:“这次的事件闹得很大。虽然政府和电视台都出来澄清了,说明这只是个新型的电视节目,不必过于的大惊小怪。但是我相信你肯定知道背后的真相,因为那个人,指名道姓找的就是佣兵之王king。”

    今天迟宝宝在家里把王庸叫过来,固然有种种不为人道的其他因素。但最重要的目的,却是了解清楚这次发生在明珠塔的恐怖事件,因为这次的事件牵扯到了王庸,内部原因一定没这么的简单。而且那些家伙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善茬,一个个训练有素,行动缜密,行事又如此的肆无忌惮,他们的目标一旦真的瞄准了王庸,恐怕饶是以王庸再大的能耐,也总不会一直能防住背后的暗箭,这点关系到王庸的安危,所以迟宝宝才会如此般担忧心急,急着找他尽早准备好应对之策。

    迟宝宝一语破的,王庸仔细听闻之后,脸色也是变得肃然了起来。只见他缓缓地吸着一口烟说:“我相信你们政府已经对他展开了全面调查,对于这个人的情报,早就已经摆在了你的案头了吧?”

    “不错。”迟宝宝的眉头紧蹙着,明显露出了一脸的愁容,叹着气道:“以前我倒是听说过佣兵的世界。传闻之中的佣兵们都是战争贩子,为了赚钱他们往往都会不择手段,而且据说还心狠手辣,血腥残暴。但是直到接触到了你之后,我才开始去真正了解佣兵的世界,也对佣兵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观,原来佣兵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

    “呵呵,你不要因为我是个佣兵,就去全然肯定这个世界。”王庸眼神之中掠过一丝淡淡的悲哀,垂下眼帘自嘲地笑道:“佣兵的世界就是残酷血腥的,处处充满了冷漠和肮脏。哪怕是再强的人,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打死在战场上,或者是不幸遭人暗算,死在了潮湿脏乱的后街中。”

    迟宝宝的表情略微一滞,仿佛能感受到他心中的那丝悲凉凄苦。她的心为之微微一颤,忍不住紧紧地将他拥住,柔声道:“王庸,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在国外吃过很多苦头,也经历过很多挫折,一些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还有,你对那个魔王凯撒,又有多少的了解?这一次你准备怎么应对他?”在关切过一阵王庸之后,迟宝宝丢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这也是她一直隐隐担忧着的。

    以她对凯撒情报搜集和了解,却是发现那个凯撒在佣兵的世界之中,竟然如此的赫赫有名,不单单是实力强大无比,还是一个不折不扣,彻头彻尾的疯子。

    那一个个疯狂而充满残酷血腥的案例,晃得她心惊胆颤。在明珠塔上看到的那个家伙,竟然是如此凶残至极的一个极端分子。不过想想也是正常,若非那种狂妄而无视任何权威的恐怖好战分子,又怎么可能通过那种方式来达到目的。

    迟宝宝很担心,担心王庸会和魔王凯撒去决战。王庸虽然本身就厉害,也有着佣兵之王的称号,但那可是魔王凯撒啊!那是一个丝毫不逊色于王庸的强者,而且还是一个极度好战,狂暴血腥的疯子。

    “他很强。”王庸语调平静的抽着烟,眯起了眼睛说:“我很渴望和他打一场。”语调虽然平静,但心中却是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渴望感。

    其实也只有王庸自己知道,从本质上来说他和凯撒是同一类人。打心底都渴望着强者之路。对于能和自己同级别,甚至是更厉害一些的人对决,非但不会害怕,反而会感到更加的兴奋和期待,甚至是觉得身体的血液都在燃烧和沸腾。

    “不准,我不允许。”迟宝宝心头一颤,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危险。虽然没有直接见识过那人动手,但迟宝宝却能感觉的出,魔王凯撒那令人胆颤心惊的威势。

    而且那人从名头上来说,丝毫不逊色于王庸,还稍胜一筹。和那种恐惧而疯狂的家伙打,纯粹就是在自寻死路。

    从来没有害怕过的迟宝宝,心头掠过一阵惊悚的悸动,匆忙说:“王庸,实在不行,我们就施展一些计谋。例如你先答应他约战,然后等他出现之后,我们再派出军队直接把凯撒给围剿了。我相信就算他再强,也敌不过军队和你的联手。”

    “呵呵。”王庸耸肩笑了笑,轻轻的捏了捏她的下巴。那如刀削斧凿般的阳刚脸庞上,却是一脸惬意地说:“宝宝,你是想让我成为一个懦弱的怂货吗?”

    正待迟宝宝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门锁却是突然之间一阵乱响,好像有人在外面用钥匙开门。迟宝宝一听,仿佛即刻就明白过来了什么,顿时一个激灵吃惊地跳了起来,拉着王庸的手往里屋窜去,慌慌张张地四处找能将他藏起来的地方。最终瞥见了唯一可够藏身的衣橱,一把迅速拉开橱门,低声道:“快,你快点快躲起来,躲在里面别出声。”

    “不是吧?”王庸一脸惊讶地望着迟宝宝,眼睛瞪成了铜铃。连裤子都还没来得及拿,就被迟宝宝强推硬塞进了她的衣橱,苦着脸问道:“是谁啊?要我这么个躲法?我说宝宝,你不会是谈……”

    哗啦,迟宝宝都没理他,直接匆匆硬关上了移门,王庸的声音霎时就湮没在了空气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