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宁死不屈的猴子

第七百一十三章 宁死不屈的猴子

    ……

    “杠上开花。”王庸得意洋洋地冲着众人咧开了嘴角,一脸灿烂的大笑着打完了牌,看起来就是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很是欠揍。也许是老天爷的帮忙,王庸今天手气真是说不出的贼好。之前在一边一人带着毛毛的时候,就实在看不惯这几个女人,联合起来把秦婉柔欺负的是脸红耳赤,羞赧不已。最关键的是,偏偏自己还无力的帮不上忙,因为手头上还有交代的事情没完成。

    这不,在速度哄完了毛毛睡觉之后,王庸就立刻急不可耐地杀上了牌桌,开始大显身手了起来。起初是一心只是想着杀杀她们的锐气,帮婉柔讨回公道,这才精神饱满地凑上了桌。谁料到后来手气竟是好的一发不可收拾,让他变得越来越嚣张和得瑟,越来越张狂。

    而此时的秦婉柔,却是落落大方地端坐在王庸的身侧,看着他赢了一副又一副牌,对着自己露出深深的微笑。她脸上浮着的一层浅浅的红云,忍不住在脸颊两侧微微晕开。她的眸子柔若春水,时不时地瞥向王庸棱角分明的侧脸,透着意外的欣喜与感动之色。

    “王庸,你不是吧?你真的不是在作弊?”蔡慕云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脸上写满了对王庸的惊疑之色。已经是接连三把了,这人不是杠开就是自摸,还让不让人玩牌了?

    “开玩笑,我老王向来行事光明磊落,像是这种出老千的人吗?你也太抬举我了吧。我这是手气,手气懂不懂?”王庸老赌棍般的叼着烟,熟练的打着麻将,见众人还是用怀疑的余光淡淡的瞥向他,随后又耸了耸肩不耐烦道:“你们可以不信我,婉柔总该相信吧。有她一直在旁边看着,我怎么瞒得过她的眼睛。对吧,婉柔?”

    秦婉柔一听,将头埋的更低,轻柔的说道:“没错,我,我是没注意到。”

    听婉柔这么一说,众人这才略微放下疑虑。“哼,好吧,暂且就相信你这么一回。姐妹们,你们都不要对他客气。就不信咱们联起手来,还赢不了他一回。”欧阳菲菲冷哼一声,傲然地瞄了王庸一眼,又收回视线对着所有人自信地说道,很快就进入了新的一轮。

    王庸邪邪地笑了,眼中透出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得逞之色,立马就潇洒甩甩手道:“你们尽管一起放马过来,看小爷我怎么一起解决你们。”

    说起来这可不是王庸的大话。用手速快速换牌,悄无声息的作弊,对王庸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佣兵的世界本来就是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的,各种老赌棍那更换是铺天盖地。王庸混迹久了自然也会上两手,虽然达不到赌王啊之类的级别,但是欺负欺负家庭妇女那是再轻松不过了。

    以前之所以不用,一来是觉得没必要。二来么,却是因为有毒液在场,那妞儿的眼力劲可不逊色于自己。身为全世界最顶级的杀手,想识破一些达不到世界巅峰级水平的换牌千术并不难。可毒液不在场的话,王庸就犹如赌神附体,不费吹灰之力横扫全场了。

    但是女人们,可不会因为看不出你换牌而忍气吞声。管你是真赌神还是假出千,总之在半个小时之后,三个女人已经协商一致,王庸已经被永久驱逐出了她们的麻将牌友行列。

    ……

    就在同一时间。

    “大侠,饶命啊。”猴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腔说:“我这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许多媳妇要养活,求求您,不要杀我啊。”

    “八嘎,少废话。”幻影忍者愤怒的一拳打得他鼻血飞溅:“狡猾的支那猪,我们不会再受你欺骗了。”

    “靠,东瀛猪?”

    ……

    一连串的喝骂声中,猴子被打得鼻青脸肿,凄惨不已,被带到一处废弃的厂房。

    这是一座远离市区荒废了很久的地方,房子总共三层楼高,十几根横梁纵横交错,废旧的机器杂乱的搁置着。

    厂房三面环山四周长满又高又大的松柏,杂草丛生,只有一条足够一辆汽车通行的柏油路连接到此。交通闭塞人迹罕至,的确是个藏人的好地方,饶是国际顶尖的X组织也是煞费苦心找寻良久才觅得这方宝地。

    乌贼兄弟派了几个手下严密看守着。各自的表情都不好看,兄弟两个被迫和魔王凯撒打了一架,确切的说是被打了一顿。这让他们都觉得很窝囊,暗自嘀咕如果是在水下作战,咱兄弟两个未必就会怕了凯撒。

    但是人家凯撒也不傻,没事会跳到水里和他们打架吗?

    其实说起来,罪魁祸首还是那些东瀛猴子。要不是他们莫名其妙的发生了那么重大的判断失误,又怎么可能弄出如此乌龙来?惹得魔王凯撒暴怒之极,而且差些就出了大事。

    如果那个女人死了,事情就更加大条了。X组织肯定会暴怒,他们兄弟两个不但白忙乎,还有可能遭到X组织的泄怒。他们可不是魔王凯撒这种肆无忌惮,连X组织都不放在眼里的疯子。

    得罪X组织的下场,通常都不是那么的美妙。

    猴子整个人被结结实实的绑在椅子上,神情恐慌,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周围一群气息彪悍,冷漠凶残的佣兵们。至于那些东瀛猴子,被不再信任的乌贼兄弟赶走了。

    艾达陈交代下来的这件事情,他们兄弟两个决定亲自处置。各自环抱着双手,态度阴冷的对着猴子,一使眼神下,两个最擅长刑讯逼供的手下狞笑着走向了猴子。

    “不要啊,救命~啊啊~”

    毒液瑞贝莎,潜行匿踪的躲在暗处静静地瞧着这一切。自然,她是受王庸暗中指使,前来救猴子的。但是她却没有着急动手,而是继续观察。王庸的确是把猴子当成了朋友,但是还远远未到真正兄弟的地步。

    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她去救,还是一件必须权衡的事情。

    “啪~”

    一个耳光扇的猴子嘴角流血,彪形大汉用很生硬的普通话说道:“说,那天倒底是谁指使你去偷钻戒的,不说的话,就杀了你。”锋锐的匕首凶狠的抵在了他脖子上,恶声恶气,让人寒毛直竖。

    很显然,艾达陈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想要抓住猴子报复,出一口恶气。而是想透过猴子,找到确切的指使人,哪怕那个不是king,那么顺藤摸瓜下去也能把king找出来。

    一直潜藏在暗处的king,犹似一头随时都会跳出来吃人的凶兽。让她毛骨悚然之余,也是极度恶心了。最难对付的敌人,往往不是叫的最凶,骂的最狠的那些。

    而是那些潜行匿踪厉害,耐心足够的掠食者。从古至今,那些生存在食物链最顶尖的掠食者们,都是最擅长匿踪,最具有耐心的群体。

    她艾达陈跑来试图掠食king,却不料反而好像是被king反盯上。一旦自己稍有暴露行踪,便会反过来成为king的猎物。

    这让艾达陈不得不收敛自身,想从猴子身上找出真正的king来。

    猴子被打得眼冒金星,但是一听的被逼供的话,他却是死命的紧咬著了牙关。他心中清楚,是王庸让自己去拿钻石的。心中暗忖,这群人难道是想对付王庸老大?

    天呐,这里面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王庸老大竟然会被这帮穷凶极恶的歹徒给盯上?

    “没有人指使我,是我发现了踪迹,自己去拿的。”猴子惊慌失措的尖叫着说:“求求你们,不要打了,真的是我自己从摄像头里发现有人藏了东西,去看看的。”

    “钻戒呢?”彪形大汉又开始刑讯逼供。

    啊~猴子痛苦的咆哮了起来,虽然他这辈子没啥出息,但生活也安安逸逸的。没吃过什么大苦头,如此痛苦,原就不是他所能承受的。惨叫连连的说:“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招,招~”

    “哼,果然是个没种的家伙。”毒液冷冷地暗忖。

    哀求之下,果然停止了刑讯逼供,大汉阴笑着说:“这才对嘛,只要你说出来是谁指使你的,戒指现在哪里。我们给你一千万人民币,到时候你想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

    一,一千万?猴子忘记了疼痛,吞咽着口水,满眼放光:“你们说真的?好,好。我招,东西是我自己发现的。不过戒指原本是要给小红的,但小红说那是假的。我想想也对,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大的钻石啊?所以在路上随便丢在垃圾堆里,你们要的话,我可以提供……啊~”

    大汉见自己被耍,顿即愤怒了起来,用种种恶毒的刑讯逼供施加到了猴子身上。猴子痛苦之中,也是千扯万扯,却是始终一口咬定是自己发现的,苦苦哀求着。

    乌贼汤姆皱了皱眉头,觉得在这种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已经够多了。人家堂堂佣兵之王是什么人?就算用这种小人物去搭桥,也不可能暴露出自己真面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