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一十一章 隔壁老王

第七百一十一章 隔壁老王

    ……

    这整个混乱而夸张的一幕,自然是被摄像机群组忠实的记录了下来,因为直播信号没有中断之故,也是呈现到了千千万万的观众眼睛里。第一时间,一些论坛里都是出现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言论和猜测。

    有说这是电视台的新节目,是专门为了吸引更多观众而设定的新操作策略,也有许多人纷纷猜测是真的恐怖分子袭击。总之,各种各样的搞笑论,阴谋论,层出不穷。因为到了最后关头,还有着几十个人玩低空飞翔,光是这一幕场景就的确够令人震撼的。

    为了不引起市民恐慌,接下来各种辟谣手段一一推出。仅仅半小时之后,电视台就极高效率的开始宣传。甚至还提出,这是电视编导们倾尽全力打造出来的一个新型节目,希望大家能喜欢。如果大家有各种建议的话,可以发到电视台提出宝贵的意见。

    当然底下的回应也是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不少人认为这种新型电视节目,实在是够刺激,也够新鲜,并对这种新类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如果能保持这种持续不断创新的话,华夏国的电视娱乐节目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当然还有不少人对此进行了不满的投诉和谴责,说是这类题材具有暴力倾向,会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并不主张播出。第三种观点,还有人说是恐怖主义横行,这一切只是一种官方的掩饰。

    众口难调,大家都在各种网络平台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传播也是迅速的普及开来。当天,这一事件就上了微博话题榜头条,可见众人对此事件的重视度与关注度。

    当然,外面尽管闹得如何满城风雨,这些都和王庸没什么关系。况且这事总会慢慢平息下来,压根轮不到他来管。对于凯撒的挑衅,他心中早就有了一番明确的计较,也让毒液继续盯紧了猴子,以免他出现任何意外。

    至于现在,他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要在晚餐之后,陪着毛毛一起看电视,哄毛毛睡觉。

    因为正值周末,再加上婉柔都过来串门了,欧阳菲菲索性就提议打麻将。一通电话后,蔡慕云和戚蔓菁就先后赶了过来。这还,还不到七点半,各位就开始鏖战了起来。

    一人提议,众人不一会儿便纷纷响应。对于打麻将,大家总是能一拍即合的达成共识,工作之余,这不免也是一种轻松的娱乐方式。况且不单单是欧阳菲菲,便是连性格最婉约的秦婉柔,一听到打麻将也是眼睛微微放光,抑制不住表面的激动之色。

    这不,女人很快就开始打起了麻将。接下来带孩子的责任,自然而然就留给无所事事的王庸了。

    “小宝贝,你这个玩具娃娃挺漂亮的啊?给干爹一起玩玩怎么样啊?”半个多小时后,王庸也是开始穷极无聊了,极具耐心的哄着这位小公主。

    “不行诶,这可是女孩子,不能给干爹玩。”毛毛把娃娃藏在了怀里,一脸警备地对着王庸嘟嘴说:“这是菲菲干娘送给毛毛的女娃娃,毛毛很喜欢。菲菲干娘还说了,干爹是个大色狼,专门喜欢欺负女孩子。所以身为她的主人,我得保护她,不能让她落到干爹的手上。”

    听着毛毛脱口而出的话,王庸一脸的黑线。欧阳菲菲这女人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到底给小宝贝灌输了多少扭曲的思想啊?

    “咯咯,老王啊。”戚蔓菁忍不住娇笑了起来,边打麻将边调侃他说:“看来经过我们菲菲给力的宣传,你的流氓本性已经传遍了整个小区啊,还称得上是有名气的一号人物了。看看,连几岁大的小女孩都识破了你的真面目,你还怎么混下去。难怪现在外面都在疯传,防火防盗防老王。”

    “不是说防隔壁老王吗?”蔡慕云脸上笑容也加深着,瞥了秦婉柔一眼,又意味深长道:“我们都还好些,至少都不住在同一个小区。倒是婉柔你得小心些,隔壁老王可是传说之中的神物啊。”

    秦婉柔脸皮薄,被蔡慕云这么一开玩笑,俏脸羞得是更加的娇艳欲滴,喃喃低声着说:“我,我和王庸没,没什么的。”

    “又没说你有什么,你紧张成这样做什么?”戚蔓菁那桃花星眸,媚意横生的瞟了过去,一边还添油加醋的调笑着:“婉柔,你这不会是做贼心虚吧?”

    秦婉柔羞赧交加,一紧张下,连牌都不小心打错了,直接放铳给了戚蔓菁。

    “好吧好吧,看在你特地放铳给我堵嘴,嗯嗯,我就不说你什么了。”戚蔓菁很得意的胡牌收钱,娇娆之间,顾盼生姿。

    听着婉柔被欺负,王庸忙跑了过去给戚蔓菁沏茶,讨好着说:“蔓菁,你就知道婉柔脸皮薄,特好欺负是吧?我和婉柔清清白白的,少戏弄她。”

    “哟,护花使者来了啊?”戚蔓菁仿佛一下子来了精神,桃腮红唇,性感娇娆的朝他抛了个媚眼道:“老王,我可不是个挑事的人啊。你和婉柔在学校里玩早恋的那些事儿,我不说菲菲都知道。你瞅瞅,我这才刚调笑了她两句,你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保护了,这不摆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王庸,你和婉柔在学校里的时候,真的只是拉拉小手吗?”

    欧阳菲菲明知道戚蔓菁是在故意拉仇恨,却还是免不了的对王庸瞪去了个白眼。但在场合上,却还是要维护自家老公的。随即就搓着麻将,俏横了她一眼开口道:“戚妖精,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我和婉柔的姐妹情谊可是经得起考验的。别说他们两个没什么,就算有什么,我也只会护着她。倒是你,一直念念不忘着什么初恋暗恋的,分明是心怀不轨。”

    “哎哟,菲菲你这么说话就太伤我的心了。”戚蔓菁用葱白修长的玉指揉搓着麻将,娇媚不已的幽怨道:“婉柔是你的姐妹,我就不是了吗?我们两个的感情,可是比婉柔更深远啊。哎,这世道,果然还是软妹子最受欢迎啊。王庸喜欢,你也喜欢。可怜我戚蔓菁凄凄楚楚的一个寡妇,没人疼,没人爱。”

    “戚妖精你能不能消停些?”蔡慕云眉眼一横,在一边哼声道:“你这身家数百亿资产的富婆还要叫苦,你叫广大的劳动人民可怎么活啊?你真要羡慕啊,喜欢隔壁老王什么的,完全可以在他家隔壁买一套房子嘛。”

    这话说的戚蔓菁是杏眸一亮,眼中熠熠生辉。止不住愉悦的赞道:“好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嗯,明天我就让人把老王家隔壁的房子买下,回头我就住这里了。老王啊,以后我家的电灯坏了什么的,要帮忙修喔~”一边笑着说道,一双狐媚眼睛又勾魂摄魄的朝王庸瞟去。

    “戚妖精,注意点形象好不好?”欧阳菲菲也实在对她很服气,真是亏她想的出来。干瞪了她一眼,随后又嗔道:“毛毛还在呢,别给她树立些不正确的世界观,教坏了孩子怎么办?”

    王庸在一边听到了,不禁觉得好笑,不知道一直给毛毛树立乱七八糟观念的又是谁?这不是在说她自己吗?这简直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欧阳菲菲转眼撇到王庸一脸灿烂的笑意,很快反应了过来,微怒道:“王庸,你笑什么笑?你还真指着去帮戚蔓菁修电灯啊?想得美。去去,时间不早了,赶紧哄孩子睡觉去。”

    ……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在那所隐蔽的会所客厅里,蝴蝶女和乌贼兄弟谈论着刚才明珠塔上面发生的事情,各自的眼神略显沉重而不安。

    魔王凯撒‘嘭’一脚直接踹飞了酒房的房门。

    蝴蝶女的瞳孔一缩,知道今天必须承受凯撒的怒气,心中恐惧如同大海生波,惊涛骇浪。该死的幻影忍宗给自己提供了一个错误的信息。这帮废物,还有脸说什么百分之百确认那就是king了,简直就是自以为是的东瀛猪。什么世界顶级跟踪刺杀遥遥领先的组织,根本就是浪得虚名。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这下让自己如何与暴戾的魔王凯撒交代。

    身形挺拔巍峨的魔王凯撒,慢步走了过去,黑色的斗篷卷起一角,散发着森冷之气,阴森的眼神中燃烧着火焰,透过骷髅面具看着蝴蝶女,如同看到一只濒临死亡的猎物。

    ‘啪’一个狠辣无比的耳光直接甩了过去,带着一股冲击力,打得蝴蝶女一个翻身滚落倒地,贴着地板滑出三米直接撞在茶几上面。蝴蝶面具碎裂成几片四散飞落,露出了一张成熟狐媚,惹人垂怜的漂亮脸庞,自然而然,这女子就是风韵妖媚的艾达陈。

    艾达陈浑身战栗,抚摸着顿时高起红肿的半面脸颊,火辣辣的疼痛,连带着轰鸣不断的脑门。深深的喘了口气,强忍住自己的恐惧情绪昂起头,牵动脸颊‘嘶’倒抽一口冷气,疼痛更盛。

    她那副娇媚而楚楚可怜的模样,很能惹出男人的垂怜,这也是她对付男人惯用的伎俩。但她知道已经彻底触怒了凯撒,在他面前扮柔弱是没有用的。她得保持冷静,要迅速找到挽救的方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