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零九章 king,我等着你

第七百零九章 king,我等着你

    ……

    “收买?你认为,我还需要收买你那些狐朋狗友吗?”欧阳菲菲看着他那惊骇的模样,绝色的俏脸上掠过一阵好笑:“我身为公司老总,付薪水给他,他向我汇报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况且公司里莫名其妙的来了一个年轻貌美的上尉女军官,还对着你哭哭啼啼的,我又怎么能不闻不问?”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猴子那个没义气的混蛋,见钱眼开,那么几个小钱就给收买了。”王庸慢吞吞的开着比乌龟还慢的车,一边悠然自得道:“不过话说回来,这玛丽小姐还压根就不懂华夏国国情啊,这辆手工打造的限量版总裁,可真是明珠暗投了。在这鬼地方,弄架直升机开开还差不多。”说话的时候,正好有两架直升机轰鸣般的从头顶掠过,倒是显得十分应景。

    “直升机空中管制很严格的好伐,你想开哪有这么容易?”欧阳菲菲本能的回应着,但说完之后随即就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眼神蓦然就急剧转冷,皮笑肉不笑着说:“王庸,你少给我扯开话题,赶紧回归正事。和我好好交代,那个漂亮的女军官为什么会找上门来?你究竟把人怎么着了?”

    “喂喂,菲菲你说话能靠谱些吗?我就是一个保安,还能把人女军官怎么着啊?”王庸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心里颇感无奈。只不过为了打消她心中的疑虑,还是耐心解释道:“要是真敢把人家怎么着,我就不怕被枪毙啊?再说了,你家老公我怎么也算是光明磊落的吧,怎么会暗地里主动去四处勾搭别人,别信口喷人污蔑我啊。好了好了,看来今天不说清楚情况,你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庸发出一声长叹,又慢慢道来:“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就是以前在部队里当兵的时候,一个老领导的女儿和我也比较熟悉。这一次她来华海市办事,想起很久没见面了,就顺带来瞅我一眼呗,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我怎么越听越觉得有问题?”欧阳菲菲半信半疑的撇撇嘴,环抱着双手,侧身蹙眉朝他瞟去:“老领导的女儿,她又怎么会和你比较熟?难不成,你们老领导还能相中了你准备做女婿?”

    一语中的。

    王庸突然虎躯一震,不是吧,这样都能被菲菲一猜就准?王庸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她的火眼金睛,只好老实交代了。王庸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脸,耸耸肩无奈道:“你在斯坦福修的是读心术吧?我真是服了你了。得了得了,事实是这样的,当时老领导的确是比较器重我,想招我作女婿。”

    欧阳菲菲一听,嘴角微微翘了起来,禁不住有些小得意的娇哼着说:“只不过是修了些心理学而已,就你那点鸡毛蒜皮的小小心思,还想瞒得过我啊?哼,我猜肯定是人家女孩子不喜欢包办婚姻,又嫌弃你不够英俊,对你一定是很不满意。所以就只能愤然的离家出走,自己念军校当兵去了。”

    “好吧好吧,恭喜你,你全猜中了。不愧是老总啊,果然够睿智,目光如炬。”王庸听着欧阳菲菲自以为是的分析,暗暗好笑,却只是连连应声着认同她的说法。转而又嬉皮笑脸地调笑着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在选择嫁人的方面啊,更是突出了您的品位,很注重内在。”

    “切诶,有你这么变相的夸自己的吗?真怀疑你的脸皮是不是用面粉做的。”欧阳菲菲直接随口接道,余光撇到了王庸脸上挂着的浓浓笑意在不断加深,一拍额头,幡然领悟到了他话里的‘内涵’,娇嗔着愠怒道:“啊?流氓~”顿时就羞得面红耳赤,扭头不再理会王庸这家伙了。

    ……

    紧凑的一个小时过去了。

    明珠塔的旋转餐厅外,五六架直升机正在不断盘旋着,强光探灯在半空中来回不断地摇曳。外面已经被封锁包围了,谈判专家正在不断的朝里面喊话,嘹亮的声音透过喇叭层层扩散开来,弥漫了整个上空。

    但是魔王凯撒却是依旧稳如泰山,一声不吭的正在玻璃幕墙的边缘,目光益发的清冽寒冷。距离约定的时间早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king却始终是没有露面。难道说,king竟然是个胆小鬼,明明答应了自己的邀约,却是放了鸽子?还是说他故意在耍自己?

    藏在暗处的迟宝宝观察着里头的一举一动,更是觉得捉摸不透。这些恐怖分子实在是太奇怪了,既然敢全面大胆的控制了餐厅和演播室,怎么会一时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仅仅让一些摄影师们摆好了一个擂台般的大场景,不知道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看他们的模样像是在等人,等的究竟是谁?这又是什么情况?

    “夏队?怎么办?对方不肯回音。”谈判专家很无奈的回头对荷枪实弹,一身戎装的夏无霜无奈地说道:“我们没办法了解对方的诉求,实在没办法和对方谈判。”

    夏无霜的脸色沉默如冰,眉头紧紧蹙起。但凡是恐怖分子袭击,总是会有明确诉求的,总不会无缘无故就去劫持众人吧。而里面的这些恐怖分子却显然与一般的不同,难道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弄这么大的场面出来,只是为了简单的看看风景吗?

    还有,那个站在舷窗旁的面具家伙是谁?怎么总让人感觉,那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目前她心下也是十分焦急,貌似迟宝宝还在里面呢,她会不会遇到了危险?只是信号都被阻塞屏蔽掉了,根本没有办法联系到她。

    就在双方这么无可奈何的僵持下去时,那个散发着诡异气息的男子却是突然动了,侧了侧耳朵像是在接受消息,毫无感情色彩的眼神猛地一缩,转而走向了早就布置好的场地。

    他的精锐属下,立即就指挥着那些电视台工作人员,准备好灯光和摄影器材,以及有线直播信号。实际上,这些恐怖分子都是魔王凯撒麾下的精锐佣兵,但是佣兵的性质向来复杂,客串土匪强盗那是经常的事情,就算是化身成为恐怖分子,也是丝毫的不稀奇。

    啪啪~

    灯光纷纷打在了魔王凯撒的身上,却是将他阴沉可怖,暴戾煞气的气质更是强烈的凸显了出来。冷冽而阴鸷的眼神横扫而过时,让那些摄影师们顿觉寒意遍体,裤裆里都有些湿润润了。

    一段时间过后,拍摄下来的影像,经过信号转换,直接通过有线频道播放了出去。

    可怕的面具下,散发着如同来自地狱魔神般恐怖气息,只听得一个透着股冷金属气息的嘶哑声音,冷冷的响起:“king,我相信你一定能看到这段视频……”

    ……

    “少喝点白酒,伤肝。”

    在王庸和欧阳菲菲的那个温馨小屋里,小夫妻两个好不容易挨到了家里。王庸顺手弄了两个小菜,就开始按照以往的惯例,边看电视边享受的小酌了起来。

    这个点,正是赶上新闻播出的时间。

    夫妻两个多半也会就一些时事讨论一下各自的看法,不过因为两人的世界观相差甚远,往往都会有拌嘴的迹象。而且欧阳菲菲着实也有些看不惯王庸一人小酌的时候,还喝着白酒,便一把抢了过来,给他换上了啤酒。还美名其曰说,天气热了喝啤酒才爽。

    懒得和她多做计较,王庸随遇而安的喝起了啤酒,专注地看起了新闻。

    这时候,门铃声起,欧阳菲菲忙上前去开门,只见来人却是秦婉柔和毛毛。

    “干爹。”一进门,清脆的声音就蓦然响起,毛毛最喜欢王庸了,嗲嗲的直扑了上来。

    “哎哟,我的小宝贝。”王庸开心的把她抱在了大腿上,笑呵呵地说:“干爹好两天没见你了,怎么样,乖不乖啊?有没有好好练琴?”

    “练了,毛毛最听话了。”毛毛乖巧的偎依在了王庸的怀里,忽闪忽闪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干爹,新闻有什么好看的,陪毛毛看动画片吧。”

    “行,干爹给你放熊出没。”对于这个宝贝干女儿,王庸那是百依百顺的。

    “王,王庸,你别太惯着她。”正在陪着欧阳菲菲说话的秦婉柔,有些脸红而低声抗议着说道:“我怕她被你越惯越不听话了。”

    “呵呵,小公主嘛,就得多点惯,多点宠爱。”王庸无所谓的笑着说。

    刚准备去把平板接到电视上时,正在播放着的节目突然画面一转。出现了一个穿着披风,戴着狰狞可怖面具的男子,沉沉的说着话。那股阴冷的话,一下子将几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a

    “是我弄错了对象,我向你道歉。但是,你我两个都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之一。”魔王凯撒冷峻的声音之中,仿佛洋溢出来一丝兴奋和渴望:“你难道不觉得,没有对手的世界是很寂寞的吗?我给你一点时间准备,等你想好了,可以随时来找我。你我之间,来一场真正的巅峰对决。为了表示我对你的尊重,我会全力以赴的杀死你。king,我等着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