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零八章 你连猴子都给收买了?

第七百零八章 你连猴子都给收买了?

    ……

    在这一瞬间,迟宝宝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已经完全停滞,那究竟是一双怎么样可怕的眼神啊。哪怕是隔着那么遥远的距离,都能将她一下子锁定,仿佛老远就能感受到她迟宝宝的存在一般。

    更加可怕的是,那眼神给迟宝宝的感觉特别的犀利无比,似乎隔着很远就能将她看个通透一般,那种感觉又犹如在她头上浇了一盆冰冷的水,让她从头凉到尾,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透过狙击枪瞄准镜,迟宝宝依稀能看到他脸上戴着的面具,狰狞而可怖,无疑又给他的威严气势增了几分色,让他看起来就像来自于地狱般的可怕魔神。

    看到此人的时候,一时间令迟宝宝想起了王庸。在他化身为判官的时候,也曾带给自己如此可怕的感觉。如同巍峨高山一般,让人本能而下意识的产生一种渺小而顶礼膜拜感。

    但是,两人又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又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在这个神秘而可怕的男子身上,弥漫着一股充满着暴戾,令人感到窒息的煞气。仿佛在下一秒钟,他就会化身一只远古暴龙,轻易而冷酷无情的将人撕成碎片,残暴而凶戾。

    在瞄准镜中,迟宝宝仿佛能感受到他面具下的嘴角,微微朝自己讥讽了一下。毫无疑问,她被此人发现了。与此同时,七八个全副武装的武装凶徒开始从安全楼梯口冲了上来。

    看来这个地方已经没法再待了。一见危险来袭,迟宝宝快速扔掉了狙击枪,迅速疾驶着朝电视台的演播厅跑去。她可不敢贸贸然的朝那神秘男子开枪,先不说打得中打不中,就算打中了,底下可是有大量的人质在匪徒手中,一旦激怒了他们,那么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她实在是冒不起这个险。

    一旦贸然行动,只会害死那些无辜的人质。虽然她最近一直在做着缉毒工作,但首先她是一个警察。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是她的职责和使命,这些对于她来说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边跑她还边掏出了电话,准备再给夏无霜去个电话催催,并说说这里简单的一些情况。但可惜的是,恐怖分子们的动作看来实在是太快了,竟然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将周围的信号全部屏蔽掉了。

    无奈之下,迟宝宝只得放弃了打电话请求支援,准备好开始单独作战。不一会儿,她跑到了一个无人的办公室里,打开了通风口,趁着四周无人发觉,就灵敏的钻了进去。在里面摸索了会儿后,终于又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角度可以观看下方的情形。

    从这角度看,依旧能看到那个披着披风,阴冷暴戾而可怕的神秘危险男子,距离较之刚才还稍微近了些,但迟宝宝这一次学了乖,不敢再将注意力盯在他的身上了。

    以前的她,对传闻之中所谓高手,能够凭着直觉感应到自己被瞄准和隐约的杀机还不屑一顾。但是自从和王庸在了一起后才渐渐明白了,这些听起来玄之又玄的东西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王庸在自己面前,可是不止一次的展现出了这种近乎于烙刻在了骨子里的本能。用他的话来说,这是人类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危险和生死磨砺后,逐渐养成的一种直觉警兆。就像有人在后背盯着你看,普通人偶尔也会产生被偷窥的直觉。

    但是在那些真正的高手身上,那些感觉就会被无限度的增大。在碰到被狙击手瞄准后,自然而然会生出一种玄妙的感觉。如锋芒在背,大难临头,毛骨悚然等等感觉。

    在此等情形之下,迟宝宝当然是不敢再造次了。自己所躲藏的地方看来是非常的安全,与其贸然行动,还不如等着夏无霜率领援军而来,来个里应外合,将敌人一网打尽。

    对配合过两次行动的夏无霜,迟宝宝还是很信任的。那个女人很靠谱,实力也非常强大,尤其是枪法超准。当然,她的背景也成为了一种利器,可以凭着关系门路让警备区军方参与进来。

    ……

    凯撒用目光揪出了一只“小老鼠”后,便收回了心思和目光。继续背负着双手,凝望着满是霓虹,绚丽多彩的蜿蜒大江。将兴奋而略显浮躁的心情沉寂下来,是一种非常好的调整状态的方式。因为只有让自己晋入到空灵静寂的状态,才能将战斗力发挥到极限。

    佣兵之王可不是阿猫阿狗,那是一个连他都觉得是个值得拿出百分之百尊重的对手。不论是他的过去,还是他创下的那些辉煌的战绩。都实实在在的表明了,佣兵之王king和自己是同一级别的强者。

    到了他这种层次者,世俗之间已经有太多的事物,都不在他的兴趣范围之内了。而一个同等级别的对手,能与他来一次公平公正的打斗,才是他如今最感兴趣的东西。

    他坚定的相信,能达到和自己同级别的king,至少在这一方面的想法应该和自己雷同。若是没有一颗骄傲的强者之心,他又怎么可能屡战屡胜?怎么有资格走到今时今日的层次?既然约好了在这里决斗,君子一诺千金,相信king这么一个屹立在顶峰的人,定然会遵守这个约定,绝不会放弃这次挑战。想着马上就能展开一场殊死较量,一时间,他这颗沉寂冰冷的心又重新恢复了温度,蓄势待发着,充满了兴奋和期待。

    在匪徒的逼迫之下,摄影师们开始在空地周围布下了一架架的摄像机,各种机位都已经准备就绪。那些害怕的瑟瑟发抖的摄影师们,和被控制在一旁的人质们,在惊恐之余,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这些恐怖分子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难道是觉得这里的环境不错,想在这里拍一部电影?

    在这些被劫持的人质之中,大多都是恐惧万分。远远望去,只有一位长相不凡的女子,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份从容淡定。仿佛丝毫没有被周边的恐怖分子所影响。她踩着高跟扎在人群之中,格外的出挑显眼。头发仅仅绑了个简单的马尾,一身嫩黄色西装搭配着白色长裤,简约大气的装扮,却是很好的衬托了她卓然超群的气质。只见她一言不发,视线紧盯着那位凯撒,眼眸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蔑视。

    毫无疑问,此人正是褪下面具的蝴蝶女。她用意明显的化身为了一个普通的人质,躲在了人群之中,暗中观察这里的风吹草动。非但是她,在这群人质之中,还有好些个看起来是精英金领的家伙们,都是来自于X组织的成员。

    在她看来,凯撒玩这一套的东西实在是够白痴的,和敌人玩什么惺惺相惜。等人来了,直截了当些,设下埋伏后乱枪打死不好吗?不过,她也是没有资格去左右凯撒的决定和兴趣。

    他想要玩也只能无条件奉陪,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她早就计划好了,魔王凯撒这回要是打赢了,最终杀死了king,那自然而然的就是皆大欢喜。如果他打输了,那也不打紧,因为自己早就安排好了后招,布下了严密的天罗地网,只待到他们两败俱伤之后,就能趁机动手了。总之,今天king只要敢出现,就绝对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哪怕是把这座高塔炸了,她也在所不惜。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周围环境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众人实在搞不清这些神秘的恐怖组织究竟要做什么,都不敢轻举妄动。而等待着的对手竟然迟迟还未出现,凯撒的眉头也微微蹙了起来。

    ……

    此时此刻,就在公司通往家里的高架上,因为处于下班高峰期,欧阳菲菲的一辆新座驾,一辆手工打造的定制版玛莎拉蒂总裁,被堵在了高架上。其实一直以来,欧阳菲菲对豪车都没有什么太大念想。否则也不会弄了辆三系开开就好了。

    但这辆车却是前几天刚刚送到国内的,而送这辆车给她的人,也是欧阳菲菲无法拒绝的对象,国际红十字会副会长玛丽小姐。随着这辆车一起过来的,还有几个来自于欧洲大财团的商务代表,来找欧阳菲菲洽谈一些商业合作方案。

    很明显,这是玛丽小姐在帮儿媳妇拓展商业渠道,还很关切的来了电话,问王庸对她好不好?有没有乱来?秉承了一贯传统妇女风格的欧阳菲菲,着实是温婉的帮他说了些好话。

    但现在车内的气氛确是有些诡异,欧阳菲菲的俏眸却是盯着开车的老王同志,似笑非笑地说道:“老王啊,你这本事呢,我是向来很佩服的。不过,我实在没想到,你竟然还能勾搭上一个漂亮的女军官妹妹?什么时候带回家给我瞅瞅?给你把把关?”

    王庸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惊讶的看着她说:“不是吧?你连猴子都给收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