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零六章 如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第七百零六章 如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

    如果夏无霜对自己满怀恨意,只是想着找自己炫耀一下她现在的能力,再狠狠的教训一下自己这个有眼无珠,不懂她优秀的混蛋后就拂袖离去,那么相对而言,整件事情就好解决的多了。

    但是眼前的状况很显然仅仅只是表面而已,尽管她对自己的确抱有诸多生气和怨怼,然而其中夹杂着更多的却是一些其他的情绪。

    状况,仿佛一下子变得复杂而严重了起来。

    见她哭得梨花带雨,王庸的心中顿生怜惜之情,也只能颇为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犹豫片刻之后,最后总算是伸出了手,轻轻的拍打着她香肩安慰道:“霜霜,好了好了,不哭了好吗?你可是军旅之花啊,怎么能哭得这么稀里哗啦,丢不丢人啊?”

    这丫头,今天来这里的时候怕是着实打扮了一下的,浅浅的淡妆配上她的气质,相得益彰,让她看起来是格外的素雅和净清。自她耳后时不时飘散出来的一缕缕芬芳,嗅在鼻间很是素淡好闻。很明显,为了来见自己,她还违反规定的撒了一些寡淡的绿荷香水。

    唉,果然是真的长大了,王庸心底不禁暗暗感慨着。当年那个瘦瘦高高,俏生生又乖巧可爱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出落成了一个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娇娆女子,尤其是正在挤压着自己胸膛的那里,鼓鼓囊囊的,博大而弹~性十足。

    “王,王大哥。”夏无霜的声音本就带上了些微的抽泣,听着他轻柔的话语,哭得却是更伤心了。此时此刻也再也顾不上什么娇羞,只得埋首在了他怀里啜泣:“对,对不起。你出事的那时候,我还在学校里,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等我收到消息赶回来后,已经是太晚了。你,你已经被赶走了,我也终究是没能赶得回来见你。之后我一直在找你,可是你却从此销声匿迹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后悔,多担心。”

    夏无霜吸了吸鼻子,又继续道来:“呜呜~我,我知道那时候你肯定是伤心极了。而我,我却没有能陪在你的身边,更是没能帮上一点儿忙……呜呜~都怪我爸爸,他竟然没有能保下你。”

    “你这个傻丫头。”王庸心头一软,看向夏无霜的眼神充满了疼惜,忍不住把手拂上了她的脸颊擦了擦她的泪,又一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这事不怨你,也不怨首长。你就算是回来了也改变不了什么现状,何必要徒增一个人替我烦恼呢。况且我那时候的事情的确闹得是太大,首长能保住我们几个不受军法处置已经很好了。这事呢,怪不了任何人,你和首长都不需要有任何自责与歉疚。长久以来,我王庸承蒙你们这么关心照顾,真的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王庸说的字字诚恳,言语中充满了情真意切,因为对于这样的结果他真的已经知足了。其实王庸也十分清楚,老首长在这件事情上的确已经尽力了,这也是他能为自己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他已然是感激万分。至于自己和几个兄弟一道被开除,那只能说是一种无奈的妥协。若非如此,此事一旦真的被捅到军事法庭上,结果必然会更加的糟糕。

    “可,可是,我们都知道王大哥你是个英雄。有你在,所有毒贩子都会被逼的走投无路,不敢再有任何的轻举妄动。”夏无霜哽咽着微微抬起头来,婆娑着的深沉双眸之中,仿佛抑制不住的对王庸有些崇拜:“那时候的你,让所有横行在边境的犯罪分子们都闻风丧胆。可是自从你走了之后,打击跨国贩毒的成效就越来越差了。连我爸爸都整天长吁短叹,如果当年不出事的话,你肯定会把边境经营的跟铁桶似的,不让半点毒品从我们那道口子进入国内。”

    说起这事,王庸也是有些唏嘘不已。因为边陲之狼对自己来说,可是人生之中最重要的地方之一了,王庸对那有着特殊的情感与牵挂。在那里,不仅有着自己的青春,热血,奋斗,兄弟,还有着无数让自己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过去。

    更何况自己还有很多兄弟,被永远永远的埋葬在了那里。所以即使有升起回去的念头,直到今时今日,自己都没有准备好再踏入那个地方。

    为了边陲之狼,自己付出过无数的拼搏与努力,挥洒过无数的鲜血。他什么都不图,只是为了理想和荣耀,只是为了踏上父亲走过并且为之献出生命的那条路。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一直都为之骄傲和自豪的地方。

    但是所有的一切,最终还是变了。

    一想到那些永远埋在那地方的兄弟们,王庸沧桑的眼眸深处,掠过了一丝悲恸与无奈,微叹一口气感叹道:“霜霜,不要再说了好吗?过去的一切,我都已经忘记了。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了吧。现在的我过的很安逸,也很开心,我只想过好如今平静的日子,不想被打扰。”

    夏无霜娇~躯微微一僵硬,完全没料到王庸竟然会这么说,心里升起一丝遗憾与失望。不一会儿,便缓缓的抬起头来,收起泪花凝眸望着王庸道:“王大哥,这一次过来,我只是想单纯的看看你,看你过的怎么样。不过,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又欣慰又难过。我知道那件事情的发生对你打击很大。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能再次振作起来,你是这么有本事,有才华的人,不应该屈居在这个小小的保安室里。你记不记得你曾经和我说过,你要让所有的毒贩子都死无葬身之地,你要让华夏国内的毒品市场烟消云散。”夏无霜还是不肯放弃一丝希望,试图着劝回他。

    “霜霜,我忘记了,以前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也不想再记起了。”王庸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着,低着头点了支烟,神色黯然道:“那时候我太年轻狂妄,总以为能人定胜天。但是,直到最后看着我那些跟随我的兄弟们,一个一个的死掉,或死在了我的怀里,或是尸骨无存。我才深深的体会到,原来人的力量太渺小,有很多东西不是我想做就能做到的。”

    “所以,你宁愿抛弃了誓言,抛弃了承诺,抛弃了那些挥洒血泪的兄弟。”夏无霜的眸子变得越来越锐利,闪烁着一丝执着的光芒。脸上也带上了一丝愠怒之色,伸手指责道:“你眼睁睁的看着国内的毒品市场越来越猖獗,你眼睁睁的看着边陲之狼逐渐变质,你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被毒品祸害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们痛苦的哀嚎。王大哥,今天的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呵呵,失望吗?”王庸抽着烟,无所谓的耸肩笑着说:“也许吧,如果人生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是绝对不会再去参军,更加不会踏入边陲之狼半步的。”

    “你……”夏无霜脸色一阵煞白,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胸口闷气之极,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眼神失望之极的看着王庸,如果他刚才为了气走自己,而表现出了一副流氓颓废样,那自己还能容忍。可是现在的他恐怕真的已经彻底堕落了,那一次的可怕打击,击碎了他心中所有的梦想和热血。

    她的心头堵得慌,仿佛一个顶礼膜拜了许久许久的偶像,正在轰然倒塌。那个热血激昂,英气逼人,正气凛然,锋芒毕露的王庸大哥,现在却是成为了一个吃喝嫖赌,满身颓废的保安。

    贝齿狠狠咬着嘴唇,鲜血一滴滴的挂在了嘴角,想痛骂他两句却又骂不出来。因为他堕落到今天这地步,也是事出有因的。换作绝大多数人经历了那一次的事情之后,都会一蹶不振。

    而在那一次,部队在一小撮人的鼓捣下,非但没有站在他那一边,反而还推波助澜,给他造成了很多麻烦和打击。他冷漠,他伤心,颓废,甚至是后悔怨恨也是应该的。

    惆怅的感觉在她心坎上千回百转,许久之后,她的眸子里,才浮现了一些无奈和哀愁说:“王大哥,在来之前,我想过了很多很多的话要对你说。但是现在,我却什么都再说不出来了,只觉得很心痛,很心痛。只是我真的很希望,你能走出颓废的泥泞,好好的活出自己的精彩来,我相信凭着你的能力,不管是做任何行业,你都能做到最好。”

    “呵呵,霜霜啊。”王庸笑着耸了耸肩,轻松说道:“我还是觉得当个保安挺好的,不用操任何心。就算天塌下来了,也有高个子去顶着。对了,好久没见面了,我在华海市也算是个地主,晚上就请你吃饭吧。”

    夏无霜微微犹豫了一下后,刚想答应时,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待她到了一旁接听,十来秒钟后,却突然脸色骤变,急忙回头说道:“王大哥,队里有些紧急的事情,我要先回去一趟,回头再找你吃饭叙旧。”说罢,头也不回,就匆匆离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