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零五章 说好的算账呢?

第七百零五章 说好的算账呢?

    ……

    王庸一直故意未理睬她,本来就是想让她当面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从而对自己彻底失望。以王庸对她脾性的了解,她必定会愤然离去的。不过他却是疏忽了一点,现在的夏无霜和六七年前那个羞涩乖巧的小姑娘早已经不同了。也难怪,时过境迁,多年的经历的确会改变一个人。将近七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起到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夏无霜指名道姓的喊出了他之后,王庸仿佛感受到了一道寒光迎面击来,冷气穿破胸膛,直达心扉。

    此时此刻,王庸自然也识相的一抖,就不好意思再装傻充愣了。在佯装着打量了她一番后,他的脸上表情变化着似万花筒一般,从迷糊到惊讶到惊喜,展现的真叫一个淋漓尽致。最终只见他一拍脑袋,终于恍然大悟的冲着来人叫了起来:“天呐,这不是无霜妹子吗?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啊,多年未见,都出落成一个标致的大美人了。哎呀,你长得这样亭亭玉立,英气逼人的,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来来来,让你家王大哥好好抱抱。”

    说罢,王庸故意诞着脸,一双贼眼在她鼓~胀欲裂的胸脯上横瞄竖扫着,一副色~狼流氓的样子,猥琐气息十足的伸出手臂抱了过去。王庸的这种轻佻举止,绝对是典型的吃豆腐。按照他的预想来走,只需要在稍微正常一些的情况下,对方肯定会下意识的恶心一把,跳开后一个耳光扇来,转而愤愤离去。

    不是说王庸不念旧情,只是觉得自己和夏无霜之间的关系挺尴尬的。

    想当初自己一门心思都是在秦婉柔的身上,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接受除了她之外的任何女人。更何况,当时夏无霜的年龄还小,正值青春懵懂之际,甚至于比现在的苏舞月来的还要小。两人认识之初,王庸也只是把她当做小妹妹来看待,大家一起比较玩得来而已。除此之外,王庸再无其他非分之想。也不知道首长的哪根筋被搭错了,就在出事的前几个月,竟然还想给他们牵红线……那时候这姑娘才十九岁吧?

    面对着王庸一览无余着的猥琐流氓样,夏无霜那刚中带柔的娇躯就止不住震了一下,随即便目瞪口呆的直直僵硬在了当场。而后,一抹不知是羞,还是恼的红霞又飞窜至了耳根,燃烧着的心顿时是温度翻腾。而在此种状况之下,夏无霜的脑子突然就陷入了一片当机状态,一时间竟然没有作出任何反抗的动作。

    这下可轮到王庸傻眼了,开什么国际玩笑?等待着的狂风骤雨迟迟未落下,反而眼前是一派的祥和与安宁。

    这一切的一切,完全是出乎了王庸的预料。

    一个青葱欲滴,窈窕摄人的军装大美女,就这么俏生生的站在原地。面色微红的低着头,完全就似一副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姑娘您这是要闹哪般?我这都快抱上来了你知不知道?难道我的眼神还不够猥琐,动作还不够流氓吗?你现在的表现,是应该一脚把我踹飞了才对啊?泼辣一点行不行?显示出点你的女儿本色行不行?

    王庸那将落未落的手臂就如此愣愣的停在了半空之中,嘴角的笑容更是略显僵硬。恐怕这次要真的抱了下去,那性质可就大不一样了。届时造成更大的误会,自己想必就有理也说不清了。

    夏无霜脸上红云骤凉,一瞬间的失望化作冷水涌上心头。这么多年过去,她也非当初那个只懂得偷偷喜欢人的懵懂少女了。眼见着这一幕,脑子也是顿即反应了过来。心下黯然,原来这家伙是在装蒜,这和六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那时候的他只懂得傻傻愣愣的拒绝自己,而现在呢,他却是学会了演戏,学会了狡猾。

    难道说我夏无霜真的如此遭你讨厌?难道真的不如你的法眼吗?六年前你生硬的把我推开,六年后刚一见面,你就着急要和我撇清关系?

    夏无霜在看清了这点之后,心里的郁闷顿时堆积叠加起来,交织成一副天罗地网,恨不得永远网罗住眼前之人。羞怒交加下的夏无霜,俏靥又浮上了一抹红晕,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讥诮道:“怎么?你不是说要抱我吗?为什么还不动手?是嫌弃我身材不够火,还是觉得我脸蛋不够标致?”

    王庸一脸无奈的缩回了手,摸着鼻子干笑着说:“嘿嘿,我怎么会这么想呢?只不过是见到你的时候太激动了,随便开开玩笑而已。你可是我的妹妹,我怎么能乱吃你的豆腐?”王庸嘴上略带歉意地说着,心下却是在感慨不已,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记得那时候的夏无霜是在部队里长大的,经过环境的耳濡目染,浑身自然就透着一股子爽朗的气息。一旦每次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还总是一副羞羞涩涩,乖乖巧巧的模样。而现在的她长大了,随着时光的推移,夏无霜变得更有成熟韵味,也更漂亮更有女性魅力了。难得的是,她的说话做事也变得犀利了,气场更是变得强大了。

    “我看你是不敢抱吧?怕抱了我,我就会粘着你不放。”夏无霜气得俏~脸渐渐发白,眼眸里凌厉之气怒散而出,咄咄逼人的凑近了王庸说:“姓王的,你以为我夏无霜就那么的没矜持吗?就以为我这么的不值钱吗?”

    王庸心中本就愧疚,这下见着自己的奸计被一眼识破后,蓦地心虚不已。看着夏无霜朝着自己一步步地走近,他被逼着一步步向后退去。空间窄小,最后只得很无奈的跌坐在了椅子上。那居高临下的冷冽四处弥漫出来,并且愈发强大,王庸倒也还算淡然,只好尴尬的笑着说:“无霜妹妹,咱有话好好说,别动怒。我这都是和你开开玩笑,玩笑的。”

    “开玩笑?哼哼,王庸,你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被你欺骗和玩弄的小女孩吗?”夏无霜摆出一派气势汹汹的架势,继而恶狠狠地说道:“今天我来这里,可不是和你开玩笑的。”

    当年,欺骗?玩弄?在读取到这些信息以后,猴子的耳朵里滋的一声,开始浮想联翩了起来。当年这位漂亮火辣的女军官,应该还只是个小女孩吧?老王这个老流氓,倒底是把人怎么了?怎么欺骗人家纯洁的感情,怎么玩弄人家的身体了?

    实在是太无耻,太下~流了。猴子的眼睛还是凝神注视着夏无霜,都眯成一条缝了,口水都要滴落下来了。

    “霜霜,咱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带有严重的歧义啊?”王庸有些毛骨悚然了,后背脊梁骨一阵寒意直袭脑顶,哭笑不得的举手投降说:“罢了罢了,你要找我算账就算吧。我坐在这里不动,你就狠狠揍我一顿,想揍多狠就多狠。”

    夏无霜一想到当年自己所受的打击,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直到今时今日,那种心灵破碎的感觉依旧历历在目。让她之后在打沙袋的同时,每次都会幻想着沙袋就是王庸。

    她咬着贝齿,羞愤的说:“王庸,你以为我们之间的问题,是揍一顿就能解决的吗?”

    “那姑奶奶,您老想咋办啊?”王庸摇头苦笑着,话说了回来。自己当初回绝她的时候,态度的确是比较生硬的,既冷漠又无情,她要恨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无奈的叹息说:“我这百几十斤就撂这里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只要你能出一口恶气就行。”

    夏无霜没有直接对王庸怎样,却是瞅向了一旁正在偷偷摸~摸看好戏的猴子,凌厉的眼神一瞪。

    直把看得乐颠乐颠的猴子唬的心肝一颤,忙站直了身体,就像是个小兵见到了军区大领导一般的胆战心寒,忐忑不迭。这个女军官,气场实在太强大,太霸气了,简直比之欧阳老总也是不遑多让。完了他又他本能的颤声说:“领导有什么吩咐?”

    “你该下班了。”夏无霜冷漠的说。

    “呃,是是,我要下班了。”猴子心神领会下,对王庸老大投了一个您老多珍重的眼神后,就开始很没义气的跑路了。

    我勒个去,王庸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面对强敌临阵脱逃,节操给狗吃了?

    “王庸~”两人独处之时,夏无霜又朝他盯来,一双俏眸里,一层雾气渐而弥漫开来。声音有些哽咽的说:“你,你,呜呜……”

    此时此刻,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除了愤怒和幽怨之外的另一种情绪,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穿着军装的她,猛扑到了王庸的怀抱里,呜呜咽咽的痛哭了起来。泪水沾到了他的脸上,脖子上,有些湿润潮湿,有些温温暖暖。

    “你这个坏人,呜呜,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啊?我,我担心死你了。”夏无霜失声痛哭着,边哭边说:“我,我以为你死了。”

    王庸如遭雷击,彻底就傻眼了。我勒个去,说好的揍人呢,说好的算账呢?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