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零四章 王庸,好久不见

第七百零四章 王庸,好久不见

    ……

    黄昏时分。

    漫天霞光追赶着落日的地平线,渲染了天际,将慕氏集团全部笼罩在这一片橙色里。

    一天时间总是流逝的飞快。一如既往,很快又要到下班的点儿了,大多数兄弟们都开始忙活了起来。一般到了这个时刻都会比较混乱,大家都急匆匆的忙完之后准备着早点下班回家。而此刻王庸和猴子两人却是悠哉的很,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淡定的坐在值班室里留守着,偶尔抽根烟,看看监控,顺便接接电话。

    正当两人百无聊赖之际,虚掩着的值班室门却是突然被人轻轻推开。

    两个正在抽烟打屁的男人顺着门口侧目望去,旋即齐齐愣住。

    一眼见到来人的时候,猴子的瞳孔猛地缩起,竟是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愣在当场。而他的表情也甚是夸张,一双贼眉鼠眼瞪得滚圆,瞠目结舌的看着来人。只见一个女军官赫然站在了门口,确切的说,是一位身材高挑火爆,英姿飒飒的女军官俏生生的立在了门口。

    她的眼神透着一股子的凌厉,漫不经心的扫过了猴子,停留了不足半秒钟,随后又越过他定定瞥向后方的王庸,停住。即便只是与她霎那的注目,也让猴子感觉到一股凉意铺天盖地的袭来,震慑的他生生打了个冷颤。

    好在猴子也算得上是个见多识广之辈了,很快调整了一下自己震惊又惊艳的心态,然后笑嘻嘻的对着夏无霜双脚一并。做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礼,礼貌地问道:“长官,请问您找谁?”

    夏无霜面无表情地指指里面的王庸,却没说一句话。

    猴子撇撇嘴巴,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如浪般翻滚起来。不禁暗暗叹道老大不愧是老大,真牛掰啊。没想到竟然还有长的如此貌美如花。又是军队女军官这类的大人物来找他,看来真是艳福不浅啊。随即,他便扯着嗓子扭转头对着王庸大喊道:“老王老王,有个穿制服的漂亮妹妹来找你。”

    回过头来,趁着那女军官不注意时。还神色极其诡异的冲着王庸竖了竖大拇指,挤眉弄眼了一番。他打心眼里实在是太佩服老大了,哪怕是在保安值班室里闲着一坐,也会有各色各样漂亮的美女自动找上门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漂亮的女军官会是哪个部队的啊?看样子估摸着像是文工团之类地方的,瞅瞅那皮肤。看看那身材,啧啧,老大真的是好艳福啊。

    夏无霜没去电视台接受采访。正是想找这个时机来看看王庸。不得已之下还对迟宝宝扯了个小谎,开玩笑,她可不想被任何人瞧出倪端,知道她来偷偷看王庸。

    盯着那张思念已久的脸。夏无霜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张棱角分明的脸,已经有了颇为明显的变化。她在心目中曾无数次的勾勒过,却只能描摹出一个大概的轮廓,都是以前的那个他。一直在想着他会变成什么样,他还会记挂着自己吗?夏无霜对他的这股想念始终不曾退减半分,也一直期待着能再见他一面,更期待着他能主动来找她。

    此时。就像是做梦一样,望着王庸就在她的眼前,翘着二郎腿,叼着根烟,穿着简朴的保安服,悠闲的半躺在转椅上面,视线与她交汇在一点,还是如此的波澜不惊。一时间,她的心神激荡不已,或愤怒,或思念,又亦或是仰慕,不甘与羞愧,纷纷扰扰的情绪牵扯出丝丝线条,细密的缠绕在一起,互相交织在她起伏不定的胸腔内,千回百转,萦绕不休。

    早就不知道想象过多少次,和他再次重逢的光景了。有想过他见到自己后,会忏悔当年那般的对待自己,甜蜜的哄着自己开心,而后自己在小小的傲娇后,就彻底原谅了他。亦或是,自己一见到他,就会忍不住狠狠的抱住他痛哭一场。活着,只要他还活着,那一切的委屈就都是浮云。

    只不过,在出了那件大事之后,他便突然渺无音讯,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人再能联系的到他。她不知道,那个可怜又可恨的坏蛋,究竟是在吃苦头,还是依旧好好的活着?尽管每每想起他对自己说过的那番绝情话,都让她恨得牙直痒痒。

    可是,每当又想起他所经历的悲恸,以及那几近绝望的销声匿迹,却又会不自主的为他暗自祈祷,乞求上苍发发善心,不要再降灾难和悲伤给他了。

    贝齿紧张不安的咬着嘴唇,夏无霜一双晶莹剔透的美眸之中,已经水润一片,目光死死的锁定住了王庸不放。想象之中暗自演练的那千般话语,在这一刹那仿佛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此刻满脑子就像是被一团浆糊堵住了一般,几乎是空白一片,呆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猴子,钻石交上去了,欧阳总裁给你发大红包了没?”

    王庸吞云吐雾的朝门口瞄了一眼,又很快收回了视线,瞥向猴子淡淡说道,似乎装作是没看见夏无霜一样,继续悠闲自得的当她不存在。然而心中却也是忍不住暗自苦叹,该来的东西总是会来的,而欠人的东西也终归会被人追债上门。

    自从上一次见到了一身戎装的夏无霜后,王庸就隐约有着预感,迟早有一天她会找上自己的。只是没料到,她的耐心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差,决心比想象中的更强。如今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只好硬着头皮顶了。

    猴子哪里料到老王竟然会无视了那女军官,开始转移起话题来,心下不禁暗暗称奇。不过多年生活在底层的他,也是擅长察颜观色和随机应变的,在瞅了瞅那女军官一副幽怨而眼泪汪汪的模样,猴子就转瞬明白了七八分。看来,这女军官是王庸老大欠下的风流债,这不追上门来了。而自家老大,则是摆明了准备玩一把吃干抹净不认账的无耻把戏。

    猴子一副无限悔恨的模样凑近王庸,忏悔道:“老大,真想不到,钻石竟然是真的,我可一直以为你忽悠我呢。”想想那可是鸽子蛋大的钻石啊,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不过大的也实在是太离谱了点。

    老王啊老王,你也太坏了,太无耻了。咱猴哥实在太崇拜您老了,连这么漂亮的女军官都敢上演玩完就溜的桥段。此人真的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啊。

    “呵呵,你这脑袋转不过弯的货。也不想想欧阳菲菲什么人,身家百亿啊,能拿个假钻戒给人偷?”王庸笑了笑,继续无视着夏无霜与猴子对话。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这一次欧阳菲菲表现不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后,还是十分信任何冲,表现出了一副大嫂应有的态度,更加没有大发雌威之类。反而还安慰何冲说,钻石就算找不回来也没关系。

    “是啊,我那会儿战战兢兢地去交了。我以为这是枚假钻石,老总压根就不稀罕。没想到结果让我傻眼了,欧阳老总狠狠表扬了我一番,说我立了大功,给我一份奖金,呵呵……”想到那丰厚的奖金时,猴子压抑不住满怀欣喜,屁颠屁颠的猥琐笑着,想着怎么去happy了。这一次,看小红你还敢把老子踹出去不?

    “对了给你多少奖金,发了笔横财的话,怎么也得请二队的兄弟们爽一把吧?”王庸看着猴子得意的猥琐样就想逗逗他。

    猴子一拍胸脯,义薄云天道:“那是必须的,我们去维纳斯怎么样?听说每晚都有火辣的钢管舞表演,还有来了泰国的人妖组合,比女人还女人……”口沫横飞的猴子,一聊到此类话题,眼睛瞬间变得贼亮贼亮,细细摸索着自己的贴身口袋,不一会儿便掏出了一张维纳斯的彩色宣传海报。

    其实猴子也是个贼精,看王庸老大一个劲儿的把话题往吃喝玩乐上引的时候就明白了,王庸老大这是准备往自个儿身上泼脏水啊。这简直就是间接的告诉了眼前那漂亮的女军官,咱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人,咱是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人渣。哥不值得你爱,走吧,走吧……

    卑鄙,实在是太卑鄙了。不过谁叫那是自家兄弟,是自家老大呢?猴子一副义气冲天的模样,心中感慨而悲愤不已,为啥我猴子就没有这么好命呢。

    “哦,那真要去见识见识。”王庸懒洋洋眯着眼睛瞧着海报,身材火辣,衣着稀薄的钢管舞舞娘妖娆的舞动身躯,挑逗的动作相当出位。

    夏无霜实在没想到,昔日边陲之狼的头狼,竟然堕落成低级趣味浓郁的保安。想当初,他那满腔热血和正气凛然呢?心中不免对他失望透顶,一股无名怒火,先一步就纷纷从胸腔之中窜涌而出。

    火气夹杂着热血直冲脑门子,什么悲痛,担心,幽怨都消失不见了。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一把抢过了猴子手中的淫秽海报,三两下就撕成碎片,揉做一团,咬牙切齿而恶狠狠地说道:“王庸,好久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