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七百零二章 军警双花

第七百零二章 军警双花

    ……

    何冲的脾气虽然是兄弟们之中最好的一个,但也曾经与王庸一起出生入死,怎么说两人也称得上是过硬的生死兄弟,他手上沾惹的血腥自也不会比辐射坦克来的少。

    再说到在部队里的兄弟们,接收到的任务往往是极其险阻又危险的,一旦到了危急关头,哪个不是要将生死置之度外。大家互相患难扶持,度过这些艰难的风风雨雨,走过万般坎坷道路,才一步步地走到后来。自然而然,这些经历都让各位彼此之间产生了信任,成为了对方最亲近的人。在感情上来说,这份弥足珍贵的兄弟情谊,甚至比之亲生兄弟都要胜出数筹。一旦遇到任何危险,兄弟们都可以随时为对方挡子弹。

    而如今X组织如此大张旗鼓的盯住了王庸,还和魔王凯撒勾结在了一起,摆出了一副势不两立的架势,仿佛就在昭示着他们对除掉KING是势在必得。

    如此挑衅般的对立,更是点燃了众人的强烈斗志。在对付敌人上,沃尔夫公司向来就没有手下留情的习惯。所以昨天消息一传回公司里后,一些核心兄弟内部都开始沸腾了,随时就准备摩拳擦掌着和X组织掰掰腕子了。

    虽然论起沃尔夫公司的综合实力,比之老牌的X组织来说差了不止一筹,然而若是说到打仗,兄弟们还真没有怕过谁。兄弟们自出道以来,哪一次打仗不是以少战多?哪一次不是对方比自己强很多倍?可即便是在这种劣势下,大家还不是一次次的都熬过来了,并且是势如破竹,越战越强。到目前这个成就,几近是站到了世界的巅峰?

    “呵呵,不用,华海市怎么说都是自家地盘,在我们的阵营,还用得着怕他们吗?”王庸眯着眼睛,坚定的视线中透出璀璨的星光,头头分析道:“魔王凯撒就算是再强,量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如果我们大张旗鼓的入驻华海市,反而会因为目标太大,不免被对手抓住小辫子。”说完,又点起一支烟,示意何冲不必过于担忧。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那个幕后神秘黑手还真是挺有些本事的。如今华海市的公安系统,俨然已经形成了一种内紧外松的状态,对一切可疑的目标都会进行严密的调查分析。然而足足半个月过去了,却依旧是石沉大海,毫无半点消息。

    公安抓不到幕后实属正常,然而毒液本也想试着跟踪幻影忍宗的人,想方设法把对方从黑暗中揪出来。可惜的是,幻影忍宗十分狡猾,到最后,毒液跟踪到的只是幻影忍宗的两个忍者,就算是刑讯逼供后,也没有弄出半点有用的消息。

    因为像幻影忍宗这种老牌组织,分工向来明确。虽然那两个忍者实力似乎不俗,但终究只是做事小成员,而非领导者。他们只是接收上级派遣的任务来执行,又如何会了解到雇主的讯息,即便是任务失败也必须得遵循着组织的宗旨,宁死也不会吐露出只字片语。这也使得毒液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动起了杀机,甚至是为了泄恨把他们干掉,几乎片甲不留。不过要说起这毁尸灭迹,毒液也称得上是老祖级的人物。顶尖杀手本来就擅长干这种活,而毒液又最为擅长生化毒药……

    “我倒是不怕别的,就怕你犟脾气发作。”何冲无奈的耸耸肩,苦笑着说道:“万一你老人家手痒,想和魔王凯撒玩一把单挑呢?”

    “嘿嘿,如果真的有机会能和魔王凯撒单挑,我倒也不会拒绝的。”王庸一边自信的笑着,涣散的眼神之中仿佛闪过了一道精芒。就连内心也控制不住这种兴奋,连带着他的血液渐渐沸腾起来。只听得他呢喃着说:“魔王凯撒,呵呵,我正求之不得能与他较量一场,想想都觉得有趣。好久没有碰到过这么强大的对手了,再不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我的骨头都快生锈了。”

    果然如此,一猜到王庸满脑子就是这种冲动想法,何冲不悦的翻起了白眼,恶狠狠的语气道:“兄弟们一致不同意你玩什么单挑,你自己掂量掂量,这半年多来都干了些什么,各种风流阵仗的安逸日子虽然逍遥,却也让你不再处于巅峰状态了。而人家魔王凯撒哪有你那么多消耗精力的嗜好,肯定是一直在拼命的修炼,不断突破自己。你和他单挑,赢面肯定低于五成。”

    “你怎么不说我年轻力壮呢,而魔王凯撒至少要比我老十岁吧?光是这一点我还不是已经占到了优势。”王庸不服气的摸着下巴,哼唧哼唧的说:“身为兄弟,你可是一点都不给我面子啊。再者说,如果是那种我百分之百能打赢的单挑,鬼才会有兴趣呢。”这话里话外,尽是透着一股跃跃欲试的劲,仿佛立刻就想与之展开决斗。

    “老大啊,您老现在是有家有业的主了,这种危险的事情就别干了吧?”何冲汗然不已,知是劝不动王庸了,便好心提议道:“我有个建议。不如我们做个局,主动去约魔王凯撒单挑,想来以那疯子的魔性,多半是会答应的。然后我们再召集一大帮子兄弟埋伏好,什么狙击枪啊,火箭筒,哪怕是弄颗导弹来,一举轰死了他拉倒,这样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王庸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何冲,直把他看得直发毛后,才莞尔笑了笑,拍着他肩膀说:“老何啊,所以你混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十大佣兵的头衔。不是你没天赋,也不是你没能力,而是你对自己不够狠。看看你,面对这类强者,也没有半分见猎心喜的强烈冲动。你看看我们三个,不管是我,还是毒液,亦或是屠夫。我们对自己只有一个字,狠。如果有魔王凯撒那种对手能决一死战,就算真的横尸沙场又如何?呵,我真的很想看看,魔王凯撒能强到什么地步。”说完,王庸的眸子之中,隐隐浮现出了一道难以压制的兴奋期待感。

    何冲无语的看着自家老大,无奈的摇了摇头。纵然再替他担心,也知道那是无济于事的事情。王庸确实说得没错,一直以来,要不是他带领兄弟们,战胜一个一个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才能越战越勇活到现在,实力与经验也不知翻了数倍。如果一直都满足安逸,贪生怕死的话,说不定兄弟们早就已经死绝了,又哪会有如今的辉煌成就。

    ……

    不知不觉又是过了一日。

    华海市的明珠塔高将近五百米,塔尖直冲云霄,是华海市标志性建筑之一。

    当白天风和日丽时,举目远望,华海市的美景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特别是当晚间的立体照明系统完全打开,整座塔更是绚丽多彩,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不胜收。

    塔顶正是著名的华海市东方电视台,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来往于新闻演播间,主持人在播报着华海市的最新新闻。

    这段时间华海市发生的乱七八糟事情实在太多了,加上公安局长李逸风的突然牺牲,让大众都处于在了流言蜚语,惶恐不安的氛围之内。因此政府为了树立良好的形象,决定让公安局把最近破获的案件报道一下,希望能慢慢挽回华海市公安局的一些不良影响。

    而这一次迟宝宝破获的大案首当其冲,最是值得作正面宣传。虽然她开始的时候是各种不愿意,但最后罗云书记亲自致电说情,请她帮忙为华海市接连不断的负面情况扭转一下局面,她这才勉强答应了。

    第一次做节目还是有点紧张,迟宝宝抚平了警服的衣角,端正了一下警帽,步履沉着的进入了演播室。衣冠镜里的她,身材高挑而英气逼人,尽量平息着自己的紧张之色。因为她知道,这一次虽然获得了不菲的成绩,但那终归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若非是不好拂了罗云书记的面子,她着实是没兴趣,也没心情来做这档节目。

    至于另外一个功臣夏无霜,自从阻截了那次毒品运输后,她和迟宝宝的关系便迅速拉近了,还很厚颜无耻的直接搬来挤进自己的小屋,美其名曰说是为了后续案件的亲密合作,更好的培养感情,增加彼此之间的默契。

    可是对于迟宝宝来说,鬼才愿意和她住在一起呢。先不说夏无霜这种出身部队的人,竟然和自己一样有着懒于打扫卫生这等夸张的习惯。再者说,她要是这么一来,岂不是端了王庸来自己家的念头?虽说那家伙平常也不见得来的多勤快,但好歹也是有个念想吧?

    想到夏无霜那个没义气的家伙,迟宝宝就气打一处来。今早夏无霜一身军服,军靴,女子缉毒队队长的队徽,装点的英姿飒爽,一本正经,就如同要去参见重量级国家领导人一样。本以为她和自己一起来做节目,至少还有人陪着,不至于如此紧张。谁知道这女人却在一听到要上电视台之后,忙找了个借口溜得比兔子还快。

    最后只慌张的丢下一句话“呃,突然间想起一件十万火急的事,小张这家伙听说最近回来了,还欠着我的债呢,本小姐找他多少年了……”

    不得不说,夏无霜真是很让人莫名其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