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九十五章 猴子Vs 魔王

第六百九十五章 猴子Vs 魔王

    猴子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灌了一口二锅头之后,心境又恢复了以往的豁然。

    回想起在临走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一个比自己还怎惨的人口据说是穿着一身的假名牌,进去叫了四个妹子白玩,结果被小妹们扒个精光给轰了出来,下场可以说是极为凄惨,当时的样子也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他还记得,那家伙在自己身边擦身

    而过的时候,连正眼都不u敢瞅他一下,估计是自觉太丢脸面,在人前也抬不起头来。

    一想到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惨的这些人,猴子心里的天平顿时又平衡了。想来也是,这个社会上的存在各类的人,和自己一样人的也多得比比皆是。况且和刚才这人比起来,自己的日子貌似不错了,何必自寻烦恼奢求这么多呢?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在世,还是过得快活才最重要。

    想完这些,猴子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许多。随即又打着酒嗝,哼哼唧唧的唱着十八摸,哴哴跄跄地往前走去。

    此时已是大半夜,月色深沉,投照在地上猴子的影子一晃一晃的,在这空荡荡的弄堂里显得分外孤独。一阵冷风吹在脸上冰凉刺骨,让他没来由的浑身一抖。顿时猴子尿意袭来,迷迷糊糊的就侧转身子,面墙而立,准备舒舒服服的来上一发。

    嘶爽。

    激灵之下,脑子都觉得清醒了许多。

    只是待他一转身,半眯着双眼,想要循着前路继续走的时候,视线前方却突然诡异的出现了一抹高耸挺拔的身影,正巧驻立在窄小的破弄堂中间,阻断了自己的去路。

    乍一看,猴子突然就浑身惊颤了一下,还以为自己见鬼了。此人仿佛如同一尊魔神,从内而外都散发着一股令人震慑的威严还有那与生俱来的凛冽磁场,让人打心眼里感到恐惧。

    猴子晃了晃头,拍拍脑袋顿时回过神来,确认这不是幻象之后,又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瞧总算是看清了挡在自己前面四五米的地方,那个穿着打扮很是奇怪的家伙。

    月色银辉倾数洒在他身上,只见一副青面獠牙的骷髅面具,在银光的映衬下显得分外的惊悚。两道森然寒光透过面具冷冷折she出来,好似能穿透一切的利刃,锋锐无可抵挡。一身暗黑色的宽大斗篷,顺着隐隐可见的挺拔身姿一丝不药的垂到了地面让他看起来就像是沉睡经年,刚从地狱苏醒降临人间的黑暗死神。

    可以说,其幽暗阴冷的冰凉气息深深渗进黑暗,仿佛两者本就浑然一体。不经意间,便散发着一丝压抑的阴寒而狂暴的气息,稍微清醒一些的人见到这一幕多半是会本能的从灵魂之中隐隐颤抖。他长长的影子拖拽而出遮盖住了大半个弄堂,就这么定定站在原地不发一言,似是刻意挡道。

    猴子酒意上头再次不可置信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脸朝前看去,心中不觉发毛。按理说,大半夜的看到打扮的就像是魔幻片里,如同恶魔一般的家伙,正常人的反应多半是毛骨悚然,心下发虚。更有甚者,恐怕是连脚都站不稳,早就大呼着逃之夭夭了。可此时猴子却还是神态淡然地拎着个酒瓶,脚步晃荡间,却反而轻松了起来。

    g巾e凹?啊哈,猴子惊喜莫名的暗赞了一声,没想到眼前这家伙还学的挺有些模样的。对于mq叫,猴子却一点儿也不陌生。虽然他从来不玩任何游戏二但每年的口,总是会想办法逃票进去寻欢作乐一把。

    而原因无他,那些长相可口的妹子们打扮的是一个比一个清凉,很是养眼。关键是他还经常趁着合影啊,做游戏之类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吃吃豆腐,揩个油之类。同样的道理,一些车展之类的活动,他也会想办法去参加,就算摸不到,养养眼还是可以的。

    猴子又半眯起了眼睛,打着酒嗝,看着那个莫名其妙的人。怪事年年有,唯独今天特别的多。没想到半夜竟然还会碰到小子m死神,魔王,装神弄鬼的堵在弄堂中间,简直是吃饱了没事做。

    他不屑地瞟了一眼就知道,那种凶神恶煞的面具在城隍庙地摊上就有的卖,几十块一个有的模样比这个更丑陋恐怖,自己租的小屋里就有一个类似的。而自己平时闲着无聊,也会戴着去吓吓过路的小妹妹大姐啥的,所以自认为一眼就将对方识破了。

    猴子感觉啼笑皆非,但这货貌似很敬业啊,整身打扮一丝不荀,看起来非常有气势d不过,大半夜的花费了那么长的时间,打扮的如此专业,而只敢在无人出没的小弄堂里晃荡。可见这货应该是个宅男,而且是相当自闭,自卑的宅男口否则这一身打扮跑去外滩之类的繁华地带,保证能引起一阵阵的惊叫。想及此处,猴子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同病相怜的同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你不应该在这里的。”

    魔王凯撒一听,瞳孔微微一缩,幽暗森然的眼神透过面具冷冷地看向他,无一丝情绪的表露。他知道,kmg肯定是认出了自己是谁了,因为自己的这身打扮,可是招牌式的打扮,同样身为佣兵之中最顶尖的两人,凯撒不相信*没有对自己有过关注。

    “我们终于见面了,ug,这一刻,我的心情很复杂。”凯撒嘶哑低沉的声音如夜枭一样,用他的母语意大利语打了招呼,他的眼神中丝毫没有倨傲,而是淡淡的平视着k呵。他的人帮他搜集过很多关于k露的情报,面对同样能站在巅峰的男人,作为魔王凯撒来艳,一个招呼便是尊敬对手口不过,他的心中却有些厌恶*那充满怜悯和同情的眼神,强忍着心中微微的愤怒,k厕,你是在用怜悯来羞辱我吗?一

    猴子一呆,心道这厮说的什么?难道发明的什么火星语?地狱死神语?听那些宅男说,还有什么精灵语啊,克林贡语之类的。难道这家伙连语言都m了?太专业了吧。可惜,众所周知,越是如此专业玩家,就越有可能是不愿意接触社会的死宅。

    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情同情这家伙,给他点鼓励和赞赏吧。想到这里,猴子一脸正色的对他竖了竖大拇指,点着头微微笑了笑。

    凯撒看到这个的动作,也是微微点了点头。暗赞u凹不愧为能踏上巅峰的男人,气度俨然。胸襟开阔还能对自己竖起大拇指,显然是认同了彼此的实力,认为大家都是同一个层次的人物,这让凯撒也是对其增加了些好感,同时更认为u凹是自己的平生最大劲敌。

    难以想象,若是凯撒知道此刻站在眼前的对手是猴子,而不是真正的k呵。而刚才这个动作其实在称赞他c叫e叫的专业,怕是会直接了当一拳轰飞了他口

    “*,都说你是佣兵之王,和我并列十大佣兵之首。”魔王凯撒这一次是用英语在说话,声音低沉而沙哑,又如同有一些金属的质地。语境之中夹杂着一丝挑衅和相互欣赏的敬意:“但是我认为,这世界上只能有一个真正的佣兵之王。”

    呃?专业一次过过瘾就好了,整什么火星语?

    “请讲普通话,比?这里是华夏国,如果你不会,去学个两年再来。”猴子灌了一口二锅头,有些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明明是一个连外滩都不敢去炫耀的死宅男,偏偏还要和自己炫耀那些外语。而猴子此人,除了一些哦也,哦买噶,以及一些简单的词汇外其他一概不会,对这种炫耀自己外语的人最是看不惯。

    猴子摇晃着脑袋,眼神有些凌厉的盯着这个死宅男,眼前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和自己装逼,让他实在有点火大,折腾大半夜了还被个m迷挡道,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呢,你以为咱猴爷是吃素的?惹毛了猴爷,直接用酒瓶子给你醒醒脑。

    凯撒神情严肃冷峻盯着猴子,强大的气势向他铺天盖地的遮去。敢用这么冲的口气和自己叫板,满世界就这一人。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骨头格格的作响,肌肉瞬间紧绷如随时撕咬猎物的凶兽。可又看到现在的环境并不适合爆斗一场,才强忍住嗜血的冲动未爆发。

    十年来杀戮无数的气息,足以让任何在战场上待过的人,都有一股大难临头的,忍不住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的感觉。要知道他可是魔王凯撒,那是一个能让圈内人听到,直接有尿裤子冲动的名字,就算对方是*也不能如此羞辱自己。口

    酒壮怂人胆,猴子只是觉得一股冷冷地寒意从后背冒了出来,暗自嘀咕了一句天气开始转冷了,却是无所谓的灌了一口酒。既然你这死宅男敢用眼睛瞪老子,难不成你家猴爷还会怕你一个死宅男吗?

    面对魔王凯撒的杀意,猴子压根就是无知者无畏,潇洒自若的喝着酒,一副清风拂山岗,他强任他强的镇定悠闲模样。

    片刻之后,魔王凯撒见得k露压根就没反应,而且丝毫没有展露出半点杀气。这让凯撒在讶然之余,对u凹更是看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