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九十六章 约战

第六百九十六章 约战

    ……

    魔王凯撒一生杀人无数,曾经与之较量过的高手也是不知凡几。其中不乏很多所谓的高手,在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双腿就开始忍不住微微发抖了,饶是一些胆大且确有几分实力的人,见到自己也会提高十二万分的警惕,时刻保持着备战的紧张状态。因此,他还是头一次见到king这种类型的人,明明知道自己是魔王凯撒,却还是表现得如此无动于衷,一点儿都不为所动,似是不将他看在眼里一般。

    不愧为自己最看重的对手,不愧为被业内评价为佣兵双王之一的男人。想来这世界上也就只有如此无所畏惧的强者,才配做自己的真正对手。能击败他,并杀死他,无疑就意味着这是自己这辈子遇到的最大挑战。

    既然如今造成了双王并立的局面,那么命中注定的结局,就是双王之间只有一个能活到最后,或者是他魔王凯撒,或者是他佣兵之王king。凯撒有着足够的骄傲与自信,认为在这一场巅峰对决之后,自己绝对会成为十大佣兵之中,唯一名副其实存在着的王者。这世上的王者,永远就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他魔王凯撒。任凭对手是king又如何?论自己的实力也绝对不输于他,谁也不能和自己抢这个宝座。

    眼见着自己傲然立于世的强大气场,似乎对king没有丝毫的影响,凯撒也停止了最终的试探,用英语夹杂着几个普通话单词冷漠地对他说道:“华夏语我说得不好,不过等我杀了你之后,我会好好学习这一门古老而尊贵的语言,呵呵,只怕你是再也没有机会听见了,我尊敬的对手。”

    语毕,他又顿了一顿,挑衅地伸出带着皮手套的手指着对方,浑厚霸气的声音又在弄堂间回绕起来:“我认为,我们两个的巅峰对决不应该在这种四下无人的小巷子里,默默无闻的展开。三天之后,我会在东方明珠塔上等你。到时候,我希望全世界都能看到我们的决斗。相信不管是谁获得最后的胜利,都能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凯撒丝毫不认为,世界级别的佣兵有谁会不懂英语,更何况king在世界各地都留下了辉煌的战绩,听说还和孟古塔家的小妞有着深厚的关系,身边也有着一大片的外籍佣兵。所以当他在用英语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是丝毫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如果king不会英语怎么办。

    倘若凯撒知道猴子不是真的佣兵,所知英语单词量也就是米国片里的几句翻来倒去的经典台词,恐怕一怒之下,他当场就会扭断猴子的脖子,把他脑袋当球来踢。

    猴子一看此人摆出的这副盛气凌人的架势,简直立马就要昏倒歇菜,这家伙怎么又来英语?一身古里古怪的打扮也就罢了,连说话也不讲人话,不会是刚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吧。想到这里内心不由发寒,再仔细一看,隐约可见此人面具后面满头的棕色卷发,难道说他真的是个老外?猴子这下倒也是相信了几分,好吧好吧,这些老外玩起来还真是很疯狂,不过还是弄不懂这些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半夜跑到这里扮鬼吓人,难道有梦游症不成?

    听得一头雾水的猴子,哪里又会听的懂魔王凯撒在和他下挑战书,心头顿生烦闷,已经懒得再和他继续纠缠下去了,赶紧先想办法打发了才是。看他方才似是用疑问的语气在征求自己的意见,管他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权宜之计先应下来再说。因此,猴子当即灌了自己两口烧酒后,就很不耐烦的对凯撒挥挥手敷衍着说:“OK,OK。”完了心内却又默默加一句,你快滚吧,爱哪疯就上哪疯去,别在这堵着路口,阻拦你家猴爷回家睡觉。

    听到king的语气显得如此不耐烦,凯撒眉头微微一皱,心头略生不悦。好在king既然已经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这让他也稍微放下心来。话语既出,对像他这么一个信守承诺的佣兵来说,相信即便是死,也绝对不可能不来赴约的。遂幽冷的点了点头后,利落地挥下斗篷,甩下一个冷酷的背影便转身离去,一眨眼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当他身影闪过一个弄堂的拐口之时,凯撒沉稳的脚步却稍微迟缓了些。一个转身,冷冽而凌厉的视线立即化作一道利刃,蓦地投向侧方的一个拐角处,面具下的嘴角扯出淡淡冷笑。

    而被这道视线盯得浑身发凉的人,心头猛地打颤,难道自己的踪迹被发现了?

    心中不忿,偷偷摸摸地处理了两个幻影忍宗的家伙,以作警告和宣泄,因此毒液才来的稍晚了些。而正在潜踪匿行的她,在进入弄堂入口时,却突然感觉一股森凉的气息扑面而来,犹如嗜血的撒旦携着一身的血腥气,让她全身寒毛直竖。在这一瞬,她敏锐的直觉,让她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一头远古暴龙盯住了一般,心中掠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惊悚。

    她俏然而立,迎风凛然的靠在旧墙旁。周身的寒毛悉数炸起,修长娇躯之中蕴含的力量,瞬间凝聚到了一体。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有任何危险降临,都能让自己陡然爆发,给予敌人最致命的一击。

    毫无疑问,在这一刹那间,她感觉到了极其罕见的致命威胁感。自从她在一次次的生死考验和磨砺之中,踏入战力巅峰之后,除了让她心服口不服,一颗芳心已许,牢牢牵挂着的王庸之外,还是首次感受到了一股无力抵抗的挫败感。

    视角扬起,只一瞬间,便模糊的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扬起斗篷的一角消失了。

    直到对方彻底消失之后,那一股牢牢压抑在心头的致命压迫感,才渐而褪去。心中升起一道疑惑,不免惊讶而骇然地思索着:“是谁在跟踪猴子?看这来头与身手比幻影忍宗高出不止多少倍。这个穿着斗篷的人是谁?斗篷?”她在记忆里快速地搜索着这个词语,总觉得有丝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而另一边,当凯撒转身间就已经察觉有人潜入弄堂口,那人的动作轻柔如豹,气息被全方位收敛,非常不易察觉。而且她身上还伴着一丝淡淡的致命异香味道,绝非寻常人能闻到,可见来头也并不简单。

    可是魔王凯撒是什么人?身体各方面的机能早已经达到了人类所能承载的极限,对环境和空间的掌控又绝非普通人能比拟。一点点空气的波动就能察觉四周微妙变化,便能轻易判断出来人的方位和动作。甚至,只要在人群之中有人展现出了半点杀意,或是用带有敌意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他都能极其敏锐的感知到。

    这是一种奇妙而难以对外人形容的奇妙感觉,也只有那些不断训练以突破身体机能极限的强者,在一次次的生死磨砺和突破之中,才能逐渐培养而成。

    但即使如此,那个刚刚潜行匿踪而来的人,也差些瞒过了他已经养成了的本能感知,让他早已经死寂的心,微微扬起一阵讶异的波澜,转瞬之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但他只是勾起嘴角,头也没有回,他要找的是佣兵之王‘king’。当然知道在‘king’的周围有着几个让他凯撒也不得不重视一二的狠角色。若是不出自己所料,感觉无差的话,相信这个潜踪而来的应该是个赫赫有名的女人。在佣兵和杀手界,名头之盛丝毫不亚于他魔王凯撒,亦或是佣兵之王king。

    那就是头上顶着十大佣兵之一,以及天下头号女杀手的毒液。一个名声爆响,极具人望,连他魔王凯撒都如雷灌耳的女性强者,因为佣兵之中,只有毒液会和一些药物打交道,日久之后才会随身带有几乎闻不见的药味。

    而此刻的毒液,陡然之间也是想到了那个人是谁,心顿时跳漏了一拍,俏眸霎时瞪得滚圆。那个背影那件斗篷,以及阴森可怖的气息,向来是那人的招牌打扮。虽然毒液也从来没有和他直接照面过,可她却是十分清楚,这世界上能让她产生如此惊悚之心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

    此人定是魔王凯撒。

    绝然没有想到,魔王凯撒竟然来了华海市?而且竟然会找到了猴子?难道说,他这一次是冲着王庸来的?念及此处,又不禁让她的心中激荡起了一片难以平静的波澜。

    再说到猴子,一瞅到那个玩cos的老外走了,终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扶着墙直接哇哇的吐出来,吐得是天昏地暗,快要不省人事。今天真的折腾的够呛,慢慢蹒跚着蹭到自己祖传的老房子里,见到床直接倒头就睡。

    毒液透过窗户看到猴子安然无恙叹了口气摇摇头,一阵无语。真是人无知而大胆,这个家伙居然和魔王凯撒面对面之后,还能活着回来埋头大睡……

    只是毒液更没想到的是,就因为她来迟了一步,才错过了魔王凯撒约战‘king’的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