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九十四章 凯撒

第六百九十四章 凯撒

    ……

    明知他本人不在,可那道声音依旧如同离弦之箭,撕破了无形的空气直射入她的心底,在她的心上重击起千层骇浪。

    这一点儿也没有夸大其词,这位有着如此魄力的男人,可是被誉为全世界最强的男人之一。而之所以只称得上之一,那是因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佣兵之王king,也是丝毫不逊色于他。

    在艾达陈的眼中,也只有魔王凯撒和佣兵之王king,才能配称得上是真正的男人。他们都坐拥着无可匹敌的实力,令人深深敬畏。也只有此类的强者才有资格让她顶礼膜拜,哪怕是心甘情愿的脱下裙子。

    一想到凯撒,艾达陈思绪不经意间飘荡到了不久之前。

    在位于南美洲的亚马逊丛林,清晨,四处弥散着浓浓的湿气。

    在这看似平静的背后,背后却掩藏着令人防不胜防的无数危险,其中一些区域更是毫无人烟的死亡地带。哪怕是一些热衷于探险的冒险家,在没有足够的人员和配备下,都不愿意贸然去涉险。

    此时,一架直升飞机正盘旋在这片广袤的原始丛林上空,蒸腾不休的雾气缠绕在空中挥之不去,氤氲了视线,着实让人难以辨别方向。

    而此架直升机来头不小,正是来自于x组织的战斗组精英们。在驾驶室的一边,还赫然坐着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

    “那个人就在这片森林这个地方,这个地点我们提前探寻了好几遍才找到。”一个x组织的人员把地图展现在她的面前,指着一个地方严肃汇报道,神态看起来极为恭敬。显然,蝴蝶女在x组织中的地位不低。

    “里面情况怎么样?”带着墨镜的女人点了点头问道,秀眉却是微皱着。看着周围诡异的环境,忍不住暗自骂了句:“就这个鬼地方?”真的实在搞不懂那个男人。为什么要半隐居在这种地方。

    “我们联系了魔王凯撒的联络者,给予了重金报酬,并按照你的吩咐把‘king’的详细资料交给了他。他回复说魔王凯撒愿意见我们一面,不过后面的事他可不敢保证。”这个x组织的精锐人员眼中露出了一丝不经意地胆颤,郑重地说着。他和所有人一样对着魔王凯撒带着一抹恐惧。因为在传闻之中,那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杀起人来完全随心所欲。无所顾忌。哪怕他们是x组织的成员,后台再如何的很大,但也不敢确定就能震慑得住传闻之中那个可怕之极的魔王。

    终于,直升机到了目的地上空。蝴蝶女在一大队精锐护卫的保护下。从直升机绳索缓落而下。

    待她降落之后,盘旋的直升机,却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开走了。因为这里是凯撒的地盘,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在这里多待。

    她脚踏着用很多树木拼排成的木排,只身前往凯撒的住所,底下水流湍急,站在上面感觉整个人都在摇晃。

    突然。在她毫无防备之际。一张血盆大口猛地从河流里面跃出。

    “鳄鱼!”看清楚狭长的嘴巴里面长排的锋利尖牙之后,让蝴蝶女彻底失去了优雅,惊愕至极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正当她处在惊吓之中来不及反应时,一个棕色皮肤的男人不知从哪飞速跃了过来,一把弯刀锐似新月。只看到寒光一闪,刀就直接深刺入了鳄鱼的大嘴中间。眼见着此人的整条手臂几乎都埋在鳄鱼大嘴巴里面,只待鳄鱼一咬,他整条胳膊都随时会被撕碎。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鳄鱼即将要发挥它巨大的咬合力时,男子动作却比闪电还快,刀锋倏地一转朝上,从里朝外狠狠一拉,‘嘶’鳄鱼的上颚在这道拉力之下,竟直接被生生破开!而鳄鱼吃痛飞快退回水中,沉没了庞大身形,只剩下鲜血在水面上弥漫开来。

    蝴蝶女在惊吓之后终于回过神来,抚摸着狂跳如雷的心脏,才开口对着他表明了来意。

    男人背对着他,抬手指指前面示意她进去,随后蝴蝶女便尾随着血迹跟踪那条受伤的鳄鱼去了。

    那是一个简陋的木屋,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木遮盖住了木屋。

    x组织的精英看到一些隐藏在树木间的人影闪动,迷彩服,枪支都隐秘在一片绿色中间,只要谁敢轻举妄动,恐怕会被直接打成筛子,蝴蝶女让属下们在外面,独自一人进入。

    刚一进门,只听“嘭嘭”的打击声传来,她小心翼翼地走进,恭敬的站在一旁。

    魔王凯撒瞟都没有瞟一眼,他正挥汗如雨地拳击着沙包,肌肉如同鼓起的山丘爆发着威猛的力道。

    ‘砰砰’没有几下,沙袋最后变成一个破沙漏,沙子四散飞溅。后面二个铁塔般的黑人,赶忙给他换上一个新的鳄鱼皮做成的沙袋,比刚才那个大了二倍。

    魔王凯撒似乎对沙袋感觉不满意,对着二个铁塔般的黑人指了指,示意和自己对打。

    两个黑人还没反应过来,凯撒直接上前挥拳,二个黑人嗷嗷直叫,黑色的肌肉顿时如同发酵的馒头,鼓鼓的耸动。二人双手交叉架住了凯撒的拳头,霎那间蹬蹬退后二步,如同车辆直面的撞击。

    二人把全身的力量都聚齐起来,对持着凯撒突然爆发的冲击力。退后的同时,二人弹踢腿只扫凯撒下盘。凯撒也不躲,直接一腿接住两腿的撞击。二个黑人顿时面露痛苦之色,那简直不像人腿,坚硬如铁。

    一丝破绽间,魔王凯撒连出双拳,轰的二个黑人连连后退。二个黑人也不是吃素的,后退间左右开弓,一人双拳主攻凯撒上盘,一人主攻下盘。一连串的配合着阻挡凯撒凶猛的攻击。

    看着魔王凯撒一对二的强大实力,而那两个黑人也绝非易于之辈。蝴蝶女不禁暗自瞠目结舌,心情有着一丝激动:“强,实在太强了。”以前自己和沈离的计划就是让魔王凯撒去灭了“king”,看来这个计策下的真是无比正确。

    观看了片刻之后,看见双方的战斗暂且停了下来,蝴蝶女便立即趁着这个时机恭敬说道:“尊敬的凯撒先生,我们的来意您已经知道。我们组织需要消灭king,而您,则是需要杀死king,证明您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我们双方合作,我们找出他,而您,杀死他。”对着魔王凯撒,她连说谎的勇气都没有。但她知道魔王凯撒的破绽,这人绝对是个疯子,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强的人,但是如果他不把king干掉,这个名头始终是虚衔。

    她通过x组织用了整整大半年时间,调查到了魔王凯撒的一些过去,动用x组织的一批精英心理分析猜测,最能触动魔王凯撒动心的筹码之一。

    说罢,蝴蝶女又缓缓从礼盒里拿出一个旧洋娃娃,讨好道:“这是我帮你寻回的娃娃,希望您的女儿喜欢。”声音有点微微的颤抖,同时不自觉地退后一步。

    魔王凯撒冷漠的眼神微微一变,暴戾之气轰然炸起,全身骨骼如同鞭炮般的劈啪作响,身躯仿佛暴增了一大截,犹如一尊狂野的魔神一般。只见他猛然间扼住一个黑人的咽喉,而另外一个黑人想上来抢救兄弟,却被他一脚踹飞而去。

    ‘嘭’的一声直接撞在鳄鱼皮沙袋上面,轰然倒地,被扼住喉咙的黑人带着惊恐的的眼珠子慢慢鼓起来,挣扎在窒息死亡的边缘。

    魔王凯撒一个转头,森然的注视着那个盒子里面的娃娃,低喃的叫了声:“艾米丽。”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哀伤,仿佛又带着一抹难能可贵的柔情,表情变化之快,让人不寒而栗。

    而后他又瞬间松开黑人,纵身过去一把夺过礼盒。黑人软绵绵的倒下,拼命的呼吸着空气。

    “你们找人,我杀人。现在,你们都给我滚。”魔王凯撒带着礼盒头扔下一句话,直接离开。

    带着墨镜的女人听到这话,终于抑制不住露出了一脸的欣喜,浑身如上紧发条的精神也顿时松懈下来。娇躯已经全部湿透,暗暗吐了一口气,终于邀请成功了魔王凯撒。

    魔王凯撒如同一张王牌,在关键时刻给‘king’致命的一击。那么他们x组织之后,就会畅通无阻,把华夏国那块大馅饼牢牢控制在手心里。

    ……

    时间,又是转到现在。

    深夜凌晨,小弄堂幽深宁静的像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角落,有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旋过来,摩擦出“呜~呜~”的鬼哭狼嚎声,吹起落地尘土,飘荡在半空中,弥漫了整个弄堂,夹杂着酸臭腐叶的味道,渗透进猴子的身体里。

    猴子正憋了一肚子的气,狠狠的啐了一口吐沫,喝着半瓶二锅头摇摇晃的回家。

    心中大骂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势利和不公平,拼死拼活的只能混个温饱,大学生卖猪肉,买不起房子挖地窖。像有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却每天喝香吃辣,美女左拥右抱。

    想到自己一无所有,连个发廊的小妹也敢对自己不屑一顾。猴子眼里透出了一丝黯然,原来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出悲剧,注定了是个小人物,永远也别想当上英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