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九十三章 魔王隐现

第六百九十三章 魔王隐现

    ……

    酒店里,戴着蝴蝶面具的女人彻夜未眠,正弹奏着一首高昂的贝多芬“命运”钢琴曲。虽然接到了那张脸就是‘king’的情报信息,可是她依旧还是不太愿意相信。凭着自己的直觉,她觉得真正的king并不是此人,只是自己的猜测并没有事实和证据来支撑,因此也只能暂时作罢。毕竟事关重大,自然不能妄自作下判断。

    钢琴声还在空中起伏回荡着,演绎出的乐章透露了她烦乱的心绪。她在等,等着幻影忍者的将军到来,只有听到他的亲自确认,她才敢彻底的定下心来。

    霎那间,房门被砰的一下打开,循声而去,只见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脚步凌乱的走了进来。

    “将军,你……”琴声嘎然而止,见到将军终于出现了,这是她今晚第二次‘腾’的直接站起来。

    不知道是心慌意乱,还是有着十万火急的事急于汇报,将军走至门边的时候,竟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虽然最后还是及时稳住了身形,但是身上松散披着的黑色斗篷,却是斜斜被甩了出去。将军一片心神恍惚,也许是未及时反应过来,伸手抓了个空,露出了一身异常狼狈的模样。

    蝴蝶面具女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实在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原本影忍宗衣冠楚楚幻的领袖人物,现在竟然穿着裤衩和褴褛的衬衫,就像是刚刚被难民抢劫了一样,全身上下只剩下了遮羞布。而再仔细望去,罗圈腿上,还清晰可见很多恶心可疑的污渍。

    蝴蝶女怪异莫名地瞥了一眼之后,随即很快又移开了视线,对着来人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愤愤然道:“将军,虽然我不歧视任何人独特的性癖,对于SM癖兼暴露狂也报以同情。但是对于你今天的行为,如果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就别怪我对你心狠手辣。要知道我们X组织,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这回蝴蝶女看来真的是怒了,平常对他都算是好声好气的说话,也只是表面上做做文章,其目的是就是为了拉拢他而已。可没想到这些东瀛人,竟然是愈发的得寸进尺了,如今当着她的面竟然就以这副形象出现,真是令人恶心作呕。

    虽说以她在X组织里的地位,不可能身负这等能力,能轻易挑起与幻影忍宗之间的战争,但如果以自己被羞辱的名义,一举除掉这个幻影忍宗的大头目,估计谁也不会太拿他来说事。

    仿佛是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地狱的浓烈杀气,将军那张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脸一颤,立即又心虚的将目光投向了对面的蝴蝶女。都说蝴蝶夫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前一刻对你还柔情惬意的,后一秒也许就会把匕首从你心口拔出了,看来传闻果真不假。

    将军自然懂得看眼色行事,自己不得体的一面就这么展露在他人眼前,想必是个人看了都会觉得无礼。别说是别人了,就连自己也觉得是万分的羞愧。心下一凛之余,又急忙取起滑落的斗篷披上,冲着蝴蝶女真挚道歉着:“请您息怒,我被弄成这个样子,也都是为了打探king的情报,确认他是不是真正的king。刚刚因为实在是事关紧急,我才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就随意披了件斗篷进来。刚才的事情只是个意外,我绝对不是故意要侮辱您的眼睛的。”

    蝴蝶女背过身去,甩给了他一个冷酷的背影。冷哼了一声之后,便挥手打断了他的解释,直接切入正题道:“既然你有了king的消息,那就请你速度汇报,别再耽误时间了。”心中强压住了一涌而上的恶心感,若不是因为幻影忍宗还有些利用价值,他们最擅长跟踪潜行,情报收集,能给自己提供一些帮助。否则,她连一秒都不愿和这家伙待在同一个空间里,更别说与这种恶心变态的家伙们合作了。

    其实她承担的压力也很大,之前由于那个愚蠢的沈离,非但没有把交托给他的事情办好,反而还惹出了一大堆麻烦的事情,要自己帮着擦屁股。

    仅仅是处理这些焦头烂额的尾巴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那位已经非常不耐烦了,这不,刚才传来消息说,如果还没有办法调查出king的下落,他就懒得再和X组织合作了。

    那位可不是一般性的人物,即便是X组织,也不愿意惹怒他。即使是她,也难以承受得了他的怒火。

    “是,事情是这样的。”将军愈发被这个可怕女人的气场所慑,也不敢再多有造次。敛了敛神,简明扼要地向蝴蝶女阐述了事情之后,又郑重其事地肯定道:“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确定,那个人就是真正的king。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欺骗我们,掩人耳目。非但如此,我们还找到了一处king的秘密据点,并进去侦查过一番。可怕,那里实在是太可怕了,我能活着出来,绝对是天照大神的照拂。”

    说起那处秘密据点,将军的瞳孔骤然一缩,身体一颤,仿佛仍旧有些余惊未消的模样。从那里活着逃出来,他可是从头到尾都在忍辱负重,想象自己所遭的羞辱和待遇,他愤怒之余,也是有丝小小的庆幸。

    蝴蝶女一听到这答案,眼神霎时又变得凝重之极,止不住又再一遍沉声问道:“将军,确定他就是‘king’了?你要知道,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情报确定。”

    “是的,我百分之百的确定他就是king,我携带所有探测器都起不到作用,里面的布置可以说是相当严密。我进去后,被训练有素的女杀手早有防范,竟然有计划的解除了所有随身携带的窃听设备。我料定这是他们秘密基地或者某个据点,防护的是滴水不漏。”

    将军无法控制的抖动着自己的身体,想到在‘king’的‘基地’里发生的一切,仅仅是回想起来都觉得毛骨悚然,就如同无数小虫子在身上嗜咬一般。

    也许是不想让对面的女人小看自己,将军把在发廊里感受到的一切,都绘声绘色,略加夸大的说了出来。

    “我明白了,辛苦你了,将军。”听完之后,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轻轻叹谓了一声。

    以目前状况来看,看来自己是不得不相信了。这么多的试探拼凑在一起,沃尔夫安全公司显然是做了很强的防护,面面俱到,没有一丝的破绽。不仅戏耍了一个跟踪者,发出警告,威慑着对手不要轻举妄动,还能全方位的把自己掩护的很好,刻意呈现给外人一种假象,这些事除了是真的king,在无别的理由可解释。

    假亦真时,真亦假。哼,果然高明。

    虽说如此,但心中一直怀疑的那张脸又一次浮现,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自己认定的头号嫌疑犯王庸真的不是‘king’,凭着女性的第六感觉,敏锐地捕捉到的信息竟然错了?王庸表面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又当着慕氏的保安,此人要不是king,欧阳菲菲怎么会看得上他?这种奇异的搭配,显然是及其不符合门当户对的华夏国传统,还有特有主见,独立好强的欧阳菲菲。

    可事实摆在面前,她必须当机立断下最后决定。否则一旦拖延了灭‘king’的时间,就会给X组织带来更加沉重的伤害。沈离的悲剧性死亡,以及带来的种种恶果已经让组织损失惨重了。因为此事,X组织的最高头目已经是表现出了强烈的震怒,假如这次再出任何差错,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过如果换一种角度去思考这件事情的话,将军所说的也是有些道理的。那个王庸出身于边陲之狼,还是当初被排挤出去的头狼,种种迹象表明,他极有可能就是king。可是,未尝那个王庸就不会是king故意摆出来的一个诱饵。

    用那个王庸转移己方的注意力,而潜藏在暗处的king却死死盯着这一幕,等己方出现了破绽,那个king就露出了致命的獠牙,将自己一口咬死。

    这个可能性合情合理,而且现在她已经开始怀疑,王庸也不可能完全清白。也许,因为他当年的经历,才会和king混到了一起,甚至极有可能还成为了king的朋友,或者手下。总之,她有预感,两人之间定然有所关联。

    “将军,我相信你们幻影忍宗的专业素质,下面的事我会安排。”思绪飞转之间,蝴蝶女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将军,你们的任务暂且已经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就好好地休息吧。”

    “有劳夫人您了,请多多关照。”将军已经被她的冷冽气势慑的心里毛毛的,很快便匆匆离开了。他要回去洗掉一身廉价香水味,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刷三遍。沃尔夫里,毒液亲手培养的那些‘女杀手’实在太可怕,太厉害了。

    等他走了之后,蝴蝶女葱白玉手拿起了一个专用手机,眼神凝重地拨通了一个电话。片刻之后,电话那头通了之后,只听她的语调,立即又变得温柔而讨好了起来:“大人,事情我已经办妥了,我们已经真正确认了目标。”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冷漠而低沉声音:“把资料传给我,我要立即去会会他。”那个声音之中,隐隐似乎有一些压抑着的兴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