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尸横遍野的右手

第六百九十二章 尸横遍野的右手

    ……

    “我呸~”此时洗头房的某隔间内,衣衫凌乱,yu体横陈的发廊妹小红,愤怒交加地将一口吐沫狠狠地啐在了猴子的脸上。在不屑地瞥了一眼猴子手里的钻戒之后,便冲着他破口大骂起来:“姓侯的混蛋,你就知道欺骗老娘的感情。你自己说说,这样做还能再恶心点吗?瞅瞅,这是个什么东西?钻戒,我勒个去,你当老娘脑子是一团浆糊啊,这么好糊弄?滚你妈的,还钻戒呢?你当老娘没见过钻石是吧?鸽子蛋大小的钻戒戒面?你怎么不给老娘镶个鸡蛋大小的上去。”

    “嘿嘿,小红你别生气嘛。你看看这钻石做工多细致啊?你看看这切面,你再看看这色彩,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看就是上等货色。”猴子兴许是习惯了小红的这态度,按照往常的方法继续哄着,颇不以为意地嬉笑着说:“就算不是真的,想必也是很值钱的嘛,你看,戴在手上多么耀眼炫目,多么的吸引人啊。我保证,凭着你的一代风姿再配上这个钻石,走在路上回头率那一定是百分之百。来来来,我给你戴上。”说着拿起手中的钻石,一脸讨好地贴近小红身侧,伸手就准备拉起她的手给戴上。

    “滚~信不信老娘啐你一脸?”小红不耐烦地怒吼道,看着猴子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来气。一边麻利地穿起散落在地的衣服,却猛地一脚把猴子踹开,泼辣地横眉暴怒道:“老娘要戴上这戒指,回头率的确能百分之百。但是当所有人回头的时候,任谁看到这颗钻石,肯定都会骂老娘一声傻叉,怎么不戴个苹果大小的钻戒啊?这么大的钻石,拿出来装逼都没人会信,带出去光是丢脸就丢尽了。滚,老娘今天全当被狗咬了一口,下次要是再敢不带钱来白玩,别怪老娘一脚踹爆了你的蛋蛋。”

    而与此同时,正被几个发廊小妹摁在包间里,折腾到yu死yu仙的将军,影绰间听到了这番对话,顿时一个激灵,昏沉沉的头脑有些清醒了过来。不对啊,这怎么听都不像是king和接头人员的对话啊?这算怎么回事?将军头脑本就陷入了浑浊,如今更是一头雾水了。费了一会儿功夫,又强硬地把自己的思维拉了回来,为什么king的行为举动会如此反常?这着实不太合理啊。

    呃,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以king的能耐,想必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了隔壁有人。难道,他是猜出了自己是来跟踪探秘的人,所以才如此故意诱导自己?对,事实肯定是这样的。

    这个king果然是深不可测,光是秘密基地里这些奔放狂野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疯狂和厉害,肯定是经过专业培训出来的女杀手,才有这般的能耐故意来迷惑自己,哦哦哦~虽然爽得他已经不想离开,但此刻绝对是正事要紧。听king与另一个女人的对话,两人肯定是已经接洽完毕,准备撤退了。

    从踏进这个风俗店开始,周围的一切就透着说不上来的诡异气息。凭着自己高科技的手表和眼镜,竟然没有搜索出半点破绽。说到底,这真不愧为沃尔夫公司的精锐人马,果然够难缠的,没想到连一处小小的秘密基地,都能经营的如此滴水不漏,毫无突破口。看来,此番回去之后,肯定要和宗主提提意见,咱们幻影忍宗可是足足有几百年历史了,绝对不能倚老卖老,固步自封。他们要想不落后,也得依靠高科技的力量,与时俱进,和世界最新的研究接轨。

    侦测了这么久,也是时候离开这个龙潭虎穴了,只怕在晚一些,自己要继续流连在此地,那也许可能就真的要送命了。

    一听说将军要走,那几个发廊小妹们倒也无所谓,但肯定是要催着他多要钱。但是一谈起钱,将军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心中暗道糟糕。身为一个头领级的人物,平时可是从来就不用自己掏钱包买单的,他也从来没有随身携带钱的习惯,这下可怎么办?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为低级的错误,原本以为来这里探查king这个秘密基地,带钱压根就没必要,又哪料得到进来会是这样一副光景。

    一脸苦逼的将军此时是真的犯了难,倒是很想叫守在外头的属下进来付账,但转念一想,那绝对会彻底暴露自己,一旦行踪暴露,就等着手下来给自己收尸吧。

    “外套,范思哲,值几万块,应该够了吧。”说完这话,将军手心都沁出了汗,七分胆颤三分无奈,一时只能把衣服当了换嫖资。

    “范思哲?”几个刚才还热情如火的发廊小妹们,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一个个凶神恶煞,不怀好意的盯住了将军。其中那个小胖妹,还阴笑不迭地说:“几万块的范思哲?嗯嗯,你当我们姐妹是傻的啊?看你穿的人模狗样的,竟然也会来白玩?你这种货色,我们姐妹见得多了,哼,竟然想拿件几十块的地摊货来抵嫖资?姐妹们,我们上,打死这个冒充东瀛鬼子的臭流氓。”

    那几个发廊小妹听了招呼,顿时一拥而上,粉拳秀腿,拼命朝他身上招呼而去,边打还边用极其侮辱的语气狠狠地羞辱着他。

    “别打,别打了。我真的是东瀛人。你们觉得衣服不够,我当手表,手表。百达翡丽,限量版,两百多万人民币的……”对将军来说,要对付这几个看似花拳绣腿的发廊小妹,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如果他真要动手,那么十秒钟之内,也必定有能耐让这四个小妹立刻横尸当场。

    但是,他却深深的知道这绝非那么简单。这几个女人,肯定是想试探自己的真正实力,一旦确认了自己拥有着很强的战斗力,那么下一瞬间,她们四个肯定会化作更加凶恶而吃人的母老虎。更何况,哪怕自己打赢了这几个女杀手又如何?人家king可是在一旁虎视眈眈呢,只要自己展现出了一副情报特工的实力,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死祭。

    唯今之计,也只有忍了,就算被打的再惨,羞辱的再愤怒,也坚决不能露出真正的实力来,未来美好的人生正在等着自己呢,绝对不能在这里死了。

    “东瀛人?你还装?一口乡下土腔,还冒充东瀛人呢?废典忘宗的狗东西,你就算是冒充韩国人也不要冒充东瀛人啊。”几个脂粉气浓重的女人边打还边破口大骂:“你这狗~日的还百达翡丽呢,两百多万的表,怎么不去死?有见过带着两百万手表的来发廊玩的?连**钱都省,你妈生你出来的时候,怎么就没一把塞你回去?姐妹们,反正今天大家也损失了,就把这恶心的混蛋给扒光了丢出去。这些衣服和手表虽然摆明了是地摊货,扒拉扒拉的也能卖个几百块。他不是爱装小东瀛吗?咱就让这条东瀛狗爬回东瀛去。”

    其余几个愤慨中的小姐妹们兴奋了起来,被白玩了一把当然是有些恼羞成怒。但是对付这个猥琐中年男,那也不过是三两下的功夫,就让他清洁溜溜,连缴几次械了。

    其实算起来,大家也没费什么功夫。就当隔壁小红骂那猴子的,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好了。事实上这种事情,远没有被狗咬一口那么严重,倒是把这废祖忘宗的垃圾,光溜溜的丢出去还好玩些。

    将军一下子就愤怒了,我堂堂幻影忍宗的一代将军,大头目级别的人物,就算你们这里是king的秘密基地又怎么样?king就能这么牛吗?可不带这么羞辱人的。

    “嘿嘿,小红妹子你别再动手动脚了啊?我好男不跟女斗,想当初我猴爷也是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厉害主儿。你瞧我的右手,这都是什么?老茧啊。”猴子被踹到了走廊里,却还在笑嘻嘻地吹牛道:“死在我这只手里的人,数之不尽,尸横遍野啊。”

    “滚,你当老娘没见过场面啊,死在老娘手里的绝对比你多几十倍。”小红一脚把他从楼梯上踹得滚了下去。

    刚想爆发的将军,一听到猴子这话,一下子就萎了下去,脑子清醒的认识到了这里是什么。死在了king手中的人,的确可以算是数之不尽,尸横遍野了。king,绝对不是在吹牛。不过那个女人是谁啊?难道,那就是传说之中的毒液?

    也只有毒液,才能在杀人方面的数量,稳稳地压制住king?据说有一次,毒液下了毒,竟然把一个武装恐怖分子的老巢都给弄得鸡犬不留。可怕,那个浑身是毒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说别人,就算是毒液出手,也能轻而易举的干掉自己。

    也许,他们这对狗男女,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行踪,但又不想和幻影忍宗真正对立,所以,就指使这些属下们,用这种方式来羞辱自己,并警告幻影忍宗。

    而且,他们肯定已经是觉察到自己可能会不服气的反抗了,才用那种杀气重重的话,间接警告自己老老实实的。否则,就会成为一条横死的冤魂。

    罢了罢了,英雄气短,本将军也是忍者出身,忍辱负重还是能做到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