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此情绵绵

第六百八十八章 此情绵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穿着一身休闲长衫的王庸,姿态有些颓然地靠在了一位“非主流少女”的不远处,酷酷地点了支烟后,深吸了一口后,舒适地喷出了一股淡烟。

    她斜靠在墙边的阴影里,双手抱胸,挤出一对浑圆高耸,黑色的紧身皮衣包裹着她修长妙曼的身躯,微微闭起后,似笑非笑地看着王庸。

    “钻戒没有我的份倒也罢了,但是这都大半夜了,还把我指使来指使去的,目的竟然是让我保护一个这么没用的猥琐男人?你给我去死。”她几乎是咆哮着宣泄自己的怒气,锐利的目光如利刃般狠狠刺来,心中怨念至极,暗自埋怨道这个家伙还当她是自己人吗?有好事的时候从来不找自己,一旦遇到难以处理的棘手之事,用得到自己的时候,却是想的飞速,对自己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想及此处,便忍不住恶上心头,马上伸手一个手刀,对着王庸的方向狠劈过去。

    王庸一愣,自然是反应灵敏地后退了两步,身体轻松一扭,侧身便避开了手刀。同时又迅速的横向出爪,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用劲一拽。只一眨眼的功夫,便把毒液顺势揽入怀中。毒液一下被王庸紧紧桎梏住,但也并未挣脱。

    王庸见势不由松了一口气,便俯下头柔声哄道:“呵呵,我的毒液宝贝,我道歉,道歉总行了吧?你可别这么狠心啊,估计你的手刀再来上点,佐料那不死也半条命了。”王庸知道此时毒液正在气头上。这姑奶奶可不是吃素的。再不好言好语道歉,恐怕自己这条老命早晚都得断送了。

    “见我有那么怕?”毒液娇哼了一声。看着王庸那副表情,恨不得要把自己当成泥菩萨供起来。心里略有些不是滋味。转而白了他一眼,讽刺着嘟囔道:“我又不是欧阳菲菲?又不会吃了你?”

    “呵呵,我和菲菲,这也不是阴差阳错才走到一起的吗?好了好了,你看看你,小嘴都嘟了起来,别生气了好不好?”王庸施展出了最强大的话题转移术,一边强行搂着她,将她修长而弹性十足的娇躯强摁在了怀里。一边又柔声甜言蜜语道:“宝贝,我们一起同生共死了那么久?你难道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在我心目之中,我们就算没有结婚,你也是我的妻子。”

    “糊鬼呢啊?”毒液瑞贝莎本来还在挣扎的娇躯,听到这话时微微软了下来。而原本锐利的眼神也是渐缓柔软,脸颊上不经意地浮起一丝酡红,在夜色中很快就淡去。听着他的情话,俏眸没好气的狠白了一下,略带醋意道:“别在这说大话。这话若是给欧阳菲菲听了去,你不怕她收你骨头啊?”

    “欧阳菲菲又怎么着了?你要真介意妻子这个名头,那我立即拉着兄弟们去打块地盘下来,然后自立个小国家。由我来当国王,亲自立法。对,尤其是婚姻法。得好好改良一下。”王庸嘴角带着笑意,继续深情款款地说:“到时候。莎莎你就是我名副其实的妃子了。欧阳菲菲她要不愿意的话,就随着她去。反正有的是人觊觎皇后地位。对了,莎莎你想要当皇后吗?”

    “行了行了,少在这里说些不着边际的哄人话,我瑞贝莎自由自在惯了。你要让我当你妻子,从此之后按照华夏国的传统相夫教子,我才待不住呢。你那些恶心话再说下去,我都快恶心到吐了。”毒液瑞贝莎颇不领情地把他的话堵了回去,脸颊稍红的哼了一声。而后又压抑住微微波动的目光,神色担忧的转移话题说:“王庸,我有些担心,据我猜测这次对付的人不简单。”

    顿了一下后,毒液的眼神才变的严肃了起来,接着郑重其事地托着下巴道:“乌贼兄弟虽然是自由佣兵,名义上不属于任何的组织,但是他们实力有多强大,想必不用我说你也是清楚的。而且更关键的是,以后是否会招致更强大的对手,这也还是个未知数。x组织在世界上行踪隐秘又深不可测,而人脉关系更是蔓延到了每一个角落。如今现在处处针对你,处心积虑的想要找出你,消灭你,估计定然是有杀手锏的。王庸,对此你有什么打算?”毒液此番通过何冲把王庸叫了出来,就是想好好商量这件事,找出解决的方法,不想在其他事上面计较耽搁。柔软而修长的娇躯偎依在王庸怀中,听着他强有力而稳定的心跳,却令毒液的情绪也渐渐安静下来。

    “放心,我打了十年的仗。我会谨慎处理这件事情。这一次的将计就计,我就是要通过乌贼兄弟的试探作为引线,追查出x组织在华海市的幕后黑手。这个神秘人隐藏的很深,也是异常的狡猾。呵呵,不过狐狸再是如何的狡猾,也总是会露出尾巴的。我就是要把它挖出来,先砍掉x组织的一条重要的臂膀。”王庸目光中带着一丝深邃,满目柔意地望着毒液,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显然对这次的布局是胸有成竹的。

    毒液慎重的点了点头,又把头埋靠在王庸的肩膀上,略有撒娇的意味,严肃高傲地说道:“反正你在那里,我就在哪里。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们要一起战斗。x组织的实力就算再强大又怎样,我们可不怕,遇人杀人,遇神杀神!”毒液坚定的目光璀璨着晶亮,仿佛是抱着最坚定的决心,准备迎接未来的风风雨雨。

    口中这么说着,毒液瑞贝莎心内心同时也在轻声呢喃:“我的爱人,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一定要为你多杀几个你的敌人。我知道你母亲的逝去是你心中永远的痛,现在你的兄弟李逸风又走了。虽然这些伤痛我都无法为你弥补,但从此我会和你并肩战斗,不会让你失去更多,哪怕是流尽最后一滴血,也是在所不惜。”

    “哎呀,我的小莎莎,你今天怎么那么煽情?”王庸敏锐的嗅到,毒液身上传来的一丝不同以往的味道,却又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哪里不对,只好笑着安慰说:“你只需要帮我盯好猴子就行,那家伙虽然各方面你都瞧不上眼,但他至少在讲义气方面还算一流。我可不想他在充当诱饵的时候,被猎物一口吞进肚皮里。至于接下来怎么对付x组织,你就不用操心了,这种小事我随便处理一下就好,一切都在我如来佛的手掌心。”王庸伸出手强有力的虚空一捏,仿佛在传递给毒液自己的信心。

    “行了行了,你出来够久了。据说欧阳菲菲现在对你防范很严,你要是不想圣修女大人亲自前来收拾你,你就老老实实的回去陪房吧。”毒液事实上也不会特地去为难王庸,只是想着这件事情着实有些不放心,才执意要见他一面。掐了他一把略泄气后,才娇媚柔软地说:“你那酒肉兄弟猴子我帮你盯着就行,放心,有我毒液在,保证他死不了的。”

    听着这话,王庸欣慰地朗声大笑起来,刚准备说些什么,毒液又抢先不经意地转移话题道:“至于何冲,等他在慕氏集团建立起来的安全体系完整后,我再去帮他狠狠地测试一下。”

    王庸一想,感情这位美女什么都知道。

    想想老何的性格,虽然是为了当诱饵放水产生的漏洞,过后他也会一丝不苟的研究创新出更强的防护盾,这种精神成为沃尔夫安全公司强大的筑基之一。但毫无疑问,毒液却是寻找漏洞和秘密潜入的专家。她在单挑方面,是被王庸严禁去找神盾之茬的。

    可一个被称之为最坚固的盾,一个被称之为沃尔夫公司最锋锐的矛,可想而知,两人之间的关系又怎能和睦得了?由此,毒液瑞贝莎总会在何冲的防御阵型上找茬挑刺,以图间接斗争出个高低。

    可是随着两人的较量层次越来越高,一个不断地去揣摩和破解对方防御阵型的漏洞。而另外一个,却是不断的想办法弥补那些错漏之处。两者又都是能力非常出众,天赋异禀的奇葩存在。久而久之,不论是神盾还是毒液的专业水准,都是在不知不觉间达到了一个旁人难以企及的巅峰。

    对毒液也没什么好推辞的,王庸轻轻抱了抱她,温柔道:“有你我放心,猴子交给你盯了。注意安全。”后面那句声音有点低。

    毒液慢慢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如漫天烟花尽放绚烂,只是那非主流般的打扮,直接炫花了对面王庸的眼。惹得他一踉跄,落荒而逃。

    ……

    再说猴子这头,凭着熟悉的地形逃脱了民工的围殴,想到刚才那些家伙说自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就气不打一出来。

    “老子龙精虎猛的,怎么是小白脸了?”猴子撇嘴不屑,头晕目眩的摇晃着,步履阑珊的朝街边一个闪烁着暧昧霓虹的发廊里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