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忍忍忍

第六百八十七章 忍忍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按理说,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从事忍者这种特殊行业者,一旦能走到巅峰,自然而然就拥有了根深蒂固的自信。往往来说,这些忍者一般地位颇高,在同行中也堪称是佼佼者,因此越是高难度的任务,就越是能激发他们的斗志与挑战力。而当他们遇到以寡敌众的情况时,更不会轻易选择退缩。即使是身处逆境,一个人单独面对一支寻常的特种兵小队时,都能善加利用地形和潜踪等战术,逐一击破敌人,最终将之彻底消灭。因而,对于厉害的忍者,时间久了,自然会有些心高气傲。

    这也是为何,这个忍者会稍有不服气,在同伴争执此人身份的时候,就敢猖狂的独自一人贴近到了小胡同里,就近去观察这人究竟是不是king。只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甫一接近,竟然就被对方轻易发觉了。不仅如此,更是受到了极其羞辱的警告,让他的自尊心严重受挫。

    心中忿忿不平之余,他恨不能立刻就一跃而起,施展出自己强大的忍术和‘king’拼个你死我活,大不了同归于尽,也好过被欺侮。虽然内心抱着如此想法,但对king的强大畏惧,以及对生命的留恋,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的冲动,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种无意义上前顽固对抗的做法,无疑就是在送死。

    咱可是忍者啊,忍,忍。忍。king爷,求求您不要再羞辱我了。如果您老再这样子,我就……算了,继续忍。努力的平息着心中怒气,让自己归于平静。只是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后背还是被汗水浸透了。

    “你醉了,少喝点。”老板娘躲避着猴子吃豆腐的魔爪,给民工们上着份大量足,很是实惠的炒菜,眼睛着实没好气的瞪了过去。要不是这瘦猴子每个月都会来吃个十几次宵夜,算的上是老客户了。说不得,现在就一下撩阴腿踹过去了。

    “醉个屁啊,就这点小酒哪醉的了我。老板娘,你这二锅头是不是掺水了,喝上去一股水汽?啧啧。还是前些天喝的xo爽,老子一个人干掉足足三瓶。”猴子喝着二锅头,皱着眉头颇为不满地抱怨,想到王庸请喝酒真娘的过瘾,又开始吹嘘起来。

    哪道一旁的民工听了。却都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你小子还能喝三瓶xo啊?难怪天那么黑。”嘲讽声响起。意思再明显不过,一干人都认为猴子在吹牛。

    见猴子脸红红的,没有一点反应,有个小民工又继续大声取笑道:“听说你的小红妹妹现在傍上大款了,难不成,你那喝洋酒的钱是她倒贴给你的?”话音刚落,四周又响起一片哄笑声。其实这群民工与猴子大都相识,除了经常来这儿吃饭,偶尔也会在某些特殊场合碰碰面,自然是知道些猴子的事情。平常闲来无事也爱捉弄他。拿他作为饭后的谈资。

    “他奶奶的,你说什么?”猴子有些晕乎乎的,听的脑袋发涨,酒劲掺杂着怒意一个劲的往上涌,自己什么时候沦为吃软饭的小白脸了?民工的嘲笑传来耳边,顿时让猴子感觉颜面扫地,未经头脑思考就站起身来。只听“啪!”的一声响起,空的二锅头狠狠地砸向了小民工的脑袋。想着先爆个给这个家伙震震,反正是空瓶子,又不值钱。

    没有防备的小民工脑袋立刻就开了花,愤愤然用手一抹,见血了。只见他霎时就怒气上涌,连忙拿起手边的凳子猛地劈向了猴子。

    猴子虽然微醉,头脑可还算是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惹恼了这家伙,他必然会进行反扑报复,自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时刻保持着警惕。见凳子朝着自己迎面劈来,猴子倏地一窜,灵活的就向身侧快速躲闪,顺手又拿起一个瓶子扔了出去,砸在了饭桌上面。霎时间,碗碟倾斜,菜汁飞溅。

    那些五大三组的民工没想到猴子会来这么一手,个个都像点燃了炸药桶,站起身来,恶狠狠地盯向猴子,把他团团包围了。

    时间仿佛变慢了。幻影忍者紧张期待的关注着最后一幕打斗来临,king终于要动手了么?假如真的动起手来,以king的实力来说,这些民工绝对是菜鸡,相信不出三秒就可以掀翻一地。一旦打斗结束,这提心吊胆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与此同时,那幻影忍者开始暗中琢磨,是不是要趁着乱局往后撤撤,和king保持安全距离?转念一想,不行,这绝对不行。刚才king用花生米砸自己小,却没有动手杀了自己,很明显那是在警告自己。如果自己无视他的警告,贸然乱动的话,说不得他会趁机干掉自己。以king的强大实力,在对付这些普通民工的同时,又怎么可能不放一大部分注意力在自己身上?

    在民工挥起拳头间,幻影忍者好似看到‘king’朝自己隐藏的弄堂又看了几眼,这让他的心又是陡然紧了起来。不一会儿,又看到抱着头,被揍的四处躲藏的‘king’突出重围,姿态狼狈的朝自己隐藏的小弄堂蹿来。

    看似非常猥琐的脸越来越近,幻影忍者的心都快飞跃了出来。开什么国际玩笑啊?难不成,king是故意和这几个民工起冲突,实际上是声东击西?把目标对准了自己?

    想到这里,他挂在饭馆的屋檐底下的身子,紧密贴合着墙体。全身肌肉都被调动起来,做好了随时迎战的戒备。心底暗自作下了决心,一旦king朝自己出手,那么就算是死,也要反咬他一口的。要让king知道,咱们幻影忍者可不是一只虫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虽然一方面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他依旧是丝毫不敢乱动,也不敢率先出手。突然,一阵风似的感到‘king’从自己身体下穿过,让幻影忍者又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有些魂魄齐飞的感觉。气势,那强大的气势压迫的他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我会回来的。”猴子转着头,对那些民工们竖起了羞辱的中指,然后从弄堂里面飞快地蹿出去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咱又不是武林高手,一个打七八个的蠢事可不会干。

    等脱离了危险,猴子揉了揉被打疼的地方,不禁又开始发挥阿q精神,笑着得瑟起来。想想还是自己聪明,早就留好后招,预备从小弄堂跑出来。就像老大王庸说的一样,聪明人做每件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可以溜走的路。一想到这些,浑身的疼痛也就无关紧要了。

    ……

    夜阑寂静,树影像张牙舞爪的鬼爪,随着风摇摆。

    酒店里,幻影忍宗的黑影人不安地叹着气,陷入深深的冥思当中。幻影忍宗动用了跟踪忍术登峰造极的忍者,可就是刚才,他颤抖着声音惊悚的汇报说:他被发现了,‘king’假装被一群民工围殴,结果离开的时候差点又蹭着他的身体,摆明了是故意放过自己。他当时太恐惧,以为自己就要挂了。

    忍者都是经过千锤百炼,艰苦训练,才能达到忍术的最高境界。一个忍者的害怕,就代表着对手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无法用忍术来驾驭自己的行动不被对手发现。

    “将军,我看还是你亲自出马比较好,king是什么人?目前为止就只有魔王凯撒一人能与他叫板抗衡了。至于如何让魔王凯撒出面,这你就不要操心了,全权交给我来解决。关于你的人汇报的结果,其真实性还有待商榷。虽说目前种种迹象都表明,此人极有可能是king,不过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确认之前,我可不敢贸然请动魔王凯撒。相信你也了解一些传闻,那个人的脾气可不得了,谁惹得起啊?一旦真发起火来,极有可能会连带着我们整个组织受到严重冲击,造成巨大的损失。”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敲击着钢琴键,神态淡然,谈吐优雅,好似和人在谈论美妙的艺术一般。优美的旋律飘荡在空中,让人不忍心破坏这美好的一幕。

    黑影人沉默片刻,慎重地一点头:“嗯,你说的非常正确,我马上带人亲自去跟踪,亲自确认,不过这后面的问题就交给你了。”幻影忍宗不光是有着历史悠久的忍术,还有着世界一流的跟踪设备,掌握一些跟踪器的核心技术。因此黑影人对跟踪和情报搜集,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至于刺杀king这件事,那是极为冒险的,甚至是有可能是去用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原本他已经觉得情报够精确了,他相信自己属下们的判断,那人绝对是king,否则不可能会对他这种级别的忍者,造成如此恐怖的威慑力。但是既然最终出手的人是传说之中的魔王凯撒,就由不得他掉以轻心了。否则一旦出些差错,魔王凯撒把怒气全部发泄到幻影忍宗头上怎么办?若是如此,宗主肯定会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去抚平魔王凯撒的怒气。

    一时间,这个被称为将军的黑影人,委屈的升起了想要骂街的冲动。这个任务牵扯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佣兵之王k1ng,还有魔王凯撒……还让不让人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