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八十六章 king神您是要闹哪般?

第六百八十六章 king神您是要闹哪般?

    ……

    旁的不说,就说幻影忍宗这种传承已久的刺客和情报联盟,如果人king爷真有联手示好的意图,说不得宗祖老人家真的会为了讨好他,而把最漂亮的女忍者送到他床上。

    试想一下,如此一个到能呼风唤雨,甚至有可能能改变世界格局的可怕存在,又怎么可能会对如此档次的女人色心大动,猥琐到掉渣呢?所以说,一些人开始了初步的判断,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king。

    而某幻影忍者,经过细密的观察探测,已经通过内部通讯器,绘声绘色地向大伙儿们阐明了一些关于king的情报,当然其中不乏有其自以为是,暗自想象的一部分。由此可见,幻影忍宗这个极具专业性,在全球范围内活动极其活跃的团队们,已经把king的恐怖深深烙刻在了心里。

    谁也不想成为被活生生涮肉的悲剧是吧?只是为了确定king露不露出破绽,根本不必靠那么近。更何况,大家伙儿还是有充足理由的,凑那么近,难道不怕被king发现,暴露了行踪吗?打着这个旗号,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个都只顾着战战兢兢地掩藏好身形。

    就在此时,这一组精锐的跟踪团队,已经通过内部的联络器讨论的热火朝天了起来。一部分人认为这绝对不是king,陈列出了一大堆的理由。而另外一拨人,却斩钉截铁的认为这是king。理由是刚才的试探。显然已被高深莫测的king察觉。此刻他表现出的行为举止,一定是在故意演戏。将计就计的迷惑跟踪人员。

    这么一番激烈论证下来,倒也算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间竟迷失了方向,越揣测就越复杂,而king的身份也如卷起的谜团般越来越可疑。

    近乎是与此同时,在十多米开外的一根电线杆前,某个打扮风~骚妖娆。浑身弥漫着颓废气息,正背靠在电线杆旁抽烟的非主流高窕少女,目光之中隐隐露出了一丝不满的杀意,仿佛是在竭力压低着声线,控诉道:“何冲,你竟然让我保护这种恶心猥琐的家伙?还据说周围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们,把这恶心的猴子当做了他?真的实在是受不了了。你速度点来替我,我都快要忍不住杀人了。”只见她手上青筋暴起,游走在暴力的边缘,看得出正在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

    很快,她的耳钉耳麦里,传来了何冲无奈的呵呵笑声:“姑奶奶。请你忍着点儿。这可是老大亲自交代下来的任务,我们必须得尽力完成,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咱俩谁都担待不起,就等着一起被处罚吧。那个猴子人虽然显得猥琐了些,不过和老大的关系倒是不错。而且。老大还想用他作诱饵,引出潜藏在黑暗之中的幕后指使者呢。”

    说到这儿。他又顿了一顿,话锋一转,接着撺掇着追捧道:“哎,我倒是挺想来替你的,不过您姑奶奶也知道,那些暗影可是埋伏着呢,不得不承认,这些家伙在潜行暗杀术上还是很有一套的。我老何自认没这个本事,玩不过他们了,而这世界上能在这方面强压他们一头的,估计也就只有您毒液老人家了。您就看在老大的面子上,消消火气,在忍忍吧。估计那头是按捺不住了,总会先出手的,到时候把幕后黑手纠出来,那可称得上是大功一件啊。再说,这个猴子总要保护好的,如果他出了点事,老大就真的丢人丢到太平洋里去了。”

    没错,这个潜伏在附近的非主流少女,赫然就是毒液所假扮的,这要不说,换作熟人在她面前,也只会当做是一个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假装外国人,花里胡哨的不良少女。也许因为那是王庸的派遣,又抑或是何冲的马屁拍的还算中听,毒液的火气总算是稍稍见缓,吞云吐雾的淡淡回道:“哼,好吧。不过我可警告你,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如果猴子这家伙再敢挑战我的心理底线,如此败坏king的形象,我可不介意出手要他点零件的。”

    可怜的猴子,哪里会料到自己已经成为了各处关注的中心,处在了一场大风暴的中心。看似安然无恙,只要是稍有行差踏错,就会被卷得死无葬身之地。难以想象,假如当真被他通晓了全盘,肯定会被惊得五雷轰顶,仰天大骂:“老王你坑兄弟不是这么坑法子的好伐啦?”

    而此时的猴子却还是一点儿都浑然不觉,抬起手得意洋洋地嗅了嗅掌间的味道,满脸猥琐而得逞地笑道:“老板娘你这又是丰满了不少啊?够劲道。”

    老板娘扭腰风情的甩了甩卷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碍于他是常客,也未多做计较,仅仅是埋汰了一句道:“死相,给我家那口子看到了,少不得拿菜刀来砍你,看你还敢对老娘动手动脚的。怎么?今天竟有空来我的小店啊,发工资了?发工资就多点几个小菜。”

    “你这有啥好吃的,都端上来给我尝尝,我可不挑剔,什么都吃。”猴子得瑟的舔着脸凑近老板娘,伸出魔爪想再次探入老板娘的围兜。表面上装作兜里有钱,是来大餐一顿的。但心里却暗自发苦,盘算着口袋里的钱够叫什么菜?一碟花生米,盐水毛豆,呃,再来一盘爆炒螺丝。

    “先给我来两瓶二锅头。”猴子看向老板娘充满期待的眼神,不自在的憋出一句,却是不敢再多叫东西。

    “切诶,就知道你又是来混吃混喝的,每次都这副死德行。”老板娘大失所望,狠狠的再次拍走猴子的手,毫不客气地怒声道:“得了,你这还有多少钱,通通都给我拿出来!我来帮你配菜,不要在私底下计算来计算去的,我还不知道你小瘪三。老娘的本事你也知道,十块钱也能烧出二十块钱的菜,味道不要挑,足够你吃饱,怎么,小瞧我?”老板娘火辣的性格一览无余,调侃怒骂间戳窜猴子的小把戏。猴子也识相地挠了挠头,没有继续尴尬的和她贫嘴笑闹。

    二人说话间,只见一群大声谈笑的民工晃荡着走了进来,同时一抹影子一闪而逝,像微风拂过般停留在饭店后小弄堂的暗影里,落叶无声的匍伏着。

    幻影忍者紧跟而上,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看着这一切,小饭店里面简陋的桌椅,灰尘堆积的角落,和一群刚赶了夜工回来的农民工。

    简直不敢相信佣兵之王,会来这种最低廉的小饭馆,还得忍耐着弄堂里面杂物散发的臭味?富可敌国,不可计数的赚钱行业,旗下的沃尔夫公司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这货绝对不是king,king怎么可能是这种格调?

    老板娘本不是做高档生意的,见一队民工来了也不嫌弃,反而热情洋溢的给民工拼桌子搬凳子,顺便收缴了猴子的几十块钱,顺手给他两瓶二锅头,二小碟凉菜,然后就进去吩咐厨子老公抄菜了。

    猴子就着小花生,美滋滋喝着酒。慢慢两瓶二锅头下去,一会儿就已经面红耳赤。感觉老板娘不搭理自己有点无趣,不时望一眼小弄堂,仿佛想到了和老板娘之间的什么得意事,还时不时的咧嘴淫笑。

    幻影忍者糜动起紧张的心跳,他看过来了,这么快就发现自己了?是否要快速撤退?我勒个去,谁告诉这是假冒的king?瞧那看似浑浊,实则犀利无比眼神,竟然隔的那么远,还能轻易识破自己的伪装,眼神直指自己隐藏之地。这是何等的了不起?king,这一定是king。

    天呐,想他堂堂特级忍者,最终的下场不会是被活涮下酒吧?猴子的嘴角在笑,是在嘲笑自己的拙劣伪装吗?亦或是在警告自己,我已经发现你了,你就是只上钩的猎物,死定了。

    一想到king的绝对强大和恐怖,那哆嗦着的幻影忍者,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的滴落下来,但是他却是不敢贸贸然的挪动半下脚步。因为他“感觉”的到,自己已经被king不经意般,若有若无的锁定了。只要自己胆敢有半丝风吹草动,那么下场绝对是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

    “老板娘再来了两瓶二锅头!”猴子感觉还不过瘾,拦住了路过的老板娘大吼着。刚才无聊看到弄堂里有个蜘蛛在吐丝织网,网住了一只小虫,小虫却硬是挣脱不得。一丝感触就突然油然而生,想他猴子的命运,和那只苦苦挣扎的小虫子没啥区别吧。

    想罢,心里不顺,抓起了几粒花生米就远远的砸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不错,还自己的眼力好。一粒花生米精准地砸破了蛛网,那只可怜的小飞虫趁机挣扎着飞走了,而已经狰狞前来的蜘蛛,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宵夜飞走了。

    更可怜的是那个暗影忍者,自持胆大,想凑近了观察这猥琐的货是不是king。但毫无疑问,这绝对是king。不过king爷您发现了我,要杀要剐都行,干嘛要用花生米砸我小**啊?这是要闹哪般?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