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八十五章“猥琐”的king

第六百八十五章“猥琐”的king

    ……

    想到此处,他纹丝不动的身板也细微的抖动了半分,强自催眠着让自己进入到平静状态。又赶忙打开通讯器,呼叫自己的队员做好准备。虽然这幻影忍者,自认为也算是一个跟踪暗杀的高手了,况且死在他手中的一些大人物和高手也数不胜数。

    但饶是如此,他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对方也许是有着公认的佣兵之王名头的king,倘若此人真的是传说之中的king,自己又如何与之相提并论?

    这边小心翼翼地防备着,而猴子哪里会意识到这一点,只见他仍然哼着小曲,悠哉地骑着电动车,转眼间就晃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碰”一声刺耳的撞击声在前方猛然响起,而后又传来物品哐啷落地的散落声。

    就在这黄灯闪烁三秒空档里,只见一辆无牌摩托车如旋风般疾驰而过,也许是为了抢过十字路口,更是心急的加足了马力行驶,一个不留神,在前方行走的大妈身边倏地擦身掠过,而这位年迈的大妈猝不及防,紧跟着脚下一个趔趄,顺着惯性便扑通一声摔倒在路边。她身上背着的一些易拉罐和饮料瓶,如天女散花般飞的十字路口满地都是。而大妈本人,脸上则是一副痛苦扭曲的表情,嘴里直呼着自己的腿断了,一手抚在腿上,一手着地勉强稳住身形,看样子伤的很重,一时间竟是爬不起来。

    而这位肇事者,仅仅是淡淡的回头看了一眼,仿佛一点都不为所动。只见他开口还大声骂了句什么。之后就抛下了被撞的大妈,生怕外人看见似的。火烧屁股般迅速调转车头,“轰”的一声引擎作响。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猴子,歌声瞬间戛然而止,张大嘴巴,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看这位被撞到的大妈打扮,衣衫褴褛,而路上的破易拉罐撒的满地都是,显而易见,她应该是以捡破烂为生。虽然已经瘫倒在地,但口中却还在不停大声的痛诉着:“哎呦。疼死我这把老骨头咯,该死的混蛋,撞了人就跑,让我这个孤苦的老太婆怎么办啊,疼死我了,救命啊!”拾破烂大妈半侧的身子,可怜兮兮的拽紧被撞的腿,暗劲一捏,一缕鲜血便顺着撞破的伤口蔓延出来。

    在她扭头的瞬间。似乎是不经意间瞥见了猴子,神情一转,立马又挤出两行泪来,呜呜咽咽的伸出扶着腿脚的一只手。用浓重普通话的口音,对着猴子哀求道:“哎呦,大兄弟快救救我。我的腿好像断了,刚才那该死的人。撞了我老太婆就逃跑了。可怜我孤苦伶仃的老太婆,被撞伤了也没人来帮帮我。好心人,你就发发善心送我去医院吧,好人会有好报的。”

    猴子一个哆嗦,一刹那便回过神来。摸了摸下巴,又抬眼瞅了眼她,抽搐着嘴角却是一声不吭。随即“蹭”的一声,猴子突然一加电力,头也不回向前冲去。电动车如泥鳅般穿过路面一个个饮料瓶,只留下凄惶的大妈凌乱在风中。

    等到抵达对面路口处的时候,刹车突然一顿,猴子抬头对上了红绿灯旁边的治安摄像头,扯出了一脸笑容,耸耸肩无辜道:“人不是我撞的,骑摩托车的家伙撞了人跑了。赶快派120来救人,我是好人。”说完,电动车就哧溜一声开走了。

    等开出去了两条路口后,猴子嘴里还在不停歪歪唧唧,庆幸着逃过一劫的同时,喃喃自语道:“幸亏老子反应快,开哪门子玩笑?谁不知道这年头敢扶被撞倒的老奶奶,已经是最牛逼的炫富方式了。”

    猴子不认为自己是个坏人,也知道救死扶伤,尊老爱幼是华夏国的传统美德,而且小时候老师就是这么一番教导的。何况当时自己已经采取了最直接的救助方法,透过治安摄像头通知了警察。不是说现在天网系统牛逼吗?不会连路口撞了个老妈子都假装瞅不见吧?

    想起在上保安课的时候,也教授了一些简单的急救知识,这种属于骨折的范畴,最好是不要轻易搬动。而自己的这辆破电动车,就更不能运送伤患了,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也是无能为力。另外,猴子探出手又摸了摸衣袋,除了那颗假的令人发指的钻戒,口袋里就剩下了几十块零钱。去医院挂个专家门诊都不够,穷的响叮当。这年头,人穷就注定着志气短。这不,连想做点好事,救死扶伤都不敢啊。

    更重要的一点是,猴子听媒体报导过无数类似的新闻案例,自是让他心生怯意。这要是万一被讹上了,下半辈子可就彻底栽了。

    见到猴子的所作所为,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幻影忍者捏紧拳头,差点从灯柱上面爆出多余的阴影。

    “难道是被发现了?”低沉的声音来自于倒地的大妈。不一会儿,但见她蹙着眉头,竟是毫发无伤地自己爬了起来!

    心下多了一份盘算。难道是自身露出了破绽,在哪里被发现的?没理由啊,刚才那一幕自己杰出的演技,可是堪比奥斯卡影帝的水平啊?而且刚才那一撞,几乎八成真两成假,怎么看都不像装的,况且估摸着对方只要稍有些恻隐之心,应该就会上来扶自己吧。那么排除下来只有一种猜想,那就是自己的伎俩真的被对方识破了。

    按照预定好的计划,只等猴子一靠近身侧,她就能施展鬼神莫测的盗窃之术,尝试着将钻戒盗取回来。因为这一次的行动布局目的,便是为了测试这家伙究竟是不是真的king。

    其实这一次的行动,已经算是很冒险了。如果对方真的是king,那毫无疑问自己的盗窃会有很大几率被对方识破。从而被擒获而杀掉,这时潜藏在暗处的幻影忍者。便是帮忙掩护其撤退的助力。但即便如此,她自认为自己逃生的几率也不过是五六成而已。

    实在没有料到。头号嫌疑对象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落荒而逃,这简直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得出来的事情。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对方真的是king。他在自己心生跃跃欲试杀机那一刹那,就敏锐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一丝“杀意。”而他这种举动唯一可以解释的通的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份暴露,才本能的选择了战术性转移。

    对,就是这样,“大妈”眼神中多了一份坚定,想到这里便直接打通了电话。向上头汇报了这次获取的情报。而那潜藏在暗处的幻影忍者,见不用自己出面去挑逗引开king,也是忍不住大松一口气,后背有些湿漉漉的了。

    即便是对死亡早就有所觉悟的死士,也不愿意面对传说之中佣兵之王king那头荒古猛兽。这绝非是在开玩笑,因为根据很多收集的资料情报显示,自从king出道以来,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因为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据说。king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把敌人绑在行刑架上,架起一个火锅,用精湛的刀工把活人一片一片的切下来涮着吃,足足要吃好几顿才罢休。更可悲的是。当那人只剩下骨架和内脏时,还奄奄一息的活着。就算是再冷血的死士,也忍受不了这种痛苦无比的死法。他们宁愿被king撕成碎片,还来的更痛快些。

    与此同时。带着蝴蝶面具的女人死死盯着电话,脸上的表情显得希冀又纠结。在听到刺探king的下属给自己的汇报之时。紧紧的抿住了红唇,似乎想看透‘king’身份是否已经明朗。黑影人在旁边怒气冲冲地下达着命令:“八嘎,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确定,现在只是有九成的可能性而已。给我继续盯着,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毫无破绽。给我盯住,除非你们都被king打死了,或者是他露出了破绽。”

    电话另一头机械的应承着,额角渗出了细密的汗。不多会儿,便紧跟猴子的方向而去。

    当猴子晃晃悠悠的路过一家门面破旧的小饭店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这才停下了电动车,大摇大摆的迈着步子朝里走去。

    很多小饭店为了节约成本,增加盈利,都是连晚饭带宵夜一起做的,来这里吃饭的基本都是口袋里囊中羞涩的平民。这种街边小饭店里基本就家常菜,各类麻辣小炒,价廉物美,而且分量十足,因此很受附近的民工,中下阶层的同胞青睐,久而久之,猴子便成了这里的常客。

    猴子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类型。每每值班到凌晨,都会来弄两小炒,美滋滋的咪两口小酒,对他来说也算是人生的一桩乐趣了。

    小饭店现在时间段有点冷清,老板娘一身油腻的围兜还没有解下来,白白的胳膊支在小饭桌上面打盹。

    猴子一瞧,平时什么油也揩不到,今天可是个好机会,邪邪一笑,便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把手伸进老板娘的围兜里捏了一把。

    “哎呀!”老板娘尖叫一声,又“啪”的把猴子的手打掉。“猴子,敢吃老娘的豆腐,找死啊。”老板娘挪动有点肥的身躯站起来,满头卷发箍着缀满了锆石做的头箍,发出一片光亮。

    躲在远处,以各种各样跟踪手法盯着猴子的国际专业人士们,在这一瞬全都傻眼了。不是吧?这货会是king?不,绝对不可能?人家king是什么人啊?跺一跺脚,全球格局都得颤三颤的主。他老人家要是想要女人的话,随便勾勾手,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大型组织,巴结着把自己培养出来的极品处女交际花送到他床上,只图逗他欢心片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