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七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六百七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

    “谁去堵截他们?”看样子x组织迫不及待的要灭了自己。沈离被自己完全拔除后,他背后的那只大老虎已经发毛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了他们的好事,断了他们的财路,让自己已经成为了x组织哽在喉咙口的鱼刺,不拔除已经不痛快了。

    毫无疑问,他们这一次的目的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想引出自己来。

    何冲却一反刚才严肃的神色嘻嘻一笑:“保安一队的人都争着抢功劳,应该是黄勇想借此立功,改善一下自己欧阳总裁心目中越来越低的位置,为了表忠心,最近连吃住都在公司里了。这不面带着一帮人马,直追追乌贼兄弟去了。”

    蓦然何冲转念一想:“不对啊,呵呵,你怎么不抢回嫂子的钻石?莫非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你用计归用计,这明天嫂子问我这个给她做安保策略,很是信任的家伙没把她办公室看好炸没了,你可要帮兄弟挡着点啊?要不我明天到雷劲那公干去,让你一个人整天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何冲暗自腹诽老大同时,暗想着大嫂一看到她的办公室狼藉一片后,连结婚戒指都丢了,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不过到时候,责任肯定是由老大去担的,自己这小胳膊小腿,还是老老实实的在旁看好戏好了。

    一想到自家老大在嫂子那里吃瘪的模样,就不由嘿嘿在心内偷偷暗笑。

    瞅了瞅王庸,看着他有了一抹温暖而暗赞不已。多少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人能够克制得住自家老大。而老大,也仿佛正在逐渐摆脱过去那浓郁的阴霾,渐渐地有些像是个正常人了。

    就算是顶尖高手,面对家里的母老虎也是力有不怠。不知道老大会用什么方法拯救自己。

    王庸直接无视,没好气的说:“切,你错了吧?我家菲菲肯定会心存惭愧。把我送她的结婚钻石丢了心痛,惩罚你这个罪魁祸首的同时。向我这个老公好好撒娇讨好。”王庸盯着监视屏幕突然不出声。思索了一下眉头顿时舒展开来,他伸了个懒腰,仿佛有些了然。

    何冲也发现了监视屏幕里面乌贼兄弟悄无声息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突然之间发现了他设计的监控系统。

    “他们很高明,相当的高明!”随后转动已经有点酸楚的脖子,赞声说:“挺有些想法的嘛。”

    取得钻石的乌贼兄弟没有直接下十七层而是窜出办公室后,从安全楼道里直接上了十九层。

    十九层所有的监控被早先进入的汤姆。用特殊装备设置了一种虚拟假场景。

    监控画面智能停留在无人时段的画面,二人知道只要是king在的话,他们直接下楼感觉很没有成就感,秒几个菜鸟级别的保安不是技术活。也不屑对付那些小蝼蚁。

    二来说实话他们也不希望直接和king这种疯狂而恐怖的家伙直接对上,毕竟人家佣兵之王的名头不是自己吹出来的。佣兵界听到他的出现要么五体投地如同当做神一般的存在。要么就是闻风丧胆,狼狈而逃。

    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歼灭king,那唯一的结果就是自己被干掉,谁也不是白痴。乌贼兄弟能活到现在,混得风生水起。当然不是那种肌肉过度,脑容量却不足的傻瓜。

    “极速电梯怎么样?”汤姆一脸激昂,兴奋期待的走到电梯门口,一块门板咣当一声丢弃在旁边。那是早先汤姆从十九层窗户潜入后直接撬开的电梯门。等的就是触动警报后有人会从底下趁坐电梯直达十八楼。

    等一群人出了电梯。二人從身跃入电梯箱体的顶部,弯刀利刃吊挂电梯的钢索。

    只听见“嘶,咔!”电梯轿箱与墙壁的摩擦声刺耳不绝,火花四溅,箱体闪电流星般直线垂落。带起一股冲击力碰碰的砸向乌贼兄弟,他们二人双手握紧,各自甩出钢丝挂在钢索上面缓冲冲击力,随着箱体“哐!”砸入地下车库,如同炸弹爆炸,

    烟尘碎屑四散横冲直撞的飞溅。乌贼兄弟停顿在箱体的上方二米多处,上下不停的弹动,手腕间钢丝绳颤动不已,承受冲击力。

    “哦哈,再高点就更爽了。记得我们最高纪录是东瀛国的帝国88层的极速电梯,这个太小意思些了”汤姆松开握着杰瑞的手,还似乎不怎么过瘾,对于自由落体的不断加速度,肾上腺素已经大量分泌,让人愉悦而兴奋至极。

    虽然是不愿正面和king为敌,有些落荒而逃的嫌疑,但他们也不想留给king的印象,着实太过猥琐不堪了。适当展示一下他们的强大和疯狂,也能让king绝对不敢太过小觑他们兄弟。

    “走吧,按照那个女人的计划。我们只要把钻石放在指定位置,任务就算完成了。至于玩,以后有的是机会。”杰瑞率先收回钢丝跳下,踏上已经撞击的扭曲的轿箱,抬头瞧着上面漆黑的电梯通道。上面隐隐传来十八层里面惊恐的叫声和上面微弱的光线扫射。

    二人钻出损坏严重的电梯,拍了拍身上一些尘灰,一眼就看到电梯对面直线扫过来的摄像头和红外线。

    乌贼兄弟挑衅的大摇大摆的走到镜头前,杰瑞拿出钻石对着镜头晃了晃,汤姆夸张的做了个鬼脸。手按一住摄像头,使劲一捏“咔嚓!”

    一瞬间一片麻点出现在监控室里。

    何冲摸摸头笑了一声,电子干扰掩藏了一切视线,乌贼兄弟提前准备充足。

    “呵呵,挺嚣张的。能在我面前上蹿下跳的家伙不多了。他们很明显已经算到了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幕,故意挑衅来着。但是x组织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来雇佣乌贼兄弟,就想指着他们对付我王庸吗?是不是太幼稚了?”

    王庸抱着双手,眯着眼的晃动自己的脚尖,微微冷笑不已。

    想到自己的母亲的死居然和这个贩毒的x组织有关,当初沈离在后面开枪,绝大可能性就是有x组织在授权。甚至于,自己母亲当初为什么会去部队探望自己,也是极有可能是有人在暗中操纵。一股无名之火快速的升腾起来。

    虽然沈离临死前死咬不放也不肯透露一丝有价值的内情,以前边陲之地他开射那枪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想想自己当时的暴走冲动的起因。心中随着思绪的推进透出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而那个去刺杀李逸风母女,有着边陲之狼纹身的小周,这说明了什么?肯定听从沈离的调遣来到华海市。

    一个边陲的士兵能远离队伍到这里,里面肯定要走一定的程序。也许,自从自己离开之后,边陲之狼再也不复当年那般干净剔透了。

    自己内心深处纠结着不同寻常的情绪,森然之气无形扩散开来。

    如真是如此?又情何以堪?那个部队,非但是自己从小就极为仰慕的一个圣地。还是自己生命旅途之中,极为重要,留恋的情感寄托之地。

    此时何冲缓缓的从衣服袖口里拿出一块方形手表,触动按钮后,一抹蓝色光凭空出现在面前集结成一个在空气中的三维虚拟屏幕。里面出现了乌贼兄弟穿行在车库里面的情形,随后不以为意呢喃说:“他们知道你在慕氏集团,所以极速的退走了。据雷劲的阐述他们真正的实力是在海上,我们的海洋运输曾经接触过他们一次,他们受雇于人去米国解决石油纷争搭了我们的顺风船,不知不觉潜伏在我们轮船底部整整二十四小时。雷劲发现后因为没看到他们作出对我们不利的行动。没有正面冲突,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作为最铁的兄弟,明知他不会放在心上也会提点一下。这正是真兄弟才会出于关心的啰嗦。

    何冲要让王庸知道,乌贼兄弟的战斗力也许比他要差。但绝非能轻易捏死的蝼蚁,千万不要阴沟里翻船才好。

    感受到了自家兄弟的关心,王庸脸色温暖了许多:“对于任何胆敢和挑衅我佣兵之王的角色,我都表示欢迎,老何你尽管放心。我王某人是个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自然知道在战场上绝对不能小觑任何人。”一股大气凛然之色在他脸上浮现,环抱双手傲然于世。王者的尊严,又岂容任何人挑衅?

    在地下车库里面交替潜行的乌贼兄弟,环顾四周打量停在里面的各色小车。

    杰瑞走到中间。这里停着一辆普通的红色小车。车里挂着卡哇伊的小玩偶。他敲了敲那后玻璃窗,挑眉对着汤姆指指:“那个娃娃挺不错,与上次和我们唱对手戏的女兵一样穿着迷彩服,很性感,就送给她了。”

    “眼光不错,那天要不是king出现,那几个性感迷人的女兵就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猎物了。”汤姆有点恨恨的想到即将到嘴的猎物跑掉,就有些愤愤然。

    瑰丽的钻戒被乌贼兄弟用巧妙的手法塞在了娃娃的迷彩服里。

    二人又在附近捣鼓了一会,飘然离去。仿佛是一对老练的猎人,已经完成了陷阱设置,就等着猎物主动送上门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