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心灵治愈

第六百七十三章 心灵治愈

    ……

    李逸风是什么人,两女心中自是清清楚楚。那可是闻名于华海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啊,不仅是公安局副局长,还是**扫毒的先锋英雄。尤其是最近时rì,又经常出现在新闻频道之中。华海市各媒体,毫不吝啬的对他进行着一些关于雷霆扫毒方面长篇累牍的报导,甚至于对他过往的一些英雄事迹,还作出了专辑来大肆宣传。

    在华海市内,这几乎已经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很多人都对他万分崇拜景仰,认为他必然是前途不可限量。甚至有人预测,在未来数年内,他极有可能登顶公安局局长的宝座。

    可就是这么一个闪耀着层层光辉的人物,没想到非但是王庸的战友,昨晚竟然还死了,死在了王庸的怀里!这是一件多么天大的事情!难怪从昨晚到现在,华海市高层之中都充满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紧张局势。

    两女震惊之余,均是面面相觑,看清了对方眼神之中的不安和忧虑。李逸风究竟是怎么死的?会不会和王庸有什么联系?如果真是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了。而且就算和他无关,那他也是蹚上这趟浑水了,注定难以置身事外。眉头深锁着,各自心中思量着应对之测,她们甚至已经想到,是不是需要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赶紧先把王庸送出国了再说,当务之急避一避风头也好啊。

    只是,欧阳菲菲却突然不经意间瞥见王庸那不为人知的一面,深邃如漩涡的眼眸里,印刻着满满的痛苦不堪,想必他定是伤心极了吧?不知怎的,欧阳菲菲芳心深处一丝柔软被轻轻触动,不由得微微一痛,不自觉的就伸出藕臂将他抱在了怀中,一边柔声安慰道:“王庸,我是你的妻子。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的这一边,无条件的相信你,和你并肩作战。所以,即便是痛苦,也让我一起和你分担好吗?好了好了,别难过了,你先和我说说,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好提早作出准备,如何?”

    王庸嗅着她身上清幽的体香,感受着她身体上传来的丝丝暖意。她的双臂虽然柔软,却让他的心灵,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柔与呵护,以及那静谧到如同港湾一般的祥和与安宁。

    两人自从在一起了以后,王庸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欧阳菲菲带给自己那浓郁的正能量。此刻仿佛正通过她的身体,她的双臂,化作清澈甘甜的涓涓细水,淌入到他的心中,滋润到他的灵魂里,洗涤着那些缠绕不休的晦暗。心灵上那些累累的伤口,好似也在这种柔和无声息的治愈力量之下,渐渐开始愈合。在拂走尘埃之后得到净化,痛苦正在远离而去。

    而周身刚刚弥漫而起的暴戾,难以自控的负面情绪,也在欧阳菲菲的话语和拥抱下,如遇到了阳光的积雪般,慢慢融化。

    “没事的,没事的。哪怕出了天大的事情,我也会站在你这一边。”欧阳菲菲见他没有回答,心想他定是还沉浸在悲伤里。心疼地注视起王庸的那双眼睛,只见那里面布满了血丝,显得沉重又疲惫不堪,仿佛承载着太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心事。

    “呼~”王庸深深呼出了一口气,肩膀一塌,总算暂时从低迷中走了出来。一路历经生生死死,他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对于自我心态的调整与控制,当然早已经不是当初十七八岁时候能比了,少了份冲动,多了份自制,变得更为成熟稳重了。何况,今天大部分的凶险戾气也**了出去,沈离的死,虽然不代表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但却是让他多年积郁在心的新仇旧恨,在刹那间消弭了泰半。

    只是现在再次挑起李逸风的事,又想起了母亲,心里依旧觉得隐隐作痛。

    “菲菲,你放心。”王庸轻柔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又哀叹了一口气,低沉着嗓音道:“我和老李,以前本就是同生共死过的战友兼兄弟。而这一次,原本是相约在一起喝喝酒的,不过他临时找到了些线索,并急着要去调查,我就理所当然的陪他一起去了。只是。”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眼中浮上了一层意味不明,神情哀痛道:“结果没想到,那是犯罪分子布下的一个陷阱。在一场恶战之后,老李为了救我,不幸牺牲了,而我也因此受了些小伤。不过你不用担心,犯罪分子已经被公安局剿灭了,老李的仇也算是报了。”

    王庸下意识的不想欧阳菲菲知道自己的那些事情,不想让她担心,更不想让她伤心。所以随便扯了个小谎,对李逸风的家人也声称是这样,好歹最终保住了兄弟的名声。

    欧阳菲菲大松了一口气,听王庸这么一解释,这下她一颗心总算是彻底安定下来了。看来王庸虽然搅在了里面,但应该是没有摊上什么大事,这样对她来说就足够了。其实女人在某些方面是比较自私的,李逸风的死对她来说感触不大,只要王庸平平安安就行。

    当然,她也知道此刻王庸的心情,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毕竟多年的生死兄弟死了,还是死在了自己怀里,没有jīng神崩溃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了。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里面肯定有多煎熬。

    一时间,欧阳菲菲倒是像极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一边体贴地帮他倒了些热茶,一边还柔声宽慰不已。

    戚蔓菁站在一边,倒是也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王庸。走了两步,蓦地,只见她眉头一紧蹙,脸sè顿时微微发白了起来。犹豫着停下脚步,才拿出了手机,牵强地笑了笑说公司里有急事等着她去处理,便借故告辞而去。

    等戚蔓菁走开了之后,说不上为什么,欧阳菲菲反而略微有些不自在了起来,借故跑去给王庸煮面,顺便把关掉的水阀打开。

    王庸自然趁着她在厨房里瞎忙活的时候,蹑手蹑脚地跑进洗手间,将莲蓬头一打开,飞快地冲洗澡了起来。当然,伤口处该避开还是要避开的。欧阳菲菲一听水声响起,一拍脑袋,暗道一声糟糕,结果等到再跑回去时候,已经是晚了一步。

    “菲菲,你干啥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身上臭烘烘的,洗个澡不是应该的吗?对了,一会儿记得带我去医院换药啊?”王庸顾左右而言他,心里得逞,但还是假装自然地说道:“我这子弹头取是取出来了,可伤口还是得好好再处理一下的。”

    “哼,这次看你受伤的份上,我也不和你计较了。”欧阳菲菲哪里不知道这家伙定然又是干了什么坏事?只是碍于某些原因,今天倒着实懒得和他计较了。

    吃过面后,欧阳菲菲陪着王庸去了趟医院,给他换好了药。之后王庸又不放心嫂子,就打电话给了迟宝宝,问了一下姜淑芬现在的情况。

    现在嫂子和李璐璐都被安排在了一家五星酒店里,有武jǐng轮值保护。家里当然不能再住了,自从出了那件事以后,王庸便把她们母女安排在了安全的地方。其实王庸现在也知道,一般人现在已经不会动嫂子她们了。之前沈离迫不得已派人来杀人灭口,不过是因为他在害怕李逸风留下证据而已。

    但现在,沈离已经被自己发shè去了东瀛,这份隐藏的危险算是除掉了。只不过,至于X组织的那个幕后**控者,肯定是个非常狡猾的家伙,他只会单线**控沈离帮他做什么事情,而不会直接给李逸风抓住把柄,因此她们母子也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威胁。如此一来,在这种情况下,倒是变相的保护了姜淑芬和李璐璐。

    王庸和欧阳菲菲在换完药之后,便决定一起去那家酒店探望她们母子。有迟宝宝在的话,当然可以轻松办理证件,方便出入了。

    进了酒店后,自又是对伤心yù绝的母女们一通安慰。

    随后,王庸又借故支开了欧阳菲菲,让她去陪一下李璐璐。而王庸则是和姜淑芬在客厅里小声的交流了起来:“嫂子,关于老李的仇,我已经报了,沈离也被我除去了。不过那个毒贩组织,并不是那么简单。您放心,这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我一定会把那个组织连根拔起。为老李,也为其他兄弟们报仇。但是这件事情,您就不要再去多想了,老李虽然去了,但是你还有璐璐需要抚养。您也放心,有兄弟们在,绝对不会让你过得凄苦的。”

    姜淑芬轻轻垂泪不已,点头着说:“小王,报仇归报仇,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如果你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母女以后连个靠山都没有了。”

    “嗯,嫂子。菲菲她不知道我们这些男人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不想让她担心。”王庸又轻轻说道:“希望嫂子您帮我隐瞒一二。还有,我会向市领导说一下,我从国外的保安公司调些高级保镖来,以后就贴身保护你和璐璐。”

    就在王庸和姜淑芬说着话,多宽慰她时,迟宝宝敲门而入,神sè微微复杂地看了王庸一眼说:“王庸,罗书记来探望嫂子了,还有,他说一会儿有事情要找你,你别走开。”

    ……(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