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七十二章 想的太多了

第六百七十二章 想的太多了

    ……

    王庸探出了一个脑袋,勉强的笑容僵硬地凝固在脸上,沉重回答道:“这个世界出现了很严重的危机,我当然是义不容辞地拯救世界去了。咦,菲菲,这个点儿你不是应该在上班么?怎么这会儿还躲在家里偷懒?对了,咱家的自来水停了,帮我看看去,怎么样?”只见他淡定自若地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依旧是天花乱坠的扯,试图转移菲菲的注意。

    “哼,上班?我连自己老公都看不住,还上什么破班?”欧阳菲菲那张堪称完美的俏靥,顿时显得寒煞一片。清澈明眸,就如同利刃一般在王庸的脸上扫来扫去,不容反驳地冷言冷语道:“还有自来水是我故意掐断的,不用看了。得了得了,少说废话,别在那里和我玩顾左右而言他的把戏,迅速点,封印给我先检查一下。”

    其实也别看她此时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从昨晚到现在,可是把她紧张坏了。王庸就像霎时间在人间蒸发了一样,整夜人消失不见,打电话又都没人理,气得她差点把手机给摔了。所有与他有关联的人,什么戚蔓菁啊,王倩倩,甚至还有方薇薇,秦婉柔那里都找遍了,也仍是不见踪影。渐渐地,从气愤转化成了担忧,心里也不免猜测,这家伙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其实这种猜想也并不全然是空穴来风,最让她紧张万分的是,昨晚华海市好像出了天大的事情一般,整个公安系统都处在了全面行动的状态,仿佛如临大敌一般的出现了强烈的危机。甚至,连部队都已经频频调动了,仅这个老小区,派出所的jǐng察也已经来敲了三次门,或是核查人口,或是要求群众一旦看到可疑人物,必须立马报jǐng。

    整个华海市,如今都是处在了一片风声鹤唳之中。打电话给蔡慕云,她也是三缄其口,不肯透漏一点儿消息,想必此事定是万分保密和紧急。

    这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不单单是她着急,连戚蔓菁也跟着一起着急了。想想看,戚蔓菁的人脉关系网是何等的强大?但她拜托戚蔓菁寻找,即便是她也没有办法找到王庸,更是没办法探听出究竟出什么事情了,而仅仅能打听到的就是昨晚出了事情,出了一件大事。

    突然之间面临如此剧烈的变故,又无论如何找不到王庸,这让欧阳菲菲总是将两者牵扯在一起,又如何能放心的下?因此她非但整个晚上没有睡着,连今天去公司上班的心思都没了,只得请了个假,安安静静在家里等着他归来。就如同上次去海上寻找他一般,心里莫名的焦急慌乱,只能默默祈求着,他一定不要出事才好。

    这不,就在她报了jǐng,准备再度出去找人的时候,这货竟然偷偷摸摸的自己回来了,听到声响的那一刹那,她一颗紧绷着的心也总算是安定了下来。当然,亏得她有先见之明,把家里的自来水提前给掐了,免得这家伙一回家就借洗澡啊之类的勾当毁灭证据。

    “菲菲,这个,呵呵。”王庸脑袋迅速运转着,搜刮着一切可利用的理由,妄想着忽悠过去。没过几秒,便干笑了两声解释道:“哦,事情是这样的,昨晚我喝多了,不小心掉进了河里。”话说出口,自己也一拍脑门,不由得懊恼不已。因为他发觉这个理由实在太荒唐,菲菲这么jīng明,是百分百不会信的。

    “你的谎话能说的再靠谱些吗?”欧阳菲菲此刻也是鄙夷的一翻眼皮,咄咄逼人的继续讽刺道:“你怎么不说掉海里了?编,你继续编下去,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编出什么劳什子名堂来。”

    “好吧好吧,我老实交代,我的封印没了。”王庸咬咬牙,一口气坦白了。果然不出所料,看着欧阳菲菲脸sè一变,即将动怒,便抢先一步无奈地替自己辩白:“都怪戚蔓菁啦,昨晚非但拉着我一起喝酒,把我灌醉了图谋不轨。菲菲,我对不起你啊,我……”

    “呃,王庸,我倒是不介意替你背背黑锅什么的。只是麻烦你下次拉我做挡箭牌的时候,能不能事先和我沟通一下?”戚蔓菁那又好笑又好气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显然是不声不响地躲在一边看好戏看了好久。凹凸而xìng感的娇躯,娉婷妖娆而来,媚眼勾魂似的娇笑道:“亲爱的,不是我不救你啊,是你自己往死路上……”

    “噗~”戚蔓菁调笑的话还未完,王庸的脸sè却突然之间变得一片惨白,只觉喉咙口一甜,一口鲜血便忍不住喷了出去。

    “王庸,王庸你怎么了?”见到这副场面,欧阳菲菲和戚蔓菁两女,齐齐一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打开浴室的门冲了进去,分别从一左一右将他紧紧架住。

    但见王庸肩膀上包扎着一些凌乱的绷带,一些血印已然从中渗透而出,一眼望去,万分的触目惊心。

    “没事,没事的。就是流年不利,受了些小伤而已。”王庸一脸虚弱的摆了摆手,低声道:“扶我去沙发上休息一下就行。”

    见得王庸如此惨状,欧阳菲菲哪里还顾得了封印不封印的破事。当即扯着浴巾,将他裹住后,小心翼翼将他扶去了一旁的沙发。这一动之下,他肩膀上的血似乎又透过绷带渗了些出来,疼得他嘴角直抽抽。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欧阳菲菲急的直跺脚,一脸慌乱地关心道:“你昨晚出去不是还好好的嘛,说什么找老朋友喝酒,怎么会弄成这样?不行,我,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菲菲这头在这干着急,倒是戚蔓菁,虽然也在配合着紧张,但很明显已经识破了王庸的伎俩,目光之中一片淡然之sè。

    “不用了,其实我这也没什么太大事情。”王庸脸sè有些灰白,眼神歉然地看着欧阳菲菲,严肃道:“菲菲,对不起,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王庸的这副事态很严重的模样,看得略放下了半颗心的欧阳菲菲,又是提心吊胆了起来。只见她捂着嘴,秀目瞪得大大的,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王庸,扯着嘴角艰难道:“你不会是想说,其实毛毛是你的亲生女儿吧?”

    看着她一副娇憨可爱的模样,王庸差点有些绷不住了,今天极其郁闷的心情也是一下消散了许多,只见他忍不住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胡说什么呢?凭白无故的去玷污婉柔的清白。毛毛那么可爱,我倒是想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惜,我和婉柔之间是清清白白的。我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菲菲,你还记得我以前是在西北当兵的吧?”

    “我想也是,毛毛那么漂亮可爱,怎么可能是你的女儿?”欧阳菲菲松了口气,又提起了另一个心眼:“你当兵我当然知道了,好像还是专门缉毒的是吧?不是吧?王庸你不会是说,以前当兵的时候有个老相好,还生了孩子什么的。现在,人家找上门了?”

    王庸差些一口老血喷死,她就不能想点正常些的事情?

    不过王庸自己一想到老李的死,脸sè也霎时变得yīn沉了起来,让戚蔓菁拿来了烟,猛吸了两口后沉声低喃道:“以前我当兵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的战友。其实他早就转业了,一直在华海市当jǐng察,昨晚我就是找他喝酒去了。”

    “这是好事啊。”欧阳菲菲诧异地问道:“你以前为什么一直要瞒着我?”

    “因为那个人,是你经常会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jǐng察,他叫李逸风。人家名头很大的,我要是说那是我战友,你铁定会说我吹牛。”王庸夹着烟的手指头,都在微微颤抖着,连声音都忍不住有些低沉哽咽了起来。

    欧阳菲菲和戚蔓菁,顿时都感到讶然不已,忍不住互相对望了一眼。不是吧?李逸风竟然还和他是战友?呃,貌似两人实在相差甚远啊,不论身份地位,抑或是人品等各方面,两人都太悬殊了吧。人家李逸风,一身正气,刚正不阿,可以说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而王庸自是不提了。

    “王庸,你和李逸风不会是有仇吧?”欧阳菲菲焦急而狐疑地盯着他,猜测道:“昨晚你找他喝酒去,然后两人说着说着就闹矛盾了,结果打架了?”

    “我们没有仇,我们是兄弟,最好的生死兄弟。不过,我们之间的确有些小误会。”王庸,低垂着眼帘,语气听起来越来越落寞。虽然一开始,只是想转移一下欧阳菲菲的注意力。可是一旦涉及到这件事,王庸好不容易抚平的情绪,就又如同洪水般翻涌而来。

    “是兄弟就好。”欧阳菲菲还真怕昨晚出的大事,是出在王庸和李逸风之间的。见得他似乎有些难过,欧阳菲菲柔声安慰着:“你们兄弟之间,就算有点小误会也不打紧,回头你请他来家里喝酒,我给你准备些好酒好菜。”

    “呵呵,没机会了。”王庸的脖子上青筋都要暴起了,嗓音喑哑着道:“昨晚他,他死了。死在了我的怀里。”

    “什么?”

    如同一道惊雷般的消息,在两女脑海里轰炸开来。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