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别浪费我一番心意

第六百六十九章 别浪费我一番心意

    (今天还有一更,)

    ……

    “你,求求你,判官,放过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沈离不顾颜面地求饶着,打灵魂深处泛起了一股浓烈的恐惧,这是他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感受。那种深入骨髓的绝望,就像自己的性命和未来,命悬一线,全部都捏在了别人的手心里。

    “嗯。”王庸淡然地点了点头,态度平和而郑重道:“你知错是件好事情。不过你应该意识到,我不是你的父母,而是你的仇敌,你知不知错,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而我要对你做的,仅仅是报复,赤~裸~裸的报复,别无其他。放心,我会让你尝到痛不欲生的滋味,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要妄想着我会轻易饶恕你,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我最大的快乐和满足。沈离,你的时辰到了,随我走吧,我会让你用最痛苦,最绝望,最无助的方式死去。”王庸的声音仿佛毫无感情色彩,冷淡之中,犹如一股透心凉的冰水狠狠浇灌在他头上。

    “不要,我不要死,救命呐,夏无霜,救我,救我。”沈离深知自己已无生机,急于寻求救命稻草,竟是恐惧的直尿了出来。

    夏无霜心中一时变得踌躇万分,虽说沈离那家伙罪该万死,自己对其也厌恶之极,但是他终究是军区里,部队上的人,即使是犯了再十恶不赦的大罪,对他自会有相应的制裁。如果任由一个外人将其处决了,让他人知道,自己又如何负担的起这责任,况且也许还会牵扯到判官,那事态就更为复杂了。

    思及此,夏无霜犹豫了一下后,余光掠过沈离又转向王庸,终究还是张嘴严肃道:“判官,无论如何,这次谢谢你救了我们。但是请你把沈离交给我们部队处理好吗?我们保证,会在这件事情上,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

    “哼,交代,什么样的交代?你抵抗的了他背后的势力吗?我只知道欠债还钱,欠命还命,谁也不能阻拦我。”王庸一点不顾及她的面子,蓦地一把抓住了沈离,就像是擒住了一只小鸡般的将他拎了起来,语气冷若冰霜,又带着万分的决绝:“这个沈离欠了我很多,如果你们执意要救他,要来阻止我,那么我不介意把你们全部都杀掉。”

    几个女兵闻之悉数一颤,仿佛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身上,蔓延着无尽的恐怖和杀意,绝对不会是在说笑而已。

    “你……”夏无霜杏眸圆睁,一时竟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但好歹她也是个知方寸的人,并没有当场反目,而是询问似的看向了刀疤女,显然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虽然夏无霜是女子缉毒大队的大队长,但总而言之,她在生活和战斗经验上,还是要略逊对方一筹。

    刀疤女在影子部队待过,那是没有番号,又极其隐秘且对外不存在的部队。执行起任务来,也是颇为稀奇古怪,甚至于很多都是违反国际法律等等的情况,因此对于KING提出来的要求,她并不觉得难以接受。

    因为他是KING,他是个王者。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他绝对有权处理自己的猎物。退一万步来说,大家在和乌贼兄弟的战斗之中,都已经受了重伤。就算是想要阻止他,也是力有不怠,凭白无故的牺牲而已,与其去送死,不如卖他个人情,更何况,她心中也有另外的考量。

    思忖再三,刀疤女一把拉住了夏无霜,对着她悉悉索索的耳语了几句。一番话后,只见夏无霜不甘心而一直紧蹙着的眉头,微微松弛了下来。手潇洒一挥,无声的放出指令,几个受伤的女兵们便立即退着让开了一条道。

    王庸锐利的眼神,略有柔和地看了一眼夏无霜,不多说半句话,便继续拎着已经虚脱了的沈离从容离去,他迫不及待地要实行自己的惩治计划了。

    等他走了足足数分钟后,夏无霜才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目光定定投向刀疤女,还是略带疑惑的问道:“小丽姐,你觉得KING,真的和X组织有大仇?他会成为我们对付X组织,最强大的助力?”

    “不错,KING这个人在佣兵界的名气很大,而且又不同于一般为了金钱什么都干的佣兵。”刀疤女低声解释道:“我们影子部队的情报部门,也仔细研究过KING和他的团队,他们做事可以说是非常的有原则。此外,沃尔夫安全公司在国际范围内,已经有过很多次和X组织有剧烈的冲突。甚至,X组织还有好几个爪牙,都已经被沃尔夫公司以接受任务的方式,彻底铲除掉了。据说X组织虽然对他恨之入骨,但至今对他依旧没有办法,可见这个KING足以有能力与之抗衡,相信有他的帮助,根除X组织势力指日可待。只不过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个KING,竟然会是我们华夏人。”说到此处的时候,刀疤女的脸上,生出了一抹难得的崇拜之色。

    “这么厉害?”夏无霜捂嘴大惊失色,惊讶之余,眼神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黯然之事,又再次陷入了沉默。

    ……

    约摸一个多小时后,在海防线外,一辆超大型的火箭发射车,正安安静静地躺在路旁。又长又粗的地对空导弹,正散发着强大的威压感。王庸停好车,一把将沈离提留了上来,这才摘下了他眼睛上的蒙布。

    他重重的拍了一下足足六七米长的导弹,温和地对沈离说道:“老沈啊,认得这伙计不?这可是我费了不少劲弄来的,还欠了人人情。”

    适应了一下光芒,已经略恢复了些精神的沈离,迷茫地看清了眼前的场景,重重咽了一下口水,不解地嘟囔道:“你,你准备干什么?你,你不会准备打东瀛吧?咦?你的声音变了……”

    “那是,之前我都是用假音在说话啊,你没听出来啊?”王庸的声音不再沙哑,而是恢复了本来的模样,卖关子道:“老沈啊,你看给你准备的这人生最后一道大餐,嗨不嗨?”

    “大,大餐?”顾不上疑惑他熟悉的声音,沈离心中直突突,想不出来这判官是想对自己干什么?难道,他是想让自己摁下导弹发射,轰炸某个敌对国家?然后把罪名都推卸到自己头上来?陷害自己整个家族?

    这让他又惊又怕地哀求:“判官,其实说起来,咱们两个也是无冤无仇。要不这样,只要你饶过我一条命,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竭力满足你。钱,权力,地位,女人,你要什么我给什么?行吗?”

    “我想要的东西?呵呵,只怕你给不起啊,老沈。”王庸突然间呵呵大笑了起来,意味深长道:“还有,咱俩怎么能说无冤无仇呢?你难道忘记了,五年半多前,你用狙击枪打死了假的天蝎,然后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吗?”

    心里还存有半分侥幸的沈离,心中就像是被巨大的锤子狠狠地击中了一般,巨震之余,连眼珠子都快要突了出来。惊骇欲绝地盯着王庸的面具,结结巴巴地指着他道:“你,你,你……王,王~”

    “呵呵,好歹我们也一起待过四年多的啊。”王庸摇着头,一脸平静而无害的把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他那张坚毅而冷淡的脸:“老沈啊,你这么半天认不出我来,实在怪叫人伤心的。”

    “王庸~”沈离支支吾吾了半天后,终于爆出了他最不想说出来的名字,惊骇欲绝而不敢置信地死死盯着他:“这,这怎么可能?你,你不是心灰意冷当保安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判官,怎么可能是KING?”

    “唉,老沈啊。很抱歉让你失望了。”王庸点了支烟,歉然地淡淡道来:“很对不起,我就是判官,我就是KING。心灰意冷?呵呵,只要我王庸的仇人一天不死,我一天不会心灰意冷。”

    “王庸,我错了,我,我不应该你和作对的。”沈离心下绝望,苦苦哀求了起来:“看在我们兄弟……”

    “啪~!”

    突然间一个重重的耳光下去,打飞了他几个牙齿。王庸怜悯地喷了他一口烟,不屑地说道:“老沈啊,麻烦您千万别乱攀关系。我王庸的确有很多兄弟,但其中从来没有包括过你。好了好了,和你这种人白废那么多话做什么?来,把这一套最先进材料做成的隔热服穿上。”

    “我,我穿这个干什么?我,我不要……”心中掠过强烈而不祥预感的沈离,口齿漏风的挣扎起来:“没有着火,我不用穿~”

    “唉,不穿怎么行呢?”王庸好言安慰着,浮现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我已经把导弹的落点设定到了东瀛,可是要飞好一阵呢。你不穿隔热服那可不行,我可怕你会热死啊?老沈啊,乖,别调皮了,快点穿上。你要是不多会儿就死了,就忒浪费我一番心意了。”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