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六十二章 报复

第六百六十二章 报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心里非常清楚,以自己当初冲动的个xìng,一旦得知背后开枪的人是沈离,必然会不顾一切地找他去拼命,那事情必然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因为沈离毕竟对于他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不像他和李逸风一样,彼此之间有着过命的交情。所以,李逸风思虑再三,为了兄弟的安危,才不惜把事情都主动扛了起来。哪怕是被王庸误会,哪怕是被兄弟们一通毒打,也好过看着王庸白白搭上自己的xìng命。好歹看在平rì的情分上,大家至少都不会对他下死手。

    念及此处,王庸越发觉得对老李感到愧疚,纵使他有万般不是,在王庸心里,也永远把他当做好兄弟。

    “呵呵~”王庸猛吸着烟,拳头握的是铮铮作响。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抽搐着,表情显得狰狞一片。良久,终于咬牙吐出了句话:“沈离,原来真的是他干的。呵呵,呵呵。”

    “小王,这个仇,我们一定得报。不过你不要冲动行事,报仇的事可以从长计议。最紧要的是一定要注意安全,毕竟他是个现役军官,而且家族势力非常强大,也不是个好惹的角sè。”姜淑芬关心地提醒道,想到牺牲的老李,又忍不住泪流满面,伤心yù绝地继续说:“我不想你为了报仇,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

    “嫂子你放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乱来。我还得留着命,照顾你和侄女。至于沈离,他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一定会遭到报应的。总之,报仇的事嫂子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一定会妥善处理的。”王庸的面sè渐渐冷静了下来,抱着坚定的信念,安抚了姜淑芬几句。

    “嗯,有你这句话,相信老李在天之灵也会安息的。”姜淑芬抹干了脸上的泪,定定神重新振作了起来。

    “那好,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吧,这会儿先把小周的尸体处理了。”话刚说完,王庸就收起了手头的资料,转身又联系了一下迟宝宝,让她来处理刺客尸体的事情。

    从今天发生的事看来,除了采取必要的防卫措施,看来自己是不得不尽早找沈离去算账了,眼看着现在的犯罪集团猖獗到这种程度,真的是不得不防。

    想想李逸风住的这一块,怎么说也是公安局高层的家属小区啊,防范可是非常严格的,而他们竟然敢派人来这里杀人灭口,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不久,迟宝宝就匆匆赶来了。一听到嫂子和侄女差点遭殃,迟宝宝也是震怒之极,一方面安慰着受惊的嫂子和璐璐,表示她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另一方面又立刻调动一些武jǐng官兵们,将姜淑芬母女严密地保护了起来。

    虽然迟宝宝不善说谎,但她也拗不过王庸的说辞,以及她本身不希望李逸风以不名誉的方式死去。因此布置了现场,并且宣称李局是和她一起执行秘密行动,在和犯罪分子的搏斗中不幸牺牲。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能为李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等到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之后,王庸如同神秘而来一般,又神秘消失而去。仿佛像是一滴水融入到了大海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

    与此同时,在一家高档的私家会所之中。

    沈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套间的客厅里来回踱着步。接完几通电话之后,只见他的脸sè变得更加难看。直到挂了最后一通电话,他终于憋不住满腔的怒气,将玻璃酒杯狠狠地往地上一摔,不停怒骂道:“哼,废物,统统都是废物,一些小事都办不好。都死了,死了才干净。”

    轻蔑地瞟了眼彷徨不安的沈离,一旁戴着蝴蝶面具的女子优雅地翘着美人腿,依旧是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淡淡地说:“沈公子,你能不能镇定一些?不过就是死了个李逸风而已,何必急成这般模样?”

    “你懂什么?”沈离此刻就像是只被激怒了的公牛,看谁都变得万分不顺眼,只管自己愤怒地咆哮:“我和李逸风认识很多年了,那个人我知道。以他的个xìng,肯定会给自己留后手。如果他的后手把我捅到军区首长那里,那我就彻底完了,我就完了你知不知道?该死的小周,去对付一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孤儿寡母都会失手被人打死,废物,真是一个废物。”

    看着他失去了分寸一般的狼狈模样,女子继续淡雅地品着红酒,一脸嘲讽的对着沈离道:“既然你觉得即将死到临头了,那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啊。哼,没出息的男人就是这样,一旦出了事情,就只会对自己的女人吼。”

    “你……”仿佛被戳伤到了自尊心,沈离脸庞挣的通红。忍不住就凶猛地冲了上去,抡起手准备打人。然而一触碰到她冰冷的眸子,却是浑身一激灵,顿时失了嚣张的气焰,气馁地恳求道:“艾达,你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你不是笼络了几个很厉害的手下吗?去帮我杀了李逸风的女儿和老婆,帮我……”

    “帮你,呵呵,凭什么?”摘下蝴蝶面具的艾达陈,秋水般的眼眸里露出了无尽的寒意:“看在多年来的情分上,我给你个忠告。组织对于失败者,往往会毫不留情的处理掉。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别再拖,抓紧时间去把事情解决了,兴许还有一线生机。另外,在事情平息之前,不准你再联系我。”

    甩下狠话,艾达陈立即就站起身来,就像是在看一件无用的垃圾一般,冷漠地瞟了他一眼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这个套房。在她看来,这个沈离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如果不是为了满足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踩人心理,又怎么会把事情搞得那么糟糕?

    “该死的女人。”沈离咬牙切齿地暗骂道。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直窜上心头,不过饶是如此,他却是对艾达陈依旧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那个女人,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都绝非是他能惹得起的。美艳如花的外表下,隐藏着如蛇蝎般的心。可是自己却不得不听命于她,因为他还有很多的地方,还得仰仗艾达陈这个女人,例如组织那边,还得靠她去说情。

    哀叹了一声,任凭他此时心中如何痛恨,没料理完的事终究还是得继续完成。他拿起了电话继续拨打着,吩咐着一些人去办事。半个多小时后,他仿佛走通了某个大人物的关键路线,这才心下稍定地坐下来喝酒。

    小半瓶红酒下肚,不足以消愁,可是当他准备继续拿起酒杯的时候,转身却突然发现,一个戴着狰狞面具,身穿黑sè紧身风衣的男子,正斜斜地依靠在了窗户边上,从容不迫地抽着烟。

    “判官!?”沈离被忽然冒出的人影吓了一大跳,看到来人后又腾地站了起来,惊疑不定地盯着王庸。虽然从未见判官,但是沈离却一眼就认出了他,颤抖着声线怒声问道:“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王庸的声音很低沉,收起了烟头,一步一步地逼了过去:“这个地方,可不算难找。”

    “你,你想要干什么?”沈离紧张万分地向后退去:“你,你别乱来啊,我是军队里的人,还是个中校。你要敢碰我一下,你,你的麻烦……”

    砰~

    沈离的话还未说完,小腹便中了一拳。剧痛让他弯下了腰,面sè苍白无力,五脏六腑翻滚不休,几yù呕吐。

    王庸打人的手法可是很多的,不是为了要他的命,而是为了让他更加痛苦。一眨眼的功夫,只见着一拳,一拳,就这么接二连三地打在了他的肚皮上。虽未伤及重处,却让他痛到满地打滚,连**都**不出。

    足足半个多小时后,沈离就像是一滩烂泥一般的倒在地上,虽然不伤不死,却已经是只有喘气的力气了。他一脸扭曲的痛苦之sè,只是挣扎着苦苦哀求:“判,判官。求,求求您,不要再打了。你,你要什么样的条件,我,我都满足你。”

    “嗯,我也不打你了。”王庸倒的确是住了手,温和地呵呵笑着说:“今天我过来,是问你稍微收点点小利息。因为就这么的把你打死了,实在是太不能解恨了,也太便宜你了。沈离,我会让你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把你所有该享受的东西,统统享受一遍。”

    “你……”沈离冷不灵的打了一寒颤,瞳孔瞪大着惊恐道:“判,判官。我,我们无冤无仇,你何,何必……”

    “无冤无仇?呵呵,喏,给你一个网址。”王庸收到了一条短信后,就让沈离打开了电脑,输入了地址。那是一个视频类的门户网站,一打开来,显示的正是沈离那一个极其**秽的视频组合,以及一些照片的循环播放和说明。

    看着沈离的脸sè演变的越来越煞白,王庸满意地点了点头,苏舞月那丫头还是有些本事的。在短短时间内,不但把视频和照片都作出了生动的现场解释和人物介绍,还顺便攻陷了视频网站,把这段视频出现在了各推荐榜榜单上。

    这下好了,相信哪怕是在十分钟内,就会有无数人看到这段群P门。

    “呵呵,听说你家里势力很大,今晚你就会红遍全国,你家族里的长辈们,肯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王庸搓着拳掌,微笑着恭贺道。

    ……(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