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当年真相

第六百六十一章 当年真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昨天的保底一章,先补上!)

    ……

    “小王,你先撑着些,我这里没有麻醉药,这就让我的好姐妹送一些过来。”

    正当姜淑芬准备给王庸取子弹的时候,却忽然意识到这个严重性的问题,因而快速抓紧时间,拿起电话就打算拨打给医院的姐妹,想问她讨要些麻醉药。

    没想到在这当头,王庸却突然出声阻止道:“嫂子,没这个必要了,我们要尽量抓紧时间。更何况,打了麻醉药后,多少会影响我的思维和战斗能力。我不想让敌人跑了,也不想让他们继续逍遥,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去报仇了。嫂子,你别担心,我是什么人啊,就这点疼痛忍忍就过去了,直接这么取子弹就好了。”说完,又转头朝着满眼雾气的璐璐朗声一笑:“璐璐,把你的笔记本拿来给我用用,璐璐,我们这一次一起为你爸爸报仇。”

    姜淑芬也是部队里的医疗护士,当然知道取子弹是何等痛苦的一件事情。只是见着王庸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心下佩服他是个硬汉,也就咬咬牙应允,便立刻准备帮他直接取子弹了。

    王庸干脆利落地脱下了薄皮外套,**着背,露出了身上狰狞不堪的伤疤,伤口还在流着血,顺着肩膀一路而下都沾上了血迹斑斑,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不过要数此刻更令姜淑芬母女注目的是,他胳膊上那个凛冽森然的狼头纹身了。

    “王庸叔叔。我爸爸胳膊上的纹身,和你的一模一样。”李璐璐张大了小嘴,瞪圆双目看着王庸的胳膊,也是在王庸的影响下。强自克制住的悲伤,被为父报仇的激烈情绪所占据。

    而姜淑芬也是一怔,垂下眼帘,不由得一阵悲从中来。

    “那是当然。”王庸展露出了一脸骄傲之色,紧接着伸出另一只手,悉心拨弄着指尖对李璐璐解释道:“这是我们边陲之狼强者的纹身,你看外面这一圈,那是要当上了头狼之后,才能加纹上去的。喏,你再看看这一枚獠牙。它也只有在搏杀过敌人之后。才能加纹。所以。经过千锤百炼之后,每一个拥有狼头纹身的,都是我们边陲之狼的真正战士。有史以来。只有通过我们边陲之狼最严厉考验的战士,才有资格纹这个纹身。很多来边陲之狼只是镀镀金,单纯混混日子的人,一概都没资格纹这威武的纹身。所以,有这个纹身的,每一个都是我们的真正兄弟。”

    话刚说完,王庸神色突然一凛,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直接跑过去就把那倒地已死的男子的斗篷掀了起来。只见斗篷一脱落,郝然显现出了一张戴着白色面具的脸。王庸缓缓靠近。颤巍巍地摘下了眼前这人的面具。

    不出猜想,入目的,是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天呐,怎么会是小周~”姜淑芬身子一颤,难以置信地盯着那张脸,并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连正在用酒精等消毒的钳子和刀都差点掉落。

    王庸经这一提醒,这才细细回想起来了,这人的确姓周,不过好像是六年前才进入了边陲之狼。记得他进来也就是几个月后,王庸那边就出了大事,因此也没有相处很久。王庸之所以过来查看,那只是因为现在突然想起,他的搏斗套路和技巧,好像和边陲之狼的风格还有那么些类似。

    真是物是人非啊,想当初,王庸还挺看好这个小伙子的,见他既吃的了苦,又很有能力和天赋,对此人还颇为欣赏。为此,王庸还特地指导过他几次。

    没想到,这实在是完全没有想到。

    王庸摇了摇头,实在是不愿相信,猛地就一把撕开了他的衣服。

    只见他的右肩上,果然也有一个栩栩如生的狼头纹身。虽然没有最外围的那一圈代表头狼的纹饰,可好歹也有狰狞的獠牙,显而易见他称得上是边陲之狼之中,最精锐的勇士之一。

    “混蛋!”王庸低声咆哮了一声,情绪蓦然转变的异常愤怒:“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现在连边陲之狼都堕落了吗?这个小周,怎么会替贩毒组织做事。他不配,不配有我们兄弟的纹身。”

    怒容满面的王庸,早已是忍无可忍,招呼着把李璐璐支走避开后,转身就拿起匕首,俯身直接把他肩膀上的一层皮给剥了下来。虽然王庸早就不是边陲之狼的人了,但那个地方却始终是他心目之中的圣地,一个他从小就向往的部队,一个他为之奋斗了五年的部队,一个即便他离开,也是充满了不甘和恋恋不舍情怀的部队。

    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玷污边陲之狼的名声,哪怕是一个精锐勇士。

    既然有边陲之狼的人掺和了进来,那么这背后试图控制李逸风的神秘存在,莫非和边陲之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可能……王庸聚精会神地想着,猛地心头一悸,似乎想到了某种极大的可能性,脸色显得越来越沉重,匆匆忙忙地坐在了电脑前,开始翻阅起优盘里的资料来。

    而姜淑芬则是收敛起了全部的悲痛,凝集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帮着王庸动起了一个取子弹的小手术。仅仅凭着手术刀和镊子,唯一的止痛剂是他手中燃烧的烟草。

    过程中,哪怕是再剧烈的疼痛,王庸也是强忍着一声不吭,再怎么着也顶多是让他的肌肉微微颤动而已,可见王庸超乎常人的顽强意志力。

    一边在取着子弹,而王庸更多注意都投注在了资料上。

    果然,印证了自己不祥的猜测。

    王庸的手背上青筋暴起,鼠标咔嚓咔嚓被捏得粉碎。全身的肌肉,如同骏马一般鼓胀跃动,眼神猩红而杀机一片。

    “别动,等我帮你把伤口缝好。”姜淑芬一见他有异状,连忙低嗔了一声,贝齿咬着嘴唇,理智地劝说起王庸来:“我知道你着急要帮老李报仇,但是你考虑过没有,如果就这么冲动前去,说不得就会被敌人利用。老李说过,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在涉及到自己亲人和兄弟的事情上,太过冲动。你若是就这么过去帮老李报仇,岂不是太危险了,那我倒宁愿你不去。”

    王庸深深地呼吸了两下,让自己尽量静下心神来,不一会儿,总算脸色略见平静,随后又歉然地说:“嫂子,您批评的对。不过,难道嫂子您早知道是沈离在背后捣鬼?”

    李逸风留给自己的资料之中,有很多电子文档,也有一些原始资料,总之七零八落合起来,都是一些他搜集到的关于沈离的种种证据。尤其是还有一些照片和视频,王庸点开了视频,结果却是出现了一幕不堪入目的场面。

    视频中,沈离和一大堆的女人,正在开着**舞会。而那场面,要多荒唐就有多荒唐。而王庸念及嫂子在场,也就急忙关了。但可以料想得到,李逸风为了搜集这些证据,肯定是吃了很多苦头,忍辱负重了很久很久。

    姜淑芬脸颊微红着,一点也不敢分神,只是专心帮王庸缝着伤口,回答道:“我不知道是沈离在捣鬼,但是知道这个沈离绝对不是个好东西。小王,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当初开枪的是沈离吗?”

    “什么?”王庸身躯虎得一下,差点把她的针头都崩了出去,而双眼却是瞪得比铜铃还大,惊讶地望着姜淑芬:“嫂子,你,你说什么?您能确信这件事情吗?可如果是沈离干的,老李又有什么理由要帮他扛?”王庸被这个消息惊的合不拢嘴,难道那时候的老李,就被沈离控制了吗?不得不替他背黑锅?

    伤口不大,不深。姜淑芬缝了数针后,便收了结。小心翼翼地帮他擦干净了伤口,柔声叹息着说:“小王,你要答应我。听完之后,不准立即冲动。我才愿意把事情真相说给你听。”

    这件事情,是关乎到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几件事情之一,也是彻底改变了自己人生轨迹的一件事情。即便如此,王庸还是学着深呼吸,渐渐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端坐在那里,面色沉静如水,虎躯凝重如山。

    “嫂子,请您说。”

    “你成熟了,小王。”姜淑芬感慨着,眼角泪水却是止不住缓缓滑落了下来:“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出事之后,你和几个战友们把老李揍了一顿的事情?在我几次三番旁敲侧击,拿要带着女儿离家出走来威胁他后。他才迫不得已,说出了实情。但是威胁我,没有他的允许,这辈子不准和你说实情。小王,你别怪他,他那是为了你好。”

    “老李那是在害怕,害怕如果我知道了真相。会当场不顾一切的杀掉沈离。哪怕当时杀不掉,也会费尽心思,这辈子将他当做最大的敌人来杀。”王庸那沧桑的虎眸之中,隐隐有些泪水在涌动:“不错,老李很了解我。也知道如果我杀了沈离,不是被枪毙掉,就是流亡外国,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