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残暴虐杀

第六百五十八章 残暴虐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夜,一片漆黑。在冰冷的月色中毫无一点温度。可较之于更凄凉的人心,倒是宁愿永远沉睡在这片黑暗中不复苏醒。

    迟宝宝心中也是一片悲凉和愤怒,李逸风死了,他就这么的死了,就在只距离她五六米远的地方,可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说话,也不能去和他告别。一股异常强烈的悲痛情绪,在她心中如同烈火灼烧般蔓延开来。而不轻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顺着面颊滚落了下来。

    伤心归伤心,只是她没有料到的是,原来王庸和李逸风还是昔日战友,更是共患难的生死兄弟。刚才灯灭前的那一刹那,她抬眼望去,正巧看到了王庸那煞白万分的脸,还有他猩红的眸子。

    她明白,相对于她对李逸风离去时的悲痛,王庸心底的铁定也不会少,甚至是更为深刻。仿佛此刻,她能站在他的角度切身感受到他心中的悲怒。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兄弟,挡在自己的身前,在自己怀中死去,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再也挽回不了他的生命。可想而知,他的心中是何等的煎熬。

    因此这一回,她罕见的没有冲动,而是屏息凝视,老老实实的继续潜藏起自己的身形。

    她相信,他定然会为李逸风报仇,而自己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在一边支持他,不再成为他的负累。

    然而随着王庸坚决的怒声回响在四周,她也是深感讶然之极。还是第一次。在两者对决的时候,她听到有一方这么报上自己名头,把对方逼入绝境之中的做法。不过想想倒也释然,光是凭着王庸的恐怖名头。也完全可以给对方造成强大的心理压力。

    只要对方因为这种心里压力而产生失误,就足以弥补自己暴露位置的损失了。

    不过,迟宝宝终究也是个本事很大的女人。不用王庸吩咐,便采取了声东击西法来扰乱人心。她拿起了一些钢件小杂物,猛地向外用力抛掷了出去。只听见咣当,咣当的阵阵凌乱脆片声,响彻在这四周的空气里,给寂静而压抑的夜,增添了极为刺耳的伴奏。

    那些胡乱抛出的咣当声,定然能够分散掉些暗中狙击手的一些注意力。并且为王庸的行动掩盖住一些声响。哪怕是帮王庸减轻一丝半毫的负担。都也是值得的。

    迟宝宝的这招看来是奏效了。

    此刻的蝰蛇几乎是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想着撤退吧,却又战战兢兢的不敢。因为他只要随时一动,就极有可能会瞬间被king逮住破绽。而且这里的位置极佳。视野又最是开阔。想来想去也只有留在这里,在king找到自己之前,率先一步发现他的踪迹,并将他立刻击杀,自己才有活命的机会。

    但是任凭蝰蛇设想的如何再好,king始终是还未现身。等待潜伏了许久,不能又总是这么拖下去吧,否则局势只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之后就再难脱身了。

    拼了,蝰蛇强行压制住恐惧和不安。让自己努力镇静下来。然而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king的踪迹,完全不知道他究竟跑到了什么地方去?那些该死的咣当声,是那么的刺耳,让他也无法用耳力去捕捉。

    “砰~”

    愤怒之中的蝰蛇,实在忍不住对准了迟宝宝的藏身的方向开了一枪。那个该死的女人,能不能消停些了?她难道不知道,打扰两个勇士的对决,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

    “我说过,我会用你的项上人头,来祭奠我的兄弟。”

    王庸冷到冰点的声音,突然之间就从他侧面不远处幽幽响起,犹如死神的催命曲。

    “该死的,怎么这么快?”蝰蛇一边埋怨着,就像是一只突然受惊的小兔子,猛地一下跳了起来,抽起狙击枪就准备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盲射了一枪。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king的惊人速度,还没等他来得及调转枪头,扣动扳机,便只觉得手腕上蓦地落下一阵剧痛。一把锋锐无比的匕首,狠狠地就刺入到了他的腕关节中。蝰蛇大惊,手一吃痛,这便松了开来,狙击枪在这时也是应声掉落而下。王庸抓紧了这个时机,就像是黑夜之中的凶兽一般,朝着蝰蛇就是猛扑而上。

    咔嚓~咔嚓

    骨骼碎裂之声响起。王庸紧捉住了蝰蛇的两条手臂,动辄之间,就将其全部拧断。

    一时间,只听得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厂房。蝰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在king的面前,竟然会这么的弱小,连半星半点的反抗余地也没有。

    **的痛苦,反而还不如心灵上的折磨。king的名头,犹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得他半点喘不过气来。连最后的垂死挣扎之心都生不起来。他可是听说过,king是如何对付那些敌人的。

    想要活命,现在定然是没有了可能性。为了避免受到无尽的羞辱和折磨,也为了避免被刑讯逼供而出卖组织后,要承受一些不可接受的后果。蝰蛇索性把心一横,毅然咬破了嵌在牙齿中的毒囊和舌头。

    剧烈的毒药吞入肚子里,让他痛苦的不停颤抖,毒液侵入到他血管中,很快就会回流到心脏之中,麻痹着他的神经,抑制着他的呼吸。

    见血封喉的毒药,虽然那都是杜撰出来的。但是现在一些先进的剧毒,一旦进入到血液之后,也能在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内让人毙命。

    “服毒?”王庸显然是也没料想到,沙哑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讶然。没想到在现代社会中,竟还有如此不常见的死士。一般只有那些大型组织,从小洗脑培养出来的死士,才能在被擒住后,以防止泄密而服毒自杀。

    “哼~你以为服毒了,我就找不到你背后的组织了吗?”王庸冷漠的声音骤然变得更狠:“哪怕你服毒自杀,在你死之前,我也会让你尝到无尽的痛苦。”

    话音刚落,还不待蝰蛇有所反应,王庸便飞快将他拖了下去,把半死不活的他一下扔到了李逸风尸体面前。随后又搜寻了些铁器,开始冷酷无情的对蝰蛇行刑。

    压根就不想从他嘴里得到任何情报,连他是谁,都不想知道。只是单纯的为了发泄和报复。他知道这人哪怕服了毒,一时半会儿估摸着也死不掉,因而动作更是从容不迫,不紧不慢。只见他抬起铁器,瞄准了他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的将其敲碎。

    十指连心,这是何等痛苦的一种虐待。

    却也是佣兵们常见的做法,在自己兄弟死在了敌人手中后,用凶狠的手法复仇,往往已经成为了一种常规。

    啪啪啪~

    一根根手指头被敲的粉碎,蝰蛇痛苦到极点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在这厂房里,哀嚎和撕裂的咒骂,响成了一片,但是王庸却是依旧无动于衷。

    在十根手指头敲完击碎后,又转而开始敲起了脚趾骨。在这些都敲完后,便开始顺着他的骨骼一点点向上敲打。

    尽管对王庸如此残暴虐杀敌人的做法而不敢苟同,但是迟宝宝也只是站在了王庸的身边,咬着牙一声不吭。任由他去发泄,任由他去残暴。因为她知道,如果他心中的这股悲痛和仇恨不发泄出来,恐怕会久久积郁在心中,无法自拔。

    足足十多分钟过后,蝰蛇在无尽的痛苦和毒药的作用下,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这个时候对他来说,死亡已经不再是一件恐惧的事情,而是一种彻底的解脱。

    但是王庸,却依旧像是个机器人一般,一下一下的敲碎着他身上剩余的骨骼,仿佛不将他彻底的挫骨扬灰就难解心头之恨。

    这个时候,迟宝宝终于再也看不过去了。急忙冲上前去一把将他死死地抱住,凑他耳边柔声安抚道:“够了,王庸,够了。他已经死了,你再打他也没用了。你已经帮老李报了仇,他能安心的去了。乖,安静,宝贝,安静下来。”

    王庸目光无神,顿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点了支烟,冷漠地缓缓道来:“放心,你不用安慰我。这已经是我死去的第十六个兄弟了。如果要疯,我早已经疯掉了。”

    迟宝宝心头一颤,一股哀痛之心油然而生,没想到他竟然独自承受了这么多苦。她简直不敢想象,这是何等的痛心?一直以来,王庸都是一个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混蛋。然而,只有真正的走进他内心的深处,才能真正发现,原来他的心,早就已经千疮百孔,痛苦到麻木了。

    “王庸,我要你爱我。”迟宝宝咬了咬牙,玉唇在他耳朵上吻了一口:“你有什么委屈,什么痛苦,都在我身上发泄出来好了。”

    说罢,缓缓脱去了衣服,神情略带羞涩的看着王庸。

    王庸猛地将她抱起,抵在了集装箱上,三两下后,狠狠而粗暴的侵入了她。疯狂而凶猛的驰骋着,发泄着。

    “嗷!”

    如同一只受伤的猛兽,爆出了痛苦而凄厉的咆哮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