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五十七章 蝰蛇

第六百五十七章 蝰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扯平了,扯平了.”王庸虽然已经在竭力控制自己,可声音依旧从骨子里发出了轻微的颤抖。一边飞快地对他实施着临时急救,一边低头鼓励说:“别说话了,老李,你给我扛住。”

    “兄弟,你,你就别再浪费力气了。我是个老战士,现在什么情况,我,我知道的,咳咳~”李逸风咳嗽之间,一口一口的血从嘴里再次涌出来,虚弱地用最后一丝力气说着话:“我,我这,这一次真的是不行了。”

    “老李,你给我坚持住,这是一个命令,你听到了吗?”王庸颤抖着厉声吼道,眸子里浮着一层紧张之色,其实他心里也明白,李逸风中的这一枪虽然不是当场毙命的要害,但子弹却也是穿透了肺部,造成了极大的重创,还能活下去的概率已然是极低的了。

    这一刻,李逸风的眼神里反而是平静一片,他紧紧抓住了王庸的手,面带歉然道:“兄,兄弟。对不起。我违背了当,当初的誓言。可,可我,真,真的是不想的。你,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想。”

    “我知道,我都知道。”王庸一手摘下了面具,露出了苍白的一张脸,眼神更是一片颓然,与他紧握着手,颤声道:“老李,我相信你。一直以来,我都非常的相信你。想想当年,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喝酒,一起打架,那份友谊是不会说变就变的。老李,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去把那狙击手杀了,然后……”

    “不,我,我有话和你说……”李逸风的面色突然一片潮红,像是准备交代遗言般的,连眸子都瞬间变得有神起来,但是他的呼吸却是一下子变得急促之极。

    王庸心中一突,深谙此时的他必定是回光返照了,神色蓦地一暗,急忙声嘶力竭道:“老李,别废话了。告诉我,是谁,谁把你给坑了。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报。”

    “你,你嫂子~帮,帮我……”李逸风眼神期待的看着王庸,字字句句说到一半,嘴里面竟又喷出了一大口血,却是再也坚持不住,脑袋一歪就倒了过去。

    “老李!”王庸悲痛的大吼一声,极力压抑着悲愤的情绪,紧紧地把他抱在了怀里,全身都在抽搐不已。

    仅仅是过了十多秒钟后,王庸的眼神已变得是冷漠而猩红一片。然而整个人的气势,却仿若一座万载冰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阴冷彻骨的寒意。最终又伸出粗糙的手,将他未曾闭拢的双眸,缓缓的合拢。

    随后只听得王庸颤巍巍的声音响起:“老李,你安心去吧。嫂子和侄女,我一定都会替你照顾好的。而那个胆敢用家人来威胁你,逼你下水的混蛋,我也一定会让他尝尽百般的痛苦,最后让他在无尽的绝望之中下十八层地狱。”

    “砰~”

    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响。

    显然那个埋伏的狙击手仍然是不死心,见有人为王庸挡下了致命的一击,又是迅速换了另外一个狙击阵地,想再次瞄准一举干掉王庸。

    然而,他却不知道,第一次出手或许还能攻其不备。但是第二次,他还想在王庸手中占到便宜,就纯粹就是在痴人说梦了。

    果不其然,早有准备的王庸,在被狙击枪锁定的那一瞬间,就立刻作出了反应。身形一晃间,就飞快躲开了朝他直直射来的一击。他不需要比子弹快,只需要比对手快就行了。

    只需凭着枪响,凭着子弹落点。

    王庸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判断出了对方的准确方向,大概位置。眨眼间,就躲在了掩体之后。

    啪啪~

    伴随着剧烈地碎裂声,吊在空中的晦涩灯光,刹那间就被爆掉了。

    而此时整个旧厂房,都已经湮没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只有些许星月之光,透过破败不堪的窗户朦朦胧胧地撒了些进来。

    万籁俱寂,仿佛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间一并归于了平静。然而,这凝重而萧杀的气息,却已经笼罩住了整个厂房。杀机,在无形无影之中弥漫开来。

    时间似沙漏般一分一秒的过去。

    全身黑色衣服,擅长在黑夜之中潜踪,悄无声息取人姓命的他,在灯灭的时候,就如同一块磐石般的潜伏在狙击阵地上,呼吸绵长而悠远,轻的几无生命,这才以至于让敌人很难发现他的行迹。

    蝰蛇,向来以伏击致命,从而闻名于世。

    而他,却被世人冠以如此闻风丧胆的绰号,可见也绝非什么等闲之辈。

    在整个佣兵,杀手等行业之中,要论到蝰蛇的综合实力,也许远远不够十大高手之类的那般光彩夺目。然而他却有独当一面的技能,在狙击战术上,他绝对有着特种部队教官级的水准。死在他手里的高手也好,富商政要也罢,数量已经几近三位数。因而仅仅对于这方面,他是极具自信的,自然认为世界上鲜少人能与之匹敌。

    这也是他即便知道那个穿着黑色皮风衣的判官,是个了不得的高手时,没有立即撤退,而选择留在当场继续狙死他的一个原因。

    可是,就在他第二枪刚刚打出后,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想法究竟有多离谱,简直是大错特错。仅仅从那个判官的直觉和反应来看,就如同非同人类一般,快的没有一点征兆。他多年的狙杀经历之中,就从来没有碰到过任何一个高手,像他这样被锁定后,瞬间就能立即反应,更别说是轻易躲闪开来。

    有史以来,遇到第一个如此强劲的对手,一股极其压抑的感觉,犹如压在蝰蛇心坎上的一块石头。让他千锤百炼的心态也是一时失衡,连呼吸也竟是比平常快了半分。

    蝰蛇没有再动,因为他这个狙击阵地位置不错,斜斜的就能俯瞰大半个厂房。即使是身处漆黑之中,也几乎是对他没有太多影响。因为仅凭着他戴的夜视仪,完全能依靠着一些微弱光线捕捉到目标。

    眼前的这个目标不简单,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恐惧的同时,又是激发了他的战斗意志。能够狙杀如此强大的一个高手,将会让他得到空前的满足感。

    “你的确是很厉害。”王庸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宛若阎罗般在厂房里飘荡而起,兴许是怕他不是本国的狙击手,转而他又用英文说道:“全世界范围内,有你这样厉害而经验丰富的狙击手,不会超过三十个。”

    蝰蛇霎时一滞,气息竟变得紊乱。三十个?是不是太多了?哼哼,这位自大的人物,真够小瞧人的。还是说,他是在故意引诱自己露出破绽吗?可笑,这种小小战术,是不是未免太幼稚和拙劣了。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谁。”王庸的声音环绕在封闭的厂房之中,凝聚着冰冷彻骨的浓烈寒意,朝着暗中的狙击手厉声喝道:“但是,我以我佣兵之王king的名誉发誓,今夜,我绝对会先用你的脑袋,来祭奠我死去的兄弟。不管是谁来,都阻挡不住我。”

    “砰!”

    王庸吐出的一字一句,简直就如同是一把千斤重的铁锤,狠狠地击打在了蝰蛇的心坎上,让他一口老血都几乎喷了出来。而他的喉咙口,也仿佛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掐住,呼吸慢的几乎快要停滞。满脑子瞬间短路,只弥留下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不住回荡,他说他自己是king?开,开玩笑的吧?这个身着黑色皮风衣,装神弄鬼的判官,竟然是佣兵界的神话人物——king?

    靠,被坑了。

    这是彻头彻尾的被欺骗了,上面那帮白痴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这是哪门子的情报提供?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来送死吗?混蛋,实在是太可恶了?

    蝰蛇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判官的声音来回萦绕在耳边,犹如一个死神,即将向着自己迈步走来。他是绝对不会饶过自己的,更何况他还狙杀了判官的兄弟。

    此刻的他不知道是陷入了愤怒,还是惊惶。亦或是,两者皆有之。没办法,树的影,人的名。他蝰蛇也绝对是一号人物,名头一出,就会让很多人恐惧的存在。可是,和佣兵之王比起来,自己又能算得了什么?

    无数关于佣兵之王king的传闻,一一在他脑海里浮现了出来,越想越觉得可怕。虽然他还没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是,他的感觉就像是即将要面对一头侏罗纪的霸王龙,而且还是一头被激怒了的霸王龙。

    坑爹啊。

    蝰蛇心中,暗自呻吟不已。早知道那个男人是king,他压根就没胆子对他开枪。不,确切的说,自己连第一枪都不会开。而是老老实实,静悄悄地跑路来得好。

    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向来以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而著称的蝰蛇,鼻间酸酸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倒也不怪他害怕,如果谁有胆子,可以让他来面对一下准备朝自己复仇的king。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