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兄弟

第六百五十六章 兄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迟宝宝虽然心里一直深知,王庸这家伙的实力的确不俗,能力更是强大到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可是,每每见到他摆出这副欠揍的模样,还是忍不住想要狠狠地踹他两脚。

    亏得自己刚才还感动不已,在最是危急的关头,这家伙竟犹若天神般的降临,形象是何等的光辉,让她仿佛再次见识到了那个凛然正气的王庸。

    谁想到,混蛋在本质上始终是个混蛋。李逸风都犯了那么大的错误,他竟然还如此一心想着要包庇他。甚至,还让自己想办法给料理之后的事。

    想到这里,胸中怨气如烟般袅袅升腾,撇了撇嘴,就对着王庸娇哼道:“王庸,你爱怎么我行我素都可以,但我也有我的坚持和原则。事后我会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写一份详细的报告,直接递交到市委书记手里,看他怎么处置。”

    “咔嚓,咔嚓。”话音刚落,王庸就二话不说走上前来,猛地掰住了她的胳膊,两三下便给她回了位,冷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没错,我就是个混蛋,但那又怎么样?老李就算再不争气,也是我过命的兄弟,不管怎样我都会护着他。至于他做错的事情,我会让他想办法来弥补。迟宝宝,如果你非要和我作对,那就随你的便。别说市委书记了,就算是总书记来了,我也不会把他交出去。”

    一听这话,一边的李逸风把头垂的更低了,心里装着满满的愧意和感动,没想到此时此刻,王庸还一直把自己当兄弟看待。

    “你,哼!”迟宝宝一见他竟然把话说的这么重,话到嘴边嘟囔了两句,倒也不敢再在这件事情上和他顶住,只是露出了一脸委屈的神sè,低声下气道:“可是,他刚才都要开枪杀我了,你难道还忍心,也不帮我说几句话?”

    虽是嘴上这么说,但在她的内心深处,又何尝不希望李逸风能够没事。毕竟,他怎么说也是一位她一直以来都视作父辈来崇拜的英雄人物。若非是实在迫不得已,为了家人的生命安全,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地步。

    至于刚才打斗造成的严重损伤,都远不及她内心痛苦挣扎的万分之一。不过,倒也真不愧为迟宝宝,在受了伤,胳膊又脱臼的情况下,只是扭转了几下身子,自己调节一番,肢体便渐渐活动开来,转眼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架势了。

    “你还说呢,麻烦你以后做事情的时候多动动脑子,多当点心。”王庸一见她那副可怜样,一边止不住关切地嘱咐着,一边又没好气地赏了她一个暴栗,继而严肃地沉声说:“第一,碰到这么危险的事,你不应该单独前来,哪怕是通知我一下也行啊。万一真的出事怎么办?万一我晚来一步,你考虑到后果的严重姓没有。记住,以后做事不能这么莽撞了。第二,在对付敌人,尤其是老李这种拥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时,一定要留意垂死反击。不单单是老李,任何人在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做出任何举动都是合情合理的。”

    听着这口气,迟宝宝顿时心生不悦,这么说来,还是自己的不是咯。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被人背叛,在阎王殿里走了一圈回来,这家伙也不知道说两句贴心话哄哄人,反倒还恶声恶气地教训起人来了。

    哼,真是个见人上菜的混蛋,心中暗暗把王庸骂了一遍。怎么说,自己虽然是女汉子,但也只是外表坚强而已,内心好歹还是柔弱的,需要被人呵护的。

    想必若是换做秦婉柔那种柔柔弱弱,娇滴滴的女人,哪怕是切菜不小心割破了些手指头,他肯定都会心疼的上去嘘寒问暖,帮人吹吹之类的。

    这次换做了自己,他倒好,不来慰问自己的伤势也就算了,上来就直接是一个爆栗。

    迟宝宝越想越觉得内心不平衡,眼睛里冒着炎炎的火光,手心的拳头也攥的是越来越紧。甚至已经开始在细细琢磨着,是不是要和他打一架再说了。虽知自己的实力和资质远远不如他,但管他打得过打不过,至少得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

    “不过你进步还是有的。”王庸察觉气氛不对劲,又见迟宝宝一片yīn霾的脸,知道自己定是把话说重了,便也识趣地立即转移话题道:“说起实力你的确有很大的提升,因为老李这家伙的实战能力也是属于黑暗裁决的水准,还是很强劲的。可你在公平的战斗之中还是打赢了他,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可见你未来还会有更大的提升空间。”

    夸完她之后,一见迟宝宝面sè有所好转,王庸总算稍松口气,转而又是走到了李逸风边上,蹲下身子将他架了起来,轻声道:“走,我带你去治疗一下。然后……”

    话未说完,蓦然之间,一股莫名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仿若芒刺在背,让他的脊椎骨中刹那间冒出了一股刺骨寒意。这是他在长久以来的战争和危险环境之中,逐渐养出来的一种对于危险的一种特殊直觉。这种感觉,玄之又玄,就连很多科学家都难以解释这种类似的本能直觉。

    “危险~有狙击手。”

    王庸沉声发出了jǐng告,刹那之间,他判断出了暗中的狙击手极有可能瞄准的是自己。也只有如此,自己对于危险的感应才会如此的强烈,

    但直觉告诉他,他不能就这样轻易躲开。

    因为一个能瞒住自己到这种时候的狙击手,肯定绝非易于之辈。自己一旦作出战术姓的打滚,然后躲到障碍物后,对方极有可能立即瞄准另外两个行动不是太方便的人。而不论是迟宝宝,还是李逸风,此刻又都无反抗之力,根本躲不开这致命的一击,王庸自然都不想他们出事。

    几乎是与此同时,王庸只是略微迟疑了一眨眼的功夫,一声沉闷而厚重的枪声就忽然重重响起。

    在那一刹那,李逸风有些灰白的眼眸里,猛地爆出了一瞬jīng光。几乎是完全没有半点考虑的,他瞬间侧了侧身子,挡在了王庸的面前,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他。

    很多人都不知道,虽然边陲之狼里人人都擅长狙击。但是擅长的程度,却是人人都有所不同,而李逸风却是当时整个边陲之狼最厉害的狙击手。也唯有在狙击实力上,他要胜过王庸一筹,坐上了头把交椅。

    错非如此,李逸风也没有资格和王庸一起去国外参加特训,尔后在王庸之后,又担任了头狼位置。要知道,军队是个实力为尊的地方,尤其是特种部队,更是讲究实力之至上。

    没有镇得住场子的实力,谁也不会服气。就如沈离跑去当指导员,底下一帮子兄弟们谁都不拿他当回事情。他还一直自以为是,认为是王庸和自己不对付,暗中挑拨官兵们和他作对。

    正是李逸风是个神枪手,他发现狙击手的时间,不会比王庸逊sè半分。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应对。

    说时迟,那时快。

    眨眼之间,李逸风的后背就溅起了一朵血花。子弹飞快地穿梭过他的后背,又从胸口窜出来,最后打在了王庸的肩膀上。

    有了李逸风这个人肉盾,再加王庸身着的特殊战衣,子弹只是旋转着在王庸肩膀上开了一个狰狞的大洞,看似凶残,实则远不致命。而李逸风则不同,口中却是当场喷出了一口鲜血,溅在了王庸的身上。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尤其是经历了无数次危险的王庸,在第一时间猛地抱住了李逸风,状若暴龙捕猎般的直窜而去。短短五六米远的距离,眨眼而至,一个翻滚带着他一起躲在了杂乱堆放的建筑材料后。

    而一边的迟宝宝,此刻也是身手矫健的接连两个翻滚,第一时间掩藏了起来。虽然此刻她担心王庸至极,可她不是那种矫情的女人。如果自己留在原地大叫大嚷,或是多发呆半秒钟,那就纯粹是给王庸添不必要的麻烦,给敌人做活靶子。

    王庸的眼睛里,刹那间已经布满了血丝,一片猩红而狰狞。倒底是安逸的曰子过久了,jǐng觉姓退化了许多。有这么一个狙击手躲在暗处,自己竟然没有提前发现。

    当然,也是可见那个狙击手应该不是个简单货sè,对于潜踪更是十分擅长。而且他是在几乎开枪的那一瞬间,才瞄准锁定了自己。因为他定也清楚的明白,一些顶尖的高手,会在一次次的生死存亡之中,逐渐培养出对于危险的特殊感知。

    “老李~坚持住,我先去把人干掉。”王庸边是掏出了些许急救棉花和纱布,边帮他止血,边是低声紧张地安慰着:“你行的,你不会死的。”

    “兄,兄弟。以,以前。你,你救过我两次。”李逸风面sè惨白无比,嘴角溢出了更多的鲜血,释怀的扯出一抹笑容,艰难地说道:“现,现在。我,我也两次了。我,我们扯平了。”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