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护短

第六百五十五章 护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我惹不起的风波?”王庸轻笑着将烟头一弹,从容不迫地向李逸风走去,声音略带戏谑地对着他说道:“哦?那你倒是和我详细说说,是什么样风波?会有多么的可怕。”

    “你,你别过来。”李逸风一时失了底气,心下一怵,本能地向后倒退了两步。但同时又不敢掉以轻心,抬起手枪指着他,色厉胆寒着颤声道:“你再靠近的话,就别怪我枪口不长眼了!判官,你非得插手我们之间的闲事吗?”

    李逸风一时被突然出现的王庸搅了局,自是小心提防着。但与之相反的是,突然获救的迟宝宝心中倒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在此之前的她被李逸风重伤,毫无招架之力的时候,就已经彻底陷入绝望,并且她心目中也早已做好了从容就义的准备。那可不是在开玩笑,以她的坚毅的个性和原则,与其要她苟且偷生,沦为大型犯罪组织的走狗,还不如现下就让她殉职,至少做到问心无愧,坚守了一个警察该有的阵地,秉持了自己应尽的职责。

    况且,她心中还一直强烈深信着,假如自己真的死于非命,王庸定然不会坐视不管。而且以他的能力,一定可以顺着蛛丝马迹追查出真相,到时候也定能替自己报了这个仇。抱着这个信念,她才有了这份光荣赴死的勇气,因为她相信李逸风迟早会落入法网,有王庸在,毒品的枝蔓也不会任由它延伸下去。

    然而让她始料未及的是,王庸竟然会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出现,他是怎么知道这里的?难道自己的计划早就被他发现了?还是说他跟踪自己来的?心里窜上来无数个疑问,但更多的瞬间却是格外的惊喜交加。

    她也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心里虽然有百波之澜,但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下,她绝不能拖累王庸,以免现在已经几近疯狂的李逸风,被激怒后会用她来做人质,胁迫王庸就范。因而迟宝宝此刻没有表现出任何敏感的举动,连表情也是淡淡的,脸色一片惨白,倒在原地只是一言不发。

    “闲事吗?”王庸在距离他五六米远的地方,顿时停下了脚步,暗哑的声音仿佛来自地底:“如果这件事情都算是闲事的话,那这世界上,还有几件事情和我切身相关?”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李逸风紧张的额头上都布满了汗珠,无暇去思索言语里的深意,心中只是对他充满了警觉。先下他的战略是,得尽量拖延时间,才能寻找着最佳的机会,趁其不备再准备射击。

    按照以往来说,他对自己的枪法一直很自信。在如此的近距离下,哪怕是一只苍蝇停在那里,都能眼疾手快一枪灭了他。可是,想要一举射杀眼前的判官,他却是连两三分把握都没有。

    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厉害的家伙。没有之一。

    在此之前李逸风从来也没有想过,凭借着自己的实力,竟然会被人在数秒钟之内击垮掉。可见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有着多么非人类般的强大与致命。

    王庸没有再说话,而是冷冷地盯着他,仿佛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他真正的内心。

    “我知道了。”处在心慌意乱之中的李逸风,心念忽的一闪,脑中即便有了对付他的主意,只见他扬起一笑,侃侃说道:“你就是那种所谓自诩正义之辈,好,好极了。既然你是正义的使者,不知道又会不会狠下心见死不救呢?”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待他把话全部说完,就已经调转好了枪口的方向,蓦地对准了迟宝宝的脑袋,狞笑对他说:“想必这位迟警官你认识的,和你一样,都是名坚守正义的同志。只要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先崩了她的脑袋。”

    “李逸风,你还能更丧心病狂一些吗?”迟宝宝咬牙切齿地冲着他吼道,心下觉得一阵失望,不甘至极,自己明明掩饰的还算不错,也没露出半点和王庸有关系的模样来,却是不料,这李逸风竟然吃定了王庸的正义感,莫名其妙的自己还是成了人质。

    王庸依旧是无动于衷,冷冷地注视着他,眸光刺骨仿佛冷冽到了心底。足足过了十多秒钟后,他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老李啊老李,原来我以为你是被迫无奈才走上这条道路的。但是此时此刻,我对你有的只是失望,彻底的失望。”

    这一句,王庸竟然毫不掩饰,没有对自己的声线改变,而是用了自己的本音。

    几乎是在一瞬间,听到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李逸风就像是突然遭受了五雷轰顶,浑身颤抖着僵硬在了当场。眼神惊骇莫名之余,却是不敢置信地死死盯着王庸,就连握着枪的一只手,都在不住地颤抖。

    身份已然曝光的王庸,此时却是没有再说话,只是哀叹着继续看着他。

    羞愧,懊恼,无地自容。李逸风的表情渐渐变得异常复杂了起来,脸色涌上一片潮红,低下了头去,肌肉也不住的抽搐。

    只听啪嗒一声,手枪竟然瞬间掉落在地。

    在听出了那是王庸的声音后,仿佛一下子抽空了他所有的力量。李逸风噗嗵一下,无力地跪倒在了地上。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流过的泪水,不可抑制地从他眼眶里,滴滴涌泉而出,翻滚着滑过面颊,最终落在地上。

    “咳咳。”

    他就像是个孩子一样,低声抽泣不已。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

    迟宝宝惊疑莫名地看着这一幕,想着王庸那句话,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刚刚还猖狂不已的李逸风,竟然肯这样罢手,更是跪跌在地失声痛哭,连枪都不要了。

    王庸没有再说话,而像是一尊雕塑般的,纹丝不动站在那里。

    过了良久之后,李逸风才抽着哭音的嗓子,愧疚万分地率先开口:“对,对不起。我,我,我……”

    “呼!”王庸没等他说完,掏出烟,远远给他丢去了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抽着。

    直到一根烟抽完之后,王庸才沉着声平静说道:“还记得我们在学校里的时候,一起发过的誓吗?”

    “我当然记得。”李逸风垂下头,手颤抖着夹着烟尾,心情复杂无比地抽着。

    “可是你违背了誓言。”王庸的语气带着苛责,痛心疾首地质问道:“老李,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你又知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李逸风情绪渐渐失控,忽的将烟头一扔,竟是愤怒地冲上前来,揪住了王庸的胸膛厉声道:“我在守护,守护我的家人,守护我的兄弟。”

    “砰!”王庸一拳轰了过去,将他揍倒在地。反过来拎住了他的衣襟,单手将他拽了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暴戾:“少跟老子扯犊子,你自甘堕落,成为了毒枭的走狗,还敢有一大通的理由?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少个兄弟,是死在了毒枭手中?十五个,前前后后,我们总共有十五个兄弟死在了毒枭手中。你这混球东西,你把我们边陲之狼的脸面都丢光了。”

    “砰砰砰~”

    王庸又是捏紧铁拳,一拳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迟宝宝当真是傻眼了,没料到王庸竟然和李逸风认识,而且似乎感情还不浅的模样。边陲之狼,难道这两个男人,都是边陲之狼出来的?一想到王庸那家伙从一开始就在忽悠自己,迟宝宝的一口气还真是有些咽不下去。

    王庸足足打了他十五拳后,才停了下来。而此刻的李逸风,已经被打得垂下了脑袋,一声不吭了。

    “判官,别把他打死了。”迟宝宝担忧地喊道:“我这里有手铐,你把他铐起来,带回局里,让领导过来好好审讯审讯。李逸风身上,肯定掌握着大量国际贩毒组织的情报。”

    “手铐?”王庸回头撇嘴不屑地说:“就凭你那种老古董一样的手铐,能铐得住谁啊?还有,我说过要抓他回去吗?”

    “你不抓他回去,难道想杀了他?”迟宝宝一惊,急忙道:“判官,你千万别这么做,李逸风是市局的局长。在事情没有定性的情况下你若是杀了他,会给你惹出巨**烦的。”

    “他是我兄弟,不管他做错了什么,都始终是我的兄弟,轮不到任何人来处置。”王庸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冷漠:“你自己擅作主张的胡乱行动,我回头再找你算账。现在,麻烦你把后续工作都处理一下,整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什么?你想包庇他?”迟宝宝震惊地说道:“李逸风可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他只是违背了对我的誓言,对兄弟们的誓言。”王庸冷声说道,眼神之中充满了坚定的狠厉:“我自然会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但是在那之前,胆敢用我嫂子和侄女来威胁他堕落的家伙,我会先好好收拾了他们。”

    迟宝宝一愕,没好气地怒声说:“判官,你这个无政府,无组织的混蛋。”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