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堕落深渊

第六百五十四章 堕落深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眼见着迟宝宝竟是尚有余力,拿着手枪定定地指着他。而此时的李逸风,也是已经深觉气力已尽。伤势颇重的他,在微微挣扎了两下之后也就动弹不得了。

    迟宝宝在制住了他之后,内心却又开始剧烈的动荡挣扎起来。按理说,身为一个尽职尽责的jǐng察,她应该先将他抓获,然后走司法程序将他绳之于法,而且依照李逸风的所作所为来看,最后审判结果被枪决那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甚至,更有可能背负上一个叛国的沉重罪名。

    即便是他死了,一世的英明也定会毁于一旦,还有可能连累到嫂子和女儿,让她们这辈子都难以抬起头来做人。

    想到这里,她真的很想立刻一枪爆了他的脑袋,给他一个彻底的解脱。然而,此时此刻,手指头扣在扳机上却如千钧之重,怎么都狠不下心扣下去。只因面前这个狼狈而落魄的男人,一直以来都是她的上司兼导师,甚至是特别崇拜的偶像。

    迟宝宝最终还是难以做出抉择,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说,还是先铐起来吧。这么想着,就伸手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手铐,脸sè一片惨白地准备将他铐住。心下一片痛苦,因为连做梦都不曾料到,李局长竟然会堕落到这种程度。

    “小迟,我输了,彻头彻尾的输了。我没想到,你竟然成长的这么快。不仅是敏锐的侦查能力,还是杰出的搏杀技巧,都已经是青出于蓝了。”仿佛是感受到了自己末rì来临,李逸风垂头感叹着,眸中的亮光瞬间黯淡,倒反而显现出了一片解脱后的**,其中却又似乎有些不舍。

    只见他重咳两声,抬头望向迟宝宝,继而又艰难地沉声说道:“既然我都栽在你手里了,那我也无话可说,好,我认命了,大不了也就一死而已。只不过临死之前,我还有个心愿。小迟,看在我教导了你多年的份上。求,求你一件事。”

    “李局~”迟宝宝的声音仿佛割裂般的嘶哑,凝视着李逸风的脸,愈发的心生不忍。微微侧目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道:“你说吧,只是你不要提那些我不可能接受的事情,其他的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会尽量帮你完成。”

    “不管我最终受到什么样的处置,请务必帮我照顾你嫂子和侄女~不要让,让她们受到外人欺负。”李逸风吃力地阐述着,嘴角溢起了丝丝鲜血,脸sè也变得越来越苍白,仿佛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地步:“我知道我错了,错的离谱,完全只顾着自己生存,失了一个jǐng察该有的气节,但是事到如今也是没办法了。咳咳,现在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还希望,希望你不要看不起我。”

    听完这番言真意切的话,迟宝宝的鼻间瞬间泛起了酸涩之感,强忍着没有落泪,心软着低声答应道:“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嫂子和侄女,不让任何人欺负她们。你就放心吧。”

    “谢,谢谢。”李逸风话一说完,又捂住心口止不住猛地咳嗽,不一会儿竟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瞳中也似乎带上了解脱之sè,断断续续地说下去:“给,给我一个痛快吧~你,你知道怎么做的。”

    “李局,你还有回头的机会。”迟宝宝一听这话,最终还是不忍心下手,低下头去搀扶起了他的肩膀关心道:“我这就送你去医院,你只要肯将功赎……啊~”

    话未说完,只听咔嚓一记声响,迟宝宝的肩关节,却是被突然暴起的李逸风擒拿住,不过猛地一扭竟将关节直接卸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她的手不自觉的一松,哐当一声,枪就从手上脱落了下来。

    李逸风迅捷地接住,把枪牢牢抓在了自己的手里。随即又一下子举起来,枪口准确无误地抵住了迟宝宝的太阳穴,沉着脸说道:“小迟,你可别乱动。现在你的两只胳膊都已经脱节了,你要是轻举妄动,我就一枪崩了你的脑袋。”

    迟宝宝怎么都没料想到,李逸风竟然装出了一副濒死的模样来迷惑自己。让自己放松了jǐng惕后,再出其不意攻其无备,这下倒好,被他抓住时机一举反制住,恐怕是难再逃脱了。一肚子的懊恼和后悔,此时是直冲胸臆,更多的,却是被彻底背叛之后的愤怒。

    如果迟宝宝当下不是双臂都已经脱臼,说不得就会直接和冲上去和他拼命。

    他非但辜负了自己对他的信任,还彻底颠覆了他的英雄形象。

    贝齿咬着嘴唇,一滴滴的鲜血顺着脖子滴落而下,迟宝宝却不管不顾,咬牙切齿地怒声吼道:“李逸风,我先前一直以为你是个英雄,哪怕是被敌人用种种手段控制住了,可骨子里始终是个骄傲的男人。没想到,你就是个孬种,懦夫,卑鄙无耻的小人,利用我的恻隐之心搞背后偷袭,算得上什么好汉。”

    “小迟~还是得好好和你上一课啊,比起我这种打过很多仗的人来说,你真的是差远了。”李逸风拿着枪,倒退了两步,jǐng惕地盯住了迟宝宝后狞笑了起来:“我说过,你是不会懂的。你不了解那个组织的强大之处,如果我敢背叛组织,我的妻儿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再说了,我现在也不想死,我要陪着妻子和女儿,幸幸福福地过一辈子。三年,只要三年就行,为什么你非要在这时候和我作对?为什么你不肯放我一马?”

    “李逸风,不管你有多少个理由,你都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也许,你过了三年后能享受美满的生活。但是你那所谓的幸福生活,却是建立在无数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的基础上,那这样得来的生活又有什么意义?”迟宝宝满腔的怒火,如数倾泻在言语中:“如果你真的能心安理得的过一辈子,那我对你只有两个字,佩服。你也不想想,如果你做的事情被嫂子和侄女知道了。她们会怎么想?你可一直是她们的心灵支柱和偶像啊。”

    “迟宝宝,我不需要你来给我做思想教育课。”李逸风冷哼一声,恼羞成怒道:“不管怎么说,总之你现在落在了我的手里。看在你跟了我多年的份上,我也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肯帮我做事,我不但饶你一条命,还保证你荣华富贵。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呵呵。”双手脱臼的迟宝宝已经是无力反抗,忍不住嗤笑着摇头自嘲道:“迟宝宝啊迟宝宝,你真笨。足足三年的时间,竟然没有发现自己崇拜着一个伪君子。李逸风,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贪生怕死吗?和你同流合污?我呸……”

    李逸风的嘴角一阵抽搐,见迟宝宝依旧不肯就范,声嘶力竭道:“迟宝宝,你别犟。xìng命攸关的事情,你可好好想清楚。你还年轻,还没有谈恋爱和结婚。有着大把大把美好的生活等着你,如果就这么死了,可就一切都没了。”

    “呸,恶心~孬种~”迟宝宝决绝之极,目露鄙夷之sè:“要我的命简单,但要我放弃尊严像条狗一样活着,我宁愿现在就死。李逸风,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速度点一枪崩了我。我死了也不怨你,只怪我自己瞎了眼,错把一条狗当成了狼。”

    一句句的狠绝的骂话,一句句犀利的讽刺,让李逸风的脸sè一阵红一阵白,越羞愧也越恼怒,连带着拿着枪的手都在颤抖。只见他脸sè狰狞,痛下决心道:“好,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不错,是你看错了人。下辈子,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身边的人。小迟,对不起了,我必须要杀了你。”

    李逸风狠了狠心,对准了她的脑袋准备一枪开去。

    “啪,啪,啪~”

    一阵沉闷的掌声在他身后响起。

    李逸风还未来得及下手,心下一惊,急忙回头怒声喝道:“谁?”

    他只见一个身穿薄皮风衣,脸上戴着面具的高大男子,环抱着双手很有型的靠在了一堆建筑材料上。狰狞凶狠面具下的嘴角,还叼着一支烟,吞云吐雾着。

    “是你!判官。”李逸风惊怒交加,没料到关键时刻判官竟会突然出现,立马就举起枪对准了他:“判官,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有趣,有趣。”判官低沉的嗓音透过面具传来,还伴着绵长的笑音不缓不慢说道:“听说这里有好戏看,我就来瞅瞅了。没想到,还真是见到了一幕好戏。李局长,你的表现可真不错,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卑鄙无耻,下流卑**。为了活命,什么肮脏不堪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佩服,佩服。”

    “你……”李逸风脸一红,羞恼成怒地想开枪,但是他却深知判官的实力非同凡响,又不敢妄自行动。如果现在与之为敌,一支枪恐怕是对付不了他,况且他刚刚才与迟宝宝打斗,已经大有损伤,想对付判官更是不能无法力敌。因而只好强压下心头怒火,出言威胁道:“判官,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别卷进了你惹不起的风波里。”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