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用拳头说理

第六百五十三章 用拳头说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李局你……”迟宝宝认识了他三年之久,在这三年的时间里,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的惊慌失措,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和坚持,变得一点都不像他自己。而此时她的眼神里,却是透着一如既往的执着与认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紧紧盯着他的脸沉声说:“李局,我是你带起来的。在我的心里,你一直是我最敬重的人。是你教会了我许多东西,也教会了我在面对任何困难的时候,都不能向命运低头,都要遵从本心,沉着去应对。但是你呢,你自己又是如何去做的。现在的你变成这个样子,真的让我无比失望和痛心。醒醒吧,李逸风。再凶恶的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失去了正义和担当。”

    迟宝宝的最后几句话几乎是咆哮着说出来的,听得李逸风内心一阵触动。表情微微一滞,眼眸深处闪现出不忍与挣扎,连带着脸上的肌肉,也是止不住地抽搐着。

    在经过无比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蓦然,他的脸sè一变,眼神里逸过的那分后悔终究再次被恐惧所掩盖,忙用手捂住双耳痛苦道:“够了,小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是没有回头路了。哪怕是为了淑芬,为了璐璐也好,我都一定要坚持下去。对,只要过了三年,我相信三年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到时候,我会和妻女一起在国外,幸幸福福地过完安逸的下半辈子。”

    李逸风脑子里一方面憧憬着未来,一方面又仍是不放弃地接着劝导说“小迟,看在我这些年对你还不错,照顾有加的份上,你放手行吗?你就当是帮帮我,帮帮我们全家人,只要这次能侥幸逃脱,下回我保证一定不会再出任何差错的。这次你就只当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好的去当你的城北区副局长,不要管那么多事就行了。”

    “李局,你别做梦了,你以为这样子就能完全置身事外吗?我真没想到,都到这种地步了,你竟然还一心想着来拉拢我。你,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迟宝宝随手震碎了块身边的薄木板,怒气值直冲到了极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你又知不知道,你这样自私自利的想法,会连累到多少无辜的家庭,又有多少人会因为毒品泛滥而家破人亡?想让我撒手不管这件事情吗?对不起,这一点我实在是做不到。我没那么狠心,不能眼睁睁看着毒品泛滥成灾,从而招致来更严重的后果。李逸风,在说最后一次,如果你依旧如此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对你动粗了。”

    “动粗?”李逸风满目狰狞地哈哈大笑了起来,见着劝导不成又言语威胁道:“除非你立刻对我开枪,否则凭你的实力,你以为真有本事能拿下我吗?而且你可要想想清楚,如果你真敢开枪打死我的话,那恐怕你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哼,别多费口舌了,既然你的脑子不清醒,那我就让你彻底清醒清醒。”迟宝宝见他还是冥顽不灵,已经放弃了用言语去挽回他。她看得出来,李逸风早已是深陷泥潭而不可自拔。唯一能帮助他的,就是彻底将他制服,然后好好用武力去和他说话。

    话音刚落,只见她的脸sè一下子严肃了起来,蓦地把枪迅速丢开,随手一甩脱下了自己的薄外套,露出了一身英姿飒爽,**健美的身材。今天她穿的是深绿sè的军用背心,展露出的双臂上,肌肉呈流线型蜿蜒,凝聚着说不出的美感和力量。

    很快,她就摆出了战斗姿态,挑衅般地朝着李逸风的方向弯了弯手掌,意味着邀战。

    “呵呵,好,既然你想打,那我就陪你打一场。”李逸风说来也是干脆利落,深知用言语说服不了她,就只能靠着武力来发言了。语毕,立即活动了一**子,摆好了标准的格斗姿势,就迅如猛虎般地迎面冲了上去。

    只见他重拳出击,出拳快又狠厉,挥打在空气之中,虎虎生风,威势凛然。

    “啪啪~”拳头和胳膊的阵阵交击声,在这厂房里沉闷的响起。

    迟宝宝从容应对,强行招架,动作矫健而刚劲。比以往少了许多花俏,却多了几分厚重和大巧若拙。

    看的出来,此时的迟宝宝出招间,无论从气势还是策略上,已然是自成一套完整的体系,和以前的确是大有不同了。

    如果是放在半年前,迟宝宝的格斗搏击术,绝对要比李逸风差上不止一筹。然而现在,在几次三番的生死磨砺之中,她的综合实力突飞猛进,用伊莉贝纱的话来说,就算是在黑暗裁决之中,她的水准也能排进中上层次,因而现下已经完全能和李逸风匹敌抗衡了。

    短短数招后,迟宝宝硬接一记冲拳,蕴含强大聚合力的腰肢一拧,膝撞狠狠朝他小腹顶去。

    李逸风单手招架,抵不住其冲势。手臂酸麻之余,蹬蹬蹬的向后倒退了数步,才勉强是卸开了劲道。

    然而还不待他有机会调整,迟宝宝立马乘胜追击,动作迅如闪电,身体也猛如母狮般地扑了上去,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连串猛烈疾速的攻击,如同倾盆暴雨倾泻而去。

    此时失去了上风的李逸风,仅仅是招架了三四招,就被迟宝宝一记强力侧踢踹中了胸膛,百几十斤的身躯,直直就随着惯xìng向后倒退。只听咣当一下,李逸风竟是撞在了集装箱上,发出了沉默的响声。他的嘴角也随之溢出了一丝鲜血,眼神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迟宝宝。

    没想到竟然还是小觑了她啊。

    虽说很快迟宝宝当下占了上风,不过,李逸风终究也是个千锤百炼的强者,甚至还担任过边陲之狼的头狼。迟宝宝的进步巨大,反而激发出了他的好战之心。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神即是欣慰,又是凶猛地笑了起来:“小迟,我知道你搏击天赋惊人。却没料到你进步会这么快?果然不愧为我调教出来的。不过也好,让我好好的打败你,再和你讨论下一步。”

    李逸风展露出了他军人铁血的一面,状如野兽般地低吼了一声,肌肉鼓胀了些许,朝着迟宝宝就凶猛扑去,招数大开大合,霸气十足。

    显然也是,一个能有资格和王庸一起去国际特种兵学校参加训练的人,又岂是真的易与之辈?

    啪啪~

    每一拳,每一腿,混乱击打在空气之中,都发出了声声爆音。两人之间的战斗,几乎在瞬间被拖入到了白热化之中。

    砰~迟宝宝一腿抽中了他的身侧,但也同时被他一拳打中脸上。

    短短两三分钟之后,两人各自都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看着是鲜血淋漓,一片狼藉。而身上更是因为满地打滚,各种地面搏击状态变得肮脏之极,就像是两头最凶残的野兽,在用最原始的方式解决争端问题。

    迟宝宝的一条胳膊,已经呈自然下垂状态,显然已经是被打得骨折了。

    而李逸风压根也不比她轻松多少,一条腿一瘸一拐,满身都浸染着汗渍和血渍,还有打斗过程中带上的污渍,此时是一脸郑重而jǐng惕地看着迟宝宝。

    “李局,投降吧。”迟宝宝全身都是汗水涔涔,但是她依旧单手摆出了战斗姿态,沉声坚定地说道:“今天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得逞的,哪怕是拼死了这条命,我都要阻止你。”

    李逸风擦了擦脸上的血,带着半分欣赏半分忌惮道:“小迟,你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这世界不是你想象之中那么简单。你是个好jǐng察,立志要保护老百姓,不过你想过没有,这样做究竟值不值得?为了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你死了又有谁会记得你?跟你直说了吧,只要你今后跟着我干,三年,只要三年之后,你就会有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之后只需再到国外,找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好好享受下半辈子,这样难道不好吗?”

    “李逸风,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迟宝宝失望地摇了摇头,依旧冷漠地拒绝道:“我迟宝宝不敢说自己是个好人,但是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既然你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样,与其看着你身败名裂,我还不如直接杀了你。至少这样,那些以你为楷模的年轻jǐng察们,以你为罪恶的克星和保护神的老百姓们,信仰才不会被破灭。”

    “喝!”说罢,迟宝宝立即将所有的愤怒,都彻底地凝聚成了庞大的力量,重新和李逸风战作一团。这一次她的心中充满了决绝与冷酷,施展的力量也如黄泉般滚滚而至,在这一刹那集聚升华。

    一场战斗下来,李逸风或许因为斗志之故,已经深深陷入疲态。

    纠缠交击了数分钟之后,迟宝宝终于一下朴实无华的肘击,狠狠地撞在了他肋骨上。咔嚓一声,李逸风痛苦而无力地倒地,迟宝宝也紧跟着筋疲力尽地坐在了地上,双方都是倒地喘息。

    片刻,却是迟宝宝率先捡起了手枪,抵住了李逸风的脑袋,语气冷冷地说道:“李局,你输了。”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