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揭露

第六百五十二章 揭露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酒吧里的保安们,见状都纷纷冲了过来。迟宝宝冷哼一声,挥舞着把薄外套一脱,身手敏捷地掏出了一把六四手枪,打了个旋儿后,冰冻着脸说:“那人戴的是百达翡丽手表,是个很有钱的主,打碎的吧台和酒钱算到他头上去。”

    保安们个个都愣住了,好歹他们也都算是些见风使舵的人,一见迟宝宝那霸气架势,就知道这绝对是不好惹的主。再看她掏出了警官证,哪里还敢去招惹她?

    虽然对酒吧来说,一个小警察当然算不上什么,但是以他们的察言观色,一个可以在下班时候配枪,行事如此霸道的警察,那一定是大有来头,自然也鲜有人敢惹了。

    这时候,经理也是急忙跑出来打招呼,混这口饭吃的,当然得了解谁能惹谁不能惹了。一见是迟宝宝这号人物,哪里还再敢让她赔钱?在和迟宝宝道歉过后,又走向那个有钱的主,与他周旋起来,看来这家伙此时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很快,迟宝宝就出了酒吧。一路骑着摩托车,在深夜风驰电掣地开着,任由着冷风吹打在她的脸上,她仿佛就想借此冷静一下自己即将狂暴的心灵。

    没错,饶是心中早有猜测和定数,可是当她从耳麦里听到她尊敬的李局打电话时候说出的那番话,依旧像是一把玄重的铁锤,狠狠地猛击在了她的心坎之上,她心中的信念也仿若瞬间轰塌,裂成碎片随风飞扬。虽是这么说。可是她又不得强迫自己进行最后一次的证实,说实话。到时候假如真的和李局对峙起来,她也不知该如何做。内心如今也是一片烦乱至极。不论如何,还是先亲眼见到再说吧。

    半个多小时后,偏僻辽阔的郊区。

    一家已经停了工的破厂房,周围光源孱弱,灰暗的路灯一闪一闪,却交织着暗夜的星光,显得分外的诡异。不过还好响彻着一片虫叫蛙鸣,倒是难得反衬出一番静谧。

    迟宝宝远远地停好了车,手持着枪。心情复杂不已地潜行而进,不觉中已悄然了接近那间厂房。无论是窃听器里传来的对话显示,还是跟踪系统的最终停留,都昭示着她尊敬的李局就在这座厂房里和犯罪分子碰头。

    虽然李逸风的堕落,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是,这依旧是她难以接受的事实。没有亲眼看到,她还存着万一的些微侥幸心理,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误会。更是希望李局是有些特别的机密任务,不得冒险不潜入其中。

    尽管她自己也知道,这种几率是有多么的微乎其微。

    凭着极为敏捷而出色的身手,她悄无声息地从窗户之中翻滚而进。凭着几盏微弱的灯光。她看到了穿着衬衣,头上戴着鸭舌帽的一个男子,正斜斜地依靠在了一个集装箱上。漫不经心地抽着烟。

    烟头火苗,如同星星之火。

    当他敏锐地察觉出了动静。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隐藏的迟宝宝这一块时。迟宝宝的表情瞬间僵硬了起来。

    不错,那正是李局。

    虽然和平常的打扮完全不一样,但是迟宝宝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她对李逸风有着一种别样的感情。

    他欣赏她,也愿意教她格斗,教她各种各样的侦查和反侦察的技术。而在迟宝宝的心目之中,他不单单是自己的上司,而且还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老师。甚至,心中隐隐的还把当做了半个父亲。

    记得很小的时候,身为警察的父亲就已经离开了她。在她内心的最深处,父亲不但是一个正直的好警察,还是一个大英雄。虽然不能享受到父亲的照顾,却能从他身上获得心灵的支撑。

    而李逸风这个人,却是那么的像他父亲。不仅传授她一切能教的技能,还谆谆教导他做人的道理和做警察的责任和担待。

    “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

    李逸风低沉稳重的声音传来,带着一点颤动,却仍是异常的镇定。

    迟宝宝面容微微一动,想立马就屈身跳下去,但旋即又突然忍耐住了行动。因为记起李逸风曾经教导过她,在感觉自己被人跟踪,或是马上要开始一些秘密行动之前,可以用一下这种诈术。而届时暗中的敌人一旦沉不住气,就极有可能被这种诈术诈出原形,因此她暂时还不敢妄动,兴许李逸风现在就是在伺机引蛇出洞呢。

    在沉默了几秒钟后,李逸风轻轻一叹,双手插着兜儿直接盯住了迟宝宝潜伏的那个位置,沉声道:“小迟,我承认你的确很有天赋,也是我教过的人之中领悟力最高的几个之一,但是你可别忘记了,你的那些东西都是我教的。你在计量些什么,我又怎会不知道?”

    说着,李逸风又从怀中慢慢掏出了一支钢笔,表情冷漠如冰,淡淡地继续说来:“从你一开始给我这根钢笔起,我就知道你肯定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好吧,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和我谈谈,那你就走吧。”

    迟宝宝心头依旧是生出了最后的一丝希望,从掩体之后,两三个兔起鹘落,就灵敏之极地落到了地上,在距离李逸风五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刚一落地,她又心生警惕地拿枪指着他说:“李局,请你和我解释解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李逸风也毫不掩饰,脱下了鸭舌帽,完全展露了他那张挺英俊的国字脸。继而又重新点了支烟后,凝望着迟宝宝,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小迟,既然你已经调到城北区当副局长了,为什么又要向市局要去兼任缉毒工作?还有,你为什么要这么聪明?非得要来试探我?”

    “李局!”这话犹如当面瓢泼的冷水,让她瞬间惊醒了过来。此刻的迟宝宝再也掌控不了自己的情绪,惊怒交加地低吼着:“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组织派给你的重要任务而已,目的就是要让你假装堕落,然后打入到敌人内部中去,将整片的毒品网络连根拔起。你告诉我啊,这才是事实的真相!你说啊!”

    看着迟宝宝口不择言的越说越激动,也不敢接受眼前的这种现实,甚至为了他而不惜编出如此荒唐的一个光辉理由。李逸风闪亮的眼神之中,露出了许多复杂之色,痛苦,后悔,甚至是有些愧疚。

    在沉默了足足数分钟后,李逸风这才微敛住心神,一边抽着烟,一边低头承认道:“小迟,相信你心里也明白,我这么高身份的警察,是不可能去参加卧底这种荒唐任务的。你电影看得太多了吧,让我们回归到现实。”说到这,语气稍微顿了顿,不忍直视迟宝宝的眸光,似是下定决心般又接着说道:“正如你所怀疑,你所猜测的那样。我是堕落了,我确实是在帮犯罪组织做事。很遗憾,这次让你失望了。”

    “噗~”迟宝宝面色惨白,喉咙口一甜,竟是喷出了一口鲜血。目光仍然是不敢置信,却又震怒之极地侧目盯着他。连拿着枪的手,都在不断的发抖,只见她忽的低声咆哮起来:“为什么,李局。你现在的身份地位那么高,要钱不会缺钱,要房子不会缺房子。为什么,你会为犯罪分子做事?”

    “既然你想死心,那好,我就告诉你。”面对迟宝宝的质疑,李逸风的脸色也是显得更为苍白与痛苦,无奈的低声解释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主动转业到地方吗?因为,我之前做错了一件事情。而那件事情,却最终成为了我的软肋,成为了犯罪分子抓住我的把柄。我一心希望能逃避掉那一切,可是事实往往只会逼着人承认到自己的幼稚。那些人就像是邪恶贪心的吸血鬼一样,一旦咬住了你,就不会肯放嘴。小迟,我不能坐牢,我更不能被判死刑,因为我还有妻子和女儿,她们都需要我。况且,我也不想露露在学校里会受人耻笑,被人骂作枪毙犯的女儿。所以,我只能向黑暗妥协,我真的是别无他法了。”

    李逸风一脸哀痛,转而又憎恶地说道:“他们答应我,只要我帮他们做三年的事情,三年之后,就会销毁掉我所有的把柄。”

    迟宝宝一滞,没想到李局竟然被人犯罪分子用无耻的方法控制了,但是这份同情之心也只是一闪而逝,神色一凛,急忙更关切地劝道:“李局,你这样做,是永远不可能成功逃脱他们控制的。你只有先向国家自首,然后再将计就计,把那些毒贩子连根拔起,这样也许还能将功赎罪。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一定会帮你,哪怕是豁出性命都会帮你。”

    “呵呵,小迟。晚了,一切都已经晚了,一切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敌人究竟有多么的可怕。”李逸风边笑着,脸色却是越来越煞白,眼神之中带着浓烈的恐惧道:“他们的势力,已经遍布全球每一个国家,我们根本不可能斗得过他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