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有点小骄傲

第六百五十一章 有点小骄傲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按照常州溧阳的习俗,新年是要挨个到舅舅,阿姨家拜年的,来回奔波,陪长辈喝酒打牌肯定是免不了,新年嘛,就是图一喜庆热闹,所以每天更新一章肯定是保证的,其他也只能看情况多更了,请亲爱的书友们见谅!老傲祝大家新年里逢赌必赢,事事顺心~~~~)

    ……

    “唔?”欧阳菲菲随之一摁,秀目便圆睁了起来。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以如此奇袭般的姿态,袭击另外一个女人,那种鼓胀而充满弹性的触感,让她头脑顿时有些失神。

    好像要比自己大半筹,欧阳菲菲嘀咕着闪过这念头时,竟然已下意识地捏了两把。

    “嘤咛~”戚蔓菁妖媚的娇吟了一声,眼神儿缠绵如丝,似嗔非嗔地惊讶道:“欧阳菲菲,你这是玩真的是吧?好啊,看来和王庸在一起久了,果然不一样了啊。还有你,王庸,有种你就放开我,让我们两个女人决一胜负。”

    “那可不行,菲菲怎么说也是我的老婆,我当然得一心向着她。”王庸一副狗腿模样,得意地笑着说:“菲菲,你放心,有我在呢。不管怎么样,咱都不怕她,这回狠狠地教训她一下。”

    越看到戚蔓菁无奈的一副模样,欧阳菲菲心里也是越自在,尤其是看到向来强势的戚蔓菁,扭动着娇躯,又羞又恼地娇吟不迭时,心情更是格外的畅快。这不,又忍不住的就对她上下其手了起来。

    “戚妖精。怎么样啊?看你现在还得瑟的起来?投降不投降?”欧阳菲菲在王庸的暗示指导下,手法也是越来越邪恶了。而从中带来的刺激和兴奋,也让她俏靥潮红,说话间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丝丝魅音。

    “哼。我才不服气,不投降。说来,你不就是仗着王庸这头蛮牛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你就让王庸放开我,我们公平对决。”戚蔓菁酥软娇吟之余,却又如刘胡兰般宁死不屈。见欧阳菲菲丝毫手下不留情,几乎又把求救的目光转向了王庸,楚楚地呜咽道:“王庸,我们好歹也是老同学,留点情面啊。你看,今天好端端地来探望你。完全是出自一番好意。可你呢。却伙同老婆对我做出了这种羞人事情。呜呜~我不想活了~”

    话一出口,王庸却是愣了愣,不自觉的已经悄悄松开了手。而此时此刻。欧阳菲菲却还是浑然不知,继续很邪恶地侵犯着她。

    当下戚蔓菁一感觉失了力气的钳制,嘴角已是微微上扬。佯装挣扎了两下后,立刻猛逮住了这个机会,犹如饿虎扑羊般地一使力,一下反身将欧阳菲菲扑在了身子底下。这下,局势即刻再次逆转,只见戚蔓菁一副反败为胜的骄傲姿态,媚笑连连着冲着她说:“菲菲,你刚才摸我是不是摸的很爽?现在。该轮到我报仇雪恨了。”

    “老公,救我~”莫名其妙再次被袭的欧阳菲菲,忍不住惊慌失措地娇吟了起来。

    王庸假装上去拉扯着,心里却另作了一番计较。

    此时戚蔓菁将欧阳菲菲缠得很紧,魔爪也恣意报复着,见她正欲开口求救之际,竟用红唇将菲菲的小嘴堵住,柔软如蛇的舌尖,恣意妄为的探入进去,缠住了她的香舌。

    “呜呜~”欧阳菲菲俏眸圆睁,惊讶地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却又娇躯酥麻无力挣扎。现在哪怕是求救声都发不出来,只有呜呜咽咽的一阵阵**媚音。

    十多秒钟之后,欧阳菲菲的抵抗已经是越来越弱。娇躯竟已经不自觉的,微微迎合着戚蔓菁的玉手。

    两个大美女如此香艳十足的纠缠在了一起,还伴随着一场旖旎而**的湿吻。直让在假装拉扯的王庸,看得是一阵口干舌燥,暗咽口水不已。

    不多会儿,戚蔓菁开始对王庸使去眼色。会意之下的王庸,从拉扯状态立马转变态度,偷偷摸摸地加入到了战阵之中。

    欧阳菲菲心思单纯得很,又加之经验匮乏,连戚蔓菁都远不是对手,何况是王庸和戚蔓菁的暗自联手。仅仅是数分钟的时间,欧阳菲菲便已是溃不成军,犹似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羔羊一般,被欺负的是体无完肤。俏眸紧闭,长长的眼睫毛颤抖不已,尤其是那玉靥桃腮,更是粉嫩嫩潮红一片,几欲滴血,情动到了极致。

    “菜帮你热好了。”戚蔓菁妖冶的玉唇,凑在王庸耳畔低语绵绵,魅惑十足地低声道来:“这一次,索性就趁机把菲菲拿下,省得她一天到晚心理都不平衡。”

    王庸心中也是一荡,果不其然,原来戚蔓菁是给自己在创造机会。

    话说两人回家后,也都已经洗过澡了,因此各自的身上都是干净清爽的,也利索些,省去了这一步骤。

    王庸气血上涌,索性把牙一咬,把欧阳菲菲那柔若无骨的娇躯一下横抱了起来,向着房间径直就迈步走去。

    迷迷糊糊间的欧阳菲菲被王庸这么抱着,心中顿时一紧,又是羞又是恼,颤抖着声音不安道:“王庸,你这坏蛋。想干什么呀?快把我放下来。呜呜,没想到你竟然和戚妖精一起欺负我。”她潜意识当中,仿佛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这芳心之中,一片忐忑,心跳的犹如打鼓般猛烈激昂。

    而这嘴里却还是傲娇地叫嚣着:“王庸,我不准你这么做,唔~你要是敢……”

    “啪!”

    她的话未曾说完,就被王庸一巴掌打在了她的屁股上,只见他邪笑了几声,一脸玩味的样子:“你想的太多了,你以为我王庸是个随随便便的人吗?”

    “王庸你……”

    欧阳菲菲一怔,被王庸的举动噎住说不出话来。

    走进她的房间后,王庸只是将她往床上一放,顺势替她盖好了薄被子。随后又在她滚烫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后,似笑非笑着说:“刚才和蔓菁是一起逗你玩玩呢,可别太放在心上。不过,如果你真的有需求的话,我倒是可以满足你。只不过,你得主动向我索取才行。”

    “你,你说什么胡话呢?”欧阳菲菲羞红了脸,娇躯滚烫不已,一股莫名的邪火在体内四处乱窜,直把被子盖住了眼睛,恼怒道:“我只知道你欺负我,呜呜,坏人。谁,谁会稀罕你啊?快走快走。”

    其实对于欧阳菲菲来说,若是顺水推舟,她倒也就罢了。兴许,就半推半就地从了他了。然而,若是要她主动的话,那是万万不能的。

    “行,那我就叫蔓菁来陪你说说话。”王庸两手一摊,却是无所谓地笑了笑,而后迅速起身就向外头走去。徒惹得欧阳菲菲,心中生起了一股郁郁之气,直对王庸是腹诽不已。

    ……

    “王庸你不是吧?这么好的机会,你就……”戚蔓菁捂着嘴,一脸讶然之色,表示不明白。

    “呵呵。”王庸点了支烟后,露出了一抹苦笑:“逗逗她玩玩可以,不过如果她不是发自内心肺腑的愿意,你以为我会随随便便去把她吃了?我继续喝会儿小酒就睡觉了,你接下来交给你了。”

    “行啊,那我就老实不客气了,头啖汤要是给我喝了,你可别后悔。”戚蔓菁其实对王庸非常了解,这个男人也许表面上嘻嘻哈哈,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可是,他的骨子里却是个异常骄傲的男人。

    说罢,戚蔓菁就俏生生的横了他一眼后,钻入到了菲菲的闺房里。

    王庸耸了耸肩,继续一个人享受着喝点小酒的乐趣,看看电视,眉宇之间仿佛若有所思。

    ……

    又是七八日一晃而过,立了秋,天气渐渐凉爽了些。

    迟宝宝最近的脸色很难看,第三次的联合行动,出乎意料的还是失败了。其实,关键的还是这期间内没有任何的收获,因为她对李逸风的监控,根本就没有出现任何情况。

    难道说?内奸并不是李局?

    但这又是不可能的事情,整个行动策划案,只有她自己和李逸风两个人知道。便是连她最信任的几个属下,也是在准备行动的时候,得知了全部的计划。可那时候,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再往外发任何消息了。

    一时之间,迟宝宝有些想不明白。

    独自一个人,在酒吧里喝了几口酒。她的无线耳麦,继续戴在了耳朵里。李局所有的行为,都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状况。可她不甘心,消息,只有可能是从李局这边传出去的。

    就在一个貌似成功男士的家伙跑来搭讪的时候。耳麦里又是传来李逸风和人说话的声音。

    原本以为又是平常对话的迟宝宝,显得有些漫不经心。那位男士,也以为她是默认了搭讪。

    然而几句话一过,她的脸色便陡然一变。

    男士刚伸出手,想去进行一番肢体接触的试探时。迟宝宝一跃而起,反手一记反关节擒拿,将那男士扭的是嗷嗷直叫,破口大骂了起来。

    迟宝宝的心情,在这一刹那复杂而沮丧到了极致。满肚子的火气正愁着没地方发泄呢,将他拦腰一抱,狠狠地朝后方摔了出去。

    “咣当!”一下。

    那经常出猎,成功几率颇高的男士,埋葬在了破碎的吧台之中。可怜从头至尾,迟宝宝连瞟他一下长得如何都没有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