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恶潭

第六百四十九章 恶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欧阳菲菲玉唇微启,想尽量弥补一下自己言语中的过失,让他们两人重新回归到互相误会的状态之中。虽说只是一点自己的私心,但如此一来,至少自己和王庸的婚姻,就不会受到威胁。再说以她的智慧,要想做到这一点也并不困难。

    然而,再三思索良久,却还是一点也说不出口。

    毕竟她也是一个内心骄傲的女人。自己的婚姻,自己的老公,如果还要靠这种手段来牢牢拴住,那对于她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何况,王庸这个老公如果能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秦婉柔而抛弃自己,那这种老公,对自己又有什么意义?

    在想通了这一点后,欧阳菲菲那颗惶惶不安的心,最终渐渐地沉淀了下来。就把这当做对他的一次试炼吧,先暂时按兵不动,看看王庸的反应再说。

    深吸了一口气,蓦地又注意到一边还站着毛毛,水灵灵的大眼蒙着的雾气还未消散,估计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来吧。

    欧阳菲菲哀叹一声,心里又有一丝愧疚,毕竟大人之间的事情又何必牵扯到小孩。因而又转身走到一边拿起了个平板电脑,走到毛毛的身边递给她。

    “毛毛乖,先一个人去房间玩会儿好吗?干娘等会就来陪你。”温柔的声音响起,仿佛带着一股安抚人心的魔力,滋润进毛毛的心田。

    “嗯。”毛毛乖巧地点了点头,心知自己闯了祸,也该听话一些,因此耷拉着脑袋回了房间。

    毛毛一走,在场的气氛顿时又变得怪异起来。独留下了两个女人,神色各异地看着王庸。

    王庸这会儿也是被瞧的毛骨悚然起来,随手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深邃的眼眸里多了一分苦涩。沉默了一会儿后,率先打破了沉寂:“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么眼巴巴的瞅着我?这种感觉就像是盘丝洞里的蜘蛛精似的。盯着我这块唐僧肉不放,看的我这寒毛都给竖起来了。”

    欧阳菲菲着实有些忍不住了,嘴角上扬着讥笑道:“王庸你得意个什么劲?瞧你这一身皮厚肉糙的模样,谁稀罕你呢?行了,这会儿毛毛也不在了。你就给我们姐妹们撂句话,我们两个之间。你到底选择哪一个?我瞅着你倒是挺喜欢婉柔的,你要是实在割舍不下的话,我就成全你们。”

    “喂喂,欧阳菲菲你脑子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王庸一听这话顿时来气,干瞪了她一眼,随即又摆出十足的威严震喝道:“什么叫选不选的?我这么一个已婚的男人。哪里还有什么资格去选?你呢,现在就给我踏实些,听到没?别一天到晚给我整什么幺蛾子了。对了,还有一点,我和婉柔之间可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你倒是想哪儿去了?”

    虽然王庸的口气听着很凶,可欧阳菲菲怎么听怎么觉得很舒坦。至少在关键时刻,他还算是拎得清谁是他的老婆。不过转念一想,这家伙刚才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去抱婉柔,还说这么动听的话,着实又让她的这口气,有些咽不下去。

    虽说欧阳菲菲心里的气是消了一半,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环抱着双手,哼声微微动怒道:“王庸,好,就算我承认你和婉柔是清白的。不过。你敢说你内心里不想着能和婉柔在一起?”

    “呃,这个,我想倒是想的。”王庸厚着脸皮,不带半分犹豫还是坦坦荡荡地承认了。

    秦婉柔一听,却是再次羞愧交加起来。止不住地顿足说:“王庸,你,你怎么能这样羞辱我?我,我……”

    “婉柔你别急啊。”王庸摇摇手,急忙又干笑着辩解道:“我这不过就是自己意淫一下而已,别当真啊,意淫又不代表是现实。况且,如果连意淫也是一种罪名要杀头的话,那岂不是全世界男人都得死光了。”说罢,又把头转向欧阳菲菲,意有所指地举例道:“你也知道菲菲如此的漂亮和优秀,认识她的男人里,谁不会对她暗地里垂涎一番?铁定是都巴不得自己能走狗屎运,得到她的青睐。你看,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

    “王庸你说归说,可别扯到我的头上来啊。”欧阳菲菲脸蛋倏地红了,忙娇哼不迭地嗔道:“公司里的男同事们,才不会像你想的那么龌龊。”

    “好吧好吧,就我龌龊,满脑子都是些肮脏思想,这总行了吧?”王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呵呵直笑着继续说:“然后全世界的所有男人,都是些目不斜视,内心纯洁如雪的正人君子。”

    “那你是承认,想三妻四妾咯?”欧阳菲菲嘴角一撇,不满的神色分外张扬。

    “是,我想。”王庸不怕死的点头回答着。

    “流氓,你就是一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猪。”欧阳菲菲怒上心头,俏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也不理睬他,却是转而拉住了婉柔的小手说:“婉柔,你别紧张。就算你还喜欢着王庸,我也不会责怪你,要怪也只会怪王庸这家伙,做点事情总是乱七八糟的。假如他往后要是再敢欺负你,你就狠狠揍他,千万别给我面子。走,我们到边上说会儿话去。”

    秦婉柔点了点头,眼见着当下欧阳菲菲终于有停战的趋势,可不能出了岔子再让这两人吵起来。因而,被菲菲带着跑小房间里说些体己话了。

    这下一清净下来,独留下王庸,一个人继续喝起酒。不过经过刚才那一番的闹腾,抑郁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看开点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当初的感悟也好,誓言也罢,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甚至变味。

    悠哉悠哉的一人喝着小酒,时间过得飞快,那有些浮躁的心灵,也随之渐渐落入尘埃。当初的自己,早已经把性命置之度外了。而如今,却能无所事事地闲坐在家里,美美地喝一口小酒。人生至此,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

    几乎是同一时间段,在电视上风光无限的李逸风,忐忑不安地在房间里,用一部专用手机打起了电话。而此时,那张英俊而挺有成熟男人味道的国字脸,显得竟是有些狰狞,肌肉不住地抽搐着。压低着声音对着电话那头咆哮道:“姓沈的,你是不是疯了?我不是早就警告过你了吗,动作别那么大。就算你要铺货,麻烦你也要润雨细无声行不行?你要明白,我在公安系统里可不是一手遮天的,有那么多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得时时刻刻加强警惕,你当我的手下都是吃素的吗?”

    说罢,神色激动的他又缓了口气,继续紧张地道出重点:“你知不知道,迟宝宝两次行动失败,已经开始在怀疑我了。甚至,她还在我的钢笔里装上了窃听器。”

    的确,迟宝宝在这一方面做的很是隐秘。但是李逸风却是特种缉毒大队出身,当初还和王庸一起去了国际勇士学校接受过最先进的训练,属于一个从事了这行业十多年的老特战队。迟宝宝与之相比,当然还是嫩了些。

    “呵呵,李逸风,你不会连一个女下属都搞不定吧?”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嘲讽和暗哑,仿佛通过了变声器在说话一样:“亏得王庸走了之后,你还接任了边陲之狼头狼的位置。既然她有所怀疑,这还用的着说么,要么,把她变成自己人。要么,就把她变成一具尸体。”

    “不行,她是个好人。”李逸风低声怒吼着说:“我不想拉她下水。”

    “好人?”电话里的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笑死我了,李逸风,你是不是还在做着什么缉毒英雄的白日美梦啊?别痴心妄想了,你现在就是一个毒枭,一个恶棍,一个该枪毙一千次,一万次的坏人。好人,既然她是好人,那就是我们的敌人。你要不忍心动手,那好,就换我来帮你,怎么样?总之,我不会允许我的道路上,有任何碍手碍脚的东西。”

    “我不准你动手。”李逸风眼神猩红一片,脸庞变得更加狰狞,恨之入骨道:“你别逼我。”

    “我逼你又怎样?你能咬我吗?李逸风,你记住,你现在不过就是一条狗,如果能乖乖听话,我就让你继续的风风光光,让你当个好局长,好丈夫,好爸爸。否则,下场不用我说,你也清楚。”那个声音之中,充满了阴冷之气,接着威吓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干掉她,或者拉拢她。”

    李逸风的表情,痛苦而挣扎之极。呼吸急促了足足十秒钟后,才无力抗争地垂下了头,妥协道:“好,这件事情我来做。不过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诺言,三年,我帮你做三年的事情,之后我们的恩怨纠葛一笔勾销。”

    “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当然会遵守诺言。”那声音微微得意地笑了起来:“到时候,我会给你一大笔钱,你可以带着老婆孩子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好好地享受你下半辈子的人生。”

    仿佛给注入了一支强心剂,李逸风的脸色这才渐渐恢复了平静,眼神之中,充满了希冀之色。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