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婉柔的威胁

第四百四十八章 婉柔的威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秦婉柔当时不过是一不小心触动了伤情处,积攒了多少年的委屈,忍不住在那一刻全部释放了出来,也只管着自己哭哭而已。哪里又料想的到,王庸那家伙竟然会选择撇下毛毛,转而来安慰哭泣着的自己。

    而且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还敢当着菲菲的面,这么光明正大地直接抱住了她,说出了如此肉麻的话。

    又惊又羞之下,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就急忙在他怀中奋力挣扎,一边惊慌失措地喊道:“王庸,你,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

    “不放,我死都不会放手。除非你立刻答应我不要哭了。不对,要等你笑了,我才肯放。”王庸死皮赖脸地抱住了她香肩,将她死死地摁在了自己怀里,柔声软语道:“好了好了,乖,婉柔。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就狠狠地咬我几口得了,可千万别再用这种哭的方式折磨自己。我知道,这些年来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不会还手,只求你能好好地爱惜自己,行吗?”

    欧阳菲菲一手捂着嘴,一手握拳,俏眸圆睁,满脸的写满了不可置信。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仿佛听到了一阵阵碎裂声,撕扯着自己的心肺,千万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如泉般涌上心头。

    如果此时有一颗便携式核弹在手里,她绝对会二话不说地丢出去,和这可恶的家伙同归于尽,一了百了也好。冲天的怒意直上云霄,恨不得当场就提起王庸的耳朵质问,你这么做究竟什么意思,又把自己置于何地?

    虽然明知道他的初恋情人就是秦婉柔,心里要说王庸对婉柔已经没有感情了,那也完全是在自欺欺人。而且正因为王庸是如此的有情有义,自己才会欣赏他这一点。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说,欧阳菲菲还很同情婉柔。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婚姻和生活,怎么能如此的不幸?如果可以的话,她更愿意多给她些照顾,至少,也能帮助她解决掉物质生活的艰辛。

    可这不代表她真心愿意把老公和她一起分享,尤其是随着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之后,渐渐地,她发现自己也越来越适应这种婚姻生活了。虽然王庸那家伙经常会沾花惹草,给自己招惹许多不痛快的事情。可是,不管怎么说,这家伙都是自己的老公。而且自己也是越来越发现他还是有很多优秀之处,是绝大多数男人都比不上的优点。在心理上,也是有所准备真正接受自己是个妻子的角色了。

    在此之前,当她发现王庸和戚蔓菁有关系后,也只是有些羞恼而已。甚至,也没有觉得那是一件太过不可接受的事情。

    可是,当她看到王庸抱着秦婉柔,说着那些歉然不已的真心话时。欧阳菲菲却是觉得心里头酸溜溜的,无比的难受。更是有一种嫉妒,油然而生。

    在这一瞬间,她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害怕,害怕王庸有一天真的会离自己而去,辗转又重新投入到秦婉柔的身边。毕竟不管是毛毛也好,秦婉柔也罢,都是他内心最喜欢的人。

    “王庸,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好吗?菲菲还在这里呢。”秦婉柔被这一番突如其来的关心话语震惊到,只是一瞬间的喜色掠过心头,更快地被愧疚所取代。此时早已是羞得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想哭吧,却又怕真的应了王庸的话,死不放手,那么事情可就更为棘手了。因此她只得镇定下心神,先把自己的情绪压制住。

    婉柔自然是思虑良多的,但这话听在欧阳菲菲的耳朵里,可就不是滋味了,反而是多了一份挑衅的感觉,惹得她是俏眸一阵直翻。

    这意思不是说,自己不在这里就能随便抱了不是?

    这两人怎么能这样啊?欧阳菲菲强按捺住心头的慌乱,故作镇静地盯向了王庸,仿佛此刻她周身就充满了一股无形的浓烈杀气,冷气逼人,直射一方。

    “姓王的,你给本小姐住手。别借口喝了两口猫尿,就在那里装疯卖傻,故意吃我闺蜜的豆腐。婉柔,你跟他这种流氓别客气,随便揍,往死了揍。”

    声音在耳畔环环响起,王庸不由得一滞,身子一个哆嗦。眼见着秦婉柔终于不哭了,心里这颗心是放下了。但更恐怖的是,老婆又在发火了!

    王庸总算意识到了重点,便尴尬地干笑了两声,手也是自觉地松开了秦婉柔,转过身挠了挠头,冲着欧阳菲菲打起了哈哈:“那个,菲菲啊。你别误会啊,我这不是看婉柔哭得伤心么?尽尽义务而已,真的只是义务,呵呵。绝对不是吃豆腐。”

    “是不是吃豆腐,你自个儿心中有数。”欧阳菲菲看着还在狡辩的王庸,心里的怒意更甚,娇哼了一声,又用剑光般的眼神狠狠瞪了他一眼,讽刺道:“怎么不抱了?继续抱啊,老王,我看你是越来越能耐了。当着老婆的面,还能有那胆子抱女人了?婉柔,我看他挺喜欢你的,要不,你索性就离了婚,和我们一起过日子得了。咱们一家四口人,过得多开心啊。反正你人又好,我又挺喜欢毛毛的。”

    王庸在听到这话的同时,眼睛顿时一亮,一抹不易察觉的星光一闪而逝,这是在开玩笑的呢?还是当真呢?如果真的能做到这样,自己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了。

    “菲菲,你,你说什么胡话呢?”秦婉柔抹着眼泪,羞红着脸别过头去,娇嗔不迭地说:“姐妹一场,你怎么能伙同着王庸一起来欺负我呢?我,我可对王庸没有任何心思。”

    “婉柔,你是没心思。”欧阳菲菲俏步移驾而去,一下坐在了她身边,对王庸横了下秀眉,不屑地说道:“可不代表这主没心思啊?你瞧瞧他的脸,一听我提起这茬,偷笑的连眼角鱼尾纹都出来了。你瞅什么?说的就是你,你看看你的眼睛,发亮发到什么程度了?都一大把年纪的老男人了,按理说也见惯世面的,有点城府好不好?”

    呃,我刚才的眼睛真的放光了?王庸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真想照面镜子照照,自己眼睛发亮的时候是什么模样的?

    “菲菲,我,我真的从来没有这份心思。你听我解释,毛毛只是个小孩子而已,说的话不作数的。我能看到你们夫妻两个过得开开心心,我就心满意足了。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破坏你们两个婚姻的。”秦婉柔神色极为慌张,一番急于辩解,怕真的因为她的关系让他们夫妻俩心生嫌隙,那可就太过意不去了。

    “唉,婉柔。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人。”欧阳菲菲也是感触良深,忍不住心疼地揽住了她的肩膀,柔声说道:“如果我是个男人,我肯定会爱你爱到发狂。这姓王的也不知道是吃了哪门子错药?竟然连你这样的女人都肯放弃。不对,我想肯定是他做了什么坏事,然后你把他给抛弃掉了。”

    “咦?你不知道?”秦婉柔吃惊地捂住了嘴,但是话一脱口而出,就开始有些后悔了。转而紧张地望向王庸,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歉疚。

    “我是不知道,难道你们当初分手?是有故事的?”欧阳菲菲却是抓住了疑问,讶然不已地追问道。

    “没,没什么事情。只是两人性格不合。”秦婉柔有些结结巴巴,红着脸微微解释了句。

    “好了好了,菲菲你也别为难她了。”王庸苦笑着喝了一口酒,接话道:“当初的分手,是因为我喜欢上了别的女人,然后我就不要婉柔了。我承认,我是个混蛋。”

    “你喜欢别的女人?然后不要婉柔?”欧阳菲菲震惊之极地盯着两人,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后,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继而满脸不敢置信着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家都是女人,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傻瓜都看得出来,这个姓王的脑子里到目前为之,也只是喜欢一个女人。那就是你~哪怕那个女人长得比天仙还好看都没用,我宁愿相信他会为了你而抛弃我。也不愿意相信他会为了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抛弃你。”

    秦婉柔纤柔娇躯一震,抬起头来,那柔媚的眼神直勾勾地凝望着王庸。这是她一直以来,都坚信的理由。哪怕,哪怕是自己有再多的委屈,也是不敢哭出来。

    这一次王庸回来之后,秦婉柔已经有所觉察不对劲的地方了。可是,始终不敢往别的方面去想。因为她内心着实害怕,怕给自己希望,然后收获到的是更大的绝望。

    欧阳菲菲话说出口后,心里也是暗道不妙,刚才自己的一番话,岂不是给婉柔生出了一股希望?如果两人之间真的有误会,而后真的消弭掉了误会?那自己的婚姻,岂不是要经受更为严酷的考验?

    她心里清楚的知道,如果秦婉柔不顾一切要来霸占王庸的话,恐怕无论是谁都阻挡不了她前进的脚步。

    一股危机感深深地袭来。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