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大小美女都要哄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大小美女都要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见得这会儿连秦婉柔都上阵了,王庸心头一犹豫之下,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回头扯着笑脸对欧阳菲菲安慰道:“菲菲啊,我这今天的心情有点不太好。喏,瞅瞅我这张臭嘴,怎么说话的?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就算我是个狼心狗肺的混蛋行了吧?哎哟,看你那小脸蛋,怎么这么委屈啊?别哭别哭,你可是堂堂大集团公司的老总啊,怎么能和毛毛一样,张嘴就哭。”

    “把你的脏手拿开。”欧阳菲菲生气地甩开王庸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心里顿时一阵怒意翻腾,气就是不打一处来:“我是在和你说正经的,少在这里给我故意东扯西扯的。哼,我在这里生气,你睬都不睬我一下。可婉柔这么一说,你倒是心软了,就知道嬉皮笑脸地来哄了,你说,你究竟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毛毛,快过来,干爹惹菲菲干娘生气了,再这么下去,你说她要是真的不要干爹了怎么办?”王庸听着这话里浓浓的醋味,知道菲菲正在气头上,现在继续哄下去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因而把求救的目光抛向了一边的小天使,低声善诱道:“要不,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你来想个法子哄哄干娘开心?”

    毛毛既漂亮又可爱,还这么的惹人喜爱。想必要是让她出马说两句萌萌嗲嗲的话,欧阳菲菲兴许是想生气都气不动,届时再等到她怒气平息,好好哄两声就行了。王庸的心底,其实打的就是这份如意算盘。

    “菲菲干娘,你不要干爹了吗?”毛毛很听话地一下跳下椅子,连忙跑过去抱住了她的大腿,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说。

    “唔,小乖乖,你可不要着了他的道,不要替你干爹那坏蛋说好话。”欧阳菲菲对上了毛毛那如蒙雾般的大眼,当然是一点儿也生不起气来了。神色稍缓着一把抱起了她,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亲昵着向毛毛说来:“毛毛你也说说看,干娘对他那么好,他却是不识好人心,还把干娘气得好委屈。你说,这样的坏干爹,要了他做什么?”

    王庸看着她一本正经地和毛毛说着自己的坏话,这种诙谐的场面,让自己都差些忍不住笑了起来。不得不承认,自家老婆在很多方面,有时还是表现的蛮可爱的。刚才郁郁寡欢的沉闷心情,仿佛一下子都变得轻松了许多。

    “菲菲干娘,你不要生气了,要是气坏身体可就不好了。”毛毛挂上了一脸的心疼,大眼睛仍是水汪汪地盯着她,完了还在她脸颊上吧唧一声亲了一口。

    “乖孩子,还是你知道心疼干娘,对干娘最好了。”欧阳菲菲一脸的阴霾,顿时在毛毛的一记亲吻之下,消散了许多,心里的一处也变得柔软起来。这孩子,简直就是个甜甜的心肝宝贝,非但长得像个瓷娃娃一样漂亮和可爱,还那么的乖巧懂事,这么小就知道会心疼人。

    欧阳菲菲其实对毛毛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晚上还经常会陪着毛毛一起睡,虽然这让王庸好一阵羡慕,但就是料定了这一点,才敢这么放毛毛出马。这下眼见着形势稍有缓和,王庸总算是暗地里松了口气,心里忍不住要对毛毛要竖起大拇指,赞一声这孩子真够腔调。

    “菲菲干娘,你要是实在讨厌干爹,就把他给扔了吧。”毛毛眼泪巴巴地看向了王庸,对着欧阳菲菲提议道:“毛毛可喜欢干爹了,如果干爹能做毛毛的爹爹,那就再好不过了。到时毛毛保证一定会乖乖的听话,在幼儿园里也不欺负其他小朋友。”

    话一出口,虽说是童言无忌,但愣是把当场所有人都惊住了,不管是秦婉柔还是欧阳菲菲,眼神儿都是愣愣地看着了王庸。

    尤其是欧阳菲菲,气得俏脸都有些发红,用迁怒般的目光,恶狠狠地盯住王庸的脸。而另一边的秦婉柔,则是俏眸似嗔似怨,时不时地瞟他一眼。

    王庸着实受不了这两女的眼神围攻,简直就是在把自己往火架上烤,还无处可逃。只好无辜地举白旗投降道:“冤枉啊,我发誓,我可从来没有教她说过这种话。”

    “干爹,你难道是不喜欢毛毛了?”毛毛那纯洁无暇,萌萌的大眼睛直巴巴地瞅着王庸,可爱的樱桃小嘴霎时瘪作了一团,一副欲哭将哭的模样:“你不要毛毛了?”

    瞅着她那副凄凄苦苦,可怜楚楚的样子,王庸又怎么受得了?急忙几步走上前,一把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心疼地哄着说:“毛毛乖,干爹又怎么会不要你呢?告诉你啊,干爹最喜欢的就是毛毛了。乖,不哭,给干爹笑一个。”

    “唔。”毛毛在王庸的安慰之下,总算挤出了个牵强的笑容,随后又奶声奶气地继续说道:“干爹,要不你和我妈妈结婚吧,这样以后大家就能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毛毛!”秦婉柔竟完全不顾了形象,急忙一声喝止住她。此时被毛毛的话已经羞得是无地自容了,脸颊也烫得几欲滴血,恼羞成怒地作势抬起手来要打毛毛:“你这孩子,怎么尽说些胡话?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王庸眼疾手快,急忙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毛毛的小身子,带着她原地向右一歪斜,啪的一声,挨打就这么直接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王庸倒也是不恼,一转过身又继续好言相劝说:“婉柔,孩子还小呢。你有话好好说不就行了,不准动手打她。”

    秦婉柔羞恼地直跺脚,竟是罕见地发起了脾气:“这是我生的女儿,我打她用不着你管。”

    “嘿,瞧你这话说的,我可是孩子的干爹啊,凭什么我不能管?”王庸把孩子紧紧地护在怀里,当仁不让着说:“再说了,亏你还是老师呢。不能打孩子的道理也不懂吗?她有什么做错的地方,咱跟她好好地说说道理,教育一下不行吗?”

    “不用你管就是不用你管,她是我的女儿,又不是你的。”秦婉柔贝齿咬着嘴唇,倔强地强忍着眼泪,不讲理地说道:“大不了,我不要你做她干爹了,你把孩子还给我。”

    “啪~”王庸横眉竖目地拍桌而起,怒声厉喝道:“秦婉柔,你这又是吃错了哪门子药?怎么学着菲菲一样蛮不讲理了?”

    欧阳菲菲一脸无辜地瞪了他一眼,很不满地暗自心里埋怨着,你们两个吵架,本小姐还躺着中枪了?

    “呜呜~”毛毛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坏了,小嘴一瘪,立即就躲在王庸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干爹,你不要骂妈妈了。是毛毛不好,都是毛毛不好,呜呜~妈妈,你也不要生干爹的气了。毛毛喜欢干爹,不想离开干爹,哇~”越说到后面,抽泣声越是凄厉,哭得也愈发是伤心了起来。

    “毛毛乖,不哭了好吗?是干爹不好,口气太凶了。”见得心肝小宝贝哭得这么凶,王庸也是一时慌了神,忙不迭好言好语地拍着她后背细声安慰道:“不吵了,干爹不和你妈妈吵架了好不好?”

    “哇~”秦婉柔一时间竟也是趴在了桌子上,伤心地痛哭了起来。不知道是触动到了心里面的哪根弦,仿佛要把多少年来一直压抑着的委屈,统统都发泄出来。又或许,是想和女儿别别苗头。

    我勒个去,王庸直接就干愣着傻眼了。怀里个小美人在哭,而边上又有自己最心疼的女人在哭。一时间,左右张望,不知究竟该先哄哪一个好?无奈之下,直对欧阳菲菲使起了眼色。

    可惜,欧阳菲菲还生着他的气呢,对他的求助是恍若未闻。尤其是刚才那一句让她躺枪的话,格外的介怀?你不是说本小姐蛮不讲理么?现在凭什么有义务要帮你哄其他女人?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就自己去解决。

    眼见着两个大小美女都哭得厉害,尤其是秦婉柔,在她的哭声之中,仿佛还充满了许多委屈和心酸。这让王庸不禁想起了和她曾经的一幕一幕,最后的那天,自己还如此冷酷无情的伤害了她。他至今都清清楚楚记得,那一天,她那苍白而惊惶的眼神,还要强作笑脸来祝福自己的颤抖声音。

    哪怕是自己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也无法掩盖自己给她的心灵,造成的不可弥补的伤害。

    转瞬之间,王庸不知怎么的就做出了决定,轻轻把毛毛放到了欧阳菲菲的怀里。而后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强行一把把秦婉柔给抱住,不顾她的奋力挣扎,凑在她耳边低语着说:“婉柔,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害得你受了伤害,受了委屈。要不,你骂我,揍我吧,无论把我怎么着都行。”

    毛毛不哭了,欧阳菲菲也不傲娇了。大小美女,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庸蛮横霸道抱住了秦婉柔的娇躯,发自肺腑地道歉着。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