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忘记誓言了吗?

第六百四十六章 忘记誓言了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迟宝宝错愕地抬眸直视李逸风,“莫非……局长你也觉得?”

    “没错,我心里早就有所怀疑,我们前后两次行动都以失败告终,本身就很蹊跷,这段时间我也细细思考了事情的前后,这里面最大的可能就是我们内部出了奸细。”李逸风放下手中的笔,镇定地回视,目光沉稳的仿佛在鼓励迟宝宝继续说下去。

    迟宝宝再也没有犹豫,声线清晰,很快把自己事先想好的说辞简洁利落地说了出来,“我的想法和局长一样。但是眼下我们也只是猜测,并没有切实证据能证明确实存在内奸,更妄谈将其抓出来。”

    “小迟这么说,已经是有什么想法了吗?”李逸风嘴角牵起一抹含义莫名的笑。

    “暂时还没什么好的想法。只是我刚刚从线人那里得知了另一处毒品窝藏点,而且数量相当可观,这条线应该比较可靠,只是眼下有了内奸的猜测后,不敢轻举妄动,有些吃不准应该怎么处理。所以还未声张,想先来报告局长,听一下您的意见。”

    迟宝宝咬着唇有些紧张地看着李逸风的反应。哼,你不是不动声色么,这就将你一军。虽然之前的迟疑纠结大部分是为了做戏给他看,但是此刻她倒是不用做戏,心里确实有些紧张他到底会怎么回答,计划第一步的成功就在此一举。

    李逸风愣了愣,仿佛很是诧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迟宝宝再次抓住了毒贩的尾巴。思索片刻后,冷静地开口:“一个内奸不值得用一批毒品流入社会危害人民的代价去交换。要抓内奸有的是办法,这样或许比较迅速有效。但是一旦我们系统真的存在奸细,那么到时候有很大的可能我们会放任这样一大批毒品流入社会,后果不堪设想。”他扶了扶眼镜,接着说,“不如这样,我们一方面瞒住消息,先不要告知其他警员,另一方面,私下开始着手排查。等到行动那天再临时召集通知他们,到时候见机行事,我相信他的狐狸尾巴总会慢慢露出来的。到时候恐怕不止我们,首先他的主子就第一个不会放过他。趁他们狗咬狗内讧的时候,我们再适当添点迷惑性因素煽风点火引蛇出洞,照样可以抓出他。”李逸风眉头一扬,赞许的看着迟宝宝说“另外,你的努力我看的很清楚,这么短时间内又获得这么大价值的情报。你功不可没,我会向领导如实汇报的。”

    迟宝宝心里一松,李逸风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她赌对了。

    以他的骄傲。就算自己就是内奸,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拉这么多垫背的方式来逃脱嫌疑。更何况以他的智商,也不会做出这种不顾基本职业道德而徒显心虚的不明智选择。为了抓奸细设个套可以。但是前提必须是,这个套得是事先设计好。万无一失,并不会给社会、警队带来实质性危害的。在没有万无一失的保证下,冒着毒品流失的风险引奸细上钩,简直是对他职业素养和多年声誉的一种侮辱。她相信他不会选择这么不完美的方式逃脱嫌疑。

    心头万般思绪一闪而过,迟宝宝面上只做出一派心悦诚服之色,由衷地说道:“局长,你过奖了,我只是做好分内之事,关于内奸之事,还是局长您想的周到,那么我们现在先按兵不动,严守口风,我先下去做一些相应的部署。”

    李逸风满意地点了下头,沉声说道,“好,你先回去吧,记住,此事千万不可声张,要是走漏了风声,你也知道后果的。”

    “明白,那局长我先回去了。”

    李逸风淡淡的点点头。示意她可以走了。迟宝宝转身走出了办公室,一路不回头的走到女厕所,关上厕门靠在门后,手重重按住自己狂跳的心脏,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摊开手一看,背上、手心都沁出了一层层薄薄的汗。李逸风是一手带她的人,他了解她就像她明白他一样,过程中就算让他察觉到些微不对,也必须虚虚实实地让他摸不准自己的想法,最后逼着他不得不这么做。所幸凭着对他的了解,她的第一步还是成功了。

    而此刻,另一间屋子里,王庸戴着耳麦窝在沙发里,一副慵懒的表情,两脚叠着翘在桌子上,手里捧着杯咖啡有滋有味的喝着,脸上一副玩味的表情,伸手再次点了重播键,又听了一遍刚才暗潮涌动的对话,笑得愈发意味深长。

    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不过,呵,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知道你想干什么吗?

    你错就错在不该来爷这儿要什么窃听器,你以为爷的窃听器是这么好要的吗?

    他悠闲地看着屏幕上随对话变化的声波谱,手指微微地轮流敲着桌子,深邃的眼眸渐渐眯了起来,慢慢陷入回忆,眉头皱着,沉吟的低声说:“李逸风,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你难道已经忘记了,我们当初的誓言了吗?”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莫名悲伤。

    ……

    “我们要坚决打击毒品市场,让毒贩在我们华海市毫无容身之所,还我们华海市一片朗朗乾坤。”电视荧幕里,穿着黑色警察制服李逸风,显得干练精神,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一脸义正词严的,介绍着最近时间,打击毒品犯罪的累累硕果,展示着一个个成功捣毁的毒品案例。

    他本就是国字脸,一脸严肃,配合着他冷漠而铿锵的言语,让人由衷而不自觉的内心感到信服和钦佩。

    “在这里,我要奉劝所有市民一句,毒品的危害性极大,吸毒者非但害了自己,还会连累到家庭,尤其是青少年,本来是应该为学业前程未来拼搏的年纪,为了毒品,不惜坑蒙拐骗,作奸犯科,活生生毁掉了自己的大好年华。”李逸风一脸沉痛的说:“在我数十年缉毒生涯之中,不知道见过多少被毒品害得倾家荡产,支离破碎,甚至是家破人亡的家庭……”

    “这个李局长不错啊,年轻又有正义感,人还长得挺帅,如果每个警察干部都像他这样,我们的国家会比现在和谐很多。”欧阳菲菲满怀柔意的夹了一块牛肉,轻轻放到了王庸的碗里,半是撒娇,半是邀功的说:“喏,这是你爱吃的黄牛腱子肉,是婉柔今天特地去市场买了新鲜食材给你做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我这算是借花献佛了。”

    “嗯。”王庸点了点头,毫无诚意的随口应了一声,心不在焉的吃了一口,眼睛盯着电视,半杯白酒一口饮尽。

    见此情形,欧阳菲菲和秦婉柔担忧的对视了一眼,各自微微皱了皱眉头。都有些看出来了,王庸今天的情绪有些不对劲,非常的萎靡,好像有什么解决不了或者处理不了的麻烦。

    “王庸,今天你心情不好,还是少喝点儿。”欧阳菲菲见他下意识的还要倒白酒,一着急,便一把抢了过来说:“你平常一个人咪小酒的时候,一般就是三四两,顶多半斤。你今天已经喝了大半瓶了,不准喝了。”

    “谁说我心情不好?老子心情好的很。”王庸冷着脸一把抢过了酒瓶,自顾自的倒酒说:“男人在喝酒,你这一个女人在边上鼓噪做什么?没大没小。”

    嘶~欧阳菲菲倒吸了一口冷气,俏脸布上了一抹寒霜,眉头挑了起来,俏哼着说:“王庸今天你是闹哪门子脾气?本小姐今天也够对你温柔贤惠了,下了班赶紧回来就给你准备下酒菜。你倒好,也不知道在哪里置了闲气?关心你两句吧,你说话像是吃了枪药,浑身不痛快尽往自己老婆身上撒气。”

    一时间,欧阳菲菲越说越觉得自个儿委屈,小嘴都嘟了起来。环抱着双手,傲娇的扭过头去不肯再看王庸。

    “什么准备下酒菜?”王庸瞥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说:“这些小菜分明都是婉柔给置办的,你这个大小姐从头到尾,也就是炒了盘小青菜而已。”

    “王庸你……”欧阳菲菲见他非但不像平常一样来哄自己,自个在那还越说越来劲了。委屈的鼻间都有些酸溜溜了,贝齿轻咬着嘴唇顿足说:“我就知道你喜欢婉柔,她的你心中的女神,既然你这么嫌弃我,那,那你索性和我离婚好了,我也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以后你就可以开开心心的和婉柔一起生活了。”

    秦婉柔见这团火烧到她身上来了,急忙放下碗筷柔声劝说:“王庸,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今天菲菲一下班回来,就开开心心的拉着我一起去市场买你喜欢吃的菜,回来忙活了那么长时间,她就是为了让你晚上小酒喝得开心,他可是精心准备费了很多心思的。你这话说的有些过了,把菲菲的心意都糟蹋了,还不快和她道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