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谋算

第六百四十五章 谋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李逸风埋首如山文件中眉头深锁,掂了掂手里文件重量,轻轻地摇头,看来,今天又是加班命运了。连续两次行动失败,上头给压力很大,而自己又要怎样,才能左右逢源,两头都安抚好呢。对此,李逸风很是头疼。

    恰此时,办公室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李逸风眉头一皱,抬起头正要斥责是谁这么不懂规矩,进来也不知道先敲门。

    随着门缝加大,映入眼帘是少女稚嫩小脸,一双剪水瞳带着俏皮笑意,樱唇轻启,“爸爸!”甜美女声带着一丝娇憨。

    “璐璐?”李逸风怔了怔,微微惊愕,下意识地唤了声女儿小名。

    小姑娘闻言俏皮吐了吐舌头,嫣然一笑,娉娉婷婷地推开门走进来,妻子姜淑芬紧随其后。李逸风这才注意到自家姑娘今天应该是特意打扮过,头发难得地绾成发髻盘头顶,侧边别着格子花边蝴蝶结,一身乖巧学生装,格子裙白短袜黑色系带皮鞋,很平常一身穿自己女儿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干净纯美。不知不觉,女儿都成大姑娘了。

    “小妮子今天怎么有空来爸爸这儿啊?”李逸风收起疲倦之色,和随后进来妻子交换了一个眼神,笑着问道。

    小姑娘淑女地走了几步就绷不住了,小碎步越挪越,到底还是少女心性。可一走到爸爸办公桌旁却又扭捏着不动了,看了眼笑眯眯望着自己父亲,“我”“我”了两声就不言语了。低头玩着手指,身体不自主地前后摆动着,还时不时回头偷偷看几眼妈妈。

    李逸风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家女儿欲语还休忸怩样子,有些头疼地望向妻子。姜淑芬看着这对父女别扭样子,心生好笑。突然有些幸灾乐祸地不想上去解围。

    其实十来岁女孩都是这样,处儿童和少女朦胧交界,对于家里素来严厉而代表权威父亲,总是带着敬畏崇拜,又渴望亲近渴望被肯定矛盾心理,表现出来就是这样一副要说不说别扭样子。而身为父亲,为人父威严和对孩子尤其是女儿发自内心关心和亲近后表现出来也往往会显得别扭,尤其是李逸风这种较为深沉内敛个性,尤其背负着这么多秘密,表达对妻女感情方面。显得笨拙。

    姜淑芬到底还是丈夫示意到抽筋眼神下,轻笑着把女儿背身后扭成麻花手拖出来,轻轻掰开紧握拳头,“不是说要拿来给爸爸看吗?来之前还说好好,怎么?现又改主意啦?”

    “哪有……”小姑娘有些不服气嘟囔着。抬头偷看了一眼爸爸反应。又有些没底气地低下头。

    李逸风看着摆自己面前一双手,手掌纤细,有些别扭摊着,手掌湿漉漉,上面躺着一支褐色暗纹钢笔,像是被捏得久了,沾上了一些手汗,他心中大概明白了些什么。

    “璐璐,这是?”

    “那个,我硬笔书法比赛得奖了。这个是比赛奖品。”李逸风看着女儿故作轻松样子,心中不由失笑。

    “一等奖?”这支钢笔看样子应该不便宜,虽说不能和顶尖品牌相提并论,但对学生来说,绝对算是好钢笔了。

    “恩。”李璐璐面上一副满不乎模样,心理却忐忑着,看爸爸表情,好像也没有很开心,可是我已经很努力了……

    “咳,是我李逸风女儿!好孩子,恩,想要什么跟爸爸说,就当做是爸爸给你奖励。”大多数父亲都不擅长夸孩子而喜欢奖孩子。

    李逸风暗暗动了动有些僵硬脸部肌肉,努力做出一副慈祥表情。

    李璐璐抬起头,一张小脸憋得有些红,鼓起勇气开口。

    “我,我没什么想要,我来就是想,想把它送给你,别这里。”小姑娘伸手指了指李逸风胸口别钢笔口袋。

    李逸风愣住,看着面前低眉顺眼优秀乖巧小女儿,有些动容地抬起手想要摸摸她小脑袋,又怕弄乱了她精心打理过头发,于是硬生生地收住,只是轻轻触了一下她绒绒发顶。

    “当然可以啊。这是爸爸荣幸。”李逸风说着,干脆利落地拿下了当年老局长送给他跟随自己多年派克钢笔,换上了这支略显花哨而不够上档次钢笔。

    看着女儿脸上掩饰不住欢喜雀跃,李逸风有些感叹地想,局长派头什么,哪有自己心肝宝贝一句话重要。

    下一秒,小姑娘脸上已然换上了一副傲娇表情,有些别扭地开口,“那,我先去找迟姐姐玩了”语气中却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撒娇。

    “去吧。”原本李逸风接下来也难得有些尴尬,这大概是人类面对突然亲密起来关系时通病,这时正好顺水推舟放她出去。

    李璐璐一出办公室,看了看,四周无人,就有些不顾形象地一路小跑来到平时无人楼道,楼梯拐弯处角落里,一个纤细身影正靠墙上发呆,听到脚步声才回过神来朝上面望去。不是迟宝宝是谁。

    “迟姐姐!搞定!”李璐璐一路蹦跳着走下楼梯,稚嫩脸上满是羞涩欢喜,像是小姐妹之间分享秘密一般不加掩饰神情。她一直都很崇拜这个美丽能干警察姐姐,总是下意识地亲近她,只是没想到这个警察姐姐竟然这么厉害,连修笔都会,而且还修得这么好,要不是她,自己今天还不知道该怎么向妈妈交代。

    “你爸爸……没说些什么?”迟宝宝问道。

    “没有。他很高兴,立刻就换上了。迟姐姐你真厉害!真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迟宝宝抿唇一笑,微低下头与她平视,“记住啊,这是咱们之间秘密,迟姐姐可不想帮全局人修笔。”迟宝宝红唇微撇,作出一副可怜兮兮样子。

    “放心吧迟姐姐,把你供出来不就是告诉我妈妈我把刚刚领到奖品摔坏了吗,我哪有那么笨~”李璐璐眼珠一转,得意样子,有些贼头贼脑。

    迟宝宝看着面前小姑娘眼里单纯热烈崇拜,有些不忍地垂下眼眸,掩饰性地理了理额前碎发,轻轻拍了拍小姑娘肩膀。

    “去吧,一会儿妈妈该找你了。”

    “恩,迟姐姐再见!”小姑娘脆生生地应了一声,转身步履轻地走回去。

    “再见……”迟宝宝起身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窈窕身影拐个弯消失视野里,良久垂眸,眼底闪过晦涩难明光芒。

    本来还发愁到底该怎么把窃听器神不知鬼不觉放到局长身上,自己刑侦技术都是局长一手教,而且局长又素来谨慎,自己那点儿不入流把戏根本瞒不过他。这几天想破了头也没想出个万无一失办法,就束手无策时候,正好碰到厕所外走廊里六神无主李璐璐,简单了解了事情大概之后,一个大胆想法渐渐脑中成形。

    也许,只能利用一下李局对女儿不设防了。

    其实钢笔只是笔帽末端盖子脱落了,很好装,而盖子中空那一点地方足够安放她迷你窃听器了。一分钟不到时间,她让惊慌失措李璐璐一边放风,很完成了这一系列步骤,钢笔恢复如。小姑娘惊喜而信任眼神让她心里微微发苦,但还是离开前食指竖起做了个“嘘”动作,小姑娘有些鬼精灵点点头,一副我懂表情,转身恍若无事地走向正寻过来母亲。

    她心里郁闷,却还是不得不强打起精神规划下面步骤。

    临近下班时候,姜淑芬已经带着李璐璐先回家了,李逸风依然办公室伏案忙碌。忽然响起“笃笃”敲门声,他头也不抬地喊了声“请进”。

    等了一会儿,没有预想中例行报告声响起,办公室仿佛陷入了凝滞静默。李逸风有些讶异地抬头,看到是迟宝宝站面前,明明挺着身板站得笔直,却低着头,额前碎发落下来,遮住了一部分视线。他看不见她眼睛,只感到这个平时被自己视为左膀右臂女孩今天有些不一样。

    “怎么了小迟?有事吗?怎么不说话?”李逸风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迟宝宝笔直如松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仿佛刚刚从沉思中惊醒一般,抬头看了李逸风一眼,复又垂下去,依旧倔强而沉默地站着。

    李逸风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个向来雷厉风行手下这么不干脆样子,倒也不逼她,依旧埋头处理着自己手中文件,静静等待。

    良久,迟宝宝像是下定决心般抬起头,开口道:“局长,我怀疑,警局有内奸。”

    几个字不紧不慢地钉入耳朵,李逸风手中笔微微一顿,继续龙飞凤舞地签好自己名字,然后缓缓盖上笔盖,气定神闲地开口:“小迟你也这么觉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