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没心没肺

第六百四十四章 没心没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给大家拜年拉,祝大家马年大吉,马到成功,新的一年心想事成~~)

    ……

    欧阳菲菲张了张嘴,想开口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她却眼尖的捕捉到了王庸那若无其事的眸子里,仿佛埋上了一层强行压抑着的忧伤。这让她的心顿时一紧,想问的一切都又瞬间憋了回去。

    一直以来,王庸带给她的感觉,都是一副没心没肺,无忧无虑的样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一味地追求享乐主义,应对任何的事情都能做到不急不躁,有条不紊。就连世人都追逐的钱财,事业,名利等等,他更是表现的通通不放在眼里,仿佛只要有两口小酒喝喝,有口烟抽抽,就是最大的幸福了。这份超脱常人的豁达淡泊之心,不得不说,有时连她都羡慕的很。

    虽说如此,不过欧阳菲菲也曾经对他有过一些揣测。只是王庸如此罕见的表现,连她也是琢摸不透。正所谓无欲则刚,连自认为最能激发人斗志,事业之心的她,在各种软磨硬泡之后,仍然对他是无可奈何。不管怎么的针对他,顶多低头或是反击,事后还是一个完完全全没有半点烦心事的家伙。就说这一点,就足以让她感到极其的不踏实,患得患失。

    不过且撇开王庸以往的性格不谈。难得的是这一刻,在他眼神之中,欧阳菲菲发现了如此别样的一丝情绪。仿佛撩动了她芳心深处的琴弦,让她的心也是为之微微一颤。

    难不成,这家伙心里面一直有着很深的伤痕,平常那副对任何事情都完全不在乎的模样,只是装出来的?

    不管如何的疑心丛生,至少此时,她的心都是软了一下。从他的身世上来看,这家伙从一出生起就没有了爸爸,之后,从小一起相依为命的母亲又横遭不测,怎么说还算是个值得同情的家伙。

    此刻眼前的人,竟然让她生出了一股想要呵护他,给点他温暖的母性冲动。

    “行了行了,算你英雄了得,厉害总好了吧?”欧阳菲菲目光一软,心里妥协了却还是略显傲娇地说:“要不要我回头找人做面锦旗,给你大张旗鼓地表彰一下?还是说让全公司的人都来称颂你?得了,知道你人格伟大,是不会在意这些小小名利的。我这里呢,暂时也没你什么事了。你还是继续去巡逻,到处逛荡,看漂亮妹子养眼去吧。总之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我这边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没工夫和你瞎啰嗦。”

    “不是吧?你把我老王当什么人了?我是这么容易就打发的人吗?任你这么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说罢,王庸把半杯轩尼诗一口饮尽,嘴角却是扬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一步步地欺身向前:“要我走嘛,当然可以。嘿嘿,不过得收取一些额外的利息。”

    看着他那一副心怀不轨的模样,欧阳菲菲心里一寒,立刻就知晓他脑袋里在打些什么龌龊的鬼主意了。顿时俏靥一红,随着他的紧逼之势向后步步退着躲闪,颤抖着声音语无伦次道:“王庸,这里是办公室,你可别乱来。”

    “乱来又怎么样了,我们可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况且在办公室里做这档子事情,才更加的有趣和刺激啊,你说是不是?”王庸一脸止不住发笑,邪魅地快步走了上去,很快把她逼到了死角里。手臂在墙上大力一撑,轻而易举就阻挡住了她的去路,凑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你别忘了,你可是给我下了封印的女人,又不让别人给我解封,那你总得给点甜头我尝尝吧?”

    “尝你个魂。”欧阳菲菲一阵心慌意乱,手脚竟在这种关键时刻不受控制着僵住,面对王庸放大的脸,后脑勺又已不自觉地靠到了墙上,完全没有了退路,只好娇嗔不迭地警告说:“满脑子都是些肮脏龌龊的思想,你给我好好地收收心。而且,现在这总裁办公室外面,可都是有严格的监控系统的,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武装保安把你扔……呜呜”

    话未说完,欧阳菲菲的玉唇就瞬间被他堵上。王庸如同凶猛的野狼一般,蛮横霸道地强吻着,让她说不出一点话来。一阵酥软麻痒的感觉,立即袭遍了她的全身。更加可恶的是,他的贼手也不空闲,顺势揽住了她的柳腰,将她摆出了一副任他蹂躏的姿势。

    ……

    午后时分,某处咖啡厅里。

    王庸一副嬉皮笑脸着,将一个普通的烟盒递给了身穿便服的迟宝宝,一边又疑惑地问着:“迟警官,你知道这是违禁品不?”

    “少废话。”迟宝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一把抢过了他手头的烟盒,迫不及待地打开一看,总算是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以前你就是靠着这玩意儿,跟踪和窃听那些犯罪分子的?嗯嗯,貌似的确很有科技含量啊。”只见她的眼神之中,稍显疲惫,显然这些天精神也不是太好。

    “废话~”王庸骄傲地埋汰了一句,目光不屑地瞟向了迟宝宝,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我们公司麾下的通讯器材实验室,在很多方面都是和国际最先进技术接轨的,是世界最顶尖,呃,不,一流的技术。不过这东西绝对不能外传,否则所有找小三的男人统统都得完蛋。”其实之所以没敢说是最顶尖的,那是因为他突然又想到了苏舞月搞来的那套夸张的通讯器。

    “那好,身为一个警察,我就有义务要没收这种违禁器材。”迟宝宝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毫不客气地收了起来说:“行了,你回去继续上班吧,这里用不着你了。”

    “噗~”

    这话说的王庸几欲吐血,就算是过河拆桥,也不用拆的这么直接吧?眼神很幽怨地看了她一眼,接着调侃道:“你这最近倒是忙得很喔,怎么连脸色都有些不太好了,哎,平时得多注意些身体啊,工作可别太拼命了。还有,你这玩意要了是对谁用啊?难道说,现在警察都开始管人包*小三了吗?”

    “砰~”迟宝宝被王庸的话噎住,红着脸颊,恼羞成怒地一拍桌子,厉声道:”姓王的,你丫再跟我提小三两个字,信不信老娘现在就把你的小jiji切了,还省得欧阳菲菲天天给你画押验收。”

    一提这茬,王庸倒是再次忍不住心虚了起来。不过心里还是暗暗嘀咕了一句,这个,迟局您还真不用对小三敏感。因为蔡慕云和戚蔓菁,早就已经把名头提前给定了去。当然,这话也只能放在心里想想。否则的话,以迟宝宝最近很不健康的心理状态,说不得就会当场拔枪出来抵住他脑袋。毕竟类似的事情,她可不是没有干过。

    “开开玩笑而已,您忙,继续忙。”王庸一脸谄笑着,举着双手投降说:“关于那件事情,你暂时别介意,菲菲在这方面呢,也就是个三分钟热度而已。”

    “切诶,谁和你计较这种事情了?我有急事,先走了,你就好自为之吧。”迟宝宝心情很不爽地甩下一句话,利索起身,立即就闪了人。

    王庸倒是也没想着去追,依他所言就是,追上了也没用,反而还给她添堵。不得不承认,欧阳菲菲的那一招还真是很凶猛的。不但让自己间接得罪了迟宝宝,还得罪了戚蔓菁和蔡慕云。

    尤其是戚蔓菁更为夸张,据说现在正咬着牙,勤学苦练着欧阳菲菲的签名风格。

    点了咖啡和点心也不享用,这年头的警察,还真是越来越奢侈了,不过王庸也乐得自在,好心好意地把剩下的咖啡都慢慢喝了个完。

    正当他准备走人时,侍应生却及时跑过来收钱了。这惹得王庸又是一阵心疼,好不容易发了些微薄的薪水,结果被迟宝宝给坑了。

    王庸苦着一张脸,追随着迟宝宝离去的方向,心里又感慨了起来,这年头,警察还真是越来越霸道了,连约人喝咖啡,都不知道要给钱了。

    ……

    另外一边。

    远去的迟宝宝拿着手中的窃听器,也是手抖着纠结了起来。

    其实在此之前,她心中也反复思量了数天,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是连续两次的行动失败,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逼迫自己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她一直以来当做导师一般敬仰的李局,很有可能就是导致行动失败的根本原因。

    之前,她已经对小组内部是否存在内奸产生了一些怀疑,只是一直不敢确定而已。可经过反复的分析排除,她万万没有料到,内奸竟然可能就是一手提拔她到现在这个位置,对她言传身教信任有加的李逸风。第二次行动的失败,更是坐实了她之前的猜测。她在自我肯定与否定中挣扎良久,最后还是决定追查到底。

    毕竟不论如何,都不能让内奸这样逍遥法外,一次次破坏他们的行动。更何况这件事牵涉到了警局的最高领导,也是她从警以来一直尊敬有加的前辈,于公于私,她都必须查明真相。如果是他,那这样一颗隐匿在警务系统里的大毒瘤,便可以趁早拔除。如果不是他,那也皆大欢喜,正好还他一个清白。排除了他的嫌疑,余下的事也能好办许多。

    所以她势必要弄清楚,到底是不是李局在背后搞鬼。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毕竟一路并肩战斗的情谊,不是说忽视就可以不存在的,如果内奸真的是他,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

    琢磨了数天,迟宝宝心中已经有了一番计较。

    所以她先是找到了王庸,问他要到了目前最先进的迷你窃听器,再做进一步谋划。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