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四十三章 骄傲的男人

第六百四十三章 骄傲的男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ps:

    老傲祝大家新年快乐,马年大吉!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张更新了,年年都说要看春晚,但总会这样那样的原因,一再错过!今年,早早准备好瓜子花生,坐等春晚开播。很感谢大家这一年对花都的支持,明年我会更加努力回报各位,祝愿在新的一年里,大家能马到成功,心想事成~~~

    ……

    呃,粗鄙又流氓的家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过这货竟然能把无论是形象还是身份,都无一不彰显高富帅的沈离形容成这般模样,也是可见当初两人的关系着实太过恶劣。尤其是看到他那故作忧郁的深邃表情,欧阳菲菲嘴角就忍不住微微翘起,没好气的说:“行啊,你涨能耐了,竟然还敢摸去婉柔的房间了。行,我给你次机会,就今天晚上,我来陪毛毛睡。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胆子摸去。”

    “呵呵。”王庸略微尴尬的笑了起来,说起来,自己无论如何对婉柔始终还有一份歉疚之心。要这么堂而皇之,明目张胆的去摸她的房间,玷污她的清白,还真心没那胆子。

    “呦呦呦,还顶天立地,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呢。”看穿了王庸这货对婉柔是稍有贼心,肯定是没贼胆。欧阳菲菲也是又好笑,又好气的说:“我们家婉柔可是个温柔婉约的软妹子,这么好欺负的女人你都不敢欺负,还能再怂一些吗?”菲菲继续落井下石的奚落着。

    王庸抽着烟,一脸苦逼的说:“哪有你这么做人老婆的?怂恿老公去摸别的女人的房间,以前怎么没见你有这么大的肚量??”埋汰间,王庸把烟重重的掐灭了,一脸无可奈何的说:“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对她没有这份贼胆总行了吧?我对她就是怂。我也没有办法。”

    “她不是你的初恋情人么?不是你心目中的女神吗?”欧阳菲菲听到这么不符合自己逻辑的回答,心下倒是有些好奇了起来说:“你说。你对戚蔓菁这样彪悍霸气,精明的像狐狸的女人,都能下得了手。怎么对婉柔那么温柔的女人。却这么怂?”

    “你不懂,那就是对女神的不敢亵渎心态啊。在婉柔面前,我承认,我就是个**丝命。”王庸一脸唉声叹息着说:“摸她把小手,都会心跳的厉害。口干舌燥,意乱如麻,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听到自己夫君这般的回答,欧阳菲菲瞬时不淡定了。正牌夫人还坐在身边呢,他王庸倒是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在那里恬不知耻的大谈对女神的仰慕。

    欧阳菲菲左顾右盼,准备把靠外墙的大玻璃窗户打开了。然后再狠狠的把这男人从顶楼一脚踹下去拉倒。这简直也忒伤她的自尊心了,凭什么大家都是女人。这家伙就能像个地主恶霸对待抢来的小妾一样对自己随便上下其手,不亦乐乎。

    而他对婉柔,却又会是怎番光景?

    反倒是自己,通常被他很邪恶的欺负时。都会心如鹿撞,脸红耳赤,意乱情迷。而他,却通常都是一副洋洋得意,就像是大灰狼在蹂~躏小白兔时候乐在其中的可恶嘴脸。

    王庸一瞅她这眼神不对。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补充着说:“其实我摸你小手的时候,心里面也像是有只小鹿一样在上蹿下跳,紧张的不得了,不信,你摸摸?”说着,手就要凑过去拉欧阳菲菲的柔荑。

    欧阳菲菲没好脸色的白眼一翻,反手用力打掉了那双凑过来的贼手,蹿你个魂,跳你个鬼。本小姐怎么就没发现你心如鹿撞过?她越想越是觉得心里不平衡,自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开始,这家伙就是一副吊儿郎当,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态度,也没见他对自己这个正牌老婆表现的又什么特别。

    “好吧好吧,不说这个,你不是挺好奇我和沈离为什么不对付吗?”王庸眼见着这气氛不对,便急忙转移着话题说:“记得以前我跟你讲过个故事吧?想当初,刚进部队那会儿,我当班在部队门口站岗,把一个干部给揍了的事情吧?呵呵,那家伙就是这个沈离,我们大队那时候新来的指导员。从此之后,他就和我杠上了,一直针对我,什么脏活累活,危险系数高的活都让我干。不过我这人偏生就执拗,性子也刚强,任何事情都能做的让人无可挑剔,还几次三番的立功。沈离他一个小小的指导员就想压我,呵呵,压不住。”

    “你在部队里还立功?”欧阳菲菲狐疑不定的看着他说,一脸的不敢置信,实在有些想象不出来。这像泥鳅一样油滑的男人,真正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做事情时候的模样来。

    “喂喂,你这是什么眼神?”王庸瞪大了眼睛,一脸受伤的表情,没好气的说:“我进部队第二年就被破格提了干,当兵几年下来,大大小小功勋立过无数。甚至,我还拿过一次特等功。要不是当初我执意离开了部队,现在哪里有他沈离什么破事啊?”

    特等功?欧阳菲菲一晕,这家伙牛皮吹大发了,以前她对部队里的等级分类什么的一窍不通,但碍着自己的老公怎么说也曾经是个军人。尤其是在闲暇之余上个网啊,看看现下当红的电视剧之类的东西时,潜意识中也会更加关注军事这方面的信息。

    至少她现在也知道,在大环境和平的情况下,普通士兵想立个三等功都难。特等功,那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但是这家伙,却奇葩的立了个特等功。他在部队里,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为部队做出多大的贡献才能得到那个沉甸甸的特等功?

    这倒底是在吹牛呢?还是真有其事?若是真有其事的话,那他又怎么会离开部队的?如果没有什么过错,部队也应该不舍得放任这样的人才流入社会?难道,真的如沈离所说,是因为做事太冲动,个人主义太强,犯了很大的错误,连累害死了很多兄弟,违反了军法被开除出部队的?

    欧阳菲菲感到很困惑,细细想来,觉得这也不可能啊,如果王庸是那种人,那他现在的那些战友兄弟,又怎么会如此敬重他?

    一时间,欧阳菲菲仿佛觉得自己这个看起来很普普通通的老公,身上神秘的光环越来越浓重了。仿佛,自己看到的摸到的,都只是他的伪装。他还有无数的过去和秘密,无数的曾经,似乎都对自己隐瞒着。

    “哼,你说的倒是无所谓,那你和我说说,你犯了多大的过错,怎么会被部队开除的?”欧阳菲菲顿时觉得心里面闷闷的,随着两人的接触时间程度越来越深,自己好像觉得也越来越了解他。可是,每每在自己认为已经慢慢走近他的内心时,都会发现他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反观自己,过去干净单纯的就像是一张白纸,除了学习和工作上的成就,没留下任何色彩。

    “这个……”王庸有些沉默了起来,眼神之中有些闪烁着说:“过去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提了。”

    “王庸,你不想再提这事,不会是做了什么贪赃枉法的坏事吧?”欧阳菲菲担忧着问。

    “欧阳菲菲,我再郑重的重申一遍。”王庸的脸庞露出了一丝骄傲的神色说:“我王庸这辈子,敢说做过很多错事,但是绝对没有做过任何昧着良心的坏事。我也赚过很多钱,但是每一分钱的都是干干净净的。如果你再敢在这件事情上质疑我的人品,怀疑我的品质,把老子惹毛了,就把你吊起来抽,抽到服气为止。”

    欧阳菲菲见状,大为松了一口气,两人相处时间也不短了,而且几乎一直都是腻在一起。王庸这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好似油腔滑调的坏男人。可是,他还真是个不会说谎的家伙。

    而且每次只要一说谎,他的眼神就会开始不自觉的闪烁,眼神飘忽,而且连表情都会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很是一副心虚的模样。像这么气势汹汹的,又有些骄傲的模样,的确可以肯定没有说谎。从这一点上,王庸就是个不会撒谎,诚实的男人。

    即便只是为了他这看似微小的一点,欧阳菲菲都觉得替他有些骄傲。因为在这浮躁的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人能有如此坚定不移的贯彻自己的原则了。感慨间,她又是想到了他父亲留下的那本日记。

    唉,那真的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可惜。

    同样,欧阳菲菲也有些钦佩王庸的母亲,又当爹又当妈的一手他拉扯大,还把他教育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真不容易。虽然王庸在很多地方,尤其的男女关系上一塌糊涂,这并不妨碍他成为自己心里能为自己挡风遮雨的男人,更遗憾的是,五年半前她就出车祸去世了,不然的话,自己肯定会很喜欢这个睿智又明事理的婆婆。不对,不对劲。

    蓦然,欧阳菲菲的表情一滞。王庸的妈妈五年半前死掉了,而王庸,也是差不多在那时候离开部队的。两者之间的时间如此吻合,莫非,莫非其中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不成?

    而且王庸还一直不愿意说那件事情,连母亲怎么出的车祸,他都从来绝口不提。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欧阳菲菲的心头就猛然一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