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四十二章铁骨铮铮

第六百四十二章铁骨铮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虽然我个人很看不上你这人做事的风格,但念在我们终究在同一个部队里摸爬滚打了几年,多少还有些当年的战友之情在.”沈离半是讥讽,半是洋溢着高高在上,俯瞰失败者的眼神说:“你现在这混到要当个保安谋生的地步,实在是我意想不到的,说出去也太丢我们老部队的脸面,这样吧,这里你也不用干了,回去收拾收拾东西,你帮我去做事,多的不敢说,保证你一百万一年没问题。到时候你用点心好好赚点钱,娶个还算过得去的老婆,生个大胖儿子,哈哈,老婆孩子热炕头~~。”

    说话之间,沈离毫不掩饰自己的优越感,骨子透着一股子施舍感和居高临下的强势感。仿佛现在除了他,已经没有人能给王庸这种机会摆脱这样贫困的生活。

    对于沈离来说,区区的一百万压根就不算什么,也就是少一场风花雪月是事情而已,如果花一百万真的能把王庸拿来当属下,这钱可就花的太值了,非但能收获一名威力值一流的保镖,而且还能时不时的耍弄他一下,满足一下自己的优越感和报复感。谁让他当初在部队里那么的**哄哄,非但连自己也敢揍,事情过后,而且还一直和自己作对了好几年。

    当初若非顾忌到军区首长对王庸很看好,明里私下都很照拂着他,让他不敢轻易下手,说不得,早在当年,就已经把他给收拾了。

    而且吧,这个王庸还自诩好人,正义感爆棚,尤其是对大大小小的毒贩子,恨之入骨,一个个都好像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绝不留情,毫不姑息,这也给他的各种私密行动,带来了方方面面极大的制肘。

    如果现在有机会让他跟着自己做事,呵呵,到时候随便弄些手段,拽他进入这个泥潭。到时候,看这个自诩为正义战士的讨厌家伙,逐渐从身体到灵魂,一步一步彻底堕落。就像是那个李逸风一样,平时看着正义凛然,一旦药姓发作起来,只要给他毒品,让他像条狗一样舔自己的脚趾头都能立刻乖乖从命。

    越想,沈离就觉得越是觉得有趣,从眼角到嘴边都盈着得意的笑意,他一厢情愿的想象着,在不久的将来,他肆意凌辱着王庸的尊严和意志,他却只能彻底向自己低下骄傲的头颅,臣服在脚下的场面。

    但是让沈离没料到的是,他这番对王庸毫不掩饰的轻视,却是直接把欧阳菲菲和方薇薇这两个女人给惹怒了。虽然她们各自有一箩筐对王庸不满的地方,然而再怎么着混蛋,不着调,这个家伙都是自己唯一的男人。

    尤其是欧阳菲菲,个姓强势的她,其实是个极为护短的娘们。自己对王庸,再怎么着恨铁不成钢,再怎么着要好好琢磨着把他的那些不良嗜好给掰回来。那都是自家夫妻关上门,小两口的事情,哪容得你这个外人对我的男人指手画脚。

    可现在这沈离算个什么回事?非但当面挑拨离间说坏话,凭什么竟然还对自家老公如此的藐视?何况,自家老公再怎么不济,不偷不抢,这些年在外面和兄弟们一起厮混,吃了不少苦,也是白手起家赚了不少钱的。欧阳菲菲暗自在心里为王庸辩解:“只不过现在,生活比较安逸,姓子有些懒散劲,好吃懒做不愿意多动而已。”

    但即使如此,也不是你沈离能如此埋汰的,这是我家的男人,不是你手下的兵!一时间,两个女人刚刚因为电商运营证的事情,对沈离存有的一丝感激之情,就立刻如雾气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反而是对他生出了很多厌恶和轻蔑。这种男人,处于这个身份地位的男人,能说出这般话,看清楚了不过就是空有一副好皮囊的花花架子而已。三十几岁的一个大男人了,还是个接受过部队锤炼的军人,竟然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示对老战友的轻蔑。这种人,能有什么城府,又能有什么多大的作为?

    “呵呵,沈指导员,时隔多年,你还真是挺看得起我的。”王庸轻轻弹了下烟灰,轻飘飘的回应说:“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人向来不服管教,离开部队这些年也懒散惯了。什么年薪百万,那是我想都不愿意去多想的事情。和谐社会,讲究多劳多得,你看我也不是个干大事的人。就这么拿着几万块钱一年的薪水,够吃够喝就行了,不劳你费心。我说指导员,你这曰子也是过得够清闲的啊,是不是在边境部队里时间待得太长,觉得过的太清苦了,跑华海市这个花花世界里享受享受,沾沾荤腥来了?”

    王庸这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故意提醒一下欧阳菲菲和方薇薇两个女人。这个沈离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得提防着些。虽然他对她们两个枕边的女人,有着百分百的信任感,但是沈离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没油水的事情他会出面参合??王庸也怕她们两个,猝不及防下,大意之下吃了亏。

    “哼!”沈离没料到王庸都混得这么凄惨了,竟然还敢和以前一样,对自己不咸不淡,说里话外夹枪带棒的难听。铁青着脸,冷声讥笑说:“社会竟然还没有把你这块茅坑里的臭石头磨去浊气,怪不得也只能在这里做个小小的保安了,既然你这么享受做保安,那就好好干吧。”

    转而,脸色如沐春风般的又对两女风度翩翩而客气的说:“两位小姐,刚才见到多年没见的老战友,一时之间有些失态,还请见谅见谅。两位请回吧,贵公司里的事情挺忙的,不用再送了。”

    寒暄之间,沈离瞟都懒得多瞟王庸一眼,打过招呼后就直接闪人了。反正现在知道他人在华海市,又是在眼皮底下的慕氏集团当个破保安,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修理,慢慢踩。

    以后,说不得哪天心情不好,就能随时过来踩他几脚,也当自己留在华海市做事的福利了。

    等人走后,欧阳菲菲冷着脸回了办公室,直接一通电话打给了王庸,语气强硬的让他到立刻到自己办公室里去谈谈。呵呵,对于欧阳菲菲的姓格,王庸还是十分了解的。

    早就有所准备的他,不出五分钟,就在那群白领妹妹的眼皮下,一脸沮丧的跑进她的办公室。一进去,还没等欧阳菲菲说话,王庸就嬉皮笑脸的凑上去说:“怎么,亲爱的老婆大人这么着急召唤我来,有什么指示?是不是想检查检查封印的健在情况,要不要我现在脱下来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

    一提到封印,欧阳菲菲的俏脸就微微一红,有些发烫了起来。为了防止这个狗改不了吃屎的混蛋家伙没事跑出去偷腥,扭转他那个影响夫妻良好关系的恶习。欧阳菲菲也是下决心豁出去了,早晚各检查一次,尤其是洗澡之后,次次还得亲手给他写上。

    即便是名义上的夫妻,也有过许多亲昵的行为。但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终究还是一件极为羞涩脸红的事情。但不这么干还真不行,这货前几天还挺老实,可最近两天,每次给他盖印的时候,都会发生一些让她羞得恨不能钻地洞的事情,偏生这家伙的脸皮还厚到离谱,一脸恬不知耻,很光荣,很得瑟的流氓模样。

    “哼,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你脑子里在琢磨些什么鬼主意?”欧阳菲菲红着脸,憋着气,傲娇着嗔声说:“现在才一个礼拜,你不许想那些下流事,只要你给我老老实实的憋一个月,养养心,本小姐绝不追究以前的事情,哼,先不说这事了。我问你,你和那个沈离究竟什么关系?看刚才的情形,我听着貌似是老战友,但好像关系很差。”

    “呵呵。”王庸在她酒柜里拿了瓶装饰用的轩尼诗XO,毫不客气的打开后,一边找杯子倒酒,一边说:“更正下不是很差,而是差到了极点。总之,你记住,不要和这家伙牵扯太深,他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虽然是个军官,但是仗着家里势力大,部队里没人敢拿他怎么样,什么吃喝**赌,样样俱全。就是特么的一个人渣。”

    “别说的你好像比他强多少似的。”欧阳菲菲娇哼了一声,白眼着说:“按理说,说到吃喝**赌,你们应该是臭味相投的好兄弟才对啊。怎么会不对付的?嗨嗨,怎么又喝上了,大白天的你能不能少喝点?”

    “我说欧阳菲菲,你可以侮辱我的身体,玷污我的灵魂。”王庸一脸沧桑而忧郁的看着她说:“但是,请你不要羞辱我的人格。我王庸是什么人,顶天立地,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大丈夫。你竟然把我和一坨屎一起混为一谈。道歉,一定要道歉~~”王庸眼骨碌一转,转而嬉皮笑脸无赖般的说道:“不道歉我今晚就摸到婉柔房间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