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四十一章王庸VS沈离

第六百四十一章王庸VS沈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欧阳总裁,方总。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就请你们尽管放心。以后只要在京城里有任何文件,牌照但凡需要过关的,只要照会我一声,届时一定会多加关照,一天之内帮你们解决麻烦。”沈离傲然地向两人拍胸脯保证着,一副大包大揽,派头十足的模样。

    一时间,大家边说着话,边往王庸这头的方向缓缓走来。

    “那就多谢沈先生的好意了,以后万一真的碰到困难,还少不得要麻烦沈先生。”欧阳菲菲笑脸盈盈地送他出门,表面上客气而老道地寒暄着,但是心理上,却始终对他保持着一份莫名的jǐng惕之心。

    其实按照她的能力,归国后管理公司那么久了,她也早已迅速地适应了国内外的一些不同之处,在各方面的人际应付上也都有自己的一些套路和心得。例如,商界和官场的纠缠不清,人脉关系的重要xìng不同等等。

    因而再此之前,欧阳菲菲自是也提前查阅过此人的资料。眼前的这个沈离,据说是某军区的一个中校级别的高级军官,不仅是出身将星世家,而他本人也是从军校里毕业从军十年以上了。按理说,以他得天独厚的出身和和经历,军人气质应当是非常明显才对。可凭着欧阳菲菲敏锐的观测和判断,总觉得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就少了那么一股子真正军人的味道。而且从年龄层面来说,都三十几岁的人了,竟然还带着一股子纨绔未脱的气息。仅凭这点印象分。在欧阳菲菲心底已然是大打折扣。

    的确,欧阳菲菲没有和什么真正的职业军人有太多的交道。也谈不上对人有偏见,把他的形象定义的这么狭隘。但是她曾经趁着王庸洗澡。或是出门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看过他父亲留给他的rì记。那里面的一字一句,处处渗透着平淡而朴实,没有一丝一毫的浮夸之气,只充满了男人的阳刚和倔强。

    专研过心理学的欧阳菲菲清楚的知道,没有父亲的单亲家庭男孩,通常都会比较依恋母亲,xìng子会缺乏阳刚的一面。简单来说,就是会容易比较娘。可是。她又分明在王庸身上却寻不到半点娘的味道。那么在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势必有一个男人在不断的影响着他,给他指明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成长方向。

    欧阳菲菲借此才推导出来,那个始终影响着王庸xìng格成长的男人,势必就是他还未出生,就已经死去的父亲。

    通过一本留给儿子的rì记,才让王庸在方方面面都有如此大的传承。这是一本循循善诱的rì记,充斥着满满的阳刚和炙热,血xìng和理想。在字里行间,更是不乏对那未出生儿子真挚无比的深爱。

    那本rì记。她每翻阅一次,都会忍不住眼角泛酸,流下些感动的眼泪。而面对王庸,她同样也是越来越了解。也许偶尔有些浪荡。有些花心,而且经常会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然而不知为何,欧阳菲菲总觉得他骨子里不似表面这样。他应该和父亲一样,是一个情感无比真挚。拥有着一股满腔热血的铁血汉子。

    便是连王庸的那些战友,现在虽然早已经不在军队。但是身上浑然不觉展现出来的令人敬仰的气息,依旧是没有完全被磨灭,反而是更加地与众不同,清晰可见。

    因此她才敢大胆地判定出这个沈离,不是值得深交的人,好似空套着一个军人的身份躯壳,却是压根就没有军人的魂。

    对于这种人,欧阳菲菲自然是本能地敬而远之。连他主动邀请吃晚饭,欧阳菲菲也是考虑了良久之后才勉为答应,前提还是非得和方薇薇一起。这也就没算拂了他的面子,应酬了一回。至于之后的么,就不愿和他有太多接触了。

    事实上这一次的批文被卡事件,欧阳菲菲也是深感诡异的很。本来呢,她早就通过父辈的关系,打通了相关的关节。但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兴许被人从中作梗,出现了些纰漏。而对此格外关注的方薇薇,却是正好又通过同学,辗转联系到了这个沈离。

    沈离这一通电话过去,自然而然就轻易解决了这个问题。

    欧阳菲菲也许是自觉多虑了,但也是本着不得罪的态度应酬着对方。对欧阳菲菲来说,就算是要走门路,凭着父辈留下来的那么多人脉关系网,也有的是路子。就算再不成,也能去麻烦一下蔡慕云啊。因此她虽觉得此事很玄乎,但也不愿细细再深究下去,多生枝节,毕竟是能少一事就算一事。

    也许是欧阳菲菲潜在的态度影响到了方薇薇,更也许是方薇薇在细节观察上,类似于几乎读心术的能力,更是能分辨出人心细微的善恶变化。总之,她同样对其保持着一些安全距离。

    但沈离一个大老爷们,那可就不同了,哪具备她们这般小巧细腻的心思。仍旧是一副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态度。仿佛还本能的认为,凭着自己出sè的外表,高级军官的身份,绝大多数人都只能仰望着自己。

    女人们,就应该被自己的魅力所倾倒,围绕在自己的身边转。

    ……

    蓦然,沈离的笑容僵住,脚步也顿时停下了。瞳孔一缩,却是死死地盯住了一身保安服的王庸。

    不错,就是这张脸。模糊了岁月的侵蚀却深深刻入心间。

    虽然两人足足有五年没见,而且他的变化似乎也很大,但是沈离还是在第一眼,第一瞬间就认出了他。也足见王庸在他心目之中的记忆,不像他表面上说的那般轻巧和不屑。

    但是这种惊讶的表情,也仅仅维持了两三秒种而已。很快,沈离的眼神之中,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又仿佛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起了王庸。

    而此刻的王庸,却是神态自若地迎上了沈离的目光,眸中冷冷的不带一点温度。

    在场的一些女人,包括欧阳菲菲和方薇薇,都很敏锐地觉察到了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视,使得四周的气氛引起了微妙的变化。一时间,心下也是奇怪之极。难道说,王庸竟然还和沈离认识?

    沈离的手指头,微微有些颤抖着拿了支烟出来点上。嘴里喷着烟雾,呵呵笑了起来:“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这世界真的很小。”

    “我也没想到。”王庸轻松自如地耸了耸肩,双手插着兜,轻笑着表示:“这世界的确很小。”

    果然是真的认识。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都是忍不住好奇了起来,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着。尤其是那些不明内情的小白领们,更是诧异这一幕。一个是身份地位都很低的保安,而另外一个,却好像是开着闪光模式出场的白马王子。

    这两人之间,又会产生什么样的纷繁纠葛?难不成,这是一对失散了好多年的基友?

    众人都在心底里私下揣摩着,但是熟知王庸的欧阳菲菲和方薇薇,却是微微担心了起来,这怎么看,也不像是遇到了兄弟和朋友之类的模式啊。倒是颇有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一副紧张仗势。

    “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可惜呀,没有和你一直共事下去。”当着众人的面,沈离倒是没有一上来就言语犀利讽刺,只是故作唉声叹息,仿佛一脸惋惜地说道。

    “你是个没能力的人,和你共事的那几年,可是我这辈子的耻辱。”王庸拿着烟,也给自己点了一支,笑着冷哼一声,转而毫不留情面地继续针锋相对了起来:“幸好我们分道扬镳的早,不然说不定哪一天,我忍不住冲动就会一枪崩了你。”

    嘶~群女都吸了一口冷气,我勒个去,貌似这火药味非常浓烈啊。尤其是这个王庸,平常都是对谁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不羁模样,怎么竟然对这个人,好像充满了难以控制的敌意。

    “呵呵,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冲动和鲁莽,说话一点也不考虑后果啊。”沈离摇着头,露出了一抹嘲笑之sè,讥讽不已地揭起了王庸的老底:“幸好你这种人被开除出了军队,否则再待下去,不知道又会害死多少人。不过亏得这天道是公平的,你当年害死了那么多的兄弟,现在终于尝到报应了,看看你,都沦落到只能当保安混口饭吃了。啧啧,你倒不说,这身保安制服,还真是挺适合你的。”

    沈离一脸的轻笑,随后又转身对着欧阳菲菲直直道来:“不过欧阳总裁,这回我得向您谏言一下。这个王庸可称不上是什么好人。虽然当初和我是一个部队的,但却是严重违反了军法而被开除的。你这让他在这里做保安,说不定哪一天他就给你惹出大事了。”

    欧阳菲菲心生不悦,俏脸仿佛布满了一层寒霜,冷冷地说道:“多谢沈先生的提醒,回头我会好好核查一番此事的。”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