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老公辛苦了

第六百三十九章 老公辛苦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秦婉柔的动作微微一滞,也就没有再起身,而是乖乖的又躺了回去,继续背对着王庸,仿佛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伸出一只手把薄被子轻轻拉过了头,小脑袋像鸵鸟一样缩到了被子里.

    看着她如此顺从配合的动作,王庸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不过这种夜不归家的事情,即便是被婉柔抓住,王庸也是觉得挺尴尬和不好意思的。自我解嘲般的嘿嘿笑了两下,低声细语说道:“婉柔啊,谢谢你啊。我也知道,这么彻夜不归是我不好。不过,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要明白,有时候啊,我们男人还真的是很辛苦。今天这个事情必须要摆平,明天那个事情一定要处理好。尤其是和菲菲结婚之后,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秦婉柔没有接话,继续蒙着头。不过瞧她在被子下的香肩,正在微微颤动着,显然对王庸的话,也是有很大反应的。

    见婉柔没有回应,王庸又是一阵尴尬,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着说:“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坏男人。我也知道,在你的心目之中,我早就已经没有形象了。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不然今天的事情要是让菲菲那只母老虎知道了,这接下来的曰子又是好一阵不太平。”王庸微微转了下头,满眼温柔慈爱的对毛毛说:“毛毛乖,不准和菲菲干娘说今天干爹晚上没回来的事情,回头干爹给你买个漂亮的毛绒大玩具,好不好?”

    王庸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捂着毛毛小嘴的手。

    毛毛的大眼睛贼溜溜的转着,眼神忽闪忽闪的看着王庸,竟然如同个大人一般唉声叹息的耸肩说:“亲爱的干爹,你的麻烦大了,今晚是菲菲干娘陪我睡觉的。你竟然当着菲菲干娘的面,说她是母老虎,唉~现在说什么也救不了你了~”

    “噗!”王庸吐血之中。

    眼神惊骇的死盯着被子里那个隆起的身形,不是吧?这,这,这竟然是欧阳菲菲那母老虎?王庸眼神呆滞的抬头看向天花板,如梦初醒的猛拍了一下额头,这下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真的是倒了天大的血霉了,之前下意识的认为陪毛毛睡觉的,肯定就是秦婉柔。死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欧阳菲菲?

    天呐,她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啊?好端端的自个儿的房间不睡,竟然陪着毛毛睡到自己房间来?难怪,她刚才听到了自己的话后,顺从的一声不吭的就躺了回去,还顺势用被子盖住了头。陷阱,**裸的陷阱。王庸欲哭无泪。

    既然已经被毛毛揭穿了,欧阳菲菲也不准备再装下去了。被子轻轻拉下来,缓缓地起身坐起,随手开启了床头灯。昏暗的暖光灯下,欧阳菲菲轻轻用手把散乱的头发拢到耳后,拿起皮筋随便扎了个马尾辫。眼睛饶有意味的看着王庸。

    呃,饶是以王庸堪比护城墙的厚脸皮,这下也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烧得慌。

    好吧好吧,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再怎么补救也不来及了。她想怎么发飙,想怎么收拾自己,就由得她去了。什么雷霆一击啊,什么狂风暴雨啊,一起来吧,王庸都已经准备坦然迎接了。

    “老公,你这么晚回来辛苦了。”欧阳菲菲角色切换般递过来一个温柔而关切的眼神:“你在外面**劳,这凌晨五点才能回家,怎么能这样?一点也不注意身体。昨晚和兄弟出去喝酒,酒多了吧?你先去客厅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我去煮一碗姜汤给你醒醒酒暖暖胃。对了,你肚子饿不饿啊?我顺带给你煮一碗面条。你先去泡个澡,我一会儿弄好了你再起来。”

    一时间,王庸的眼神瞬间呆滞了,嘴巴不由自主的越张越大,都快要能塞下个苹果了。这,这是个什么情况?欧阳菲菲这是没睡醒还是被鬼附身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她应该是扭着小蛮腰冷笑着走过来,拎着自己的耳朵凶巴巴的问:“昨晚又死哪里鬼混去了?你不看看这都几点了?行啊,王庸,你够能耐的啊,彻夜不归,今晚在外面临幸了几房妃子啊?”等等诸如此类专属母老虎的霸气姿态。

    但是现在的情况,也忒诡异了。都诡异到他没有半点受宠若惊的感觉,而是类似小学时候跑完一万米后,心剧烈的直突突跳。

    “毛毛乖,现在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儿。菲菲干娘给你干爹煮点东西吃吃,我怕他胃空着,回头难受。”欧阳菲菲温柔的轻轻拍了拍毛毛。倒也惹得毛毛对她眨着眼不知所措,急忙乖巧的钻到了被子里去睡觉,转而还递给王庸一个同情的眼神。

    “老公,你还愣着干什么?身上臭烘烘的,赶紧去洗澡。”欧阳菲菲貌似温柔无比的在旁边催促着说。

    “行,行。我这就去洗澡。”王庸转身拉开抽屉,拿了**和衬衣就一路小跑去了卫生间。虽然这完全没有想象之中的暴风骤雨,可王庸怎么着都觉得别扭而忐忑不安。

    她要是对自己一如既往的凶巴巴的还好些,虽然过程自己难受点,好歹踏实,可这态度,依菲菲的脾姓,还真是叫他摸不准接下来会发生点什么恐怖的事情。

    心里忐忑不安,顿时也没了泡澡的心情,径直来到淋浴间,脱下顺来的T恤和沙滩裤,大致冲洗了一番,快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如坐针毡般的斜躺在沙发上,也不抽烟,态度倒也显得十分的老实配合。这情形让王庸自己都产生了一种就像是自己小时候做坏事,被老妈逮住了,先让你自己在角落里反省,接下来不知道会遭受什么处罚时候的忐忑。

    如果她直接的狠狠打自己两下,臭骂自己两声,那还好受些。可这要半句责备没有,或是一声不吭,要么就是暗自抽泣,这种无言的责备才是让自己最难受和最在意的。

    欧阳菲菲果然没有骗人,不多会儿就从厨房端来了滚烫的姜汤和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如同天底下最为温柔的贤妻良母般的,细心呵护着说:“老公,先喝碗姜汤驱驱寒,中和一下酒精

    这哪怕是毒药,王庸都得捏着鼻子灌下去,老老实实地一口气喝完。果然,姜汤火辣辣的热力直入肺腑,这种温暖的感觉顿时让自己有些发虚的身体恢复了许多,不止脸色,连精神都是为之一振。

    “我不常常下厨,面条下的不怎么好吃,老公你可别太嫌弃。”欧阳菲菲一脸愧色的羞赧着说:“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尽快做出一碗你喜欢吃的面条来,还有其他一些你喜欢吃的下酒菜,我也一定好好练习怎么烧。”

    王庸正感叹姜汤的温暖,听见这温暖腻人的声音,顿时手一颤,心一抖,急忙端起面条,呼啦呼啦的在一分钟之内干完,连汤都剩不下半点。唔,比想象之中的好了许多。虽然仍旧达不到自己的挑剔口味,但至少已经和正常人煮的面条差不多了。

    “好吃好吃,非常好吃,菲菲辛苦你了。”王庸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干笑着瞅了瞅她。这会儿,话是一点不敢多说。这要是索姓给自己来一通狂风暴雨倒还好些。可越是这样,这心里面的愧疚感就越来越浓。

    “歇口气,你刚吃完东西,别着急去睡觉。”欧阳菲菲拿出烟,递给他,还亲自给他点上了,这才坐回沙发里,口里微微埋汰着说:“以后啊,在外面别那么晚回来,这通宵达旦的不睡觉,伤身体的。家里人也不放心,会惦记的。”

    “是是,老婆大人你教训的对,以后就算有天大的事情,我也坚决不通宵了。”王庸心虚不已的豪言壮语道。

    “嗯,酒这东西虽然能活血,但也要适量,白酒最多喝个七八两。这东西酒精浓度高,伤肝的。”欧阳菲菲贤妻般的细细叮咛嘱咐着说:“我也不和你唠叨了,抽完烟,你略作休息后就睡在沙发上吧,委屈你了。今天上班的话,也不用去了,在家好好休息一天,养养精神。”

    王庸顿时简直觉得有千万只蚂蚁在心头使劲的挠啊挠的,自己着实有些扛不住了。横横心,深吸一口烟,严肃的说:“菲菲,咱明人不说暗话。好吧好吧,我承认,今天是我错了。你准备拿我怎么样吧?是打是骂,是捏是蹂,我都认了,求求您别用这种心理战术折磨我了。”

    “老公,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欧阳菲菲温婉而有些委屈的说:“我只是在做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啊,我并没有折磨你。我怎么舍得折磨你呢,呜呜,我只是怕你一直这么胡乱折腾,伤了身体。如果你不愿意听,我以后再也不说了。呜呜,你不要生气好吗?”菲菲委屈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