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才出魔窟,又入虎穴

第六百三十八章 才出魔窟,又入虎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王庸就知道,在黑sè天堂那种残酷无比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人,心灵怎么可能健康的了?在严峻的形势逼迫之下,王庸不得不收起劝服的心思,敛神大作jǐng惕。眸中的温度也蓦地转冷,面孔更是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仅凭着自身敏感的反应能力,侧了侧身子,微妙的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匕首。

    紧接着,他又低声一喝,拎着绳子的胳膊肘,将她持着匕首的手臂猛地用力夹住。力劲无穷,甚至是连带着两个人,都跟着顺利提升着一并拉了起来。如此所需恐怖臂力的高难度动作,估计也只有王庸能做的出来了。

    非但如此,他还要用胳膊肘夹住她的手臂,周身猛地一旋,在她一阵吃痛之下,匕首这才终于脱离纤手,摔落到了羊毛地毯上。

    如果她持续着用灵活的姿势来对王庸展开全方位的进攻,王庸想必还要再吃紧一些。但是她一旦被贴身紧紧缠住,那么灵敏的优势自然也荡然无存。而如今,余力尚存的王庸到这一刻总算是有了反戈一击的机会,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毫不客气的,就用剩余的一只手猛地抓住了她的脖子。

    说到他的手劲,一向都是何等的强大。而被王庸捏着的脖颈,又是女人的纤细柔弱之处。因此,伊莉贝纱就像是一只被人擎住了脖子的美丽天鹅,一下子就失去了旺盛的战斗力。

    “伊莉贝纱,可以住手了吧?”王庸深沉的声音响起,钳在她柔嫩细颈的手指尖微微弯了弯,厉声霸气道:“只要我稍微一用力,你的脖子就会被掐断。”

    “唔~”伊莉贝纱心里服输,面sè煞白地点了点头。

    王庸见她点头应允,才释然地放开了她的脖子。收起一直紧绷的一颗心,总算深深舒了一口气。但忽然又像是怕她会反悔般,不确定地问道:“我们之间的战斗,应该算是结束了吧?”

    “王庸,在我们那里,生死之战。输了的人要么成为胜者的奴仆,要么成为一具尸体。”伊莉贝纱一边陈述着自己的规则,看向王庸的星眸里愈发的透着滚滚炽热:“这次是你赢了。你是想让我成为尸体,还是你的奴仆?都悉听尊便。”

    “少在那里和我瞎扯。”王庸横了她一眼,不禁又露出一抹放心的笑,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子说:“第一,我不是黑sè天堂的人,你们这种**的规矩对我无效。第二,如果不是你主动缠住我的腰,和我玩贴身肉搏,我可没有这种能耐能够轻易制住你。我说伊莉贝纱,你这么气势汹汹地缠着我,莫非,是故意想做我的奴仆?还是……唔~”

    王庸话还没说完,她那缠住王庸的**美腿下,翘**已经微微下沉,如同八爪鱼一般的,紧紧缠绕住了王庸的腰际。同时又以她堪比瑜伽高手的柔软娇躯的匪夷所思动作,微微打转了起来。

    就和上一次,两人挂在了直升机下所做的事情一模一样。

    “其实,刚才是在故意逗你玩的,只是想给你热热身,刺激刺激jīng神而已。”伊莉贝纱俏脸微微cháo红,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轻声呢喃着。而后又魅惑十足地娇声道:“今天是我们真正的第一次,我想给你留下一个无比深刻的印象,让你一辈子都无法忘掉。可惜,你太厉害了,我使劲全力也没有伤到你。”

    间接和直接的感官刺激,再次让王庸的心为之一荡。刚刚一番交战而压下去的**,好似又被她刹那间点燃。如此复杂的心情,就像是延绵不绝的山丘般,高低起伏,千回百转。

    如她所说,这个“前戏”还真是王庸这辈子最刺激的一次了。但同时,这心脏也是有些负荷不起。定下了神,随即又一手揽住了她的**,对上她那含情脉脉的美瞳,柔声道:“伊莉贝纱,事情到此为止了,可不要再突然让我惊……”

    “唔~不准咬老子脖子~”王庸的话音顿时截住,一下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到了,又哭丧着脸张口说:“哎哟,你这让我回去怎么和老婆交代?哦,吼~你的舌头~”

    随着她的贝齿轻咬,**撩拨,翘**死死的抵住了某处关键部位而扭转轻点。比之上一次在直升机上有些生疏的动作,显得熟练而专业十足。真不愧为全世界最顶尖的女强者之一,对自己身体每一个部分的**控力,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任何复杂而有难度的动作,在她手中施展出来,都是驾轻就熟,如同宗师水准。

    不知道她是不是回去研究过这种套路,总之,顷刻之间,老王同志原本一只手扯着绳子,挂着两人的重量,还有些轻而易举。但是随着伊莉贝纱的动作越来越有侵略xìng,王庸渐渐难以招架,手臂都开始颤抖了起来,有些挂不住了。

    偏生身材极为柔软,灵敏之极的伊莉贝纱,已经把她所有的重量都挂在了王庸身上。妩媚中又带着与生俱来的野xìng之美,在他身上不断地转换着位置,姿势。

    “咛~”随之她一声**噬骨的**之声,秀眉紧蹙,娇颤连连。终于在她的主动之下,侵入到了她的身体之中。她如同一只猫咪一般的,伏在了他的肩膀上,贝齿轻咬着他的脖子,糯声着说:“王庸,我是你的人了。让我们一起,做完最后的事情吧。”

    ……

    凌晨五点,王庸穿着一件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T恤衫和一条沙滩裤,踩着拖鞋。做贼一般的顺着自家楼上的落水管和小阳台,一路攀爬到了家里。

    顺利地打开了窗户,悄悄狼狈地爬了进去。

    直到此刻,他才放下了一颗吊着的心,微微松了一口气。这回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感觉到脚步一阵浮虚。开玩笑,你以为堂堂黑暗裁决长是那么好对付的吗?虽然这貌似是她的第一次,可是,她却为了加深这第一次的记忆和印象,在那酒店里,足足是榨了王庸三次。

    在吊灯上一次,浴室里一次,呃,还有**一次。

    若非是王庸到了最后以死相逼,加之各种哄人的话说的天花乱坠,恐怕到这会儿还逃脱不出那伊莉贝纱的魔掌呢。

    但是人生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才出魔窟,却又入虎穴。迟宝宝总得去摆平吧?总得把她吊起来抽一顿,苦苦哀求着让她说个服字吧?

    为了让她老老实实地说出个服字,咱任劳任怨的老王同志,可是没有少付出代价。

    因此,这么两番折腾下来,此刻的王庸早已是脚下虚浮无力,浑身腰酸背疼。连刚才爬落水管的时候,都差点一不留神打滑,这可是自从他出道以来,从未经历过的绝境。

    这一落地到自家房间里,王庸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泪流满面的凄楚感觉,这回总算是解脱了啊。说到底还是自己家里好啊,多么亲切,又多么的温暖。哪怕仅仅是踩在了自己从小住到大的房间地板上,都让他觉得异常的踏实和温馨。

    家,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个简单的名词,可是,对王庸来说却是一个心灵的港湾,一个得以疗伤,温情脉脉的巢穴。

    关上窗户,王庸放松地伸了个懒腰,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刚准备倒头躺下佯装睡觉时,所有的动作,确是在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霎时顿住了。

    只见在朦胧的光线映照下,柔软的薄被突然被掀开,**竟然直直坐起了一个人。

    王庸虽被吓了一大跳,但还是镇静自若地定睛一看。只见一小萝莉揉着惺忪的睡眼,缓缓地抬起了头,在看到了眼前的王庸之后,眸子里闪现出了意外的光彩,嘴角一咧随即展露出了笑颜。

    竟然会是毛毛!

    仿佛突然被一道闷雷狠狠击中,把王庸劈的竟是硬生生傻愣在了当场。此时此刻,他的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不用这么玩吧?谁能告诉他到底是什么状况?自己应该没走错地儿啊。

    目光里充满了哀怨,又不经意地顺着毛毛的另外一边瞥去,很明显,在隆起着的薄被里,似乎还有一个人躺着呢。呃,不用猜,那肯定是婉柔了。

    天呐,婉柔和毛毛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间里?还躺在自己的**?王庸心下暗呼不妙,假如有她们在场作证的话,那岂不是连大半夜回来装睡的权力都被剥夺了?

    就在毛毛的嘴微微一动,刚准备说话之时,王庸急忙两三步快步冲了过去,一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凑在她耳边轻声说:“毛毛乖,千万别乱叫,也别乱哭。回头干爹带你去买好吃的。”

    也许是听到了一丝动静,本来在旁边躺着纹丝不动的婉柔,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慢慢醒了过来。王庸一惊之下,连忙抽出了另外一只手搭上被子,嘘声说:“婉柔,别动,别说话。就当帮我个忙,我一会儿偷偷跑去沙发睡觉,菲菲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我半夜就回来了。千万别让她那只母老虎知道我又凌晨回家的。”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