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做没做完的事情

第六百三十七章 做没做完的事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她倒不愧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女魔王,哪怕是做这档子事情,竟然也能脸不红心不跳,说的这么的理所当然,毫无一点女孩子家该有的扭捏之气.即便是在花丛中打滚过来的王庸,此时此刻,也是不由得对她的行为大感钦佩。

    只见王庸的脸色呈现出一阵红一阵白,仿佛在纠结做着艰难的抉择。是从了她吧,还是毅然地反抗?

    如果不把这个女魔头给摆平了,说不得她一时欲壑难填,在邪火大炽的强烈驱动之下,万一真的发动起一些恐怖袭击怎么办?到时候完全可以想象的到,灾难降临,民不聊生,世界一片生灵涂炭。

    在一番强烈的“内心挣扎”之后,王庸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境有些莫名的悲壮。豁出去了,狠狠心一咬牙而已,全当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大无畏地牺牲一下自己了。

    就在王庸作势准备对她递出爪子时,伊莉贝纱却不容分说地抢先一步而动。只见她俯身而下,捡起迟宝宝之前撕扯好的窗帘布条,手臂随即朝天一挥,如蝶舞般身手敏捷地上下跃动起来。那翩然若仙的窈窕身姿,在灯光的点点照耀之下,如一幅美好的画卷般展开在王庸面前,无比的摄人心魄。

    很快,经过错综复杂的层层缠绕旋转,窗帘布条就这么轻易的在吊灯上挂牢固了。

    虽然只是片刻的功夫,伊莉贝纱出手却是快的惊人,直把一旁的王庸看得是瞠目结舌,心里不禁暗暗发虚,这姑奶奶现在这是玩得哪一出啊?难不成,她还真想模拟在直升机上挂着的场景?

    一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微微抽搐起来。

    细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这酒店房间貌似是瑞贝莎开的,记得之前来的时候收拾的是整洁干净,有理由条。可是在经历了刚才的一番闹腾后,可真算是倒了大霉了。也不知道明天客房经理看见这几乎是世界大战后般的残局场面,会不会被吓得直接昏厥过去?不过这点也暂时不去管了,反正都已经弄得是这般狼狈,蓄意损坏公物,顶多事后赔偿些就是了。

    不过看这样子,像是场景模拟?王庸满意地微微一笑,呃,有品位,有格调,哥喜欢。

    “王庸,你今天身体状况不太好?行不行啊?要不,我们改曰再做?”把场景迅速布置好了的伊莉贝纱,倒是又忽然想起了王庸的身体似乎有些……一时之间,眉宇里流露出一丝不舍。

    “行,怎么不行?”王庸把胸脯拍得梆梆响,挺直了腰杆一脸正色地接着说:“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堂堂的KING啊?什么样的场面我没见识过?什么叫改曰?择曰不如撞曰,就定在今天好了。伊莉贝纱,我要让你见识到我真正的厉害,就算是受伤,照样能搞定你。”

    “好,不愧为KING,果然够豪气。”伊莉贝纱脸上泛起了点点钦佩之色,连眼神都忍不住对他微微仰慕起来。颔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定神而一脸严肃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你也别指望着我会对你手下留情。”

    话一出口,王庸心下也不禁感慨万分,不愧为黑暗裁决长,这姓子真够霸气。

    够火辣,我喜欢。

    王庸话也不多说,一脸了然地摸了摸下巴,饶有深意地用余光瞟向了她。忽的一跃而起,身形矫健如猿般,很轻松地就抓住了吊灯上的窗帘绳,施展了一番单手缠绕攀爬的炫酷技巧。手臂虽是托起了整个人的重量,却依旧沿着裹紧的布条上缠了好几圈,快如闪电般地凌空飞腾,就这么双腿虚空地立在了几米开外的高空之处,展现出了他如同男子体艹冠军般的腰腹力量和平衡能力。

    也亏得这是瑞贝莎开的最昂贵的套房,室内的天花板还算很高。否则,恐怕还真心挪不出那么多的空间,够他们玩如此惊险的花样绝活。

    伊莉贝纱见王庸行事如此利索,便也三下五除二冲了过去,一个空翻腾跃而上,扯住了拧好的布条,如同凌驾在秋千之上朝着王庸荡过去。

    眼见着这么一个身材火辣,绝世姓感的尤物,如同翩翩蝴蝶一般朝着自己迎面飞来,从未享用过如此花活的王庸,心中也是大感刺激,不知不觉就伸出手臂准备勾住她的纤腰,满心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谁知,在两人的身体即将接触之时,伊莉贝纱身形一斜,一记凌空侧踢骤然上演,高跟鞋下的玉足正狠狠的朝他脑袋上抽来。

    就那一刹那间,王庸眼神蓦地一滞,长久以来养成的战斗经验让他立刻作出反应,脑袋敏捷地向后倾倒了数十公分,险险地避开了这凌厉的一腿。就在刚刚扑空的地方,劲风如利刃般的扑面而过,把他一下惊出了一身虚汗。

    不是吧?只是场景模拟而已,何必玩得这么刺激和奔放?就算伊莉贝纱是个女魔王,这口味也忒重了些吧?直接进入正题不好吗,还非得提前热热身?

    正在他疑惑不解的同时,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一道寒芒如风般疾速闪过,毒牙般的匕首竟冲着他心脏的方向迎面扎来,手段凶猛而致命,哪里还有半点调情的感觉?分明就是一副想置他于死地的狠厉架势。

    王庸忙不迭伸出手去,在匕首靠近之时,啪的一声准而快地擒住了她手腕,死死抵住了这迅猛的冲势。

    但饶是王庸的身手再如何的飞快,终究还是偏晚了一点,匕首刃芒,已经抵上了他赤裸胸膛的心口之处。稍稍刺破了些许皮肤,几滴鲜血沿着匕首流淌而下。

    王庸惊愕至极,不可思议道:“我说伊莉贝纱,你想……”

    话音未落,她的下一波攻势又是接踵而来。膝撞直冲他小腹之下,快速狠厉,看样子是不准备留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真狠毒,这种凶残的杀招都使上了,是想让他断子绝孙啊。此时此刻,王庸哪里还敢有半点银欲的念头?抬腿挡住她的攻势,反手一拳轰了过去。

    两人都是各自吊在了吊灯上,呈现出悬空的姿态,你来我往,拳打脚踢,激战不已。

    “你这是想谋杀啊?”王庸疲于招架,边打边怒声喊道:“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是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你想不玩就不玩吗?”伊莉贝纱丝毫没停下手中的攻击,凌厉地霸气回道。

    很明显在空中打斗的时候,伊莉贝纱因为动作灵活而敏捷,完全可以接着绳索,上下轻盈翻飞,使出纷繁复杂而杀伤力十足的各类招数来。这在一定程度上,倒是能把她在力量上比王庸逊色的劣势,弥补了一大半。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假如是在平地上对决,自己的综合实力还真是要比王庸逊色一筹。而只有在这种特殊环境下的作战,她才会有一些胜算。

    “我答应你什么了啊?”王庸单手吊在半空之中,虽然依旧战斗力不俗,但因为不擅长空中对决,体格健硕,两人对比之下自然显得自己稍微有些笨重。因为脚未踩到实地,连发力都少了许多的借劲。

    虽然王庸从来没有惧怕过任何战斗,但要是想在这种劣势环境下,战胜实力本就极为强大的黑暗裁决长伊莉贝纱,困难绝对是比平时增加了数倍不止。

    “你答应陪我做完直升机上没做完的事情。”伊莉贝纱振振有词地说着,对王庸的出尔反尔很是不满。同时又上下灵巧翻飞着,美腿与匕首齐舞,既妖艳华丽,又充满着致命的诱惑。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不会手下留情,因此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凶猛险恶,要人老命。但是转而神色一变,冷漠地娇斥说:“完成我们之间还未打完的战斗。”

    王庸险些从空中摔了下去,一口积血郁在胸口,吐都吐不出来。娘的,这也忒误导人了吧?之前瞅着她那款款深情般的模样,王庸还以为是吊在直升机上的那一次奇异的暧昧经历呢。

    “要不,咱们改曰再打?”王庸边是招架着她层出不穷的杀招,边哭丧着脸,故作孱弱道:“我今天状态不太好。”

    “你不是说过,就算受伤了,也一样搞定我吗?”伊莉贝纱此时却斤斤计较起来,眉眼一横,丝毫不让着说:“王庸,你是我这辈子唯一喜欢的男人。要么战胜我,让我对你从此心服口服。要么,就死在我的手里。”

    死?王庸倒吸了一口冷气,苦着脸弱弱地问道:“伊莉贝纱,你玩真的?我们现在不是玩游戏?你准备杀了我?”

    “不错,如果你死了,我就不用再想着你,念着你了。”伊莉贝纱的话如一把锐利无比的箭直射中心头:“王庸,完成我们之间的战斗吧。我说过,我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只有我们两者之间有了一个彻底的了结,不管最终是你死了,还是我死了,我都能获得解脱。”

    说话间,伊莉贝纱的长腿已经如蟒蛇般的缠住了他的腰,如猛兽獠牙一般的匕首,凶残的往他脖子上戳去。

    王庸心中忍不住暗骂了一句,每一个黑暗裁决都是心理扭曲的变态,原来还以为伊莉贝纱这个裁决长还挺正常的。但是现在看来,呃,错的离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