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战略性泡妞

第六百三十六章 战略性泡妞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KING,你的意思是准备把我也干掉?”伊莉贝纱的脸色蓦然泛起煞白之色,贝齿狠狠咬住了樱唇,眸子里泛起了浓浓的凄凉之色,一眨不眨地凝神看着王庸.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个让自己牵肠挂肚的男人。就在她毫无准备之下,狠狠地敲开了她在自己心扉上筑起的防线,霸道地闯了进来,深深驻扎在了自己的心里。

    在此之前,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心,早已经在幼年的那场变故之后死掉了,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以为,随着岁月的腐蚀风干,它已经变成了一块冷冰冰的磐石。

    对于任何男人,她感受到的只有冷漠,厌恶,甚至是鄙夷。

    但是他,却让自己冰冻的心再次复活,让她仿佛一夕之间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动,什么叫做牵挂。她才回去短短七八天,就尝到了什么叫做满脑子思念一个人的时候,那种茶不思饭不想的滋味。

    甚至为了几个叫嚣着要给沃尔夫公司一些厉害尝尝,要让所谓的佣兵之王KING,跪在黑色天堂门口求饶的元老们。她还暴跳如雷,差点就大动起干戈,几乎要动手把人干掉。

    也正是因为三大黑暗裁决长之一的她,在议会上竭力反对战争,才获取了相当一部分人对沃尔夫公司态度的改变,暂时让所谓开战的议题给搁浅了下来。

    而她在刚经历了这些事之后,则是迫不及待地就赶了过来。一是想在他面前邀邀功,能让他对自己青眼相待,得到他几句鼓励和赞扬,甚至是讨好几声那是最好不过。二来,也是得和他商量一下,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希望能探讨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最好是既不用双方开战,伤了彼此的和气。又能顾全到双方的脸面。

    因为不管是黑色天堂也好,沃尔夫公司也好,虽然各自经营的业务范围不同,但至少都是靠着一些名誉和震慑力活着。

    可想而知,一旦名誉荡然无存,震慑力又不足的话,势必会引发一连串,诸如墙倒众人推等等的连锁反应。

    但是现在,看到他如此维护着毒液,甚至不惜和自己反目,却像是给了她当头一棒,重重地敲击在自己的心头。又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她自己在一厢情愿而已。自己为他付出了再多又有什么用,人家根本就丝毫不领情。甚至还和他的情妇一起商量着要把自己干掉。

    想着这一切,竟是悲从中来,所有这些天的忍耐和委屈,通通汇聚成一线,如串了线的珠子纷涌争着在眼眸里徘徊,却坚强地止住没有让它滚落下来。

    看着伊莉贝纱那水雾朦胧般的眼睛,王庸心头也是一阵不忍。的确,她是一个恐怖分子的首领。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她在感情上也是个非常单纯的女人。只因为在直升机那一战时,她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却是帮自己挡了一颗子弹。

    而且在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之中,随着王庸对她越来越深入的了解,渐渐地也是被她的魅力有所吸引。但是他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似乎一颗心已经牵挂在了自己身上。

    “莎莎,宝宝,你们两个先回避一下好吗?我想和伊莉贝纱单独谈谈。”王庸用眼神示意着她们,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诚恳。

    “和恐怖分子有什么好谈的?”瑞贝莎故意嘟囔了一句,但又是了解他的脾姓,知道他商量正事的时候定然是不想外人打扰,因此还是很听话,往外面慢慢走去。

    但走了两步,想想还是不放心,又转身朝着王庸抛下了话:“KING,我知道你不想和黑色天堂开战,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你搞定这个女人。但是之后,你得记着,好好地补偿补偿我。”

    另一边迟宝宝也是有些犹豫不定。如果换做她以前的冲动脾气,估计是早就拉齐了人马蓄势待发,即使是闹腾到再大,也要把这个恐怖分子的头目绳之于法。但是现在,她渐渐领悟到了一些别样的东西。而这个世界,也不像她原来想象之中那样简单,善与恶,并不是那么的绝对,更不是只有好人和坏人之分。

    如果王庸的沃尔夫公司和黑色天堂开战,这自然也不是迟宝宝愿意看到的。因为这也许会让王庸丧命,也会让他的兄弟们丧命。甚至,还有可能将国家层面更深入的牵扯进去,白白牺牲更多的人。

    咬了咬牙,迟宝宝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娇哼了一声,意有所指地说:“王庸,我给你留点时间。不过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如果你不想姓欧阳的话。”说完,也随后大步走了出去,背影渐渐消失在远处。

    待得两女相继离开之后,王庸仿佛瞬间被抽空了力量一般,猝然软倒在了沙发上,脸色苍白涌现,嘴唇也渐渐有些发青。

    在感情上恐怕比苏舞月还简单许多的伊莉贝纱见状,顿时把心中的小委屈,小傲娇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如同一个刚尝到初恋的少女一般,慌乱地扑到了王庸身边,将他的头轻轻抱起,紧张地关心道:“KING,你怎么了?”

    “你还是叫我王庸吧,KING已经退休了。”王庸语调艰难地低声说道,同时,一手捂着肋下的伤口,一字一喘着,皱着眉头简单解释道:“上一次和你打架,伤势还没有痊愈,这一次又被你捅伤了腰,随后又用力过猛,估计是我这陈年积伤发作了。”

    伊莉贝纱完全不知是计,手忙脚乱地三两下撕开了他已经破碎的衬衣,检查起他肋下的伤口。也许是因为毒素的缘故,伤口还显得有些发黑。

    泪水在眼眶止不住打转,轻轻触碰着伤口边缘,伊莉贝纱又泛起一阵心疼。微微红润的双眸温柔地望向他,语气颤抖着竟道歉了起来:“王庸,对不起,我习惯了不留情面的生死战斗。以后我一定改,再也不和你动手了。”

    “没事,没事。你也知道,我这人体质有多强,这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王庸勉强地扯动起嘴角笑了笑,忽的一抽搐,脑袋顺势一歪,仿佛无力般地枕到了她的酥胸上,虚弱地柔声问起:“贝贝,你还记得刚才骑在我身上,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伊莉贝纱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肆无忌惮地枕在了某些鼓胀之处。不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升腾起一种异样的微妙感觉。却又不忍心推开他,脸颊微微发烫着说:“你刚才的话,不是故意挑拨离间吗?”

    “挑拨是挑拨,但其中可是七分真,三分假。”王庸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目光如深潭般望向她的脸,微微绽出一笑,继续哄着她问道:“贝贝啊,你对我肯定也有同样的感觉是吧?你一定是喜欢我的。”

    伊莉贝纱从小便是在黑色天堂刻意营造的黑暗丛林法则之中长大,虽然也接受过各种各样贵族式的生活培训,但是受她本身的姓格深刻的影响,她绝对不像所谓的淑女们那般喜欢拿捏和矜持。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男人动心的她,蹙起了眉头,奇怪地低喃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一旦离开了你,我这脑子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你的影子,我迫不及待地想回来见你。王庸,这算不算是喜欢?”

    “呵呵。”王庸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你笑什么?在嘲笑我吗?”伊莉贝纱眼神骤然一冷,冰凉透彻的语气响了起来。

    “岂敢岂敢,你可是堂堂的黑暗裁决长,不但自己是个顶尖高手,手下死士也是很多。”王庸急忙摇摇手,扬起嘴角,一脸灿烂的解释道:“我这一嘲笑你,被你一声令下,我岂不是会被砍成七八段?我笑,只是得意而已。”

    “得意,有什么好得意的?”伊莉贝纱拧眉,有些不明所以道。

    “那是属于男人的得意。你也知道,历史上的所有有野心的成功男人,都喜欢征服各种各样的女人。就像是攀上了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一样,肯定会有满足感和得意感。”王庸一脸的感慨不已,像是浮上了一层春风,展现出了一派春意盎然的生机:“你可是堂堂黑暗裁决长啊,这个让一些国家首脑都会抖三抖的名头,可是相当的厉害。能赢得你的心,让你喜欢我,我当然会得意了。”

    果然,听完这话,伊莉贝纱的冰冷眼眸里,渐渐转为柔意浓浓。从未有男人敢在她面前这般的甜言蜜语,因而她对那些花言巧语的阈值当然很低。王庸的话,哄得她是一阵心花怒放,好似有一汪暖流流动在血液里,翻滚不已,让她心头为之荡漾。

    情动之下,她的朱唇不自觉地已是贴近了王庸的耳边,魅惑般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KING,我想把我们在直升机上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

    “噗~”王庸一口老血差点喷出。

    ……(未完待续。)